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妖娆美受在线从良 > 三章合一
    因为右手不便, 很多事情魏如声做的都很笨拙, 沐清翘最开始时是在魏如声将事情做了一半时接手, 到了第二天时就直接把叠被子, 喂饭, 翻书,削果皮之类的事情全都做了。

    他们的行李早就被人送到了医院, 魏如声也在公司请了病假,估计这两个月内都闲暇下来了。

    在医院没几天,公.安局就传来消息了,表示当时他们所在的地下通道的监控坏了,但是这路段的其他监控录下了几个形迹可疑的人,他们正在追查, 很快就会再有消息。

    沐清翘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魏如声, 魏如声点点头,没多说什么,双眼一直认真而满足的看向沐清翘。

    此时的沐清翘手中正拿着一把塑料水果刀,坐在病床前的沙发上削着果皮,红色的苹果果皮一半悬在空中,一半还长在苹果上,病房里也飘起淡淡的苹果清香。

    一会儿,已经很长的果皮"啪"的一声掉在了沐清翘前方接着的垃圾桶中,而沐清翘则拿着已经削了果皮的苹果走到魏如声身边。

    "翘翘, 歇一会儿。"魏如声左手拍了拍他的床,他正坐在床边上, 前几天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魏如声现在看见床就觉得身体酸痛。

    刚好这两天他也不用输液了,改为口服一些药物就行,所以魏如声现在除了睡觉几乎是不会躺着的。

    沐清翘笑了笑,把手中的苹果递给对方,然后道,"天天在病房里待着,最多就是喂你吃饭,我有什么累的。"

    魏如声看着对方胖了一点的脸蛋,默不作声的咬了一大口苹果,他记得翘翘以前特别注意身材,还要保持体重,医院里没条件,翘翘估计还不知道自己变胖了的事情。

    魏如声一边啃着苹果一边看着自己的小爱人,心想其实这样的翘翘也好看极了,小脸蛋捏起来也更有手感了,就是不知道做、咳咳、那什么的时候感觉怎么样……这么一想,魏如声的眼睛又诡异的亮了几分。

    沐清翘被魏如声的眼神看的心里发毛,他低头看了看自己,似乎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有些疑惑的问,"怎么了声哥,这么看我做什么?"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么?"沐清翘还在不解的嘟囔着,魏如声却几口把苹果吃完,然后把苹果核扔到了垃圾桶。

    沐清翘立刻去卫生间拿出了一个被温水浸湿的毛巾,低着头认真的将魏如声的左手擦得干干净净,每个手指缝都照顾到,不让苹果的汁液有机会留在声哥的手上。

    "今天的翘翘很好看,我多看了几眼。"魏如声凑到沐清翘眼前,在对方软乎乎的脸蛋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然后又不过瘾的用左手揉了揉沐清翘柔软的脸蛋。

    无论经过多少次,沐清翘对魏如声这种温柔又亲昵的举动都没办法无视,羞涩和幸福在心间涌出,脸上也慢慢又开始变得羞红。

    气氛正好,魏如声正在犹豫要不要为自己讨一些福利,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如声,怎么样了?"魏凌的声音带着一点喘气声传来,进门的魏凌显得有些风尘仆仆,身上还穿着正装,好像才从哪个会议中赶来。

    "哥,我没事,就是胳膊不能动有点不方便,过两个月也能好,你怎么过来了,我记得这段时间你应该很忙吧。"魏如声看见进来的人竟然是魏凌后眼睛明显闪过惊喜。

    "还不是为了你,出个差都能被人打进医院。"魏凌白了一眼弟弟,然后眼神诡异的看向他弟弟身边脸色通红的沐清翘,心里怀疑他来之前他弟弟莫不是在和沐清翘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呢吧?不然脸怎么能红成这个样子。

    遇上魏凌诡异的视线后,沐清翘连忙起身,脸上的热度还没褪去,却假装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哥,我去给你倒水。"

    "我们这些天喝的都是热水,没别的,哥你别嫌弃。"沐清翘用一次性水杯到了三分之二的热水,将两杯水分别递给魏如声和魏凌兄弟俩。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弟弟病了,你倒是胖起来了。"接过水,魏凌看着沐清翘明显圆润了的脸哼了一声。

