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渣爹不渣(完)
    【什么??】

    【真的假的?】

    【无图无真相,交图不杀!】

    那个妹子也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居然有这么多人回复,颇有些受宠若惊的,将自己的拍到的照片放了出来。

    评论区沉默了一会。

    【这位妹子,你是摄像专业的吗?】

    【说实话,你是不是卫总放进来的倒钩!】

    【妈妈!我恋爱了!】

    照片上,一个修长身影侧身对着他们,从那张英俊的侧脸可以看出正是他们讨伐的喂狗粮星人卫总,而他此刻,正抱着一个女人。

    标准的公主抱。

    背景是一条小溪,水珠溅起,分布在两人周围,卫总怀中的女人正笑着搂紧他的脖子,她的五官说不出的好看温柔,那是一种只有在幸福状态下才能展现出来的美丽,长长裙子下,是白嫩修长的小腿,她赤着脚,在阳光下真的白的如同发光一般。

    不得不说,这个画面真的美得像是一幅画一样。

    【妈耶,我弯了,想舔屏,卫夫人怎么这么好看啊!】

    【弯的那个加我一个,一起一起。】

    【这俩人的气氛简直闪瞎我的狗眼好不好!卫总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撒狗粮啊!】

    那个妹子陆陆续续的放出了自己拍的照。

    小溪边,齐雅坐在草地上,目光温柔的看向对面,而男人正拎着一双鞋走过来,两人脸上都带着笑。

    卫明言来到女人面前单膝跪下,亲手帮她穿好了鞋,他垂着眼,她看着他,眼中满是幸福。

    【我承认,我是摄像专业的,那天也是去拍照,结果就看到卫总和他夫人了,手痒就咔嚓拍了几张。】

    【你们是不知道,我过去的时候他们正要过那个小溪,卫夫人是要自己过去的,卫总拦着不让,脱了她的鞋,公主抱抱过去,又转身去拿鞋,后来穿好鞋,他还低头亲了一下卫夫人额头,啧啧啧那个场面简直了,大型吃狗粮现场啊!】

    她发完这些,底下瞬间出现了一堆咆哮帝。

    【说这么多干什么!图呢!】

    【没图没真相,快点把卫总亲亲卫夫人的图放上来,咱们还是好兄弟。】

    【不对啊,我们可以找卫总要!反正也看到卫夫人真容了,这下他没有理由再藏着掖着了吧!】

    【有道理!走,跟他们要去!】

    …

    齐雅好笑的关了微博,看向正笑的鸡贼在手机上打着什么的男人。

    “你干什么呢?”

    “我回复他们呢。”卫明言冲着她一笑,美滋滋的将手机给妻子看。

    只见上面写了八个大字。

    【私人妻子,谢绝观看】

    “你是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可不知羞,看见一个漂亮姑娘就冲上去老婆老婆的喊,你是我老婆,我才不想让他们这么喊你。”

    看见丈夫孩子气的举动,齐雅笑着点了点他,“怎么跟个长不大的小孩一样。”

    “我就想长不大,诶,老婆,咱们下次去哪里玩好呢?要不去冰岛吧!泡温泉!”

    两天后,正在埋头工作的乔盼盼手机叮咚一响。

    她放下手中文件,点开一看,是父母的自拍,两人俱是满脸的笑,看得出来玩的很开心。

    底下附字:【乖女儿,好好工作,爸妈钓的鱼已经空邮回去了,你记得吃啊。】

    乔盼盼哭笑不得的放下手机,陆琳恰好走进来,“总经理,会议报告整理出来了。”

    “好,放在这吧,对了,等晚上到我家去吃饭,顺便带几条鱼回去。”

    “啊……”陆琳苦了脸,“又是鱼啊,叔叔阿姨这次又去了哪里?”

    “冰岛,还专门弄了个执照,刚才说又空邮了一些回来。”乔盼盼也有些无奈。

    明明她已经这么大了,每次父母去一个新的地方还像她是个孩子一样带礼物,各种奇形怪状,千姿百态的礼物都已经堆满了一屋子了还塞不下。

    像是漂亮工艺品还能放,那种立马就要吃,塞着冰块空邮过来的鱼她自己就吃不完了。

    可这又是父母的一番心意,乔盼盼又是感动又是苦恼,只好分散给周围亲密的人一起吃,而显然,陆琳就是这个亲密的人。

    “我妈肯定,每次我带鱼回去她都特别开心的做好了请亲戚吃,说是卫总送给你,你又送给我的,然后我就得坐在那听一堆人夸,头都大了。”

    见陆琳愁眉苦脸的样子,乔盼盼笑着提议,“下次再这样你就说我找你加班,偷偷溜出来不就得了,大不了到我家去睡。”

    “好!反正你在公司旁边住,走走走,去你家吃鱼去!”

