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人虽说是来钓鱼的, 但是后来都成了闲聊, 收获自然不大, 当然, 没人在意这个。

    天气变热后几人就放下了鱼竿, 将钓上来的几条鱼交给工作人员让他们处理,然后就去了山庄里的采摘园。

    沐清翘和魏如声一人拿着一个草黄色的小篮子走在一起, 进了采摘园后他们俩就偷偷的脱离大部队了,走在前面的魏凌似有察觉,却没理他们俩。

    沐清翘将小篮子拿在左手,伸出右手抓住了身边人的手,十指相扣,在这个飘满蜜桃香气的地方, 眼中悄悄爬满了暖融的笑意。

    "想吃什么?"魏如声攥紧沐清翘的手, 心情很好的问道。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个采摘园并不是只有一种植物,里面有很多特意培育的水果,像桃子,樱桃,葡萄,杏,西瓜,荔枝,除此之外还有蔬菜, 都被侍弄的水灵灵的,等人去采摘。

    岔口边上都立着小木牌, 清楚的标着其他品种采摘地的方向与距离。

    "都可以。"沐清翘抬头看向身边的桃树,上面饱满水灵的桃子散发着香甜的气味,闻起来沁入心田,甜蜜醉人。

    魏如声自然不会催促什么,两人慢慢的牵着手走着,在看见长势喜人的桃子时会摘下来放到手中的小篮子里,慢慢的,两人的篮子竟然也满了起来,里面各种水灵的水果看起来惹人喜爱。

    出去时一个穿着统一制服的男人告诉他们魏凌他们先回别墅了,他们回去就可以直接用饭了,沐清翘这才反应过来他竟然和魏如声在采摘园里整整逛了一个上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我们也回去吧。"沐清翘脸色微红,对于魏凌他们都在等着自己这件事有些不好意思。

    魏如声看着对方脸红的样子很想上手摸摸对方的头,然而他手上还沾着泥土和植物汁液,只好放弃了摸对方头顶的想法,而是勾了勾沐清翘和他牵着的手心,"走吧。"

    回去时沐清翘看见他们住的地方除了魏凌还有俞家三兄弟,魏凌和俞珩正一脸严肃的坐在笔记本前说着什么,俞唯和他二哥则凑在一起看起来应该是在玩手机游戏。

    见沐清翘他们俩回来后,只有魏凌抬起头向他们点点头,然后就继续看笔记本了。

    把摘来的东西放到了厨房,然后沐清翘就和魏如声一起回房间换了身衣服,简单的清洗了一下,接着就下楼了。

    "下来了,那我们吃饭吧。"魏凌说了一句,合上笔记本。

    "啊啊啊!二哥我快死了!救命!"俞唯虽然站起身,眼睛却还在手机上,嘴里紧张的大叫着。

    "别玩了。"俞俊直接将游戏关上,又把俞唯的手机抢过来按灭,"先吃饭。"

    看着自己按下去的手机,俞唯的表情一下子从激动变成了绝望,"我的零不良记录啊,二哥……"眼神幽怨。

    当然,俞唯的哀嚎只能嚎给自己听,其他人都无视了他,处于食物链最低端的俞唯没人安慰,只能自己凑到了餐桌前,好在这里的食物不错。

    桌子上的鱼是他们早上钓出来的,厨师直接将它们做成了清蒸鱼、酸菜鱼、红烧鱼块,另外桌子上也有魏凌他们上午采摘的蔬菜的影子,对这些常年在办公室的总裁们来说吃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厨师的手艺很不错,桌子上的菜虽然很多,但是也都被这六个大男人吃光了。

    下午天气太热,几人就没出别墅,窝了一下午,俞家住在另外一栋别墅,就在他们隔壁。

    两栋别墅中间靠一个小花园连接着,到傍晚的时候就有人将烧烤的东西架在了花园里,要烤的肉串也腌了一下午,进了滋味,他们只要把肉烤熟就不会太难吃。

    沐清翘吃完饭后洗了个澡,然后睡了一下午,下午六点的时候才被魏如声唤起来,打着哈欠坐在床上发呆。

    魏如声看着沐清翘发呆的样子觉得有趣,便没将对方强行叫醒,而是动作轻柔的占起了对方的便宜,等沐清翘发完呆时魏如声的手已经伸进他衣服里快要把他摸光了。

    "声哥!"沐清翘立刻反应过来,挣扎着把被脱了一半的睡衣拽回了身上,脸上因为薄怒羞意泛起了一丝红意,一双美艳的桃花眼瞪大,眼角也发红,异常好看。

    魏如声看着对方被自己欺负的眼角通红的样子笑了起来,抬手揉揉对方因为睡觉炸起来的头发,"醒了?刚刚想什么呢。"

    沐清翘开始换衣服,一边换一边回答魏如声的问题,"没想什么,就是醒来觉得有点不真实,好像自己上班迟到了一样。"