    "哥!"魏如声连忙出声,沐清翘照镜子时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胖了,魏如声每次说的都是没胖,结果沐清翘胖了一点的事直接被他哥说出来了。

    "怎么,还不让我说了?"魏凌挑眉,看着满脑子都是对方的弟弟一脸恨铁不成钢,哪有陪护给自己陪护胖了的啊。

    "我胖了?"沐清翘反问了一句,心中倒是挺平静的,他又不是原身对身材在意的都有些病态了,稍稍胖一点其实没什么,不过以后可要注意了,不能再胖下去。

    沐清翘看向魏如声,他前两天可还问过声哥这个问题,对方的答案可还在耳边。

    魏如声讪讪的笑了笑,那双异常漂亮的眼睛看向沐清翘,给平凡的长相染上不一样的灵动有神,"翘翘,看起来一点都不胖,和婴儿肥似的,特别可爱。"

    沐清翘哼笑一声,"就你会说话。"不过声哥笑起来也特别的可爱呢。

    看着自己弟弟和弟媳一副"打情骂俏"的样子,魏凌轻咳了一声,用探究的眼神看了沐清翘几眼,对方……似乎真的变了。

    "我紧赶慢赶把会议都挤在一起,公司通宵加班了三天不是为了过来看你们打情骂俏的,给我注意点。"魏凌将手中的空水杯放到旁边。

    魏如声和沐清翘都有点不好意思,这几天在病房里待惯了,总以为房间里就他们两个,听到魏凌的话后只好乖乖低头受训。

    魏凌看着在自己面前认错低头的弟弟和弟媳,心中冒出淡淡的温情,但是想到这次如声受伤,他的脸色又沉了下去。

    "如声,这次事我和警局都查了,线索指向的都是俞家,俞唯。"魏凌将调查出来的结果告诉了魏如声。

    "俞家?珩哥?"魏如声皱着眉头喃喃了一句。

    "对,就是阿珩家,不过是他弟弟俞唯,调查出来的是对方为了报复找的混混打你一顿。"魏凌顿了顿,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个调查结果,"我不知道阿珩参与没参与。"

    商场上他和俞珩的名字总是一起被提起,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弟控"这个与商业无关的词语。

    然而事实上,俞珩早就暗中向魏凌投诚了,现在整个俞家都是魏凌的部下,他和俞珩也是不错的朋友,俞家打了自己弟弟这件事按理来说怎么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是有了俞唯被自己弟弟打了这个前提,一切就变得不确定起来。

    "这件事你问珩哥了么?"魏如声是见过俞珩的,他刚上大学时他哥和俞珩都是他学长,他们一起吃过饭,在魏如声的记忆里,对方是一个将奸诈与算计都隐藏在温和笑容里的人,但是与他哥的关系却是真的不错,连带的对他也照顾了许多。

    "我还没说。"魏凌摇摇头,这个调查结果他也是刚刚得到的,还没来得及联系俞珩。

    "哥,要不你直接问吧。"魏如声提议,"就算真的是俞唯也得让珩哥知道这件事,更何况,我觉得不是他。"

    魏如声受伤后就直接到医院治疗了,在医院时也有翘翘一直陪着他,所以对于这次袭击,他愤怒是愤怒,但那些激烈糟糕的情绪却在甜软温柔的翘翘照顾下平复了不少。

    而且俞家早就和魏家绑在了一条船上,魏如声觉得俞珩不会这么傻。

    魏如声和沐清翘都不知道的是,在原书中其实也有类似的事情,但是当时魏如声是独身一人,又因为"沐清翘"伤透了心,状态很不好,被一群手拿利器的人打了个半死,耽误了好久才被送进医院,抢救了两天多才抢救回来。

    看着躺在重症监护生死不明的弟弟,魏凌当时愤怒和仇恨已经影响了理智,等好不容易抓到对方"不小心"留下的马脚后,又发现俞唯染上了毒.品,魏凌当时更加相信自己调查出来的真相了,毕竟吸了毒的人可没有什么理智可言的。

    于是,本来来时暗中调查的魏凌直接和俞家撕破了脸皮,将自己手下的一大助力生生撕开,发展成了仇敌。

    然而事实上,俞唯虽然在伴侣关系上总是换来换去,赌博和毒.品却是一点不敢沾的,俞珩不让他做的事情俞唯总是记得清清楚楚的,被魏凌发现的时候他也是刚刚发现自己沾毒了,发现后就哭着告诉俞珩,被俞珩送进戒毒所了。

