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家后, 沐清翘就在想怎么把廉段这个人告诉魏如声, 再让魏如声通知魏凌。

    对于自己的这个"金手指", 沐清翘是既爱又恨, 虽然将原剧情拿到手了, 但就像自己穿越的事一样,他也说不出自己有看出剧情这个能力这件事。

    所以得来的信息都要靠沐清翘自己发挥, 看他怎么把消息传出去。

    沐清翘想到的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直接告诉魏如声,因为就算是魏如声怀疑这个消息的来源他也不会做伤害沐清翘的事。

    但是事到临头,沐清翘又有些犹豫,无疑,将这件事告诉魏如声后只要沐清翘不让对方问,对方就不会问, 但是对方心里的想法沐清翘却控制不了。

    他倒不是怕魏如声怀疑他, 而是,沐清翘怕魏如声在心里难受,毕竟魏如声都快把心掏给沐清翘了,如果魏如声有什么事的话肯定直接就告诉沐清翘了,沐清翘却不能以相同的态度对待他……

    这么一想,沐清翘都替对方不值。

    这么一犹豫,周末就过去了,新的一周,他和魏如声都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

    沐清翘的课依旧不多, 所以下了课时他就开始在网上搜索廉段的消息,然而输入这两个字时出来的却没有一个是沐清翘想要的, 甚至没有一条消息与人名有关。

    翻了十多页的沐清翘终于放弃了,看着这两个字,沐清翘脑中闪过什么,将段字删除,再次查找。

    这次的消息可就多了起来,姓廉的人不少,沐清翘一个一个的看下去,还新建了一个文件夹,把他看过的姓廉的人的资料都复制粘贴保存了起来。

    在家里沐清翘没时间做这件事,因此,沐清翘将学习里的空余时间都用在了这件事上,他那个起名为"廉"的文件夹也存满了满满两页的个人文档。

    又在翻着网页的沐清翘被一条过时的新闻吸引了目光——"……廉副市长对丽市的展望……"

    点开这条新闻,廉浩林,丽市,这两个词语紧紧抓住了沐清翘的注意力。

    沐清翘凭着直觉,在网上查了廉浩林的名字,大片大片的新闻稿刷新在了网页,从很久之前的丽市副市长到高升入京,再到后来的一些政治主张。

    又向后翻了十多页,有一条信息是这样的"这些垃圾学校管不管……程林,廉浩林,谢志平他们天天在学校门口打劫,听说是家里混黑的……"沐清翘点了进去,显示的却是"本贴已经被删除"。

    退出去看了看时间,大约是很多年前的老帖子了,而那个贴吧还在,是一个学校的贴吧,沐清翘查了查,刚好在丽市。

    这下子,廉浩林,丽市,黑帮这几个词联系在了一起,沐清翘在脑中理了理他们的关系,仿佛发现了什么。

    如果没猜错的话,沐清翘心想,那个廉段绝对和这个廉浩林有关系,之前声哥和他说过他们在丽市那次经历的疑点,如果把这个廉浩林考虑进去的话,很多地方就说得通了。

    仰星和施家只是廉浩林的一个打手,丽市的黑帮很可能早就被廉浩林掌控了,按照当时廉浩林的年龄,沐清翘猜测廉姓应该是混黑至少两代,并且现在依旧没洗白。

    而且这个廉浩林曾经在丽市任职,那有些关系就是很正常的了,毕竟当初在地下通道的那些人到现在还没抓全。

    当然,这些都是沐清翘的猜测,事实到底如何还要进一步的调查,而且这个廉浩林也只是京城的一个小官,除非他的背后还有别人,不然也没理由对魏家出手。

    想到之前魏凌和魏如声的对话,沐清翘又仔细看了一遍对方近期的消息发言,并没明确的透露出什么。

    沐清翘揉了揉眼睛,算了,这些事还是交给大哥他们这些专业人员吧,他能机缘巧合之下找到这个廉浩林就不错了。

    这两天忙着在网上查这些消息,沐清翘都忘记了回原小区的事,不过有了这个消息后,原小区似乎就没必要了,更何况那几个网络账号的昵称他已经记下来了。

    晚上回家训练过后,沐清翘将自己整理好的关于廉浩林的消息从手机打开,放到了魏如声眼前,"声哥,你看看这些,这个对你有用么?"

    "廉浩林?"魏如声明显没听过对方的名字,"这人怎么了?"

