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妖娆美受在线从良 > 暴力战斗
    感受到青年羞涩却大胆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魏如声的耳朵被一股温热的气息吹动,颤栗的感觉从心间扩张,瞬间席卷了四肢百骸。

    魏如声的手不自觉的抓紧了一下,看着沐清翘的眼中满是灼热,在这喧闹的原石店中将对方弯眼笑的样子再次印在了心里。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会这么看气氛的,魏如声和沐清翘对视的时候,门口就进来一个搂着漂亮女人、身后跟着保镖的人。

    “俞少爷,今天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来的刚刚好啊,我这刚好来了一批货……”老板估计早就得到消息了,俞唯刚进门他就出来带着灿烂的笑意迎接了过去。

    然而平时眼中全是原石的俞唯今天的注意力却全被站在玉石柜台前的美人给吸引了,看见挺着个大肚子的老板向他走过来,他理都没理,直接向美人的方向走去,边走还边眼含惊叹的说着,“啧,这小破店里竟然还有个大美人。”

    “小美人,你叫什么,来赌石的,相中哪块了,告诉哥哥,哥哥送你啊。”俞唯走近后发现这美人近看竟然更加完美,脸上的皮肤细腻的连毛孔都看不见,他立马觉得怀里的女人庸俗了起来,一把将女人推给保镖后就直白的想要勾搭新美人了。

    原来被俞唯搂在怀里的那个女人看见自己就这么推开了,脸色有点难看,看着俞三少完全被那个长的妖媚的男人勾了魂,知道自己今天的原石估计没戏了,气的指甲都快掰断了,跺了跺脚转身走了。

    魏如声挡在沐清翘身前,脸色冷了下来,语气更冷,“我爱人想要什么我买得起,不需要其他人帮忙。”

    “唉你看你这人。”俞唯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的穿着打扮,虽然气质不错,但是长相衣饰却只是平平,底气又足了起来,阴阳怪气的嘲讽,“你买的起么?”

    “这店里好的原石还没摆出来呢,一块卖个几十万几百万你买得起?”俞唯一手浅叉在裤兜里,另只手伸手就要戳在对面这个男人胸膛,“没那个钱就别……诶诶诶!你干嘛呢!放手!放手!”

    俞唯伸过去的手指还没戳到魏如声身上,就被魏如声抓住掰走了。

    沐清翘站在魏如声身后眼中满是震惊,就在刚刚,他看见这个男人时,他脑中出现了一股信息,是文字版的“沐清翘”和“俞唯”的香艳片段,夹杂着一点点的剧情。

    其中还有对方的简单介绍,俞唯,俞家三少,爱好赌石与美人,曾捧红了几个女明星,现在也是某流量小花的金主……

    剧情有一点,好像是原身来一个盛产原石的地方拍戏,然后剧组放假,就跟着大家去看赌石,然后两人就相遇了,原身一个眼神就把对方够到了手,几经云雨后对方就给原身不少资源……当然,重点是那几次“云雨”,各种羞耻play。

    不过现在沐清翘看着这“剧情”却一点害羞的感觉都没有了,又或者说不是没了害羞,而是害羞的情绪完完全全被愤怒给盖住了。

    他现在已经知道原身做这些事是不自愿的了,都是被原身恐惧的“它”——也就是剧情控制的了,做出这么多错事。

    所以,对于剧情,沐清翘是完全没有一点好感度的。

    沐清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能看见“剧情”了,不过他猜是原身做的,原身为了将自己留在这个世界已经消失了,这个能力说不定就是原身给自己留下的“金手指”。

    沐清翘对原身说的“对家”还是很在意的,他之前问了问声哥有没有人和他有仇,或者和他们家有仇,但是魏如声说他已经搬出魏家很久了,他也不清楚。

    沐清翘没办法,也不好透露出更多的信息,只能将这件事记在了心底,剧情从开始到结束跨了三年时光,沐清翘只能期盼对方赶紧露出马脚。

    甚至他当时还狠狠的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仔细看一遍那本r文,毕竟对家是谁在书中肯定提及了,而且既然对方能弄来毒品这种东西,那肯定不是什么清白的世家,魏家有了防备后估计就不会像书中那么惨了。

    不过现在,沐清翘又看了一遍脑中突然出现的文字片段,里面全是和这个“俞唯”有关的,但是里面还夹杂着一点娱乐圈的黑料。

    沐清翘不打算用这黑料做什么,不过这也给了沐清翘一个方向和希望,如果他遇见更多的“剧情人物”后,会不会有其他提示,好让他知道魏家的对家到底是谁?

    沐清翘被脑中剧情震惊的这段时间,俞唯却快要气死了,他竟然被这个长相钱财样样不行的男人掰了手指!