    魏凌这边有人做出误导,俞珩那边自然也有人让他以为自己弟弟的毒瘾是魏家做的,于是,两个昔日好友因为自己的弟弟撕了个天翻地覆。

    俞家稍逊一筹,败了。

    但是身为赢家的魏家却也元气大伤,后来魏凌将魏如声叫回公司帮忙,两兄弟一起经营公司,却给了最大的钉子——"沐清翘"机会。

    ……

    "阿珩?"魏凌在弟弟和弟媳面前拨通了电话,"是我,我有点事要和你说……"

    剧情的齿轮早就开始崩溃瓦解……

    俞唯确实还在这个城市,他拥有两个弟控属性的哥哥,从小到大除了被哥哥揍过还真没受过其他人的欺负,而且自从他成年,他哥哥们再也没教训过他了,这次被魏如声揍可以说是这几年受的最重的一次伤了。

    俞唯恨不得天天待在重症监护室里,好在哥哥那里多给自己博几分同情分,毕竟这次是他先惹得事,说来也奇怪,他平时对美人的态度虽说是喜爱,却也到不了见之疯魔的程度。

    当时他也不知道自己脑中如何想的,反正见到那个妖媚的小美人就想冲过去把对方勾上床,现在脑中却清醒了不少,再没了当时的冲动。

    当然,主要还是他大哥不让他招惹对方,俞唯自然也就不再惦记了。

    俞唯在他们俞家的医院非要躺在重症监护里,医院也管不了,只能愁眉苦脸的看着明明身体没问题的俞小少爷占用着他们的医疗设备,每天还要花不少设备维护费。

    离被打已经一个多星期了,俞唯正在思考要不要回他哥哥那里挨训呢,就又接到了他大哥俞珩的电话。

    "大哥……"虚弱的声音从俞唯嘴中传出来,若不是见他面色红润光听声音还以为他快不行了呢。

    "小唯,别装了,我在医院门口,你赶紧出来,有人把魏家小少爷打进医院又把这件事引到你身上了。"俞珩的声音平静中隐含怒气,他自然知道魏凌对弟弟的态度,如果不赶紧将这件事查清他们俞家和魏家必然会产生间隙。

    "啊?!"俞唯大叫一声,脸色扭曲的狂叫,"大哥!不是我干的!你相信我!"

    听到魏家小少爷被打进医院他心中其实还有点觉得活该的,但是在听见有人把这件事污蔑到他头上俞唯就不干了,虽然他想过这么做,却没胆子啊!

    "我知道不是你。"俞珩听见电话中弟弟的怪叫抽了抽嘴角,小唯虽然不成器,但是自己的话对方是绝对不敢不听的,估计是有人想要对付俞家才趁机挑拨他们两家的关系。

    面对又傻又冲动的弟弟,俞珩尽量心平气和,"但是别人不知道,你跟大哥去看看魏凌的弟弟,顺便把这件事解释清楚。"

    "什么?!让我去看那个暴力狂!我不去!"俞唯想到几天前自己和自己的保镖被揍的毫无还手之力后还被扔成了一堆,顿时觉得自己身上又疼痛了起来。

    "你赶紧给我滚下来!"俞珩咬了咬牙吼道,然后挂了电话。

    俞珩在商界中素有"笑面公子"的称呼,就是因为他无论是对着合作伙伴还是竞争敌手都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然而在小唯面前,俞珩总是气的连假笑都笑不出来,把俞唯吼的和小鹌鹑一样。

    "大哥?喂——喂——?"俞唯哭丧了脸,又不敢真违背生气了的大哥,只好一边唉声叹气一边手脚麻利的跑出了医院。

    这边两兄弟气氛沉重的在往魏如声他们医院赶,魏如声这边的气氛却相当不错。

    在弟弟的病房里待了一天一夜,魏凌亲眼看见了沐清翘对他弟弟的照顾,虽然总是时不时的被喂狗粮,但是在看见如声眼中的幸福与满足后,魏凌对现在的沐清翘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了,三人之间的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

