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渣爹不渣(3)
    带着乔盼盼找到食堂之后,看出她的紧张局促,卫明言笑笑,温和道,“你慢慢吃,我去那边了。”

    “好的,谢谢卫总。”

    看着英俊男人走向另一边,一路上有人向他问好他都笑着回应,乔盼盼只觉自己第一次见到了书上所说的君子如玉。

    卫明言真的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这些魅力不光是体现在他的英俊相貌和高大修长的身材,更多的,是他的一言一行,那种仿佛从骨子里面透露出来的优雅。

    乔盼盼对自己这个上司此刻好感破表,尤其是在知道正是他授意张姐教导自己后,更是感激不已。

    她四处看了看,见到每个窗口都有人在秩序排队,连忙也走了过去,刚刚站好,身后有人叫她。

    “盼盼,好巧啊!”是陆琳。

    她们本来约好一起去餐桌见面的,没想到排着队就见到了,乔盼盼也有些惊喜,见陆琳脸上依旧是阳光的笑,就知道她实习的也很好。

    “我跟你说,我找前辈打探过了,这个食堂里味道最好的就是我们现在站着的窗口,所以特地跑过来的,没想到你居然也在!”

    陆琳还是一如既往的叽叽喳喳,乔盼盼时不时地附和几下,两个女孩开开心心的到了窗口前。

    旁边放着消毒柜,乔盼盼拿出碗筷,递给了食堂大妈,还没来得及问多少钱,食堂大妈快速给她打了满满的一碗,往后喊,“下一个。”

    “我还没给钱呢……”

    大妈在女孩年轻的脸上转了一圈,露出一个和善的笑来,“今天刚来的实习生吧?咱们食堂不要钱,免费的。”

    免费?

    乔盼盼有些迷茫的站在一边,回头看向坐的满满当当的员工们,再低头看看手中的荤素搭配。

    这得要多少钱啊……

    陆琳端着菜盘走出来,见她还愣着,拉着她坐下,满足的吃了一口饭,高高兴兴的解释,“南雅一直都是包吃住的,卫总自从建立公司,就建造了生菜园,里面的菜可都是绿色无污染,专门供给食堂,据说外面有人想买还买不到呢!”

    说着,她又吃了一口,一边咀嚼一边口齿不清的道,“包吃住,工资高,员工待遇好,老板还总是发福利,所以大家才挤破脑袋的想要来南雅,盼盼,咱们好好表现,等到毕了业,争取回来这里,不说别的,光是这个绿色无污染的青菜,就值得!”

    “而且宿舍虽然小,但是隔音好啊,据说还有保安,还有各种安全设施,特别特别的安全,咱们要是以后来了这,那得省多少事啊!”

    乔盼盼从来没想过,居然会有这么好的公司,她手上捏着筷子,看着餐盘里的菜,心中更加坚定了决心,她以后毕了业,一定要来南雅工作!

    想到那个君子如玉的上司,乔盼盼心中更是敬佩,“卫总可真是个好人,居然连员工宿舍都考虑的这么周全。”

    “嗯!这个我也知道!”

    陆琳正吃得头都不抬,听到好友的话连忙擦了擦嘴开始科普,“据说卫总以前有老婆女儿,结果家里着火,而且因为房子太粗制滥造,都没有逃出来,所以他才对宿舍安全这么重视!”

    “听说旁边建造喷泉就是为了如果发生火灾可以从里面抽水救援,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反正公司也开了好几个分公司了,工地也不少,这么多年了一次事故都没出过。”

    乔盼盼听得有些失神。

    她们当初之所以搬家,就是因为家里发生了火灾,本来妈妈带着她就很艰难了,一场大火,将家中财务烧的渣都不剩,妈妈又气又急发了病,差点没有挺过去。

    乔盼盼当时还小,只能咬着牙听躺在病床上母亲的话,将地皮卖给了一直纠缠妈妈的二赖子,带着那些少得可怜的钱,离开了那个小山村。

    所以她一直都对火灾很恐惧,平时用火都是小心翼翼的,现在一听说宿舍防火做的好,心中对南雅的向往更加强了。

    她眼睛亮亮的,充满了对未来的期待,“陆琳,我们一起好好努力,等到毕了业,再一起回来。”

    “好!”陆琳斗志昂扬的点头,接着一秒破功,“盼盼你快吃,真的好好吃啊!”

    月薪高,包吃住,安全还有保障,一想到未来很可能会在这样的一家公司工作,乔盼盼就充满了斗志。

    她一边努力吸收着前辈们教导的知识,一边又兢兢业业的按照刘秘书留下来的笔记照顾卫明言。

    真的上手了才知道,这个温和,像是什么都懂的男人在生活上几乎不会照顾自己。

    他会十分自信的处理上千万的合同,也能在谈笑间定下一桩九位数的生意,可偏偏却永远不记得吃饭,不记得到了该休息的时候。

    有的时候乔盼盼总觉得卫明言是将自己当成了连轴转的陀螺,可以不停地工作着不需要休息,他自己也并不在乎这样做身体是不是会垮掉。

    作为一个生活助理,乔盼盼能做的只有提醒,按照笔记上面教的,帮助卫明言正常的生活。

    十六号,乔盼盼看着上面的记录的【卫总妻子女儿忌日,扫墓】,沉默了几秒后,敲响了总经理室的门。

    以往她每次进来都在埋头工作的男人此刻却早就换好了衣服,正在亲手剪着玫瑰花上的尖刺,一棵一棵的剪,放在了一个漂亮的花瓶里。

    见乔盼盼进来,英俊的上司收起脸上的伤感,如往常一样,冲着她温和笑笑,“走吧,她们应该想我了。”

    明明是笑着说的,却让人听了心里发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