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渣爹不渣(2)
    面试完回去,忐忑的等了一天之后,晚上,乔盼盼和陆琳收到了公司的通知,她们两个都被录取了。

    只是不同的是,陆琳是去了实习部门,而乔盼盼则是成为了卫明言的临时助理。

    工资是陆琳的两倍。

    “啊!!”陆琳并没有其他情绪,反而还很为乔盼盼开心,她握住手机,高兴的差点没跳起来,“盼盼,你好厉害!答题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你一定能被录取,但是居然会是卫总助理!简直太厉害了!!”

    乔盼盼也没想到会这么超出预期,看着消息后面的金额,她难掩兴奋激动。

    本来这一次南雅集团的工资就比起她之前的兼职高了不少,没想到她居然能得到助理这个职位。

    这些钱,兼职两个月就足够支撑妈妈半年的药费了!

    另一位舍友恰巧也在,听到陆琳的声音都祝贺她们,“盼盼,陆琳,恭喜你们呀!”

    说着,她难掩羡慕的道,“早知道我也一起报名了,南雅可是出了名的财大气粗照顾新人,你们现在就能进公司兼职,等到毕了业正式工作,南雅也会优先录取你们的!”

    一想到有了这些钱可以稍微放松一点,乔盼盼也是兴奋的脸微微发红,眼睛亮亮的看起来更加漂亮。

    一直沉着脸坐在桌子前化妆的朱芸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道,“一个第一次工作的大一学生,还是个兼职,一上来就拿到总裁助理的工作,说没有做不要脸的事,谁信呐。”

    她这话的意思,也就是说乔盼盼靠美色上位了。

    正在高兴着的陆琳立即炸了,“朱芸你给我好好说话!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把你那点破事全都给你抖搂出来!”

    乔盼盼脸色也难看下来,就算她脾气再好,被人指着鼻子骂靠脸上位,心情也会好看不到哪里去的。

    “说你了吗?正主还缩着呢,你倒是先冲出来了。”

    见朱芸变本加厉,漂亮女孩冷了脸,拉住想要冲上去理论的陆琳,对着正在化妆的女人淡声道,“我有没有做不要脸的事没人知道,但是你朱芸有没有,我知道的一清二楚。”

    见她瞪了过来,乔盼盼声音平静,“上个星期一,我看见你了。”

    星期一她没什么课,一直都是兼职一天,那天下午回学校的路上,看见朱芸被一个中年男人搂着去了酒店,其实这件事乔盼盼本来没打算说,毕竟朱芸这种人,被逼急了什么都干得出来。

    泥人也有三分脾气,她是没有家人可以撑腰,但不代表她能忍受被人骑到头上去口头侮辱。

    没想到从来都是不接茬的乔盼盼居然真的开了口,说出的还是这件绝对不能被人发现的事,朱芸的脸色立即变了。

    她一把将手边的化妆盒甩在地上,阴狠的瞪了一眼乔盼盼,臭着脸甩门出去了。

    不就是一个靠出卖色相的女人吗!当她稀罕跟她说话呢!

    陆琳见她吃瘪,解气极了,“盼盼,上个星期一怎么了?我还是第一次看着这女人心虚的样子呢!”

    乔盼盼抿着唇笑了笑,“没什么,咱们还是快点查查资料吧,第一次去这种大公司工作,准备充分比较好。”

    “对对对!虽然上面说会有人教,但是我们还是自己准备一下比较好。”大大咧咧的陆琳很快被转移了注意力,风风火火的就去了电脑边上查。

    第二天一早,准备充分的两个女孩又是紧张又是期待的去了南雅集团,陆琳被分去了实习部门,乔盼盼则是被一个中年女人领着,去了最顶层。

    出了电梯,那个女人介绍道,“我姓张,你叫我张姐就行,这里就是卫总办公的地方了,那边那个最大的办公室是他的,旁边的一间是我们的,你的工作和我们不太一样。”

    她长得漂亮,说话也是温温柔柔的,“卫总性格很好,但是工作起来总会忘记时间,你除了和我们一起工作外,还要记得提醒他吃饭,午休,下班,还有,卫总有时候会去工地督查,你也要跟着去。”

    乔盼盼第一次听说这种工作,心里有些诧异,但到了一个新地方要谨言慎行,她也没问出来。

    张姐继续说着,“你其实是走了大运了,刘助理受伤,卫总让她带薪休假两个月好好养身体,正好你又是管理学,又只兼职两个月,才被定了做助理,这可是一份好差事。”

    “我跟刘助理要了一份表,你平时就在我们那学习,到时间了去提醒就行,别嫌麻烦,定个闹钟就行。”

    说完,她带着乔盼盼四处熟悉了一下,就回了办公室,将表格传给了她。

    这以后就是她的工作了,乔盼盼连忙认真的低头记下来,一一订上闹铃,等看到一条提醒吃药,想到那个温和笑着的英俊男人,又停下来,迟疑的问道,“张姐,卫总生病了吗?”

    “胃病。”张姐正在桌子上翻找什么,听到她问,随口答道,“卫总一工作起来就忘记吃饭睡觉,后来还因为这个住院了,实在没办法才招了刘助理,其实这个职位是生活助理的,但是卫总听说你还在上学,让我们能教你一点是一点,别说姐没提醒你,来我们南雅学习的机会可不多。”

    “谢谢张姐,我知道的。”

    见乔盼盼乖巧应了,张姐点头,又点拨了一句,“卫总对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很宽和的,你要是犯了什么错不用害怕,直接告诉他,他不会怪你的。”

    听到这句话,乔盼盼又想起来昨天听到的传言,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没问出来。

    “啊,找到了!”