    魏如声也趁机将之前翘翘对他说的事情告诉了魏凌,当然,他没直说这些事沐清翘说的,而是侧面说了几句,同时将卢奇这个人告诉了魏凌,至于他为什么知道这个人,那自然是打架时有人喊了一声被他听见了,现在才想起来。

    魏凌对弟弟的话毫不怀疑,将这个名字记在了手机打算找人回头仔细查一查,然后便远程处理起了公司的事。

    其实以魏如声现在的情况已经可以出院养着了,等到一个月后再来医院拆石膏就行,不过魏如声现在是在异地的医院,这边没有住处,昨天魏凌又给俞珩通了电话,对方表示第二天就来这边见面,魏如声就继续在医院待着了。

    "声哥。"沐清翘将各种水果切成小块装在碗中,手中拿着一个叉子叉中一小块水果举到魏如声嘴边。

    经过这几天形影不离的相处,沐清翘终于发现了,声哥他不喜欢吃水果!除了自己喂到他嘴边的水果对方会吃下去外,其他时间魏如声从不会主动吃水果,连喝水也不积极。

    当然,对于后者沐清翘认为可能是对方觉得喝水喝多了上厕所麻烦,不过声哥不喜欢吃水果这件事却是实打实的。

    主要就是有一天晚上沐清翘在给魏如声擦身的时候发现对方后背长出了好些个红色的硬硬的痘痘,这痘痘的学名沐清翘不清楚,不过对于它出现的原因沐清翘却不陌生——上火。

    自然,此后沐清翘每天都会喂魏如声吃水果了,饭后水果更是伺候到了嘴里。

    魏如声看着沐清翘认真的小眼神,只能对方喂多少他吃多少,其实他也不是多反感吃水果,只是受伤后觉得受伤后吃的有些麻烦,却没想到翘翘把他当成了不爱吃水果的小朋友一般每天盯着他吃。

    不过,魏如声嚼嚼嘴中的水果,偷偷弯起嘴角,这种感觉还不错。

    "不要芒果。"看见叉子上黄色的果肉,魏如声不配合的扭过头,被翘翘精心的照顾了一个多星期,可喜可贺,魏如声现在已经会和沐清翘表达自己对某种东西的不喜了。

    要知道,原来的魏如声可是把沐清翘给他的所有东西都当成宝的,就算是不喜欢什么也会一副开心又惊喜的样子吃下去。

    "那下次不买了。"沐清翘见魏如声不吃,便把芒果块放到了自己嘴里,又给对方叉了一块去了籽的西瓜,魏如声这才乖乖张嘴。

    看着两个幼稚的家伙的相处,在桌子上处理公务的魏凌总觉得自己的存在很多余,然而在看见魏如声的作态时魏凌倒是心中一愣,随后眉眼放松,无声的笑了笑。

    他是看着魏如声从一个不会走的小娃娃慢慢变成一个男人的,他现在还记得如声小时候胆怯又渴望的叫着他哥哥,也记得自己帮对方转学后对方对自己的依赖与孺慕。

    但是在魏凌的记忆中,如声从来没对他撒过娇,不像其他人的弟弟妹妹般总是吵着向哥哥要玩具要零食挑剔这个挑剔那个,还会亲昵的撒娇。

    如声小的时候表现的就很小心翼翼,接过他给的东西时永远都是一副惊喜的样子,当时的魏凌还以为自己送的东西恰好对方都喜欢呢,现在想想才明白,只是如声根本不敢表达自己的不喜罢了。

    可是现在,魏凌又看了一眼魏如声和沐清翘的相处,他觉得自己弟弟终于有了可以撒娇和挑剔的对象。

    虽然一个大男人矫情的扭头说不喜欢吃芒果这件事看起来怪怪的,但是病房的两个人对魏如声的感情都不一般,一个觉得自己弟弟终于有了自己的喜好真的是太好了,另一个则在心里傻笑,挑食的声哥也太可爱了吧。

    显然,对于魏如声的改变两人都是欣然接受甚至说惊喜的。

    等魏如声吃完沐清翘准备的水果,俞珩和俞唯也来了。

    魏凌没隐瞒什么,将自己得到的调查结果和线索都说出来了,俞珩能带着俞唯过来,魏凌心中其实就有了结果,这件事绝对不是俞家做的。

    "不是我,我那笔钱是给小曼的,不知道怎么会到那个混混的账户里!"俞唯听说对方竟然在混混一个朋友的账户里查到了他的钱,立刻紧张了起来。

    俞珩看了一眼把头发染的灰不溜丢的弟弟,轻声问了一句,"小曼?"