    上个世界沐清翘的工作可没有什么寒假暑假,即使是最热的时候也要在办公室带着,清闲却也无聊。

    "真傻。"魏如声把正在穿衣服的沐清翘按倒在床上,低头吻住沐清翘软软的唇,温柔绵长的唇舌交融。

    被吻的喘气不稳的沐清翘用手指摸了摸有些发麻的唇角,刚醒来时的虚幻感一下子消失了,心情也畅快了起来,或许这个世界在有些人眼里是不真实的,但是他已经决定生活在这里了,那这里对他来说就是他的全部,就是真实的。

    而且,沐清翘看向躺在他身边的男人,眼睛不经意的闪过柔情,他已经爱上了这个人了,再思考那些有的没的又有什么用呢,他只想过好自己的一生而已,那些思考自己为什么存在和世界本质是什么的事情还是交给哲学家们吧。

    他只要声哥就够了。

    "如声,你们怎么还没出来。"魏凌的声音从窗户外传来,魏如声坐起身,走到窗户边上向下喊道,"哥,我们马上就下来了!"

    "快点。"下面又催促了一声,然后就是一些杂音和笑闹声了。

    "我穿好了。"沐清翘在魏如声说话时已经换好了衣服。

    "翘翘,坐这。"魏如声看着对方头顶立起来的头发眼里全是笑意,牵着沐清翘的手让在坐下来,然后去洗手间拿过一把梳子沾些水,站在沐清翘背后慢慢的给对方顺起了头发。

    "我头发怎么了?"从没特意打理过头发的沐清翘有些不解的问道。

    "有几缕翘起来了,我给你压下去。"魏如声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弄,只会沾水将不听话的头发给强行按下去。

    "哦,快点,声哥,别让哥他们又等着我俩。"沐清翘眼前没镜子,看不见自己头上什么样,但是魏如声在他心里特别可靠,因此动都没动就让魏如声弄他头发了。

    "好了。"看着虽然带着湿意却已经服帖下去的头发,魏如声满意的说道,然后就带着沐清翘下了楼。

    "如声,我们这些人就你和小俊会烧烤了,一会儿就靠你们两个了。"俞珩坐在花园里小圆桌的的白色椅子上,笑眯眯的对刚刚下来的魏如声说道。

    魏凌坐在俞珩旁边赞同的点了点头,他们本来就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又成了商业上的合作伙伴,关系和普通上下级自然不一样。

    "没问题珩哥,交给我们吧。"魏如声笑着答应,给家人和朋友做饭烧烤什么的他其实也很高兴,自然不觉得麻烦。

    "来,如声,今天我们一起伺候这些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们。"已经在军队里待了不少年的俞俊毫不见外的搂过魏如声的肩膀,懒洋洋的笑着说道。

    魏如声笑笑,"你可别瞎说,我特愿意给我哥和我家翘翘烧烤。"

    "嘿。"俞俊假装紧张的叫了一声,"我自然也是愿意给我哥烧烤的,不过弟弟嘛……"俞俊一只手捏了捏下巴,眼神看向俞唯,虽然没说话,眼神却很好的传达了嫌弃的意思。

    俞唯:"???"怎么回事,我还是不是咱们老俞家最受宠的人了?

    魏如声哈哈一笑,然后坐在了一个烧烤架后面,里面的竹炭已经放好了,固体酒精也放在一边,需要烤的东西也分类放在了盘子里,摆放在一旁的桌子上了。

    俞俊坐在另一个烤架边上,动作熟练的点好火,用扇子将炭火扇匀,然后拿过一把渍好味道的肉串动作爽利帅气的放到了烤架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而魏如声这边看起来倒是没俞俊动作帅气,魏如声的每一步动作都很流畅稳妥,看起来不慌不忙,慢慢的把手边的东西摆在烤架上。

    沐清翘只在烧烤店里自助烧烤过,这种直接在炭火上烤的烧烤还没试过,不过看着脸上被火光映的发红的魏如声,沐清翘还是离开了伞下的座位,凑到了魏如声身边。

    "声哥,你热不热?"沐清翘看着对方额头上的汗水有些心疼的说道。

    "还行。"魏如声笑笑,神态间也都是放松,虽然大夏天的烧烤很热,但是能够和自己的爱人、家人、朋友一起,魏如声心里其实十分的高兴。

    "给,你先擦擦,我去给你拿罐冰啤酒。"沐清翘递给魏如声一包纸巾,然后跑回了别墅。

    "你家的那个还真心疼你。"俞俊看着魏如声调笑的说道。

    他之前也听说过魏家这个小少爷的事,听说对方找了一个上不了台面还只喜欢钱的狐狸精,被迷的五迷三道的,现在却只觉得好笑,人家的感情明明很好,虽然对方长得确实有点"不安分",但是对魏如声的心意却是明明白白,也从不多看一眼其他人。

    俞俊自认为看人还是挺准的,自从他过来后,职业习惯影响,他一直在观察这里不熟悉的人,自然把沐清翘与魏如声的感情看在了眼里。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