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渣爹不渣(14)
    现在正在放假,班级群里却依旧很热闹,里面正在热烈讨论着乔盼盼有没有傍大款的消息。

    陆琳正在帮她解释,【那是我们公司的上司,盼盼是他助理,上他的车很正常好吗?】

    朱芸:【什么上司清晨从小区里出来,我查过了,那是卫明言,南雅老总,本市首富,看来,咱们乔美女,是想要借美貌上位了。】

    她仗着自己拍了照,出言无所顾忌,【卫明言至今单身,乔盼盼你就算是真的和她在一起了也不用躲躲闪闪啊,除非你是情妇这种见不得光的,要不然男未婚女未嫁,这有什么的。】

    【陆琳你也别给她解释了,正主不出现,你怎么说都没用。】

    朱芸其实没打算这么快就把照片爆出来的,这种大杀器,当然是要等到开学的时候才有效,反正开学也没两天了,她等得起。

    之所以突然爆料,是因为就在今天,男朋友宣布和她分手,而就在分手后的一个小时后,她埋在男朋友身边的眼线说,他正在一边喝酒一边吐槽自己。

    大致内容是她朱芸没有乔盼盼长得好看也就算了,还没人家本分,长得这么漂亮也坚持要靠自己,跟乔盼盼一比,朱芸立刻被比的渣都不剩。

    尽管清楚知道男友说的是事实,朱芸还是炸了。

    朱芸的男友是个小富二代,也认识几个朋友,她当然是不敢对男友出手的,于是这些愤怒就都倾泻在了无辜的乔盼盼身上。

    坐在酒吧吧台前,面前是一堆空了的酒瓶,她眼神混沌的望着手中手机,满是愤恨。

    不是都说她冰清玉洁,不靠男人吗?

    那她就非要揭穿下这张皮,让大家看看,乔盼盼其实还不是和她一样,都是靠男人养的!

    怀揣着这个想法,朱芸先是匿名将照片发在群里,接着自己站出来质疑询问,她现在迫不及待的要将乔盼盼踩在脚底,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宁愿撕破脸皮。

    反正她也没说错,乔盼盼本来就是傍大款了,那可说她亲眼看见的!

    乔盼盼一直没有出现,朱芸气焰越发嚣张,她扬脖又喝了一杯酒,酒意上头,手有些激动的在手机上敲打起来。

    【这么长时间都不出来,估计是心虚了吧?可真能行,表面上每天端着一张脸信誓旦旦要靠自己,结果先是到处勾搭男人,又看南雅老总有钱就贴上去,你说要是他知道你勾引别人男朋友,还会不会要你呢!】

    乔盼盼一上来就看到这句话,差点没有被气笑了,双手快速的打着字回复:【第一,我和卫总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第二,我从没有勾引过别人男友。】

    【你怎么没勾引!邱猛不就是你勾引的,还唆使他跟我分手,狐狸精!】

    邱猛就是朱芸刚刚分手的男友,她之所以敢这样说也是有底气的,邱猛不是他们班的,不在这个群里,他那人心又容易软,明天说两句好话,到时候事情已经尘埃落定,还不是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

    朱芸打算的很好,可几乎就在她发出消息的三秒后,群消息提示,邱猛进群了。

    【朱芸,我本来是看在你是女孩子的面子上给你留几分颜面的,但是你居然扯到无辜的人头上,那我就把话说清楚,我要和你分手,和别人无关,纯粹就是因为昨天我亲眼看见你和一个老头去开房,够清楚了吗?】

    班级群里从陆琳朱芸互怼开始就寂静无声,都沉默着围观这一场大戏。

    却没想到,吃到最后,居然峰回路转。

    陆琳适当的跳了出来,【怪不得说我们清清白白的盼盼傍大款呢,你自己就是傍大款,当然看谁都是傍大款的了。】

    朱芸捏紧了手机,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不是。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难道不应该是大家都去指责乔盼盼吗?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还有,邱猛怎么会知道她跟了别人那件事,明明藏的天衣无缝,昨天一路上也都很小心……

    她拒绝去想是因为自己的失误让男友发现了这件事,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有人告密。

    想到乔盼盼之前曾经对她说过的话,刚放假的时候,乔盼盼就已经知道她在外面有人了。

    绝对是她,是她这个贱/人嫉妒自己,所以才告密,才想破坏她的幸福!

    朱芸浑身酒气,被酒精麻痹的大脑让她只剩下了单一的思考,她不敢得罪其他人,可是家境贫穷没有依靠的乔盼盼,还不是软柿子,想捏就捏。

    所以才会在男友那里受到挫折后,想都没想就将自己臆想出来的事按在了那张照片上,满心等待着群里的人一起看不起乔盼盼,可为什么到了最后,却是变成了这样……

    不行!她绝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就算她的名声臭了,也绝对要拉着乔盼盼一起下水!

    朱芸的想法乔盼盼没心情去了解,她指尖在手机上几次点下,可到底也没有告诉群里的人,卫总是她的亲生父亲。

    她明明清楚,只要说了这句话,这些流言就会不攻自破,可那手指,却怎么也按不下去。

    乔盼盼自己都没有接受这个事实呢,又怎么愿意拿出去跟别人说……

    “盼盼,怎么躲在这里来了?”

    张姐走了过来,眼中犹自带着激动,劝道:“父女相认,不是一件大好事吗?”

