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渣爹不渣(13)
    病房里的人不少,可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他们都有些发愣,于是就这么看着卫明言站起了身,踉踉跄跄的,带着腿上鲜血,走到了乔盼盼面前。

    看向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乔盼盼,男人颤抖着双手,明明在笑,眼泪却顺着脸滑落下来,砸在了地上。

    “你是囡囡,原来是囡囡……”

    “我救了,我自己的女儿……”

    他又哭又笑,满脸的狼狈。

    没有人知道卫明言在说什么,除了乔盼盼。

    她怔怔的看着面前人,这是她最尊敬,崇拜的人,可现在,这个人说,他是自己的父亲。

    她父亲不是一个抛弃她们母女,一去就再也不回来的男人吗?

    为什么会变成优秀又好心的卫总。

    乔盼盼眼神恍惚,仿佛这还是一场梦,她还没有醒过来,可到底是一场美梦,还是一场噩梦,她自己也分不清。

    “囡囡,囡囡我是爸爸啊……”

    卫明言拖着沁出鲜血的腿,伸出颤颤巍巍一双手,试探着,想要碰触到女孩。

    这是,他的女儿……

    是他想要一直守护的女儿……

    在男人充满期盼的目光下,乔盼盼大脑空白一片,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躲开了他的手。

    卫明言脸上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他红着眼,祈求一般,又充满慌乱的转头求助齐雅,“我,我真的是爸爸,老婆,老婆你告诉囡囡,我是她爸爸啊……”

    明明是该恨这人一走就是这么多年的,可看着丈夫又是惊慌又是无措的模样,齐雅心早就软了下来。

    她看向女儿,柔声道,“盼盼,快叫爸爸,爸爸来找咱们了。”

    张姐此刻也反应了过来,连忙轻轻推推女孩,“盼盼,快叫爸啊。”

    卫总原来就是那个男人。

    他高大,英俊,充满魅力,仿佛集齐了这个世上所有的优点,是乔盼盼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

    而在乔盼盼心中,那个称之为父亲的人,他懦弱,无能,又寡情薄意,只是因为她是个女儿,就抛下了她们母女,一走了之,让她和妈妈在嘲笑和讽刺中,度过了这么多年。

    乔盼盼恨他,可现在,卫总变成了他。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看着对面男人希冀的目光,乔盼盼张张嘴,最终还是没喊出声来。

    女孩死死低着头,泪水顺着白净脸庞流下,再次后退了一步,“对不起,我去躺洗手间……”

    男人的眼神瞬间灰暗了下来,他保持着伸出双手的姿势,原本磁性的声音沙哑,“囡囡……”

    一直在一边的张姐见状,连忙道,“卫总您别伤心,盼盼这孩子还小,一时之间接受不了很正常,我去劝劝她,您先和……”

    她悄悄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同样满脸泪水的优雅女人,“和夫人好好叙旧。”

    没想到只是来医院看亲戚都能碰到这样经典的一幕,卫总一直放不下的女儿居然是盼盼!

    这简直太劲爆了!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公司里的人分享这个劲爆的消息了!

    见张姐出去,齐雅同样声音嘶哑,她眼睛红着,低声道,“盼盼这孩子一直以为你丢下我们了……”

    听到这话,僵立站着的男人浑身一震,“我没有,我没有……”

    “我当初一赚到钱就回了家,买了好多好多东西,你想要的裙子,囡囡的拨浪鼓,满满当当的一大包,都背了回去……”

    “可是,可是等我回去……”

    卫明言的眼中露出恐惧与崩溃,他像是一个寻求庇佑的孩子一样,狼狈的拖着腿,抱住了齐雅,仿佛只有抱住她,才能有了勇气继续说下去。

    “咱们家的房子没了,到处都是黑漆漆的,墙倒了,门边的树也烧秃了,我背着大包,碰见了二赖子,他跟我说……”

    男人原本还算平稳的语气剧烈起伏起来,抱住齐雅的双手也缩的更紧,“他说我走了没多久,房子就烧着了,你和囡囡都在里面……没救出来……”

    他的声音颤抖起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死死地抱住了女人,“要是早知道会这样,我就是死在家里面,我也绝对不会丢下你们出去打工的啊——”

    “我好想你,好想囡囡,老婆,别走了,求求你别再离开我了,一个人,太苦了啊!!”

    齐雅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她抱着丈夫,抑制不住的哭了出来。

    这些年,她想了很多,也许丈夫在外面被什么事情绊住了,也许他出了事回不来,她也想过,是不是他真的不要她们母女了。

    可她没想过,居然是因为那场火灾。

    因为二赖子的一句话……

    可现在,这个从家中消失将近二十年的男人出现了,他抱着自己,说,我没有抛弃你们,我一直在找你们。

    这么多年分离的苦,一个人拉扯女儿长大的痛,都仿佛被扯平了。

    她流着泪,像是曾经那般,抱住了这个承诺要让自己幸福的男人,“我在,我们都在,成青,别再走了……”

    “不走了,我再也不走了……”

    男人抬起头,露出一张哭中带笑的脸,开心的仿若孩童一般,“老婆,我赚了好多钱,很多很多钱,我可以给你买裙子,买漂亮首饰,带你到处旅行。”

    “等囡囡长大了,能独当一面了,我就把公司给她,然后我们去到处玩,好不好?”

    齐雅含着泪,笑着缓慢点头,“好。”

    她的等待,终究还是值得的。

    与此同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乔盼盼,接到了好友的电话。

    “盼盼!朱芸到处在学校放消息,说你傍大款,还说亲眼看到你上了豪车,她居然还拍了照,那是卫总的车对不对,你赶紧澄清一下,不然名声就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