    俞唯正襟危坐,偷偷看了一眼他大哥,小心翼翼的解释,"小曼就是我新包养的一个女人,那笔钱就是我给小曼的,咳,包养费。"说着说着他瞪大了眼睛震惊道,"难不成她背叛我了!"

    "我都说了让你有空让你干点正事,你就不能找个固定的伴儿。"俞珩抬手啪的拍了一下俞唯的头,咬牙吼了一声,想到现在不是训斥弟弟的时候,俞珩又把一肚子的训斥咽了回去。

    沐清翘坐在魏如声身边看着当时不可一世的二世祖现在仿佛挨训的小学生,偷偷的勾唇笑了,活该。

    魏如声大约也猜到了沐清翘在笑什么,也眼含笑意,伸手将沐清翘嘴角的笑意盖住,在别人挨训的时候幸灾乐祸不太好。

    然而他们的笑意早就被俞唯看在了眼里,他顿时觉得自己更气愤了!呵,狗屁夫夫,幸灾乐祸!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还敢瞪眼!"俞珩又一下子拍在俞唯头顶,"就算这件事和你无关你也得当面和如声道歉,还敢带着保镖欺负人家夫夫。"

    "我!"俞珩气结,到底是谁欺负谁啊,他和他的保镖都进医院了,对方倒是天天逛街游乐,当然,即使心里这么想,俞珩也是不敢不听他大哥的话的,如果是二哥的话他还敢撒撒娇,但是大哥的话就算是他二哥也是不敢不听的。

    "对不起。"俞珩站在魏如声面前低着头道歉,声音扭捏。

    "这就没了?"俞珩挑眉,平时在自己面前不是挺能说的,怎么到了外面就成了锯嘴葫芦了?

    俞唯无辜的看向大哥,自然是没了,不然怎么说,对不起我相中了你媳妇,还是对不起我以后绝对一眼都不看你家小美人,这种道歉的话还不如不说的,想到对方的武力值,他觉得说出来说不定还要再挨打一次。

    "没事。"沐清翘看出来了魏凌和俞珩的关系好,原谅了俞唯,当然,最重要的是这次见面时对方眼中没了那种馋诞的神情。

    这个俞唯是剧情人物,沐清翘见到他时脑中就会出现与他相关的文字,然而现在沐清翘发现脑中那段文字现在已经变淡,甚至有消失的意思。

    莫非,在没了对"沐清翘"的执念后那段文字就会消失不见?沐清翘在脑中思索。

    魏如声其实对对方觊觎翘翘的事还有些小心眼,不过他平时也不是什么咄咄逼人的性格,只有在碰见对翘翘心怀不轨的人时才会生气,现在自然也看出对方对翘翘没想法了,于是也勉强的点了点头,至少在表面上原谅了对方。

    这件事就算暂且翻过篇。

    现在的病房里,魏如声和沐清翘坐在一张病床上,俞唯坐在旁边的那张床上,而魏凌和俞珩在沙发上,一间病房里待了五个大男人看起来确实显得有些拥挤。

    不过魏家和俞家的事情还是赶紧说清才好,有沙发上的那两个大佬哥哥在,其实无论是魏如声还是俞唯都已经不太担心了,对于哥哥的能力,这两个弟弟是无条件信任的。

    魏凌和俞珩在商量正事,沐清翘他们不敢出声打扰,于是坐在魏如声旁边的沐清翘便低下头轻轻的捏揉着魏如声右手没受伤的地方。

    坐在病床上的青年留着一头乖顺的短发,神情认真的低着头,白玉般的手指修长美丽,一双玉琢般的手轻柔的按在身边人的小臂与手掌上,让人看了不免嫉妒被他握住的人。

    "声哥,要重一些么?"自从听说了打石膏也要适当的活动后,沐清翘在空闲时就会轻轻的帮魏如声活动他的手掌加上按摩小臂。

    "正好。"魏如声用左手搂过对方后脑,唇角翘着与对方额头贴额头,蹭了蹭,眼中满是满足的笑意,"翘翘真贤惠。"

    被搂住的沐清翘不敢动作太大,怕不小心碰到魏如声受伤的右臂,只能小声的劝,"声哥,你别动作太大。"沐清翘脸色微红,现在屋里可还有别人呢!