    卫明言与齐雅整整玩了四十年,也玩不动了,他们发展了新的乐趣,养鱼。

    于是每次早已成为了女强人的乔盼盼回家看父母,都能看见两人悠哉悠哉的坐在树下往湖里面抛鱼食。

    是的,他们非常任性的在院子里挖了一个湖,谁让房子大呢。

    又过了十年,齐雅先走了,是卫明言发现的。

    他叫来了乔盼盼,躺在老婆身边,摸着她已经满是皱纹的冰凉双手,声音虚弱的道,“盼盼,爸爸这一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当初离开家,害的你和妈妈吃了那么多的苦,这几年,我一直都不敢问……”

    “爸……”乔盼盼跪在床边,哭的满脸是泪,看着这个即使不在公司也依旧像是大树一般帮他镇着公司的男人,哽咽着道,“你问,你想问什么,我都告诉你……”

    “你,你……”男人咳嗽几声,颤颤巍巍道,“你怪爸爸吗?怪爸爸丢下你们……”

    “没有,爸爸回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爸你没有丢下我和妈妈,你爱我们,我知道的……”

    乔盼盼泣不成声,抓住了父亲握住母亲的手,“爸爸,你回来之后,我真的很幸福,很感激,谢谢你……”

    床上的男人露出一个笑,他无力的拍拍女儿的手,轻声吩咐,“把我和你妈,一起烧了吧。”

    说完,他的眼落在了身旁女人上,欣慰的笑了,“烧成灰,放在一起,这下,我再也不会离开她了……”

    说着说着,他缓缓地,闭上了眼,再也没有醒来过……

    “爸!!”

    【叮!任务完成,请宿主脱离世界。】

    【请选择;1,度假 2,继续任务】

    卫明言伸了个懒腰,【继续任务。】

    …

    …

    这一次,他是在一个土炕上醒来的,墙带着黑旧,一股发霉的气息,枕头硬邦邦的,像是掺了沙。

    身旁躺着一个少女,她闭着眼,五官稚气未脱,脸上还带着泪,从被子里露出的肩膀白嫩光滑。

    卫明言起身,看了看自己身上不知道多少天没洗的发黄衣服,皱起了眉。

    【本次世界任务,守护易芷兰上大学,保住流产的孩子,目前任务度:0,请宿主尽快完成。】

    大量记忆倾斜而出,被卫明言接收。

    这里是1990年的一个破旧山村,而山窝窝里总会飞出金凤凰,床上的少女,就是别人眼中的金凤凰。

    她从小读书就好,被叔叔婶婶养大,供着她读到了高中,最后考上了大学。

    在这个年代,一个大学生是能轰动全村的,而且她的叔叔婶婶还表示会竭尽全力的供她上学,这一下,易芷兰成为了全村女孩羡慕的对象。

    她原本的人生应该是辉煌灿烂的,可这些,都被这具身体毁了个干净。

    他的大名也叫卫明言,但人们都叫他混子,只有易芷兰愿意叫他的名字。

    混子母亲早逝,与父亲相依为命,那个男人不喜欢自己这个儿子,动辄打骂,混子的小时候几乎都是在打骂中度过的,等到那个男人死了,没了人打他,他就开始了在村中混饭吃的生活。

    混子小时候可怜,也是村中人看着长大的,对他的行为虽然生气,但也不至于告到警/察局去,就这么放任他在村中到了现在。

    易芷兰长得好看,又是未来大学生,村中几乎一半的年轻男人都喜欢她,可他们的喜欢都是帮易芷兰干活,或者憨厚的在她面前笑。

    混子虽然没文化又不着调,但他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又会装样子,在一次易芷兰洗衣服时掉到水里险些被淹死时,他跳下去将人救了上来。

    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了起来。

    混子喜欢吹牛,嘴也会说,易芷兰信了他的话,两人悄悄谈起了恋爱。

    这个时候虽然已经开始开放,但到底是农村,混子又是这个形象,她知道叔叔婶婶肯定不会答应,就劝着恋人去找点事做,等到有个正式工作了,只要他来提亲,自己一定会答应。

    混子好吃懒做,虽然贪图易芷兰的美貌,但怎么愿意去找事做,他思来想去,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生米煮成熟饭,不就行了吗!

