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渣爹不渣(8)
    等到上了车,被英俊男人拿下头上遮挡的衬衫,一直紧张绷着神经的乔盼盼身子猛然僵硬起来,视线有一瞬间的模糊,然后,对上了卫明言镇定冷静的脸。

    “没事了。”

    见少女身子还在不停地颤抖着,男人转过头,目光直视前方,“先到我家去,叫医生来帮你看一下。”

    其实以乔盼盼现在这种情况,到一个成年男人家里去是十分不妥当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刚刚被卫明言救出来的缘故,女孩瑟缩着身子,信任的点了点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那么颤抖,“谢谢卫总。”

    之后的一路上,两人没再交流,偏偏这种寂静的氛围反而让乔盼盼慢慢冷静了下来,至少身子已经颤抖的不是那么厉害了。

    车最终停在了一个小区下。

    卫明言先下车,又去帮乔盼盼拉开了车门,温声道,“到了。”

    现在已经快要将近十二点,小区周围没什么人,女孩下了车,在昏暗的路灯下紧了紧身上衣服,重新开始紧张起来。

    男人只当是没有看到她的紧张,将车停在车位里,便带着女孩上了楼。

    卫明言的家在最顶层,进了电梯后,明亮的灯光让乔盼盼紧张的情绪稍稍缓解,她站在电梯里,看着电梯门照出来的自己。

    头发散乱,脸色通红,身上披着过大的黑色外套,要多么狼狈有多狼狈,她有些难堪的低下了头,将想要哭泣的欲/

    望压了下来。

    电梯门开了,卫明言率先走了出去,女孩跟在他身后,看着男人背对着自己,在身上摸索着找钥匙。

    她沉默的看的英俊男人左找右找就是找不到,最后挠挠头,有点头疼的转身问自己的生活助理,“盼盼,下班的时候你看见我钥匙没?”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此刻处于最想哭的时候,可看着上司抓耳挠腮的样子,乔盼盼又忍不住想笑。

    她抿着唇,走到卫明言脚边的花盆底下,将藏在花叶中的钥匙拿了出来,“卫总,这是您上次丢了钥匙放的备用钥匙。”

    “对对对,我都给忘了。”

    英俊男人恍然大悟,松了一口气接过钥匙去开门。

    经过这么一出,乔盼盼的心慢慢放了下来,她站在门口,看着男人开灯冲她招手,“进来吧,不用换鞋。”

    最终,女孩鼓足了勇气,小心翼翼的踏了进来。

    这对于乔盼盼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从小到大的经历让她很难不对一个成年男人保持戒心,即使他刚刚救了自己。

    等到踏进客厅,乔盼盼就愣住了,不为别的,是这个房子布置的太温馨了。

    暖色系的墙色,白色漂亮的桌子,桌上的鲜花,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单身男人居住的地方。

    “我刚刚叫了医生过来,放心,他口风很严,为人也很正派,你先坐一会,马上就来了。”

    英俊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进了房间,“我找找给我老婆买的衣服,你先换上。”

    乔盼盼小心翼翼的站着,她之前在挣扎的时候身上沾了灰,不好意思坐在看上去就很干净的沙发上。

    卫明言很快出来了,手上拿着一件还没拆袋子的衣服,递给了乔盼盼,“这是我给老婆买的,本来打算明天扫墓的时候烧给她的,你先将就着穿一下。”

    “谢谢卫总。”乔盼盼嗫喏的不知道第几遍重复这句话,接过了衣服,有些紧张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去哪里换。

    卫明言笑了笑,指着另一个房间道,“你去这个房间换上吧,我去厨房煮茶。”

