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渣爹不渣(4)
    根据刘秘书的笔记,卫明言每个星期都至少要去扫墓一次,这只是保底字数。

    公司谈成一个什么大生意了,哪座工程落幕了,卫总都要去跟妻子女儿说上一遍,尤其休息日,他能坐在墓碑前,一坐就是一整天。

    祭日的这一天,他往往会去将自己一直种下的玫瑰摘下来,一棵一棵的剪下尖刺,再插到美丽的花瓶里,摆放在墓前。

    一瓶红玫瑰,一瓶黄玫瑰,都是他亲手栽种,没有假于他人之手的。

    乔盼盼特地查过,红玫瑰代表爱情,黄玫瑰代表愧疚。

    根据陆琳打探到的,卫总对于小女儿一直很愧疚,因为她死去的时候,甚至没有一个名字。

    卫明言扫墓的时候,乔盼盼站的远远的看着。

    他看见那个温和强大的男人手上拿着干净毛巾,小心又温柔的擦拭着墓碑,从乔盼盼这个方向,是看不见墓碑上面写着什么的,但是她可以清晰的看到卫明言眼中的温柔。

    英俊男人擦完墓碑,把两瓶花摆放的好好地。

    据说因为被大火烧的尸骨无存,找不到尸体,这只是一个衣冠冢,里面放着卫总为妻子女儿新买的衣服,和在被烧毁的房间里,抓的一把灰。

    因为曾经发生过卫明言在墓碑前过于激动晕厥被送进医院的事,乔盼盼要站在远处看着他。

    她远远望着那个平时总是温和笑着,有问必答,又不吝教导她的上司对着墓碑说话,说着说着,那个永远总是稳重,冷静的强大领导,颤抖着肩膀,低头像是在哭一般。

    那个在公司强大,几乎每个员工都崇拜着的存在,在哭。

    风将男人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他往常总是温和好听的声音此刻微微哽咽,一字一句的念着。

    “今天,爸爸给囡囡讲一个睡美人的故事,从前,有一个王国里……”

    他不知疲倦的讲着,没有看书,可见那些故事都印在了脑海里,乔盼盼看着卫明言给死去的女儿讲着一个又一个童话故事,讲到声音沙哑也没有停下,眼睛不由得酸涩起来。

    听说卫总离开家之前,答应了给女儿买童话书,给妻子买漂亮衣服,他做到了。

    可回了家,面对的却是满目疮痍,和妻女的死讯。

    念到最后,男人原本磁性好听的声音已经哑到不行了,他咳嗽两声,苍白着脸,从一直带着的包里,拿出了一件好看裙装。

    明知道妻子看不见,还对着墓碑展开,眼中带泪的笑着道,“看,今年最流行的裙子,我特地问了刘秘书她们的,说这条裙子出了名的好看,你们女人就喜欢这样的。”

    说着,他将早就准备好的火机点开,在墓碑前,点燃了这件漂亮到能让所有女人眼睛一亮的裙子。

    “你以前跟着我的时候,连一件好看的衣服都没有,每次我出去,都跟你说给你买,但是每次回来都没买,后来,我去了大城市,赚了好多钱,我买了好多漂亮的衣服,都是最好,最流行的,我当时就想啊,你长得比那些模特好看多了,穿上一定特别好看,我还给囡囡买了拨浪鼓,买了童话书,当时一边买一边想,别人孩子有的,咱们的囡囡也要有,我买啊买啊,买了好多好多,想着你们一定很开心……可是等我回来,等我回来……”

    男人毫无形象的跪坐在地,扶着墓碑,哭的泣不成声。

    “我想你们开心,想让你和囡囡过上好日子才走,如果知道你们会死在家里,就算穷一辈子我也不能走啊!!!

    乔盼盼看着卫总抖着手,将那些出了名贵的好看衣服,一件一件的拿出来,展示完后,再都烧掉。

    每次烧掉一件后,那个满脸泪水的英俊男人,都要含着泪,对着墓碑笑着称赞,“老婆你穿这件真好看,我特别喜欢。”

    乔盼盼眼睛早就被感动红了,她看着一边哭,一边努力笑的男人,莫名希望他的对面真的有个温婉的女人,在一遍遍试着好看的衣服。

    她问,“老公我穿这件好看吗?”

    面前只有冰冷的墓碑,英俊男人脸上都是泪水,哽咽着挤出一个笑,“真好看啊,老婆……”

    果然就像是刘秘书说的那样,卫总一直到了天黑才肯回去,在这期间,他一直在跟妻女说着这段时间又发生了什么事,公司发展的多么好,他种的花漂亮极了,明天就带来给她们看。

    乔盼盼看着卫明言丝毫不知疲倦的说了一整天,说着生活中的小事,说他们以前的事,虽然她也在墓碑前待了一天没有吃饭,但心中却是暖洋洋的。

    无论如何,看到一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总让人心情好起来。

    等到两人重新回到车里,卫明言重新变回了那个温和冷静的卫总。

    他有些抱歉的道,“真是对不起,让你饿了一整天,一会我请你好好吃一顿。”

    说着,英俊男人有些痛苦的按了按胃部,苦笑道,“胃又开始疼了,看来要让你陪我吃清淡的了。”

    作为生活助理,乔盼盼老早就注意到了卫明言一直在捂着胃部,她手脚麻利的从包里掏出胃药和水,递给了男人,“卫总,先吃药吧。”

    不是没想过让男人去吃饭,只是刘秘书笔记上明确写了,在卫总扫墓的时候,除非天黑,绝对不要打扰他。

    乔盼盼年轻,饿了一天也没什么,卫明言可是有胃病的。

    见男人接过药吃下,乔盼盼稍微放下了一点心。

    如果说一开始她是因为职责所在才照顾卫总,那么在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得到了他不少长辈关怀后,她的这份照顾就真心了很多。

    因为卫明言有胃病,他们去的餐馆是出了名的滋补药膳馆,两人加上司机,坐在一起吃饭,时不时聊天。

    卫明言虽然是大老板,却也没什么架子,听说乔盼盼家里还有一个生病的妈妈,问清楚药膳老板后,重新买了一份滋补养身的药膳给乔盼盼,让她带给妈妈。

    最后,还让司机先送她到了医院门口。

    “现在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自己回去不安全,要不我们等你一会吧?”英俊男人站在车边有些担忧的道。

    乔盼盼感激的笑了笑,“谢谢卫总,没事的,我今晚就在医院挨着我妈睡。”

    “好,去吧。”听到她在医院,卫明言明显放心了一些。

    乔盼盼进了大门,回头才发现英俊男人一直站着目送她,等见到她进了医院挥挥手,才放心的回了车上。

    看着车开走,乔盼盼心里暖洋洋的。

    卫总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长辈啊。

    她提着药膳,开开心心的上了楼,推开病房门,看见母亲正虚弱的坐在床上看电视上的花卉节目,笑着走过去。

    “妈,我给你带了药膳,可好吃了。”

    即使被病痛折磨也依旧优雅美丽的女人苍白着脸,看着电视上的花,喃喃道,“你爸爸他,说会给我带玫瑰花回来的。”

    乔盼盼早就习惯了妈妈怀念那个男人,她神情平静的将药膳拿出来,笑容不再如刚才那般灿烂。

    “好了妈,快来吃吧。”

    她已经懒得提醒妈妈,那个男人早就丢下她们母女,再也不回来了。

    反正,妈妈也不会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