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渣爹不渣(1)
    卫明言穿着破旧的衣服慢慢走出大门,他头发乱糟糟的,却无损英俊相貌,转身看了一眼监狱大门,头也不回的离开。

    【本次世界任务:守护乔盼盼,成为一个好父亲,目前任务完成度:0,请宿主尽快完成。】

    又是守护任务?

    卫明言调出这个世界的大概梗概看了看,这是一本虐文,主要内容是虐女主,也就是他这个世界的女儿。

    女主乔盼盼,出生在一个小山村里,一岁时她的父亲乔成青说是要去做生意,却再也没有回来过。

    所有人都说这个男人丢下了她与她的母亲,在那个年代,一个女人被抛弃,还带着一个孩子,可以想见是多么艰难。

    但乔盼盼的母亲依旧坚持着不肯改嫁,硬是靠着自己将乔盼盼拉扯着长大,乔盼盼长相漂亮,这本来是一件好事,却因为她家境贫寒只有一个柔弱的母亲而引来不少觊觎。

    拒绝了不少想要包养她的人,乔盼盼一心想要自力更生,却在刚刚上大一兼职时被客人刁难,喝醉了酒又撞上富二代同学,一夜之后,同学一边认为乔盼盼是故意的,一边又控制不住的玩弄她。

    乔盼盼是个没有依靠的孤女,唯一的母亲还在住院,她不能报警,那人手里有她的裸/照,最后,在母亲病重需要大笔手术费后,强忍着屈辱,做了同学的地下情人。

    经历了一系列事件之后,大学还未毕业的乔盼盼因为怀孕被迫休学,在同学要对母亲出手的威胁下,嫁给了残暴的他。

    一辈子生活在他的阴影下,带着孩子。

    典型的虐恋情深。

    看完梗概,卫明言接手了这具身体的记忆。

    乔成青的一生很简单。

    少年成为孤儿,有几分小聪明上了初中,认识了美丽温婉的女人齐雅,有了一个小女儿,又在得知齐雅生孩子伤了身体不能再生后,甜言蜜语骗走了家中所有的存款,抛妻弃女,去了香港打算做生意,当然,他没打算回来。

    混了几年后,他被骗了钱,又因为意气用事打架斗殴被抓了起来,那个年代判刑很重,一判就是十年。

    卫明言过了一遍原身的记忆,眼微微眯起,心中有了思量。

    做一个好父亲的话,就不能用这具身体原本的经历了。

    ————

    几年后

    乔盼盼进了寝室,里面一个年轻女孩本来正在吃蛋糕,见她进来,像是生怕她会抢一般,赶紧的把蛋糕盖子盖上了。

    她早就习惯了,这个人是她的舍友朱芸,平时就因为她穿的不好而看不起,第一次见面后,这人紧张兮兮的像是生怕乔盼盼会偷东西一样,还特地下楼买了把锁将柜子锁上。

    可实际上乔盼盼穿的整整齐齐,只是裤子因为总在洗有点发白而已。

    见朱芸将蛋糕放进柜子里锁起来出了寝室,乔盼盼不以为意的拿出书看了起来。

    “盼盼你别理她,她就是故意做出这副样子来恶心你的,我早就打听清楚了,朱芸是因为第一天来寝室,她男朋友多看了你几眼,就是嫉妒你长得好看!”

    另一个舍友陆琳看不下去,上前来安慰乔盼盼。

    “没事的,她也就瞪我两眼。”乔盼盼抬头冲着舍友一笑,“我早就习惯了。”

    “那就好,诶盼盼,马上放暑假,你兼职找好没有?”

    寝室里的人都知道乔盼盼家里穷,平时就趁着没课的时候去兼职,更别提暑假了。

    陆琳对家境贫寒但从没想过要利用自己长相牟利的乔盼盼佩服不已,要是她长了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肯定是抵抗不住那些金钱攻势的。

    “已经在网上投过简历了,明天挨个面试。”乔盼盼早就在准备暑假兼职的事了,趁着这次暑假,她打算赚一些钱来给妈妈用更好的药,现在的药到底还是没什么效果。

    想到病情一点进展都没有的妈妈,她眼中多了几分哀愁,陆琳没有发现,好心建议道,“我这里找到一份特别好的兼职,工资多不说,也能真的学到东西,而且是大公司,不怕坑人。”

    她说着,将自己笔记本抱了过来,指着上面的信息给乔盼盼看,“你看,南雅集团,咱们这的大企业,听说市值十几亿,这个公司一直风评很好,我打听过了,他们要招一批暑假生,我已经报名了,盼盼你也一起吧!”

    乔盼盼有些犹豫的看着图片上气派的高楼,“可是我们才大一,这种公司招暑假生,不都是招那些大三往上的吗?”

    “诶呀怕什么,反正咱们就是报个名也不损失啥,来吧来吧,万一中了呢!一个月可有这么多钱啊!”

    漂亮女孩看着后面的月薪,想到家中需要钱买药的妈妈,不再犹豫,“好,我也报名。”

    反正就像是陆琳说的,就算没有被录取,也没什么损失。

    “太好了!到时候万一被录取,咱们一起去南雅,也有个照应!”陆琳笑嘻嘻的开心不已。

    正好回来的朱芸一进来就听到这句话,当即翻了个白眼,“得了吧,南雅是多大的公司,能招上你们俩?”