    俞唯的保镖都不用俞唯开口就立刻将两人围了起来,同时要解救一脸痛苦加愤怒的俞三少。

    然而魏如声不单单是力气大而已,他生在魏家,自然是学过如何对敌的,魏如声其实不喜欢用学来的这些招式,因为他的力气大,用招式时必须时刻注意着自己的力气,不然一个不小心就会出人命,而直接控制着力量推人和控制着力量用招式制服人哪个更加轻松一看就知道。

    更何况,魏如声根本没遇见过用力气解决不了的人。

    当然,这次的这种情况魏如声就不能单单用力气解决了,毕竟对方人多,并且也学过打架的招式,先不论力气,至少对方肯定是有办法逼魏如声出手的。

    所以这次,魏如声一边在心里嫌弃着麻烦,一边小心翼翼的控制着手里的力气,生怕一不小心在大庭广众下上演一出“手撕鬼子”类型的惊悚剧,到时候魏家也救不下他,毕竟这是法治社会。

    沐清翘虽然知道魏如声的力气大,却以为只比普通人大一点而已,并不认为他能打过对方四五个明显练过的保镖,所以看见他们打起来后十分焦急和担忧。

    然而沐清翘也知道凭借着自己的身手肯定是不能帮忙的,不然就是给声哥添乱了,所以他快速的扫视了一圈周围,然后就看见了一群看热闹人群中的一个面带焦急的中年人。

    沐清翘从对方嘴中叨念的话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你愣着做什么,叫保安啊!”这种旅游用的街区一般都是有保安的。

    那个中年男人这才如梦初醒的打电话叫了保安,虽然阻止俞三少可能会惹对方不高兴,但是这店里摆的东西都是他的心血,又不是什么随意摔摔还能捡起来用的物件,这些翡翠摔一下可就碎了啊!

    保安很快就过来了,但是和想象中的乱战斗殴不同,他们本以为进来后要面对一个被砸了够呛的翡翠原石店,然而进来后却发现店里的东西基本完好,而中间的地面上却歪七扭八的躺着大约五六个人。

    “他们都是刚刚被一个男人打倒的!”“对对,我们都看见了,那个人先挑衅对方,打不过就一起想打人家,然后被人家好好收拾了一顿。”

    虽然俞唯的身份让玉石店老板很重视,但是这些客人又不知道俞唯是谁,就算知道了,他们只是过来旅游的,过几天就离开了,又能把他怎么着,所以,围观的这些人很快就你一言我一语的将刚刚的情形讲清楚了。

    大家看着地上的这些保镖,眼中带着丁点诡异,这么多人都打不过对方一个人,怕不是根本没什么本事做保镖,出来骗人的吧。

    地上躺着的保镖是苦不堪言,他们虽说不是保镖中顶尖的,却也算是中上了,怎么会合起来都打不过一个人呢,还被人家像丢垃圾一样给扔到了一个地方。

    被揍了的俞唯不但身体疼痛而且还被扔在了人堆最上面压住了下面的保镖,但是他还在不死心的思考着要多叫多少人过来教训教训那个丑男人。

    而话题的中心早就趁着大家愣住的时候离开了事发现场。

    之前魏如声怕打斗过程中误伤了他身后的翘翘,所以逼着对方几个人渐渐移动到了一个方向,然后瞬间将对方全部制服,在大家都呆滞的情况下拽着沐清翘的手就快步离开了这里。

    魏如声知道留下来的话对方肯定会再叫人,没完没了,所以干脆跑了,对付这种人他不拿手,所以离开后他就给他大哥发了短信把这里的事都说了。

    “声哥!”沐清翘看着魏如声眼中全是崇拜,“你太厉害了吧!”

    “我和你说过,我力气比较大。”魏如声揉了揉对方的脑袋,“还想去哪看看,想赌石的话我们换一家店。”

    沐清翘摇摇头,“不想,我们随意逛逛吧。”沐清翘从不相信自己的运气,自然也就不会在意这种与赌有关的活动。

    “也好,这里有个挺出名的玻璃栈道,我们过去看看。”魏如声从手机搜了搜这个市好玩的地方,然后挑了一个近的地方说了出来。

    “行。”

    另一边。

    在医院又是检查又是治疗花了不少时间,俞唯晚上干脆住在医院了,躺在病床上疼的龇牙咧嘴,心中愤怒,对美人的执念都少了,正当他想要多叫些保镖教训一下对方时,他大哥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将俞唯好一通训斥,说他连魏家都敢惹了,让他立刻滚回家。

    被大哥骂了的俞唯大气都不敢出,丧着脸说他住院了,再三保证一出院就回家,这才被放过,俞唯心中却是在狠狠骂着那个“魏家人”,穿那么破烂谁知道你有背景啊,早知道那个人是魏家人的话他肯定是不敢动手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