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妖娆美受在线从良 > 声哥受伤
    打了俞唯的当天晚上,魏凌的电话就过来了,主要就是告诉弟弟那个俞唯的事已经解决了,保证那人以后不敢再找他麻烦,然后又嘱托弟弟注意安全什么的,难得的是最后竟然提了一句沐清翘。

    “我哥让你也注意安全,平时跟紧我,这人多也杂,万一碰到心思不好的就麻烦了。”魏如声捏了捏沐清翘软滑的脸蛋说道。

    “真的?”沐清翘有些惊讶,声哥的哥竟然开始关心他了,然后也有点开心,毕竟获得了爱人的家人的认可什么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是真的,就是这个意思。”魏如声看着对方仿佛在发光的眼睛一脸诚恳的点了点头,至于原话是“你给我看好了你那个就会惹事媳妇别让他到处勾人”什么的,咳,毕竟他哥总是这样口是心非嘛,意思差不多就行了,原话是什么不重要。

    话语美化大师魏大师:我解释的就是我哥的意思,微笑jpg。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又跟着尤镜诚去了几次不同的交易市场,然后就没有魏如声他们什么事情了,魏如声带着沐清翘这些天逛了各种名人故居、历史展馆、古建筑,除此之外,美食街也是必不可少的行程。

    夜晚的美食街同样很热闹,还没有了白天太阳直照的炎热,露天广场上摆满了桌椅,中间有一个高出一点的台子,一个抱着吉他的歌手正在边弹边唱着一首沐清翘没听过的歌。

    魏如声将刚刚买来的各式美食都放到了桌子上,然后在侍者那里点了两杯饮料——这里的座位是有强制消费的。

    “累了么?”魏如声问沐清翘。

    周围彩色的灯光朦朦胧胧的将这片广场照亮,耳边除了其他人的窃窃私语就是歌手温柔又眷恋的嗓音,被音箱放大飘到上空。

    沐清翘低头在吸管里吸了一口冰凉的饮料,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他看向魏如声,彩色灯光下笑得绚烂,“有点累,不过很开心。”

    看着对方的笑容,魏如声也弯了嘴角,声音温柔,“猫市的东西更好吃,等过几天我们去那玩几天。”

    “好啊。”沐清翘立马笑着答应,他以前没时间出去玩,来到这个世界后倒是有时间了,自然是喜欢四处看看的。

    等消灭完买来的东西,美食街的人也渐渐少了起来,很多店家都已经开始收拾东西,魏如声和沐清翘牵着手走在已经暗了一些的美食街,声音不大的瞎聊着。

    这条美食街离他们住的地方不远,所以魏如声和沐清翘都没提坐车回去的事,毕竟和喜欢的人一起在夜晚压马路也是一种挺甜蜜的行为,两个在热恋期的小两口自然不会放弃这项活动。

    然而他们刚进地下通道就有人向他们冲了过来,不只是人冲了过来,一起过来的还有他们手中的钢棍!

    对方是从侧面向着魏如声打过来的,本来魏如声是能躲开的,但是他左侧就是沐清翘。

    他躲开了那根钢棍自然就落在了沐清翘身上,而他将沐清翘拽开也是需要时间的,魏如声却不敢保证一定能将翘翘拽出对方的攻击范围。

    于是,短暂的思考后,魏如声直接用手臂挡住了对方,然后趁着对方惯性向前扑时夺过了对方的钢棍,拿在了左手,他即使力气大也是人,被钢棍狠狠打了右臂后现在根本用不上力。

    “翘翘,慢慢后退,报警。”魏如声身体微侧,将右臂偏向沐清翘的方向,左手拿着刚刚夺过来的武器攻击着对方,把背后的沐清翘护的密不透风。

    “声哥……”看着魏如声被狠狠打了的右臂,沐清翘再一次痛恨自己的无能,鼻子立刻发酸,却不敢耽误时间,立刻报了警,语速极快的说了自己的地点和遇到的事情。

    对方看起来大约有十多个人,沐清翘没心思仔细数,只是站在魏如声身后死命的看向他们的脸,想要记住他们的样子,然而对方早就有所防备,都带着那种一次性的口罩,还扣着帽子。

    即使如此沐清翘也没放弃的一个一个看了过去,结果在直视里面一个拿着钢棍的男子的眼睛时,沐清翘脑中突然多出了一段文字。

    沐清翘快速从中读取了除了香艳片段外的信息,卢奇……丽市小混混……曾收到一笔钱让他将毒品注射进一个小明星身上——那个小明星自然就是原身。

    对方显然也看见了沐清翘报警,所以这次只想速战速决,又打了一会发现不但不能将魏如声怎么样,自己人还有不少受了伤,直接就跑了。

    “声哥,我们去医院吧。”沐清翘的泪水早就流了下来,他就像个废物一样只能躲在声哥身后,还拖累声哥受伤了。

    “等警察吧。”魏如声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将已经被捏到变形的钢棍扔在了地上,响起一声清脆却刺耳的声音。

