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渣爹不渣(19)
    乔盼盼的十八岁生日,是在卫明言新买的别墅里面举办的。

    漂亮女孩穿着父亲特意为自己定做的昂贵裙装,站在巨大蛋糕前,笑的开心极了。

    男人扶着齐雅,在这个女儿的好日子,她不想坐着轮椅参与,好在经过治疗,现在也能站起来走路了。

    齐雅脸上是幸福的笑容,被丈夫扶着手,两人一起来到女儿面前。

    见卫明言将手中东西递给自己,她温柔的笑道,“你来。”

    “好。”

    男人抬起手,将手中由宝石打造成的王冠戴在了乔盼盼发间,看着女孩正望着他们笑,自己也笑了。

    “生日快乐,我的小公主。”

    这一天,是乔盼盼有记忆以来,最幸福的一天。

    她穿着漂亮的衣服,戴着华丽的王冠,站在比人还高的生日蛋糕前,看着那个英俊男人挽着母亲,宣布,她是他的女儿。

    几乎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笑,相熟的,不熟的同学围着她,那些总是出现在电视上的企业家充满慈爱的让她喊叔叔伯伯。

    她是卫明言的女儿,是南雅的继承人,如果没有意外,她的下半生,将会泡在甜水里度过。

    吹蜡烛时,大家围在一起,看着乔盼盼闭着眼睛许愿。

    女孩紧张的颤着眼,在心中许下愿望。

    她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希望,父亲可以一直陪伴着她们,守护着他们。

    再次睁开眼,英俊男人正用着温柔眼神看她,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盼盼,许了什么愿?”

    她的母亲也穿着漂亮的礼服,靠在身边男人身上,笑着望她,眼中满是幸福。

    乔盼盼笑了,她眨眨眼,将泪意隐藏下来,带着些小女儿的娇嗔道,“不能告诉爸爸,说出来就不灵了。”

    而那个男人也包容的看着她笑,“好,听我们盼盼的。”

    卫明言的微博在这一晚再次更新,照片上,漂亮女孩头戴王冠,闭着眼对着巨型蛋糕许愿。

    周围围着的人除了一些学校同学,都是一些经常能在电视上看到的面孔,而这些人,都清一色的带着笑容为这个十八岁的女孩庆祝生日。

    重点在于,这条属于南雅老总的微博,配图的文字。

    【我的女儿,值得最好的。】

    这个时候大家还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是以为他想要弥补这个据说分散了十几年的亲生女儿,但很快,所有人都明白了过来。

    一向安然待在本市的南雅集团突然大刀阔斧的开始各种改革,各种新型产品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的冒了出来。

    很快,不光是是本市,全国,乃至全世界都知道了南雅集团。

    卫明言用了三年时间,将南雅的名字传遍了世界。

    网上各种猜测的都有,为什么一向走佛系路线的南雅突然变的这么激进,最重要的是明明是如此段时间内的扩张,内部居然也没出现问题。

    最靠谱的一个答案就是南雅老总找回了自己的妻子女儿。

    今天是朱芸出狱的日子,她被警/察调查之后,曾经做的那些事全部都被抖落了出来。

    脚踏两只船,被老男人包养,连带着,曾经因为那个包养他的男人抱怨家中老婆管的太宽,她出主意说无声无息的下药这件事,也被查了出来。

    本来只是一个诽谤罪,现在又多了一个杀人未遂,那男人的老婆没死,但也被毒的不轻,她是从犯,因为年纪过小,被判了三年。

    家里没脸见人,来看过几次,言语间满是怨怼,朱芸不服气的吼了回去,之后,再也没人来看过她。

    出狱这天,当然也是没人的。

    她浑浑噩噩的走在街上,看着周围或许年轻或许年长的人们来来往往,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要去哪里。

    “诶?今天是南雅集团交接的日子啊。”

    一对路过的年轻人看着手机上的内容互相交流,“没想到南雅的卫总居然这么疼女儿,刚刚毕业就把南雅交给她。”

    “他就不怕自己女儿把这么大的公司搞垮吗?南雅可是上过华国一台的,它要是倒闭了,得有多少人失业。”

    “没事,人家可是重点大学出来的,据说本来可以保研的,因为要继承家业就没去,再说了,卫总只是和妻子环球世界而已,有他这个定海神针镇着,谁敢作妖。”

    “说的也是,卫总既然能打下这么大的家业,他的女儿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还是人家好啊,一生下来,什么好东西都有了,就算真的什么都不干,一辈子也不愁。”

    “得了吧,还不是要自己努力,我听说他们以前失散,如果不是那位千金去南雅实习,又怎么会知道自己居然是沧海遗珠,话又说话来,你不考上重点大学,没有专业能力,又怎么能进南雅实习呢。”

    她们说着说着话,渐渐走远了,但剩下的尾音,却还落到了怔怔听着的朱芸耳中。

    “听说那位的女儿身边人水涨船高,本来以为就是一普通同学,没想到居然是个千金小姐,现在近水楼台先得月,据说光她的室友就有两个进了南雅,以后啊,估计前途无量了……”

    前途……无量……

    朱芸慢慢顺着墙瘫了下来,跪在地上,痛哭出声。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如果她没有仗着乔盼盼没有依靠欺负她,如果她像陆琳一样跟乔盼盼打好关系。

    那么现在,进南雅,前途无量的人,是不是就是她了。

    …

    如果说在卫明言提前退休前大家羡慕的是乔盼盼这个被他宠爱的女儿的话,那么等他退休,带着齐雅开始环球世界后,羡慕的对象就变成了这个温柔的女人。

    因为,卫明言他是一个炫妻狂魔!

    从前他忙着公司的事,每天发的微博大多也就是一些:

    【我老婆给我做的汤】

    【我老婆给我养的花】

    【看我老婆给我打的领带】

    这些一系列看似平常实则炫耀的东西都如同狗粮一般,冷冷的挥洒在众人眼前。

    那么等到他退休后,就变成了以下这样:

    【今天带老婆去游泳,她吓得一个劲抱住我不肯下水,没办法最后是我抱着她下来的,不想给你们看老婆,就给你们看看水吧。】

    配图,清澈的游泳池。

    广大网民:“……”这位卫总,他满十六岁了吗?这么幼稚的。

    幼稚的卫总每次发微博都细心的不放齐雅的图片,要么放个侧脸,要么放个清丽的背影,务必要让大家既能认识到妻子的美的同时也不给他们看正脸。

    往上纷纷扬扬,都在猜测他为什么就是不放正脸。

    终于这些猜测在卫明言受邀接受了一场采访后,得到了解释。

    “为什么不放我老婆照片?”屏幕中的男人露出一个迷之微笑来,冲着镜头道,“我老婆长得太漂亮,放出去岂不是多了一大票情敌,我可没那么傻。”

    这个笑容很快被当选为本年度最欠揍的笑。

    难道这位卫总是不撒狗粮就会死星人吗!

    还是一个特别会吹牛的撒狗粮星人!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特别不和谐的声音弱弱冒了出来。

    【那个啥,我见过卫总妻子,是真的很美啊,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