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渣爹不渣(16)
    “盼盼!卫总真的是你爸爸?!!”

    电话里陆琳不可置信的声音传来,乔盼盼拿着手机,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带着些幼稚的粉红色梳妆台,眼中满是幸福。

    “嗯,他没有丢下我们,是误会。”面对唯一的好友,她一直强行压抑的情感不再掩饰,统统说了出来。

    “陆琳,我觉得真的好像是一场美梦一样,爸爸没有丢下我和妈妈,他一直想着我们,就连公司名字都是我和妈妈名字的缩写,如果不是这次碰巧遇上,也许我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卫总是我爸爸。”

    “这就是天意啊!”陆琳也是真心实意的为她感到高兴,“你以前过的那么辛苦,现在也算是苦尽甘来,卫总一定是个好爸爸,以后,你就不用一个人扛了。”

    “对。”乔盼盼看着镜子里的红着眼眶的女孩,轻声说道,“以后,我就不用一个人了。”

    “哈哈哈哈哈朱芸上次还在群里说你和卫总呢,要是让她知道你是卫总女儿,一定气得半死。”

    两个女孩正说着,外面突然传来男人急促而恐慌的声音,“老婆!”

    乔盼盼手一抖,紧张的冲出房门,来到父母房间。

    “出什么事了?”

    她推开门,看到的却是母亲好端端的,却正像是搂着一个小孩一样的搂着男人,而她怀中的卫明言,红着眼,满脸都是恐惧,一双手紧紧抱住妻子,双目完全无神。

    “没事,没事,我在这,我和囡囡都在,我们都没走……”看得出来齐雅也有些慌张,但却努力保持着镇定来安抚男人,手一直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我好害怕,我好怕啊老婆……”这个总公司都有几千员工的男人,此刻声音里面充满了惊慌,嘴中不停道:“我不敢睡觉,我不能睡觉,绝对不能睡……”

    乔盼盼震惊的看着眼前一幕,见母亲不停地安抚,“为什么不敢睡?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我不能睡啊……”卫明言的声音颤抖,满是恐慌,“万一这是一场梦,我睡着了,再醒过来,就又没家了。”

    “我不能睡,不能睡……”

    齐雅不停安抚丈夫的手顿住了,她眼睫激烈的颤抖着,眼泪掉落下来,哽咽着声音道,“别怕,不是梦……”

    “我和囡囡都在,我们都活着。”

    “你遵守约定,回来接我和女儿过好日子来了。”

    “我不敢,我不敢啊……”男人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他紧紧闭着眼,死死抱住了妻子,“万一这是一个梦怎么办?我一个人,活了这么多年,我想你,想囡囡,没日没夜的想,每次闭上眼,就是你抱着囡囡站在门口送我出去,说会对我回来。”

    “我也不能睡觉,睡着了,会梦见我们的家,你放在桌子上的刺绣,我挂在墙上的海报,囡囡的玩具,都没了,黑乎乎的,什么都没有,只有我……一个人啊!”

    “成青,成青你别这样,我们都活着,这不是梦,我们一家三口,又在一起了……”

    齐雅哭的泣不成声,泪眼迷蒙,几乎要看不清眼前。

    丈夫说的,又何尝不是她的心声。

    她多么担心,这一切只是一场梦,梦醒了,丈夫还是没回来,女儿还是需要辛苦的工作为她交医药费,她每天只能看着从报纸上剪辑下来的一张照片,幻想等丈夫回来,像是当年承诺时那样告诉她。

    我回来了,接你和女儿过好日子来了。

    昨天晚上,他们躺在床上,说着这些年的种种,清晨醒来时,看着那个男人笑着走进来,柔声道,“走,我抱你去吃饭。”

    那颗心,才终于算是落下了。

    此时此刻,她才知道,原来丈夫也对他们的重逢充满了感恩与恐慌。

    “我在,盼盼也在,你一晚上没睡了,快点睡吧……”

    男人固执的将头埋在她怀中,一声不吭。

    齐雅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无奈,她红着眼看向女儿,“盼盼,劝劝你爸,他就听你的。”

    昨晚,她可是听了一晚丈夫对于十几年来没有看着女儿长大的遗憾与愧疚,外带着对女儿未来生活的各种规划。

    听到母亲叫自己,乔盼盼看向那个如同孩子一般躲避的男人,张张嘴,轻声叫了一声,“爸。”

    男人身子猛地一震,缓慢的抬起了头,一双满是血丝的眼,怔怔的看向了她。

    “你快点休息吧,昨天都一晚上没睡了。”看着男人的神情,乔盼盼心中莫名的酸涩。

    这十几年的分别,折磨的不光是她与母亲,还有眼前的这个男人。

    “我和妈妈都在,这不是梦,你快点睡觉,养好身体。”

    女儿的关怀,让男人的眼,一点点的亮了起来。

    “爸爸没事,爸爸这就睡觉……”

    说完,他迅速的躺下,还冲着女孩邀功的笑了笑。

    齐雅看着他这副样子,娇嗔着推了一把,“怎么总是这么孩子气。”

    “因为我有老婆啊。”男人熟练的回应。

    “好了盼盼,你爸爸没事了,你也快点去睡吧,明天还要去上班呢。”

    看着丈夫毫不避讳的当着女儿的面就抱着自己的手臂依赖的蹭,齐雅白净的脸一红,又舍不得责怪他,只好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乔盼盼看着两人之间亲密而又自然的气氛,心中暖洋洋的,转身出去,还贴心的关上了门。

    如果以后,她的丈夫也是爸爸这样的好男人,那该有多好。

    接下来的日子,乔盼盼还是在公司里实习,但与以前不一样的是,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这个不起眼的实习生,居然是卫总那个据说早逝的亲生女儿。

    张姐从医院回去之后就开始往外散消息,将那天夫妻,父女相认的场景好好地宣扬了一番,重点表述卫总有多么惊喜意外。

    本来还有人不相信,觉得这也太巧了,但很快,神情开始如沐春风的卫总进入到了他们的视线。

    “我女儿,盼盼,十八岁了,这不是正打算让她好好在公司学学吗?”