    “对不起声哥,都是我没用……”沐清翘小心翼翼的掀开魏如声右手上的衣服,在看见那一片乌青发紫的区域后那股愧疚更加汹涌了,却忍住了哭意,眼神灼灼而渴望的看向魏如声,“声哥,我想学打架,我不想这种事发生下一次了。”

    魏如声楞了一下,对方娇美柔弱不愿意吃苦的性格早就深刻的印在了他心里,所以他根本没想过要教对方习武,魏如声在心底就觉得对方受不住那个苦。

    可是现在……

    “好,回去教你,别难受了,翘翘,这次不关你事,他们是有备而来,应该和魏家有关。”魏如声用没受伤的手揉了揉沐清翘的头,眸眼温暖,嘴边泛起一个淡淡的无奈笑意,“你哭的我都想哭了,小笨蛋。”

    沐清翘红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被眼泪浸湿,显得十分可怜,鼻尖也因为刚刚的事泛红,还一抽一抽的,“我不哭了,你是不是很疼,警察怎么还没来……”

    沐清翘话刚说完就传来了警笛声,匆匆忙忙的进来后才发现地下通道只剩下两个人了,一个明显是哭过,而另一个手臂被打的发紫,说不定更严重。

    于是,魏如声被送去了医院,沐清翘在进行了简单的笔录后也匆匆赶去了医院。

    沐清翘到医院的时候魏如声的右臂已经打上了石膏,也有警察在旁边问魏如声一些事情,魏如声一点都没隐瞒的说了。

    等警察离开后,沐清翘搬着小凳坐在魏如声病床边上,担忧的看向魏如声被绷带缠起来的右臂,眼中的愧疚掩都掩不住,要不是他非要看看晚上的美食街,他们怎么会遇到这种事呢。

    “翘翘,困不困,看来我们今天只能睡医院了。”魏如声用左手捏了捏沐清翘垮下去的嘴唇,“我哥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很快就能抓住那些人了,而且他们有几个被我打中的受伤也不轻,估计不难抓。”

    “嗯。”沐清翘脑中又过了一遍那个叫卢奇的小混混的资料,在他给原身注射毒品时有一句描写是【这卢奇本身就是多年的瘾君子……】

    剧情跨度一共才三年,无论这句话发生在哪个时间段,“多年”这个词应该就可以确定了,现在的卢奇有很大可能就在吸毒。

    然而知道了也没什么用,刚刚笔录时沐清翘没说他知道里面有一个人叫卢奇,因为根本没法解释,沐清翘看了看平躺在床上的男人,突然又想将一切告诉对方了。

    当然,沐清翘也就是想想,因为他根本说不出穿越的事情——想到这,沐清翘愣了一下,他说不出穿越的事,那能不能把一些“剧情”说出来呢?

    “声哥。”沐清翘抬头,感觉喉咙有点紧张,“那个……刚刚那群人里应该有个瘾君子,叫卢奇。”

    魏如声愣了一下,满脸不解。

    “那个,声哥,你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不能告诉你,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肯定不会害你的。”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可以去查,那些人中间绝对有这个人,而且他应该吸毒很长时间了。”

    “……之前我不是问过你魏家有没有和什么人有仇么,就是因为我知道有人要对付魏家。”

    “……我不知道具体是谁要对付魏家,你一定要小心。”

    “……”

    沐清翘一狠心将他知道的都说了出来,反正就算对方逼问其他事他也说不出来,就算怀疑……之前声哥不是说过宁愿把他关起来都不离婚的么,沐清翘说话时偷偷看了一看对方,总、总之,不离婚就好。

    其实他原来并不打算说出来的,因为他知道的信息也很少,却没法解释来源,很可能就让声哥对他产生怀疑,但是这次声哥受伤的事却让沐清翘一下子愣住了。

    这个世界的剧情已经被自己打破了不少,但是魏家的对头还在,他们不会因为“沐清翘”这条道路走不通就放弃对付魏家的。

    所以,沐清翘干脆将所有事都说了出来,他对付不了也能让魏家有个防备,他两辈子都是最普通的上班族,这种程度恩怨根本不是他插的上手的。

    “翘翘。”看得出沐清翘将这些说出来是鼓起很大勇气的,因此,魏如声没打断对方的话,等对方一口气说完,魏如声才问出了自己最在乎的问题,“你没染上……毒品吧?”

    沐清翘摇了摇头,脑中却在思考声哥为什么这么问,是……沐清翘的手抖了一下,是觉得他知道这些事是因为他接触过那些人,所以和他们一样会吸毒么。

    然而对方低头颓丧的样子显然让魏如声误会了,强烈的心疼迅速涨慢了胸腔,魏如声抬起左手放到了对方头上,像以前一样轻柔的揉了揉,

    “没关系,我会看着你的,这种东西对身体不好,翘翘,我们把它戒了好不好。”

    沐清翘茫然的眨了眨眼,看向眼含痛苦坚定与决然的魏如声,脑袋被对方揉的歪了一下,有些无措的道,“可是,我没吸毒啊。”心中却温暖发烫,笑得又傻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