    陆琳刚刚还高兴的脸立即沉了下来,她冷哼一声,“那也比某些人吃家里的用家里的好。”

    “哦,不对,除了吃家里,不是还吃男朋友吗?你说对吧盼盼。”

    “你!”

    朱芸被戳中软肋,立即气愤起来,“像是你们这种菜鸟还想进南雅,做梦去吧!”

    看着她被气走了,陆琳得意洋洋的冲着乔盼盼挤挤眼,“别管她,就是仗着你好说话欺负你呢,下次直接怼回去就行!”

    乔盼盼安静的点头,其实她不是不想怼回去,只是这么多年的经历让她下意识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毕竟,她只能靠自己。

    乔盼盼下午没课,看了一会书就出去到兼职的地方去了,虽然很累,但好歹时薪高,晚上七点,她又赶着回了学校,随便点了一碗汤一个馒头吃下,就开始复习功课。

    就这么连轴转的到了十一点,她这才能洗洗睡了,只是脑子里装着母亲药费的事,一晚上都皱着眉睡得不怎么安稳。

    要是这次的兼职没有合适的,她就只能到酒吧去了,乔盼盼知道那个地方危险,可母亲的病就像是一把刀一样吊在她的头顶,让她费尽心思的想要尽快赚到钱。

    清晨,一晚上都没睡好的女孩正昏沉沉睡着,陆琳激动兴奋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盼盼!盼盼!我们被录取了!南雅叫我们去面试!”

    “我查过了,他们公司一般叫面试就相当于是录取了!”

    乔盼盼猛地睁开眼,面上也有了喜意,“真的?!”

    “真的真的!这上面叫我们上午十点钟去公司!快点起来收拾收拾!”

    陆琳也没想到比例这么低的事会发生在她们身上,叫完乔盼盼就兴奋的去找合适衣服了,只剩下乔盼盼坐在床上,一双漂亮的眼中满是希冀。

    她如果被南雅录取了,这两个月工资,绝对足够支撑一阵药费了!

    两个年轻女孩洗漱换衣,九点还没到就急匆匆的离开了寝室,去了南雅集团。

    南雅集团是本市最大的公司,用来办公的高楼不可谓不壮观,乔盼盼和陆琳站在楼下,眼中满是对未来的希望。

    “这里真大,看起来真好,要是毕了业我能长期在这里工作就好了。”

    两人来了之后才知道这一次面试的暑期生有二十来个,基本上都是被招进来做一些杂事,更多的,还是即将面临毕业的大三学生。

    陆琳坐在乔盼盼身侧,小声的道,“听说这次来面试的人中有总经理,他可是大老板,据说才四十出头,可年轻了。”

    乔盼盼点点头,面试是五人一轮,很快就到了她们。

    她走进去,是一个宽大的圆桌,周围坐着几个人,而在圆桌中央,坐着一个男人,他相貌英俊,鼻尖戴着一个金丝眼镜,看过来的目光温温和和的,一看脾气就很好。

    卫明言看着那个漂亮的女孩有些拘谨的走进来,眼睛闪了闪,偏头问身边的人。

    “这一批学生有管理学的吗?”

    “有的卫总,左边两个就是,但才大一。”

    “没事。”男人温和的推推眼镜,轻声道,“还有两个月刘助理就要回来了,先顶一阵而已,不用要求那么高。”

    她们是最后一波,面试结束后,陆琳拉着乔盼盼出来,紧张的拍拍胸口,“呼!刚刚我都快紧张死了。”

    抱怨完,她又兴奋了起来,“盼盼你看到没有!坐在最中间的那个好帅好帅的男人就是总经理!他白手起家建立了这么大的公司可是一个超级传奇,我跟你讲啊……”

    乔盼盼也有些紧张,一边听着陆琳说话一边往前走,到了走廊拐角,一个人抱着文件也走了过来,女孩下意识的想要避开,脚下一崴眼看就要摔倒。

    糟了!

    乔盼盼脑海中一行话一闪而过。

    她今天可是穿的裙子!

    “盼盼!”

    在陆琳的惊叫声,女孩被身后的英俊男人稳稳扶住,见她站稳了,卫明言绅士的收回了手,看向乔盼盼的眼神温和,声音也是温柔的。

    “下次小心一点。”

    “……谢谢。”

    乔盼盼有些恍惚的站稳,陆琳赶着上来扶她,英俊男人冲着她微笑点头,离开了这条走廊。

    看着他挺拔的背影,陆琳眼睛亮亮的,“卫总好好啊!”

    “卫总只对你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好。”刚刚撞了乔盼盼的员工道完歉蹲下身开始收拾掉在地上的文件,听到陆琳的话,顺口接了一句。

    “啊?为什么啊?”陆琳迷茫的收回目光,有点不可置信的问道,“他不会是色狼,啊不是,不会是喜欢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吧!”

    这么想想,刚刚对绅士的英俊男人好印象顿时幻灭。

    乔盼盼也皱着眉看了过来,刚刚卫明言的目光很温柔,她可以确定其中没有一点不好的念头。

    “不是。”那个员工抱着文件站起身,解释道,“卫总有个女儿早逝,活到现在也有你们这么大了,所以他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都很温柔,说是看见她们就像是看见自己女儿一样。”

    “啊……好可怜啊……”

    身边是陆琳的声音,乔盼盼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一边是同情失去女儿的卫明言,一边,心情又有些复杂。

    为什么同样是做父亲,有的人可以父爱满满,有的人却可以抛妻弃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