    卫明言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跟人说这番话了,每次都是一脸的自豪,而结尾永远都是同样的一句话。

    “等以后我女儿接手公司,还得仰仗你们这些叔叔伯伯多多照应啊。”

    而每当对面的合作对象问他这么早就打算退休,男人脸上的自豪更重,提起女儿,他永远都不知道谦虚为何物:“别看我女儿年纪小,那可是重点大学,一路奖学金上来的,她人又聪明,我随便教教就学会了,估计等她大学毕业,我这个老家伙就能退休了,带着她妈妈去环球世界,公司就交给年轻人嘛。”

    而乔盼盼,只能在被众人目光注视时,露出一个浅浅的笑。

    她爸这么夸她,真的好吗?

    虽然被夸很高兴,但是为什么总有一种压力山大的感觉。

    “肯定压力大啊!那么大的一个公司,全部放权给你,压力不大才怪呢!”陆琳沾了乔盼盼的光,开学日跟着好友坐在了豪车上,一起返校。

    女儿开学这么大的事卫明言当然也想来,但不巧今天有个重要的宴会,他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留在了宴会上,叫司机送乔盼盼去上学。

    “盼盼!没想到你才是我身边隐藏最深的白富美,我一定要好好抱你的大腿,这样等到以后,岂不是吃香的喝辣的嘿嘿嘿嘿……”

    “对了!你怎么不回家住要住校啊?回家里多好!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几点睡几点睡,多爽啊!”

    “开学不是会忙几天吗?我等忙过了再回去住。”

    豪车开进校园,缓慢停下,乔盼盼和陆琳下车,司机殷勤的提下了行李箱,“我送你们上去吧?”

    “不用了,我们寝室楼不让男人去的……”

    女孩笑着拒绝,和陆琳一人一个行李箱正准备上楼,却注意到了周围人看向自己的神情。

    鄙夷,好奇,不屑……

    她脚步一顿,皱起了眉。

    “诶!这是什么!”陆琳睁大眼看向贴在寝室楼墙上的纸张,放下行李箱走过去看,只是看了一眼,脸色立刻黑了下来。

    那是一张照片,可以清晰的看到照片中的人正在打开门进一辆豪车。

    而照片中的人,正是她的好友乔盼盼。

    上面还印着一句话。

    【本校美女乔盼盼坐实成为本市最大集团,南雅老总情妇。】

    乔盼盼也走过来,看清上面内容后,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司机远远看到两人神情不对,略一迟疑,走了过去。

    市里著名邱总小儿子的满岁宴上

    卫明言噙着笑和对面人干杯,听见他调侃,“卫总这是怎么了?满面春风的,是有什么好事吗?”

    旁边一起聊天的人哈哈笑了几声,替男人回答了,“你消息也太不灵通了,卫总找回了妻子女儿的事这几天都传遍了你都不知道,说起来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方便,说失散就真的失散了,还好,又碰到了,这下,卫总也是有老婆女儿的人了。”

    圈子里谁不知道南雅的卫明言是个痴情种子,谈生意可以,绝对不能去那种地方,对于女人的追求也一概拒绝,本来以为他真的要守着死去的妻子过一辈子了,没想到居然峰回路转。

    那人露出诧异的神色,再次举杯道,“那我可要恭喜卫总了,有时间带我见见嫂子侄女,补个见面礼。”

    “好,一定,以后我女儿接手公司,还得仰仗你们这些叔叔伯伯呢……”

    几人谈笑甚欢时,卫明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说了声抱歉,低头接了电话。

    接着,其他人就看到刚才还是满脸笑的男人慢慢的阴沉下了脸色,连眼神都仿佛透着杀气,如同要杀人一般。

    几人认识他这么多年,可从没见过他翻脸,当即都吓了一跳,“卫总?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卫明言阴沉着脸,缓慢放下手机,冷声道,“我女儿在学校被人欺负了,我得去给她撑腰,你们帮我跟邱总说一声,说我下次绝对给他好好赔礼道歉。”

    “诶?卫总?”

    看着男人带着一股冷意的背影消失在了人群中,大家面面相觑。

    “卫总可真疼女儿啊。”

    “谁说不是呢,疼的跟眼珠子似的,我听说他打算小姑娘一毕业就把名下股份全部转给她,你看咱们圈子里,谁家孩子有这份待遇。”

    “啧啧啧,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没长眼睛,得罪谁不好,得罪卫总女儿,他这么护犊子,那人肯定讨不了好。”

    男人出去之后径直上车,司机早就在等着了,见他这么早出来还有些讶异,“卫总,回家吗?”

    这段时间,只要不是太忙的事,卫明言都会回家陪着齐雅。

    “不,去盼盼学校。”

    男人坐在位置上,眼沉沉,浑身都充斥着怒意。

    他倒要看看,是谁敢造他女儿的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