    她在公司时就很照顾乔盼盼,两人关系亲密,此刻就更是单纯的为乔盼盼开心了。

    “张姐……”女孩脸上满是迷茫,“他丢下我们,十七年,我和妈妈过的这么难,我知道他肯定不是故意的,可是我这心里就是……”

    “好了。”见到她又是惶恐又是惧怕的眼神,张姐激动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点,“他这些年一直以为你们已经去世,肯定是有原因的,卫总有多么想你们,你也看的清清楚楚,好不容易知道你就是他女儿,你还这么躲着他,他心里肯定好受不到哪里去,不如先回去,好好叙叙旧。”

    “可是……”

    见乔盼盼还在迟疑,张姐出了杀手锏,“我刚刚见他和你妈妈重逢很激动的样子,卫总身体一直不太好,怕再出点什么事,你还是回去看看吧。”

    “以后啊,盼盼你的好日子就算是来了。”

    好日子?

    男人跪在墓前痛哭的情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乔盼盼心中满是复杂。

    原来,他是在为她和妈妈哭吗?

    在她无数次憎恨他时,这个人,却在想念,怀念她们吗?

    乔盼盼回去的时候,正好看到眼睛还红着的男人满脸笑意正指挥着下属搬东西,见她回来,他先是一愣,接着神情小心翼翼起来,解释道,“盼盼,我想让你们跟我回去住。”

    此刻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沉稳厉害的上司,只是一个希望得到女儿认可的父亲,“可以吗?”

    女孩看了一眼已经是喜气洋洋的母亲,微微垂下眼避开男人的目光,“妈妈的病……”

    “我认识这方面的专家,等到检查完,我就带你妈妈去国外治疗,你放心,肯定可以治得好的!”

    乔盼盼当然知道可以治好,只是治好病需要大量的金钱,她没有钱,才只好就这样拖着。

    本来已经越来越绝望了,却没想到,亲生父亲居然会是卫总。

    “盼盼,你别怪你爸,他真的是有原因的。”齐雅一眼就看出了女儿心中芥蒂,她回首看了一眼谨慎讨好女儿的丈夫,轻轻拍了拍他的手安抚,柔声对同样红着眼睛看过来的女儿解释,“你还记得买了咱们家房子的二赖子吗?你爸回来的时候我们还在医院,是他骗你爸爸,说我们都死了……”

    二赖子……

    乔盼盼当然记得这个人,他一直垂涎齐雅的容貌,持续不断的纠缠,当初房子烧毁,她们买地离开,有很大原因就是因为这个人。

    她的父亲,不是嫌弃她是女孩,也不是抛弃了她们,他只是,以为她们死了……

    乔盼盼红着眼抬起头,对上了男人的视线。

    见女儿看自己,这个在公司总是温和笑着的男人小心的挤出一个笑容来,充满了讨好。

    “盼盼,你相信爸爸,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乔盼盼鼻子一酸,险些掉下泪来,她低下头,低低的应了一声,“嗯。”

    半个小时后

    卫明言整个人都透露着不正常的亢奋,他打开门,一瘸一拐的率先走进家,乔盼盼推着齐雅,心情复杂的,踏进了这个她曾来过的地方。

    但不同的是,这一次,这里是她的家了。

    “老婆,你看,这里的装修都是按照咱们当时讨论的装的,你看墙,壁橱,还有这个沙发,都是你要的那种……”

    男人脸上满是喜悦的解释着,齐雅坐在轮椅上,看着这个与当初自己和丈夫畅享过的家一模一样的房子,怔怔的落下了泪。

    “咱们家墙壁刷成米白色,看上去干净不说,还不容易脏。”

    “一定要掏个壁橱,我就喜欢那种壁橱。”

    “沙发我喜欢长的,到时候咱们要是买了房没钱买,就攒攒钱再买,这可是能放一辈子的,不能含糊。”

    “诶呀老公,你听见没有,我在跟你说话呢!”

    被女人推了,床上迷迷糊糊要睡着的男人翻了个身,含糊回答,“好好好,就按照你说的办,等我赚了钱,就买你喜欢的小区,然后这么装修,行了吧?”

    听出他敷衍的情绪,她没好气的锤了他一下,“就知道敷衍我,再这么懒下去,咱们家的新房子什么时候才能有影。”

    二十年后,她在这个迟来的房子里,哭的泣不成声。

    “原来,你都记得……”

    “我还以为,你忘了……”

    男人移着受伤的腿走上前,像是要保护齐雅一般,将她抱在怀中,轻轻亲吻着女人的发丝,磁性声音沙哑,“没有,我没忘……”

    “结婚的那天,我发过誓,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老婆,我以为,我没机会做到了……”

    他颤抖着手,将妻子抱得紧紧的,泪水不知道第几次滑落,这一次,却是喜悦的。

    “谢谢你,谢谢你一直等我……”

    齐雅脸上满是泪水,却开心的笑了,像是还是少女时那般,毫无顾虑,没有忧愁的笑。

    她的顶梁柱回来了,她再也不用强迫自己坚强,再也不用一个人承担那些。

    男人磁性的声音,落入到了她耳中。

    “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们了,我要保护你,保护女儿,让你们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像是曾经那样一般,齐雅依赖的靠在了男人怀中,轻声道,“嗯!我相信你!。”

    她相信,她们一定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