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如声和保镖们都没发现沐清翘偷溜出去的事, 第二天上完课, 在办公室时, 沐清翘在网上开始搜索他记得那几个账号昵称。

    然而昵称相同的实在是太多了, 沐清翘根本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于是这件事就搁浅了下来,沐清翘想, 等下次自己课少的时候再去几次,看看能不能得到更多的信息。

    这周末,魏如声带着沐清翘去植物园找灵感,JPK珠宝大赛快开始报名了,魏如声他们公司里的所有设计师都要设计作品参加这次大赛,而这次大赛的主题是绽放, 所以等沐清翘周末时, 魏如声就带对方过来植物园玩了。

    从湿热的植物园出来后,沐清翘抽出两张纸巾递给魏如声,然后又抽出一张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声哥,你想吃凉的嘛?我记得那边有卖冰淇淋的。"

    "我看是你想吃了吧。"魏如声伸手掐掐对方通红的脸蛋,好笑的说。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对啊。"沐清翘理直气壮,"这天多热啊,我们一起吃,降降温, 嘿嘿。"和魏如声关系越来越亲近后,沐清翘有时候就变得傻了起来, 说着说着就开始傻笑,和最开始温柔害羞的样子有时判若两人。

    "走。"魏如声揉揉对方的脑袋,黑色的头发晒的发烫,他不动声色的走到了太阳的方向,给对方遮一点阴凉。

    "好。"沐清翘高兴的应道,然后一只手拽着魏如声脚步都加快了几步,这鬼天气也太热了。

    卖冰淇淋只是一个小店面,连座位都没有,因此,沐清翘和魏如声一人拿了一杯冰淇淋后就出来站在树荫下开吃了。

    "沐清翘?"沐清翘冰淇淋吃了一半,就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一转身,是一个带着大墨镜扣着帽子的人,行为还有些鬼祟。

    "你是谁?"沐清翘咽下嘴里软绵冰凉的冰淇淋,不解的问,魏如声的视线也跟着看了过去。

    不怪沐清翘看不出来,实在是对方打扮的实在是太"保密"了,本来就不大的脸上生生没露出多少地方,又不是什么熟悉的人,沐清翘自然不能通过对方脸蛋上的皮肤判断出他是谁。

    "是我啊。"那人也凑到树荫下,看了一眼周围,然后摘下了眼镜,眼神发亮的看向沐清翘,"我们是高中同学啊你记起来没?"

    沐清翘在对方摘下眼镜时愣住了,因为这个男人,他也是"剧情人物",而且还是一个很关键的人物。

    "怎么还没想起来?"傅星不满的撅起了嘴,神态看起来竟然还有些可爱,"我是傅星嘛,我们还做过前后桌的。"

    "我记起来了。"沐清翘还在消化脑中突然出现的那一大串剧情,所以回话时显得有些发愣。

    傅星却以为对方早就把他忘了,在心底暗暗咬牙,脸上的表情却依旧可爱近人,语气透着亲昵,"清翘,这么多年了你长得还是这么好看呀,中学时你就是全校最受欢迎的人呢。"

    "哦,是么。"沐清翘又看了一眼脑中的剧情,看着向他不断亲近拉关系的傅星,心情有些微妙。

    "是呀,你说你这么好看怎么不进娱乐圈呢,我保证你一定会大红的。"看着对方脸色平淡,傅星干脆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我刚好要拍歌曲的mv,清翘你来客串一下呀,说不定就有导演什么的直接就相中你了呢。"

    沐清翘看着对方笑得可爱的脸,语气平淡,"没兴趣。"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哎呀不要那么绝情嘛。"傅星鼓起脸蛋,假装生气,可爱的娃娃脸让傅星的表情更好看了几分,"就当是帮帮同学的忙嘛……"

    傅星还想再劝沐清翘,就听见对方问了一句,"我听说你签了仰星,现在去哪了?"

    "啊?"傅星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然后又无懈可击了起来,娃娃脸上的表情可怜兮兮的,"对啊,我比较倒霉嘛,仰星倒了后我就被其他公司接手了,现在我想起来仰星的事还在后怕呢……"

    沐清翘打断了对方,"我真的不想去那个圈,你还是找别人吧,我要回家了,再见。"

    "声哥,我们回家吧。"沐清翘将已经化了的冰淇淋丢到垃圾桶,然后理也不理傅星。

    见沐清翘要走,傅星呼吸一滞,眼里闪过复杂的神色,然后又变得单纯可怜了起来,他小跑到沐清翘他们前方,可怜兮兮的看向沐清翘身边的那个男人,"帅哥,你帮我劝劝清翘嘛,中学我们有点误会,他可能还记着呢,我是真的想和清翘和好。"

    沐清翘看到对方视线的方向后,危机感立刻升了起来,这个人竟然想勾引他的声哥!

