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渣爹不渣(10)
    司机很快将乔盼盼送到了医院门口,道完谢,她上楼轻手轻脚的推开病房门,淡淡阳光下,即使生着病也依旧漂亮优雅的女人正在看着手中书,听到动静,她微微侧头,冲着女儿露出一个笑来。

    “这么快就回来了?”

    “是啊,卫总派人把我送回来的。”乔盼盼故意打了个哈欠,对着母亲撒娇道,“加班一晚上,累死我了。”

    她在车上就打了电话,告诉母亲自己因为昨天彻夜加班被放了两天假。

    “快点睡一觉补补。”齐雅果然没有起疑,听到女儿这么说,眼中立刻露出关切来,“下次能不要熬夜就尽量别熬夜,你虽然年轻,但熬夜次数久了还是会受不住。”

    “我知道的,这不是昨天公司太忙嘛,连卫总都熬夜了,我作为助理肯定得陪着。”乔盼盼笑容自然,说的跟真的一样,“不过这样也好,熬一晚上放两天假,这两天我就在这好好陪妈妈,这些时间上班,咱们见面时间都少了。”

    “又不是个小孩子,哪里还需要人陪。”说是这么说着,见女儿这么依赖自己,齐雅脸上还是露出了笑。

    她合上书,轻柔的声音催促道,“快点躺下睡一觉,妈不吵你。”

    “等我先把垃圾丢一下。”乔盼盼放下身上背着的包,熟练地收拾垃圾,等看到桌子上被从报纸上剪下的图片时,神情顿了顿,这个上面的图片不就是之前卫总他家那个小区吗?

    “妈,你剪这张照片干什么啊?”

    她也没多想,直接就问了出来。

    齐雅神情一顿,眼中有些许黯然,很快又被她遮盖下去,“正好看到了,上面说这二十年房价涨的快,我就想起来你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和你爸就计划着在这个小区买房子呢,没想到二十年了还能看到,我就剪下来看看……”

    又是那个男人,他到底给妈妈开了多少空头支票!

    乔盼盼捏住照片的手不自觉用力,面上却还努力保持着平静,将照片重新放了回去,扬起笑道,“我顺便去食堂买些饭回来,咱们好好吃一顿。”

    转过头去,昨晚受到的委屈又在心头涌动。

    其实在看到母亲的第一眼,没人知道乔盼盼多么想扑到她的怀里哭泣,诉说自己昨晚有多么害怕,多么渴求庇护。

    可到了最后,她只能挤出笑容,装作轻松开心的,把这件事隐瞒下来。

    想到那张被母亲剪下来的照片,女孩眨了眨微红的眼将眼泪咽下,只当是被风吹的。

    她靠自己也可以的,卫总可是说了,相信她能靠自己买房。

    卫总那么厉害,他说的话一定可以实现!

    这两天乔盼盼就像是自己说的那样,专心的留在医院陪着母亲,上午两人一起看书看电视,午后她再推着齐雅到医院花园里面晒太阳,母女两个一直相依为命,感情当然十分好,又都是美人,在一起有说有笑,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休息日很快结束,虽然对这样能够陪着母亲的安逸生活有些不舍,乔盼盼还是正常去了公司,面对众人疑问,就按照之前卫明言教的说崴了脚在家休息。

    “脚受伤可不是小事,盼盼要不你今天跟卫总说一声别去工地了,那可不是平底,万一再崴一下,伤筋动骨可不是闹着玩的。”

    面对大家的关心,并没有受伤的乔盼盼只能腼腆的回应,“没事的,我会小心的。”

    她之前听说过卫总会去工作视察,一般这种都会是下面的小领导去,但在南雅,一般都是卫明言亲自去,据说是为了保证质量。

    乔盼盼对这些不太懂,但此刻的她俨然是卫总小迷妹,对于他明明可以安然待在办公室,却还要亲自去工地视察的行为当然推崇不已。

    再次见到卫明言,这个儒雅的男人冲着她微微一笑,叮嘱道,“一会太阳晒,你记得躲阴处去,小姑娘家家的晒黑了就不好了。”

    他语气依旧温和,却没有提起关于昨天的只字片语,像是已经忘记了这件事一般。

    乔盼盼知道卫总是照顾她的情绪,口中应下,心中却想着一定要跟在他身后记录,总不能到时候让卫总成了光杆司令。

    去了工地,顶着大太阳,乔盼盼跟着男人里里外外的坚持,看着他认真而又疲惫的眼,她有些迟疑的提议,“卫总,要不先休息一会,下午再继续吧”

    “累了吧,看完这个我们就去吃饭。”

    卫明言温和的笑笑,拍拍戴着手套的手,慢慢起身,正要笑着对乔盼盼说着什么,却又看着她身后脸色一变。

    “小心!”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乔盼盼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男人一把扯开,在不太平坦的地面上踉跄几步才勉强的抬起了头,却在看到眼前一幕后瞳孔剧烈缩小。

    男人狼狈的摔在地上,修长腿上,斜斜插着一根钢筋,触目惊心。

    “卫,卫总……”

    乔盼盼浑身都在发抖,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是下意识的叫着卫明言。

    卫明言皱着眉,俊逸的脸上满是细细密密的冷汗,明明已经很虚弱了,还要强忍着痛安抚女孩,“没事,别怕。”

    他腿的位置,正是刚刚乔盼盼站着的地方,也就是说,他是用自己为乔盼盼挡了这一根钢筋。

    乔盼盼整个人都吓蒙了,像是一个指令一个动作的机器人一般,被卫明言指挥着打了电话。

    到了救护车上,看着男人被剪开衣服后露出来的狰狞伤口,还有他额头因为剧痛隐隐爆出的青筋,乔盼盼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别哭,没事的,我以前受的伤比这个厉害多了,做个手术就好了。”

    明明已经疼到浑身都在颤,卫明言还努力笑着安抚女孩。

    “对,对不起……对不起卫总,都是我……”

    见乔盼盼抽泣着道歉,男人有些好笑,“这怎么能怪你呢,好了,别哭了,马上就到医院了,被别人看见要笑话你。”

    正说着,救护车不再动,停在了一家医院门口。

    乔盼盼红着眼睛下了车,这才发现正是母亲住院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