    "知道了。"魏如声应了一声,眼神却看向了坐在他们旁边的俞唯,啧,嫌弃,多余。

    俞唯:???

    安静坐着还被喂了一口狗粮的俞唯挑眉看向魏如声,嫌弃他有什么用,他是跟他大哥来的,沙发上还有两个更大的电灯泡呢,你怎么不敢瞪他们。

    魏如声看懂了俞唯挑衅的眼神,却白了对方一眼不再管他,将注意力放回了自家小爱人身上,沐清翘一边帮对方按摩一边还要被对方调戏般的摸着小手,脸上的淡红都没褪下去过。

    俞唯在一边看的更是来气,哼,有爱人算什么,他想要就有一群人排着队来呢,然而虽然这么想着,俞唯眼中淡淡的羡慕还是没消失。

    一个满眼单纯爱意的爱人啊,他也想要!真是便宜魏如声了!

    这边两个万事不管的弟弟们还在斗气,沙发上的大佬哥哥们已经列出了嫌疑家族一二三四,然后将视线一转,看了看房间另一边的三个人,两个弟控眼中都流露出零星的笑意。

    "就这样,剩下的我们再查查,除了这几家还有一些新崛起的宏金建筑沈家、三美装修金家、仰星娱乐公司施家和那个新材料公司都要查一查,那个叫小曼的女人也派人盯着。"魏凌将笔记本一合,大长腿伸直,在沙发上向后一靠,揉了揉眼睛。

    "行,我也会安排人的,那我们就先回去了,等如声好了我们再聚聚。"俞珩笑道,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

    "阿珩,等下一起回泉市吧,私人飞机一会应该就到了。"魏凌起身说道,看了一眼气氛融洽的弟弟弟媳,"如声,你们准备准备,我们今天回泉市。"

    魏如声点了点头,他早就猜到哥哥会派飞机来接他了,就是没想到哥哥会亲自过来待了一天,不过想到哥哥对自己的态度,这似乎也没什么意外的。

    "私、私人飞机?!"沐清翘惊讶的瞪大眼睛。

    "嗤。"看着沐清翘没出息的样子,俞唯嘲笑出声,笑完他才反应过来魏凌还在场,脸色一僵,恨不得将刚刚的自己的嘴封上。

    俞珩像关爱智障儿童一样看了自己弟弟一眼,魏如声的眼神直白的多,就差直接骂对方蠢了,俞唯被两人盯得有点羞愧,他偷偷看了一眼哥哥的上司,好在对方根本没计较,这才松了口气。

    魏凌自然不会和一个大傻瓜计较,更何况这个大傻瓜还是阿珩的弟弟,虽然同被称为"弟控",魏凌却觉得自己弟弟比对方强多了,又聪明又懂事,还自己考上了重点大学呢,对方那个花钱捐到大学到现在还没有正经工作的弟弟他都不看在眼里的,就是这么自豪。

    沐清翘很快就收好了他和魏如声的东西,精神上有些兴奋,作为小市民的他只在传说中听说过私人飞机,没想到今天竟然要做私人飞机回家了。

    为了方便魏如声,魏凌特意叫人开来了一辆空间特别宽敞的汽车,一路平稳的开到了机场,然后沐清翘也跟着享受了一把vip服务,屁颠屁颠的拿着小包跟着魏如声身边上了一个看起来十分豪华的私人飞机。

    飞机中很宽敞,座位不像客运一样全是一个方向,而是两两相对,可以随意交谈,中间还放了一张桌子,旁边也有横着的沙发,看起来不像飞机,倒像是一个小型客厅。

    "翘翘,还没缓过来?"到了飞机上,魏如声好笑的看向自己身边的青年,"脸都红了一路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啊!"沐清翘小声的惊叫了一下,用手摸了摸自己发热的脸,有点不好意思,"那么明显吗,我就是有点激动和好奇。"