    "我想帮你们一些忙,然后就查了丽市以前的一些事,发现这个人似乎有些黑背景,又是在京城,看看是不是他和我们作对。"沐清翘将自己得到消息的渠道完全说的换了个样,却也将廉浩林这个人扯上了。

    魏如声拿过沐清翘手机看了看,然后将沐清翘搂在怀里,"辛苦翘翘了,我会把这些交给大哥的。"虽然以这个人的能力和魏家作对不太现实,但是这些东西都是翘翘辛苦查出来的,他自然不会说扫兴的话。

    "不辛苦。"沐清翘弯眼笑笑,靠在魏如声怀里,他想和声哥平淡的生活下去,自然希望魏家不要倒,赶紧把这个潜藏的敌人铲除。

    "声哥,之前拦着我的那个傅星你还记得么?"沐清翘犹豫了一下,还是提起了这个人。

    "怎么了?有印象。"魏如声低声问。

    "那个,他似乎被人囚禁控制了,你能不能告诉哥在查廉浩林时顺便看看这人的手下或者亲人有没有仗势欺人的,他之前就是仰星的,上次我看见他状态不太好,身上有不少不好的痕迹,有些担心。"

    "我会告诉我哥的,你不是和他关系不好么?"

    "也不是什么大矛盾。"沐清翘在魏如声怀里蹭了蹭,"他就是比较臭美,还虚荣心强。"

    "对了,声哥,你生日快到了,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嘛?"沐清翘抬头问道,魏如声的生日就在九月十六,算起来也没几天了。

    "要翘翘就够了。"魏如声低头蹭了蹭沐清翘软乎乎的脸蛋,笑着说。

    沐清翘脸色微红,小幅度躲着对方的发痒的动作,声音带着点羞意,"除了……我,你还想要什么礼物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礼物说出来就不惊喜了。"看着在自己怀里躲开躲去的翘翘,魏如声按住对方,凑到对方耳边,声音暗哑,"不过如果是翘翘把自己绑上蝴蝶结送给我的话,我肯定会特别惊喜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唔,蝴蝶结啊……"沐清翘还真思考起了这种可能。

    "只要翘翘和蝴蝶结,不要其他,翘翘要不要考虑一下。"魏如声的声音带着点诱惑和笑意。

    不要其他……其他?

    沐清翘脸色一下爆红,转头看向笑意满满的魏如声,"声哥你……"

    "害羞了?"魏如声好笑的看着脸色通红的沐清翘,伸手将对方搂在怀里,沐清翘顺势将头埋在对方肩膀上平复自己的红脸。

    魏如声轻轻一戳,对方一抖,头却没抬起来。

    魏如声笑了起来,将对方抱起放在腿上,一手拦着对方的腰,另一只手拍着对方的背,"翘翘,逗你的,别蒙着头了,热不热?"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热……"沐清翘闷声回,然而脸上却还在一股股的冒着热气,羞的!

    "那翘翘就在老攻怀里吧,我要看电视了,你想看什么?"魏如声拿过遥控器打开电视。

    "海底世界。"沐清翘把脸转向电视。

    魏如声点播了一个海底纪录片,然后将面向他的沐清翘转成面向了电视,却依旧圈在怀里,即使接触的地方因为天气流了汗也没变换姿势。

    魏如声和沐清翘在家里看起了海底世界,魏凌那边却加起了班,因为魏凌给他的那份资料。

    关于施家背后人是谁他们也正在查,不过他们却偏重丽市的这几任市长,至于副市长,人数太多权利又不是很大,最开始魏凌和俞珩他们根本没在意,只是简单的查了查。

    而且很多年前的资料留下的不多,廉浩林这些事魏家就没查出来,魏如声给他的这份资料倒是给他们指了一条明路。

    在调查这方面,偶然发现端倪的沐清翘自然比不了专业人员,他只是在网上找到了这些信息,魏凌这边的人却开始深入调查了。

    几天后,廉浩林的事就摆在了魏凌桌子上,其中还有廉浩林的私生子廉段在仰星一直有着特殊地位的事,甚至还有几张廉段和不同小明星的艳照。

    若是这几张照片让沐清翘看见,他肯定就能认出某张照片里的人了,正是那天来找他的傅星。

    和施家联系的一直都是廉段,表面上看和廉浩林没有一点关系,甚至廉浩林才是受害者,但是他们都知道,如果没有廉浩林的授意的话,他廉段一个私生子才不敢做这些事呢。

    而且魏凌更在意的事对方背后到底是谁。

    事情似乎就僵持在这里了,接下来的日子看起来风平浪静,仿佛魏如声在丽市的事情只是个意外。

    平静中,魏如声的生日快到了。

    魏凌忙不开,便直接把生日礼物提前送给了魏如声,是一台新出的高端笔记本电脑,沐清翘看了价格后直直咂舌,反正他是买不起的。

    沐清翘准备的礼物是一对手表,半定制的,表链内侧刻着他和魏如声的名字,都刻了一个字,"翘"和"声",把沐清翘这些月攒下来的工资都花光了。

    沐清翘把刻着自己名字的那块手表送给了魏如声,生日这天魏如声和沐清翘一直带着情侣表和婚戒,闪瞎了魏如声请来吃饭的那几个同事的眼。

    插入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