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渣爹不渣(17)
    乔盼盼还不知道司机已经将这件事告诉了卫明言,她冷着脸,与同样满脸不忿的陆琳进了寝室。

    “哟!这不是咱们乔美女吗?”朱芸正在铺床,听到动静抬起头,看清是谁后,脸上立刻露出了嘲讽的笑。

    “怎么?都成南雅老总的小情人了,还来我们这个破寝室住?也不怕脏了你的脚。”

    “你!”陆琳满眼怒意,就要上前反驳,却被乔盼盼拉住了胳膊。

    “盼盼!”她还以为乔盼盼又要像是以前一样忍下,不赞同的望向好友。

    朱芸得意勾唇,嗤笑一声,嘲讽道,“得了吧陆琳,你想替人出头,也要看人家领不领情啊。”

    “看来乔盼盼你也有自知之明,知道做了人家情妇不光彩,不敢跟我作对,不知道你躺在那个能当你父亲的男人身下的时候……”

    ——“啪!”

    女人嘲讽的声音戛然而止。

    乔盼盼还保持着扬手的姿势,看着朱芸不可置信的抬起脸望向自己,那张保养得当的脸上几乎是立刻浮出了红色掌印。

    她红着眼,颤声道,“你敢打我!”

    “你这个贱人,你……”

    ——“啪!”

    这一章太用力了,乔盼盼放下发麻的手,冷冷看向捂着脸愤恨望着自己的舍友,“那些照片是你贴出去的吧。”

    “朱芸,你不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条臭虫一样吗?劈腿,被男人包养,又把你自己的这一切都安在我的身上,我不欠你,也不怕你,你骂我,我就打你,明白了吗?”

    “你这个贱人!胡说什么!我没有!”

    “学校有监控,就算放假也在运转,这些你肯定知道,那你知道校门外的两条街都有监控吗?就算你在学校里做了伪装,校外呢?”

    “只要我报警,一查监控,你说,会不会查出来呢?”

    “墙倒众人推,我敢担保,你前脚入狱,不用我说什么,后脚你做的那些恶心肮脏事就能传遍整个学校,就算出来,这些也会跟着你一辈子。”

    “所以,别再来招惹我,懂了吗?”

    站在她对面的朱芸浑身都在颤抖,看着乔盼盼,第一次从心底升起了惧怕。

    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一向任由自己欺辱的室友怎么会变得这样强硬,明明,明明她最怕事的不是吗……

    朱芸两边脸都肿了起来,眼中有着泪水,却还在故作坚强,不死心的威胁,“你敢,我干哥哥是道上混的,你敢报警,他一定会教训你!”

    “你别以为卫明言会给你撑腰,在他们这种人眼里,你就是个玩意!”

    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她还嘴硬,乔盼盼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怒极反笑,“你可以试试。”

    “一个小时之内,如果被我在学校里找到哪怕一张照片,我保证你今天晚上会在监狱度过。”

    “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朱芸愤恨的瞪着她,最终咬牙跑出了寝室。

    随着一声重重摔门的声音,乔盼盼呼出一口气,心脏剧烈跳动了起来,陆琳崇拜的看着她,“盼盼!你太帅了!”

    “我早就说你对朱芸太软了,要不然她也不会一直蹬鼻子上脸的欺负你,现在好了,看她还敢不敢再造谣!”

    听着好友叽叽喳喳的声音,乔盼盼捂住紧张跳动的心脏,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以前是没有底气,现在我不会忍下去了。”

    她不是真的软弱,只是一种生存方式。

    如果今天没有父亲在,就算她报警,也许朱芸请个好的律师就能安然无恙,就算她真的进去,无依无靠的乔盼盼也会被报复。

    而现在,她有一个宠她爱她的父亲,就算乔盼盼不解决这件事,卫明言也一定会出手。

    既然这样,又为什么要浪费他的时间呢。

    漂亮女孩走到窗边,微微垂眼,看着朱芸的身影走到了布告栏,正在撕扯着上面的东西,露出一个笑来。

    “可是那些谣言怎么办?要不我写个帖子,发在校园网上辟谣吧!”

