<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九零年代的渣男(2)
    易芷兰回了家,家中婶婶看到她,连忙迎了上来,“兰兰,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看着少女惨白的脸色,易婶婶悄悄看了看周围,见没人才轻声问道,“是不是那个来了?”

    易芷兰苍白的脸微微红了,低下头嗫喏道,“没有,就是昨天没睡好。”

    “下次还是别去镇上补课了,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就算那家里只有女人也不安全,叔叔婶婶有钱,能供你。”

    看着婶婶脸上因为穷苦而早早冒出来一脸的皱纹,易芷兰心中酸涩,轻声安慰道,“没事的,要是到了晚上我就住在琴姨家里,不会出事的。”

    易芷兰父母早逝,一岁的时候就被亲叔叔抱到了家中养,易婶婶也没反对,真的就将这个可怜的侄女当成了亲生女儿一般疼爱。

    她小时候身子弱,吃不得那些粗糠,易婶婶没办法,拿着家中唯一一只母鸡下的蛋,去跟那些有奶水的女人换。

    就这,也是三天一大病,两天一小病,夫妻两个硬是咬牙拼命干活抗住了医药费,平平安安的将这个侄女带大了。

    易叔叔就是一个普通农民,早出晚归,才刚刚四十出头,就累的一身毛病,易婶婶也是满脸皱纹,就这,他们还咬牙供着易芷兰上了学,硬是供出了一个大学生来。

    叔叔婶婶做到这个地步,村里人谁都没法说他们不好,易芷兰更是将叔叔婶婶当成最亲的人,她拼命读书,就是想毕业之后靠着学历找份好工作,好好孝敬叔婶,让他们享清福,现在见婶婶脸上关切的神色,身上的疼痛,一觉醒来的委屈迷茫,都涌了上来。

    不行,不能让婶婶担心。

    易芷兰眨眨眼,将眼中泪意遮盖下去,冲着易婶婶笑问,“晴晴呢?”

    “那懒丫头还睡着呢,真是的,让她去镇上找份活做非不肯,闹着要考大学,她要是有那个本事,我和你叔就算砸锅卖铁也要供,可她没有啊!”

    易芷兰眼微微暗了暗,面上却没露出端倪,“我去看看她。”

    她进了屋,最里面的一件小房间里,就是她们姐妹一起睡着的炕了,上面,正躺着一个女孩,背对着她,正是易晴晴。

    “晴晴,晴晴……”

    易晴晴昨天亲手将醉酒的堂姐交到了混子手中,第一次干这种事,一晚上都没睡好,刚眯了一会眼,就听到堂姐的声音在叫自己,她浑身一颤,身子僵硬了起来。

    可很快,又回忆了起来混子是怎么教自己的,努力平复下狂跳的心,她揉揉眼睛,用带着睡意的声音应了一声,“干嘛啊?”

    见她反应正常,易芷兰咬了咬唇,轻声问道,“昨天晚上,你不是拉我喝酒吗?”

    “嗯。”易晴晴闭着眼,装作一副迷糊的样子。

    “后来我喝醉了,你去哪了?”

    “我回家了啊……”易晴晴按照混子教的,说道,“我也喝醉了,迷迷糊糊就回家了,你说要去找谁来着,去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她这话漏洞很多,可架不住易芷兰心虚。

    易芷兰和混子是恋爱关系,这件事谁都不知道,平时两人也会偶尔悄悄见个面,真的不排除她喝醉了酒跑去找恋人。

    心中的疑惑被扫净,易芷兰没再问了,“那你继续睡吧,我先出去帮婶婶做事。”

    等到女孩走了,易晴晴才睁开眼,颇有些惊魂未定的看想易芷兰的背影。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混子不是说,他会让全村人都知道易芷兰和他在一起,而且会让人看到他们两个在床上的样子吗?

    为什么她这么安全的回来,外面也没什么大的动静。

    易晴晴心中焦躁,想要下床去问混子是怎么回事,可又怕跑出去被易芷兰生疑心,只好就这么在床上纠结,心里跟一万只蚂蚁爬来爬去一般难受。

    她讨厌自己的堂姐,这件事只有混子知道。

    为什么讨厌易芷兰,有很多原因。

    她长得漂亮,性格好,学习好,就连爹妈最喜欢的,也是她。

    每次村里人说起来,都夸她易芷兰,说起易晴晴来,没别的夸了,就说上一句,‘长得和她姐一样标志’。

    易晴晴的长相的确不错,在这个破旧的山村里,清秀就已经是大美女了,可谁让易芷兰长得比她更好看呢?