    可他伙同了易芷兰堂妹,将人灌醉,就这么将人压在自己破旧发霉的床上,破了这个女孩的身子。

    混子还怕不保险,约好一起混的兄弟带人闯进来,看到了两人赤/身裸/体在混子家床上,又大张旗鼓的喊了出去,惹人围观。

    易芷兰懵懵懂懂醒来,就被迫接受了被一堆人围观,她下意识的缩在恋人身后想要得到他的帮助,吓得说不出话来,混子大大方方的抱着她宣布,“我们俩处对象呢。”

    90年代,这是一件丑事。

    易芷兰被初次就这么没了这件事打击的精神恍惚,堂妹趁机站出来告诉所有人,混子和她的确在处对象。

    还没结婚,就先上/床,还是被那么多人撞见。

    一夜之间,她从被众人艳羡的大学生,变成了被人暗地里吐唾沫的荡/妇。

    之后,易芷兰嫁给了他。

    混子不允许她去上大学,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配不上一个大学生媳妇,他将人关在家中,不肯放她出去。

    易芷兰崩溃了,她终于不再妥协,却在与混子的争执中,失去了腹中胎儿,紧接着,她被医生宣布,她失去了做一个母亲的机会。

    她开始整夜整夜的做噩梦,梦见一个孩子在冲着自己哭,梦见它叫自己妈妈,很快,她像是一朵鲜花一般,以肉眼可怜的速度枯萎下来。

    大学不能再去上,也没了孩子,体贴英俊的恋人化身魔鬼,这个年轻的,人生才刚刚开始的少女绝望的用一根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混子是凶手,而现在,卫明言成为了这个凶手。

    床上的少女还在不安的沉睡着,卫明言知道她暂时不会醒过来,他下了床,将混子放在柜子里的啤酒拿了出来,一点点倒在地上,屋子里很快弥漫起了啤酒的味道,他扬脖,喝了整整一瓶啤酒。

    他静静的坐着,脸很快红了起来。

    屋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是混子一起玩的兄弟的声音,“混子,开门,哥们找你玩来了。”

    他按照约定,故意喊得很大声,吸引着周围邻居的主意。

    床上的易芷兰猛地一颤,睁开了眼,她浑身剧痛,挣扎着起身,脑子稀里糊涂的还没弄清楚什么情况,就看到了那个站在门前的男人背影。

    “明言……”

    听到女孩虚弱的声音,卫明言转过头,他刚才喝了一整瓶啤酒,此刻浑身酒气,脸色通红,脚步都不稳起来,却还挣扎着来到女孩身边,“兰兰,快把衣服穿上,我去打发他们,你躲在屋里面别出去。”

    易芷兰此刻也反应过来昨晚发生了什么,她心中又是害怕又是迷茫,下意识的听从恋人的吩咐,躲在被子里穿起了衣服。

    “混子!快点开门啊!哥们找你玩来了!”

    外面的人还在大声的吆喝着,卫明言打开门,没有给外面人看到里面的机会,从缝隙里面走了出去。

    “哥几个,昨晚上喝大了,下午等我醒了咱们再玩。”

    易芷兰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听外面男人带着醉意的声音在打发那些人。

    拍门的人一愣,他们昨天说的可不是这样,不是说要闯进去吗?

    昨天这小子可是说好了,让他们看看易芷兰身体长长见识的,想到那个长相漂亮的大学生,他可是激动了一晚上,一大早就带着人来了。

    “你看我们来都来了,不让我们进去坐坐?”

    “改天,改天吧……”

    见卫明言拦着门不让他们进去,想也知道里面肯定是有人,他心中色心大起,甩开男人的手就要闯进去,“改什么天,就今天。”

    听着外面动静,易芷兰吓得浑身发抖,生怕那些人真的闯进来,她和卫明言谈恋爱的事是保密的,如果被人发现他们还没结婚就……

    绝望,弥漫在了她心中。

    “龙哥,改天吧,今天我真的困了。”

    “滚开!”

    外面的争执声,越来越响了。

    “卧槽!混子你小子敢打我!不想混了!”

    “兄弟们给我上!”

    门外不停传来惨嚎声,易芷兰瑟缩在被子中,哭的满脸是泪,却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

    明言,明言会被他们打死的。

    她下了床,慌乱的想要去开门,门却自己开了。

    女孩愣住,警惕又惊恐的盯着门,却见外面走进来一个脸上带着青紫的英俊男人,他谨慎的关了门,这才冲着易芷兰笑,笑容刚刚绽放就因为嘴角的伤口疼的龇牙咧嘴起来。

    卫明言疼的脸都在抽,却还努力的试图继续笑着安慰恋人:“没事了,他们不会进来了。”

    易芷兰眼泪刷的掉了下来,扑进了这个刚才为了保护他负伤的男人怀中,崩溃的哭着。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一夜之后,仿佛什么都变了。

    但好在,她的恋人没变。

    听着女孩小声的抽泣声,卫明言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哄道:“别怕,我一定让你风风光光的嫁给我。”

    90年代,赚钱,还是很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