    “不用了,马上就是我生日,爸爸说要给我办生日宴,到时候请班上的同学过去,谣言就不攻自破了。”

    两人正说着,乔盼盼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到上面显示的【爸爸】,眼中露出欢欣来,接了电话。

    “盼盼,我在你们学校门口。”

    校门口

    司机看着男人应答几声,脸色沉着挂了电话,连忙问道,“卫总?怎么样了?”

    “盼盼说她已经解决了。”卫明言放下手机,眼中却依旧满是阴霾。

    在他眼中,女儿还只是一个小姑娘,遭遇这种事一定很希望得到家人的支持,可她却无声无息的自己解决,硬是没有告诉他一句。

    越是这样,男人心中就越是愧疚。

    他离开女儿太久,她已经习惯了自己解决所有事,而不是像他这个父亲求助。

    可这也更加让他想要宠着这个女儿。

    这件事,绝不能就这么轻易的算了。

    本市首富,南雅老总卫明言要来学校演讲的事很快传遍了整个校园。

    对于这个年少有为,白手起家,长得还帅的南雅老总,年轻的学生们总是充满了好奇与崇拜,当天演讲会上,几乎是坐满了人。

    乔盼盼也被陆琳拉着过来,她自豪的看着台上侃侃而谈的父亲,眼中满是幸福。

    这是她的父亲。

    爱她,宠她的父亲。

    讲到高/潮,卫明言唇角露出一抹笑,英俊的脸上更显儒雅。

    “接下来,是提问时间,有哪位同学想要提问的,可以举手。”

    随着这句话,他一双温和的眸,停留在快速举起手的女学生身上时冰冷了下来。

    笑容却还是没变,男人微微挑眉,轻笑着点了那名女学生,“这位同学,你想问什么?”

    朱芸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好运气,她激动的脸发红,尖利声音拔高,故意让全教室的人都能听到自己的话。

    “卫先生,请问您和本校的乔盼盼,是情人关系吗?”

    教室里顿时一片哗然之声,有认识乔盼盼的几乎是立刻将目光落在了她身上,窃窃私语起来。

    卫明言落下笑,声音平静,“不是。”

    朱芸彻底兴奋起来,她充满恶意的询问,“前几天那张照片里,乔盼盼上了您的车,请问您对此有什么解释吗?”

    她确信自己可以听到怎样的答案,像是卫明言这种地位的老总都爱惜羽毛,怎么可能让自己陷入包养风波。

    尤其是现在正在演讲,他如果承认了,在场这么多人都会传出去,卫明言绝对不会承认,那么,最后背锅的人,就只能是乔盼盼。

    朱芸心中满是亢奋,她已经迫不及待的看到乔盼盼被众人唾弃的场景了。

    “盼盼……”陆琳坐在好友身边,担忧的抓住了她的手。

    乔盼盼神情却平静极了,她甚至还露出了一个笑,安抚的拍着陆琳的手,轻声道,“没事。”

    她相信,父亲会处理好的。

    整个教室里随着时间开始变得寂静无声,等到彻底安静下来后,卫明言磁性声音认真开口。

    “乔盼盼的确和我有关系。”

    “她住在我家,开我的车,每天与我一起吃喝。”

    ——轰!

    大教室里,人们轰动了。

    卫明言继续说道,“而且,不止是这样。”

    “我名下的房,车,包括公司股份,所有地皮产业,都会留给她。”

    所有人都震惊了。

    真爱也没有这么真吧!

    朱芸更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接着,更加让她不可置信的还在后面。

    男人敲了敲桌子,道,“因为,她是我的女儿。”

    “当然同样也是南雅未来的继承人。”

    “整个南雅的法务部,都为她服务,关于在本校散布流言,恶意中伤我女儿的朱芸同学,法务部已经以诽谤罪起诉。”

    说着,他冰冷的视线,落在了僵立的朱芸脸上,露出了与乔盼盼如出一辙的淡淡笑容。

    明明是一个温和的笑,朱芸却如同看到恶魔一般,腿猛地软了下去。

    父女,怎么会是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