    都说她没有易芷兰好学,也没有易芷兰勤奋,可怎么没人想想,那是她的爹妈,如果不是易芷兰,那就是她一个人的,在别人家住着,当然要勤奋了。

    最后让易晴晴下定决心出手的原因,是因为男人。

    镇子里的龙哥,在其他人看来,他是一个小混混,成天吊儿郎当不干正事,可在易晴晴看来,他年纪轻轻手底下就有那么多兄弟,平时出门在外,谁敢冲他做什么。

    一颗芳心,就这么挂在了龙哥身上。

    可她又听见了什么?

    “谁能配的上我们龙哥?那当然是易芷兰了,她可是大学生,还长得那么好看,龙哥可没少说她好看。”

    易芷兰,又是易芷兰!

    然后,她发现了易芷兰在于混子悄悄谈起了恋爱。

    发现的时候,易晴晴简直要笑出声来。

    在她心里,如果说龙哥是一条龙,那么混子就是地上爬的一条虫,易芷兰居然这么没有眼光,喜欢上那个干什么什么不成,每天就知道满屋子闲逛,还对龙哥点头哈腰套近乎的混子。

    一条毒计,悄悄地从她心中升了起来。

    让混子和易芷兰在一起,让这个从小到大,处处都比她强的堂姐,嫁给一个一事无成的窝囊废。

    最好让她不能去上大学,一辈子待在这个小山村里,而她,会跟着龙哥一起去大城市,成为城里人。

    一切都设想的很好,灌醉了堂姐,将她交给混子,看着那个男人笑着抱着人离开,易晴晴又害怕又紧张,慌慌张张的跑回了家。

    她想,等到第二天,就能看到易芷兰被众人唾弃的场景了吧。

    可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发生?

    与此同时,卫明言数了数兜里的钱,三十二。

    这么点钱,怎么娶媳妇啊?

    更何况,媳妇肚子里面还揣着一个呢。

    他想了想,去敲了隔壁家老陈头的门。

    十分钟后,又被热情的送了出来,手上还拿着渔网。

    老陈头关上门,拄着拐杖走回屋子,对正在择菜的老婆道,“这孩子,还说抓到鱼送给我吃,我那破鱼网,能抓到什么鱼啊。”

    “年轻人嘛,就爱吹牛,难得这孩子这么亲你,你答应下来哄哄他呗。”

    老陈头得意的笑了,“那是,我一口答应了,说做鱼肉给他吃,看那小子高高兴兴的走了我这心里就高兴,虽然抓不到,但能有这个心,比啥不强。”

    易芷兰帮着扫完地,又喂了鸡,正在择菜呢,就见叔叔满脸笑容的提着一条大肥鱼走了进来。

    易婶婶正在烧水准备做饭,抬眼就见到丈夫提着鱼,脸上顿时就冒出了欢欣的笑来,“怎么抓了条鱼回来?”

    家里可是很久没有吃过荤腥了,现在看到这条鱼,怨不得她开心了。

    “不是我抓的。”易叔叔脸上笑容更大,将鱼递给老婆,捡了大便宜一般的开心道,“混子去后山抓鱼,也不知道他怎么抓的抓了那么多,太多了拿不回去,我正好路过,他借了我的麻袋,就给了我这条鱼。”

    “还是捡最肥的那条呢你看,赶紧把这条鱼做了,兰兰和晴晴都那么长时间没吃到鱼肉了。”

    易婶婶也跟着开心,一边念叨着混子这人还挺大方,一边手脚麻利的开始处理手中的鱼。

    只有易芷兰,看着那条肥硕的大鱼,脸悄悄地红了。

    另一边,卫明言拖了一麻袋的鱼回去,拎着一条就去敲了老陈头家的门。

    老陈头一开门,就见这个被自己自小看大的孩子笑着提起一条大鱼。

    “叔,我来送鱼给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