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渣爹不渣(5)
    乔盼盼的母亲叫齐雅,是个绣花女,她气质温婉,长相清丽,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可轻轻一笑,却比那些二十多的年轻女孩还要吸引人。

    也正是因为这份美丽,才在自己的丈夫一去不回后,惹来一些人觊觎。

    齐雅是柔弱的,可这份柔弱在面对想要占她便宜的人后又变成了刚烈,她拼死也不愿意顺二赖子的意嫁给他,后来家里着了火,齐雅大病一场,需要医药费救命时,也咬死了不松口。

    再然后,她毅然决然卖了房子,用剩下的钱带着女儿生活。

    那些钱交完乔盼盼的学费后,刚刚好够齐雅的医药费,女儿还小,只有她一个亲人,就算她再怎么不想拖累她,也要咬牙撑下去。

    齐雅生病不能做事,但她真正能赚钱的手艺是刺绣,于是每天坐在床上,绣花卖出去,也算是一笔家用。

    医生说她时日无多,现在只是靠药撑着,随时都有可能离开,齐雅也不在意,女儿已经成年了,她有了自己赚钱养活自己的能力,她可以放心的离开。

    只是,死之前没见一眼那男人,到底是不甘心。

    齐雅是聪明的,却又是天真的。

    她可以轻而易举的看穿二赖子看似靠谱实际淫邪的想法,但也可以相信丈夫的话。

    他说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的。

    女人慢慢喝下勺子中的汤,温热的汤汁进到肚中后,她轻轻皱了皱眉,抬眼,柔声问道,“盼盼,这些是从哪里来的?”

    “我今天跟总经理出差,回来的时候他请客,让我打包带给你的。”

    乔盼盼机智的隐瞒了自己一天没吃饭的事,见母亲还有些疑惑,连忙将自己今天看到的事说了出来。

    “我听说我们总经理每年都会捐款,给那些孤儿,说是为了底下的妻女积福,他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特别好的人,对我也特别照顾,还说今天出差给我补偿双倍工资呢!”

    乔盼盼一边熟练的削着苹果,一边对神情怔楞的齐雅道,“妈你怎么了?”

    “没什么……”齐雅被女儿一叫,这才回过神来,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声音轻轻地,“你爸爸走之前,也说要给我带红玫瑰呢。”

    乔盼盼手一顿,神情不似刚才那样神采飞扬,有些闷闷的道,“妈你就别想着他了,那个时候虽然交通不便利,但也不至于这么多年不回来,他就是……”

    她想说他就是不要她们了,可看着母亲一双带着哀伤的眼,又将剩下的话咽了下去。

    “总之,没有他咱们两个不是也过的挺好的吗?我现在待的公司工资高,待遇好,等到毕业了争取回来,到时候很快就能攒够钱买一套房了!”

    “好,妈妈等着我们盼盼买房。”在这个城市买房哪有乔盼盼说的这么容易,可对于女儿异想天开的幻想,齐雅温柔笑着应下了,漂亮的眸子里满是信任。

    想到以后生活会越来越好,乔盼盼嘴角小小翘起一个弧度,将削好了的苹果递给母亲,自己出去丢垃圾。

    看着女儿欢快的身影离开了,齐雅满足笑着看向了手中苹果。

    女儿孝顺,优秀,这是让她最满足的一件事。

    可这样好的女儿,等她走了,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世上,该有多伤心……

    要是成青还在就好了,诶……

    乔盼盼提着垃圾袋丢到走廊尽头的大垃圾桶里,迎面走来一个中年护士,见到她笑着打了声招呼,“盼盼又来看妈妈呀?”

    “对,我妈妈麻烦你们了。”

    “应该的应该的。”

    这位护士也姓张,是医院护士长,家里也有个女儿与乔盼盼同岁,看着乖巧懂事,兼职打工负担母亲医药费的乔盼盼就喜欢不已,齐雅住院也没有少受到她的关照。

    她手中提着空药瓶往护士站走,刚到门口却听到里面一个年轻小护士清脆的声音。

    “208号住的那个特别好看的女人特别惨,老公跑了,自己拉扯着女儿长大,结果现在又生病,全靠女儿照应,你说……”

    她正说着,对面正在聚精会神听八卦的另一个护士看向阴沉着脸站在门外的张护士长,有些僵硬咳嗽起来。

    那个传八卦的小护士也感觉到了什么,连忙转过身,果然见到张护士长黑着脸看她。

    “你是来实习的还是来八卦的?再让我听到你乱传这些有的没的,实习鉴定上别想让我给你签名!”

    小护士年纪不大,被她用严厉语气说了,眼眶里顿时滚动起了泪珠,张护士长见她这样,气也有点消了,“下次注意点。”

    说完,她放置好空药瓶,出去巡视病房了。

    却不知道她刚一走,小护士立刻瘪着嘴掉下了眼泪,“神气什么啊!老女人,我本来就没说错,208里那个女人就是被人抛弃了!”

    她身旁的另一个护士神情有些纠结,想劝又不知道该怎么劝,最后说了一句,“也许人家是真的分散了呢,我爸说他们那个时候,真的会有人一辈子都见不着面。”

    “得了吧,我看她就是被抛弃了,长得好看又怎么样,还不是没人要!护士长和她聊得那么好,以后肯定也是被抛弃的料!”她刚刚被骂了心里不爽,此刻更是努力的贬低着两人。

    她话音刚落,几个同样年轻的护士推门进来,神情都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她,显然是将她的话听到了。

    但大家都是实习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只当做没听到。

    这边病房里,齐雅拿着乔盼盼的外套微微皱眉,“这上面怎么破了个洞?”

    “啊,这个啊?”乔盼盼正在躺椅上铺被子,随口答道,“去吃饭的时候让门刮了一下,破了就破了,一会我再缝上。”

    “你这衣料都缺了一角,还怎么缝?”齐雅拿起旁边的针线盒与布料,选了个颜色相近的,轻言细语道,“还是我给你补上吧。”

    她手巧,又是做惯了这个的,等到两人要睡时,已经补好了,原本破了个大洞的地方此刻已经看不出什么了,就连缝在一起的痕迹都被一朵漂亮的牵牛花取代。

    乔盼盼拿着外套赞不绝口,“妈你这么一弄,比之前可好看多了,真厉害!”

    见女儿满意,齐雅露出了一个温婉的笑容,柔声道,“下次衣服破了再给我。”

    “好!谢谢妈妈!”

    第二天,乔盼盼美滋滋的穿上外套去了公司,果然很快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好漂亮啊盼盼,昨天看还不是这样的!”

    几个女人围着她啧啧称奇,“这朵花好美好传神啊,简直了。”

    乔盼盼有些小得意的抿起唇笑了,就算平时再怎么成熟,此刻听到妈妈被夸,也禁不住的开心起来:“这是我妈妈给我绣的,她很厉害的。”

    “你妈妈好厉害啊……”

    卫明言迈着修长双腿走过来,见几人围着乔盼盼说笑,脸上露出温和笑意来,“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正调侃着,目光却定在了那棵漂亮的牵牛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