    "好奇就去逛逛,以后我们还可以蹭哥哥的飞机去外国玩。"魏凌经常去外国处理生意,他以前就跟着出去玩过,现在见翘翘和他哥哥关系缓和了,自然赶紧给翘翘争取福利。

    魏凌坐在旁边听见自己弟弟几句话就把自己的私人飞机交代出去了,眼角都抽了抽,若不是这两天沐清翘表现的好,他绝对会把对方丢下去的,一看如声那副妻奴的样子,身为弟控的魏凌就难受,弟大不由哥啊。

    "真的么?"沐清翘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然后看着冷着脸的魏凌,赶忙接着说,"我在国内玩就够了,平时还要上课呢。"

    "诶,不是吧,你长这么大还没出过国?"俞唯听着听着又憋不住了,仿佛看外星人一样看向沐清翘,怎么也应该算是是个"豪门太太"吧,都结婚一年了,不但第一次做私人飞机,还没出过国?

    他自以为隐蔽的看了一眼魏如声,心道莫非这个魏如声根本不像传说中那样受宠?对!肯定是魏凌为了让竞争对手放松故意传出自己是个"弟控"的消息的,事实上只是做个表面样子。

    俞唯越想越觉得这就是事实,也觉得魏如声可怜了起来,不过是一个挡箭牌,估计因为这次受伤了魏凌才不得不来接他的吧。

    魏如声被对方同情又诡异的眼神看的发毛,魏凌和俞珩也觉得俞唯的眼神不对了,这个孩子到底想什么呢,虽然弟控却十分客观的认为自己弟弟又丢人了的俞珩一下子把弟弟按在了椅子靠背上,递给对方一个眼罩,温柔笑道,"小唯,累了就睡觉,醒了就回去了。"

    "我不——"累,这个累字还没说完就在自己哥哥的眼神下咽了回去,动作委屈的将眼罩和耳塞带上,俞唯对他大哥说,"那到了时大哥你叫我。"

    哼,不就说了句不好听的实话吗,大哥越来越向着别人的弟弟了。

    俞唯睡觉了,但是俞唯的话却被魏凌听进了心里,之前的两年他不喜欢沐清翘,根本不让魏如声告诉沐清翘家里的情况,所以魏家的富贵沐清翘其实根本没沾上。

    但是现在眼看着如声和对方的关系越来越好,沐清翘也把以前的毛病都改了,看样子估计是要和如声好好过日子了,他是不是也应该表示一下。

    "等如声伤好了你们又都有空时告诉我。"魏凌语气平淡的对魏如声和沐清翘说道。

    "知道了哥。"魏如声眼中的笑意掩都掩不住,笑着说道。

    "谢谢哥。"沐清翘没想到魏凌真的会让自己蹭他的飞机,却也高兴的道谢,还连连保证,"我会好好照顾声哥的。"

    "这么说你是为了蹭飞机才照顾如声的?"魏凌挑眉看向笑得发傻的沐清翘,"弟媳?"

    "不、不是。"沐清翘被问的愣了一下赶紧摇头,然后才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样子才反应过来魏凌竟然是在与自己开玩笑,惊喜之下抓着魏如声的手傻笑道,"就是不蹭飞机我也会照顾声哥的。"

    "笨蛋。"魏如声捏了捏沐清翘的鼻子,也跟着笑起来,笑得一样傻乎乎的,显然,魏如声对于哥哥与翘翘的融洽关系十分的开心。

    俞珩默默的也带上了眼罩,总觉得这飞机上塞满了令人心塞的狗粮,已经三十多岁的老人家在思考他是不是也应该找个伴儿了,恩,找之前顺便催一催阿凌好了,看他弟弟都结婚了,他还是一个人呢。

    飞机飞的很平稳,除了起飞和降落时沐清翘根本没感受到什么震动,两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回到了泉市。

    "你是想回魏家还是去你自己家?"魏凌问魏如声。

    不是魏凌不想让魏如声回去,而是魏如声和爸妈的关系其实一般,就算是回去也就是多了几个保姆和厨师。

    如果是以前魏凌肯定问都不问就把人接回去了,但是经过这两天后,魏凌对沐清翘的印象改观了不少,也知道了沐清翘能照顾好自己弟弟,所以才多了这一问。

    "回阳光小区吧,不算什么大伤,有翘翘就够了。"魏如声牵着沐清翘的手笑笑说道。

    "也行,那你们回去吧,有事给哥哥打电话。"魏凌没强留,摆摆手让司机把他们送回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支持正版的小可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