    魏如声自然看出沐清翘不想理对方,所以无论对方表现的什么样他都不会多看一眼,声音冷淡的道,"让开。"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见对方还想凑过来,魏如声抬手一挡,也不知对方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竟然小声惊呼一声就要倒向他们的方向。

    沐清翘和魏如声顿时齐齐退后一步,看着摔到一半的傅星狼狈的真倒在了地上。

    沐清翘&魏如声:"……"

    傅星没想到对方竟然躲开了,低着头恨恨的咬了咬牙,抬头却依旧是那副单纯可怜的样子,然而在抬头看见走远了的两人的背影后,他还是忍不住眼神里透出难受。

    凭什么这个沐清翘总是比他幸运,上学时就有无数的护花使者护着,而自己却只能被小混混糟践,进了社会时他好运的被星探发现,本来以为终于要扬眉吐气了,结果竟然是要把他培养成那个人的玩物。

    傅星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一个替代品把自己从那个人手里换出来,而这次偶遇的沐清翘无疑成为了他的目标,尤其是在看见沐清翘身边那个人后,傅星便更加嫉妒他了。

    没关系,还有下次的,傅星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眼里的恐惧和绝望到极致的茫然转瞬不见,自我鼓气的笑了笑,仿佛真是一个外表和心思都十分单纯可爱的新人小歌手。

    "翘翘,别跑了,那人没追上来。"魏如声回头看了一看,然后慢下了脚步。

    "诶,是吗?"沐清翘回头确认了一下,然后喘了两口气,"声哥,我们还是回家吧,太阳太晒了。"

    "好。"魏如声拍了拍沐清翘的背,然后问,"刚刚那个人真是你同学?"

    沐清翘从原身的记忆里翻了翻,"是,不过关系不好。"可以说是十分的差,但是当初在表面上两人的关系却不错,他们的争锋都在暗地里。

    明明是两个大男人,上学时斗的却和宫心计一样,沐清翘从记忆里看都觉得不可思议,这,各种诬蔑泼黑水笑里藏刀的事整理起来都能整理出半本厚黑学了吧,啧,长得好看的男人可真是可怕。

    "声哥,我觉得当老师就不错,一点都不想去什么娱乐圈。"沐清翘想了想"剧情",瞬间一哆嗦。

    "好,我也不想你去。"魏如声牵着对方的手,听说那些艺人整年都在全国乱飞,娱乐圈还那么危险,他才不会让翘翘去那个大染缸呢。

    "嗯。"沐清翘重重的点了点头,坐在车里靠在魏如声肩膀上闭着眼假寐,脑中却在整理刚刚看见的"剧情"。

    傅星,仰星新签的一个小明星,剧情里仰星一直都是娱乐圈数一数二的大公司,手下的艺人数量十分多,当然,里面的阴私事也不少。

    这个傅星就是中间的牺牲品,公司的艺人任由老板挑选这件事并不是谣传,傅星就是被挑选的那个艺人,不过老板却不是仰星的老板,甚至都不是仰星控股的股东,是一个看似和仰星没有丝毫关联的男人,叫廉段。

    傅星除了这个人的名字之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然而签了霸王合同的他根本反抗不了公司的决定,只能跟在这个叫廉段的男人身边。

    如果是简单的包养傅星说不定就乖乖接受了,但是廉段玩的却十分狠,经常让傅星伤上加伤,身上各种伤痕都没消下去过,傅星被折磨的精神都快崩溃了。

    然后,他就看见了长得越来越妖孽的原身,接下来的事其实可以想象,傅星就是原身进入娱乐圈最开始的踏板,他把原身推向了娱乐圈的"大佬阶层",让原身在里面苦苦承受,直到剧情结束也没有解脱。

    刚刚沐清翘也是发现虽然傅星各种表现都像是一个活泼单纯的同学,但是他手臂大腿甚至脖颈上都涂了厚厚的遮瑕,就像之前沐清翘挡小草莓一样。

    沐清翘猜测,虽然仰星倒了,但是这个叫廉段的男人却一点都没受牵连,而傅星,现在还在受着对方的折磨,所以才想拉自己下水,想让自己代替他。

    沐清翘并不觉得自己是圣父,他才不会如了傅星的愿,对方确实可怜,或许傅星也是身不由己,但是单凭对方和他见面就想坑害他这一点,沐清翘也不会和对方好好说话。

    其实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沐清翘也分不清这个傅星到底是本性如此还是"剧情"的锅了。

    不过他今天到底得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廉段,这个人在扳倒魏家这件事中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沐清翘暗暗在心里琢磨。

    插入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