    看着男人果真去了厨房,乔盼盼略微放松下来,抱着衣服去了卫明言说的那个房间。

    推开门她就愣了。

    墙壁被刷成了粉白色,大大的房间中央,一座漂亮的公主床静静躺着,床上是小女孩会喜欢的布偶玩具,地上也铺满了干净舒适的毛毯。

    这是属于一个小女孩的房间,而且是最梦幻最奢华的那种。

    乔盼盼有些迟疑的踏了进去,墙上电视正在放着动画片,是一部比较老的片子,她依稀记得自己小时候也很喜欢看,因为家里没有电视,还会跑到好朋友家里去看。

    一个漂亮华丽的柜子站在墙边,上面写着一行字:【囡囡的玩具柜】

    作为卫明言的生活助理,乔盼盼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他的笔迹,温雅,端正。

    囡囡,原来卫总的女儿不是叫南南吗……

    在南雅工作了这么多天,乔盼盼清楚地知道卫总有多么重视和想念自己的妻子女儿,他既然可以将扫墓当成是日常,那么在家中为早逝的女儿布置一个漂亮的房间也是正常的。

    乔盼盼不再想其他的,快速的躲在角落里,换好了衣服。

    这件衣服果然就如卫明言说的一样,是给他的妻子买的,是一件长裙,温和的颜色,非常适合气质温婉的女人穿。

    女孩穿好后,抱着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打开门走了出去。

    恰好卫明言端着茶杯走出来,看到乔盼盼赞叹的笑道,“很漂亮。”

    还不等乔盼盼道谢,门铃响了起来,见女孩瞬间紧张起来的神情,英俊男人冲着她温和的安抚,“估计是医生来了,她就住在这附近。”

    门打开,果然是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女人。

    见到是个女医生,乔盼盼稍微放松了下来。

    “你帮她看看,我下楼去把车停一下。”考虑到他这个男人在这里女孩可能会紧张,卫明言主动说着。

    男人走后,医生冲着女孩笑笑,“你好,我姓白,你叫我白医生就好。”

    “来,坐下吧,我看看你的情况。”她的声音很温柔,乔盼盼放松了一些,听话的坐下。

    一番检查过后,白医生笑了,“没什么大事,你吃的药只要休息一会就好,就是身上有些擦伤,来,我给你擦药,第二天就能结痂了。”

    “谢谢医生。”乔盼盼伸出胳膊,看着白医生用镊子夹着棉球帮她上药,伤口有些刺疼,但她只是轻轻皱着眉,硬是一声没吭。

    “你是南雅的员工吧?”也许是看她太紧张的,白医生主动提起话头。

    乔盼盼怔了怔,有些迟疑的回答,“对。”

    “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南雅的。”白医生笑笑,一边手下轻柔的上药,一边笑着道,“卫先生可只认识公司的人。”

    “不用太紧张,卫先生是个好人,你今天受了惊吓,说不定他还让你带薪休假几天呢。”

    乔盼盼被药物刺激的疼,下意识的颤抖着眼睫,轻声应到,“卫总真的很好。”

    “是啊,卫先生重情,可惜就是太过重情,失去了最爱的人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缓过来。”

    女孩有些诧异的抬眼,“您说没有缓过来是什么意思?”

    白医生叹了口气,“他太想念自己的亲人了,每晚失眠,靠熬夜工作来麻痹自己,其实他现在身体已经很虚弱了,却偏偏不肯休息。”

    “你别看他这个人看上去很好说话的样子,其实性子执拗的很,我估计啊,这世上没人劝得动他。”

    见乔盼盼愣愣的看着自己,白医生无奈摇头,“病人要作死,医生也拦不住。”

    乔盼盼是真的愣住了,她知道卫总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妻女,甚至还非常想念她们,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看上去强大到无坚不摧的男人,居然每夜都在失眠。

    怪不得,怪不得大家都说卫总总是会忘记吃饭,原来是他根本就没有食欲。

    “好了,明天就可以结痂了,对外你就说不小心摔了一下,反正这本来就是擦伤。”

    白医生拍拍手,站起身来,对着女孩道,“我去叫卫先生进来,他这个人就是有点古板,看个病而已,还要躲到外面去。”

    看着白医生离开,乔盼盼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担忧。

    感动的是,她知道卫明言躲在外面是为了迁就她,担忧则是因为白医生说的话。

    卫总他,身体真的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吗?

    白医生下了楼,果然见到男人靠着墙边,正在抽着烟。

    她翻了个白眼,“不是说戒了吗?”

    男人掐断烟,眼神悲凉,“要是南南还活着,也该有这么大了。”

    白医生张张嘴,看着这样的男人,也没法再说出责怪的话,平心而论,治疗着一个不想活的人,还是挺累的。

    “我先走了,那个女孩受了惊吓,现在平复的差不多了,你记得让人给家里报个平安。”

    英俊男人头靠在墙上,眼眶红着,看向了黑漆漆的夜空。

    声音轻飘飘的。

    “如果囡囡还活着,我一定会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