    张姐把手中的小本子递给乔盼盼,笑着道,“这是刘秘书的工作手册,平时卫总有什么禁忌她都写在上面了,我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让我教给你做个参考。”

    没想到休假的刘秘书居然这么贴心,兼职无数次尝到人情冷暖的乔盼盼感动不已的接过,“谢谢。”

    前辈的倾囊相授,让第一次来这种大公司工作的女孩多了几分自信,她坐在办公室原本刘秘书的座位上,如饥似渴的学习着自己在书本上学习不到的知识。

    乔盼盼很好学,出身贫寒没有依靠的她深知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能更好地生活,所以无论是学习上,还是生活上,态度都十分认真。

    第一个闹铃响起来的时候,沉迷在学习中的乔盼盼看了看闹钟标注的内容,这才意识到不知不觉一上午已经过去了。

    她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肩膀,带着几分忐忑,来到之前张姐告诉她的大办公室,看着上面的总经理室,紧张的呼吸几下,轻轻敲了几下门。

    里面传来男人温和的声音,“进来。”

    尽管之前做过很多功课,女孩脸上还是带了些紧张,她推开门,略有些局促的提醒,“卫总,到吃午饭时间了。”

    “嗯?”看起来顶多只有三十出头的温雅男人有些疑惑的抬眼看向墙上挂着的钟表,有些恍然,“十二点了啊。”

    他摘下金丝眼镜,露出一双温和的眼,修长双手略有些疲惫的揉着眉心,“你叫乔盼盼对吧?”

    “是的卫总。”乔盼盼连忙点头应答。

    卫明言温和的笑笑,称赞道,“你的名字很好听。”

    因为乔盼盼过于出色的相貌,平时一个男人突然夸她名字她肯定会警惕起来,可对着面前的上司,乔盼盼却怎么也警惕不起来。

    男人眼神很温和,甚至还带着一分来自长辈的关怀,就好像……一个父亲看着女儿一样。

    乔盼盼不知道为什么鼻子一酸,连忙低下头来,“谢谢卫总。”

    她的名字是妈妈取的,听说那个男人在家的时候,到了一岁她都没有得到一个正经名字,后来那人一去不回,妈妈太想念他,盼望着那个渣男回来,所以才给她取名叫乔盼盼。

    可取这个名字有什么用,不要她们了就是不要她们了,就算妈妈现在在病床上,被病痛折磨的痛哭时喊那个男人的名字,他也不会再回来……

    以前这些情绪乔盼盼一直掩饰的很好,可不知为何,今天对着眼前的男人,那种被父亲无情抛弃的委屈又涌了上来。

    好在她还记得现在是在公司,她面前是压根就不熟悉的上司,及时止住了心中酸涩。

    “第一次来公司,还不知道食堂怎么走吧?”卫明言将女孩眼底的情绪尽收眼底,他没有表示出来,站起身走到乔盼盼身边,贴心的提出邀请,“走吧,我们一起去。”

    “好……”乔盼盼颇有些受宠若惊的点头,“谢谢卫总。”

    这个工作真的出乎了她的意料,无论是工作环境,内容,工资,还是周围的同事上司,都友善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这让从小到大一直都泡在苦水里的乔盼盼对未来的两个月期待不已。

    两人走到走廊,卫明言突然想到什么,顿住了脚步,“对不起,稍微等我一下,我拉了东西。”

    乔盼盼好奇的站在原地,看着英俊的温和男人甚至可以说是急切的重新回到办公室,再次出来时,他手上多了一串手串,正在一边走一边戴在了左手腕上。

    这是一条木头做的手串,外面的颜色掉了一大半,露出里面的原色来,看起来非常的廉价,一点都不像是卫明言这个身份会戴的模样。

    见女孩望着这条手串,卫明言低头,有些感伤的抚摸着上面掉色的珠子,动作温柔极了。

    “这是我妻子送给我的,她说想要我一直带着,能保平安的。”

    “之前去洗手的时候我怕它沾水就取下来了,差点忘了戴。”

    乔盼盼真心实意的道,“您和您的妻子感情真好。”

    这个阶层的大老板,能为了妻子戴这条一看就很廉价的手串出入,说不恩爱都没人信。

    “对……”英俊男人笑了,轻声道,“她温柔、贤惠、又好看,还给我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能遇见她,是我最大的幸运。”

    还不等乔盼盼再夸上几句,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轻在掉色的木头珠子上滑过,眼中伤感更重,“这也是她最后留给我的东西了。”

    乔盼盼微微睁大了眼,卫明言见到她的表情,苦笑一声,“我妻子和女儿多年前就去世了,不好意思,不该跟你说这些的。”

    “没关系没关系……”乔盼盼震惊过后迅速反应了过来,小心翼翼的看着英俊男人的神情安慰,“您节哀……”

    她昨天就听说卫总女儿早逝,没想到居然是和卫总妻子一起走的,想到刚刚卫明言眼中的伤心,乔盼盼心底不由的生出了同情,真是太可怜了……

    如果那个女孩还活着,有这个一个爱着家庭爱着自己的父亲,一定会很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