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妖娆美受在线从良 > 玉石街
    “真的不去吗?”魏如声有些担心,轻抚怀中青年的头顶,对方的头发很柔软,就像这个人,温暖柔软又可爱。

    “不去。”沐清翘在魏如声怀里摇摇头,在魏如声看来就是对方在他怀中乱拱了,像小猪,魏如声轻笑出声,然后道,“那就不去,我刚刚在楼下买了水,喝一点,省的难受。”

    “好吧。”沐清翘的答应声从魏如声胸膛透出来,显得闷闷的,青年抬起头,脸都快憋红了,看起来倒是比刚刚健康了一点。

    细碎的头发被汗水黏在了额头上,显得软趴趴的,很好欺负,微红的脸色也仿佛刚刚被做了什么一样诱人,魏如声开始庆幸刚刚翘翘不愿意出门了,他不想让任何人看见翘翘的这副样子。

    咕咚咕咚的喝了半瓶纯净水,沐清翘将瓶子拿开后用手背抹了抹嘴,将不小心流下的水擦净,然后发现魏如声一直在看着他,有些发愣的将手里的半瓶水递了出去,“……你想喝?”

    魏如声没拒绝,接过水后也咕咚咕咚的将剩下的半瓶喝干净,顺手将空瓶子扔到了垃圾桶。

    沐清翘没觉得有什么异样,毕竟他们连最亲密的负接触都做过了,喝一个瓶子的水又有什么好害羞的呢。

    已经闭眼躺下的沐清翘感觉一只大手覆盖在了他刚喝完水的肚子上,还不老实的滑来滑去,已经有了困意的沐清翘把手放在了那只大手的手背上,闭着眼哼哼唧唧,“声哥……别揉……”

    毫无睡意的魏如声笑了笑,虽然身子还平躺着,但是对方的脸已经自觉的贴了过来,温热的呼吸一下一下的喷在他脖子上,嘴唇也似有似无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只觉一片温软。

    飞机是晚上到的,现在本来就是休息时间,魏如声看了一会对方的睡颜后便熄了灯躺下,将睡的熟熟的小爱人搂进自己怀中,房间中开着空调,不但不热还有些凉意,于是感觉到温暖的沐清翘在睡梦中搂对方搂的更紧了。

    一夜无梦。

    虽然这次出来魏如声他们公司来了不少人,但是大多数都是和他一样出来涨见识的,在采购方面根本帮不上忙,公司有自己的渠道,就算让这些设计师采购,他们估计也会被宰。

    第二天一早,魏如声带着沐清翘就近在楼下的小餐馆吃了早饭,然后和大家会和,出发去了当地最大的珠宝玉石交易中心。

    祥瑞珠宝公司并不算顶尖的珠宝公司,不过由于经营的年头长,也渐渐有了些口碑,大家在听说这个牌子时虽然想不到什么惊艳的款式却也有质量不错的印象。

    公司这些年一直想要设计出新颖时尚的珠宝抢占市场,然而珠宝设计又不是搬砖,努力就能立刻看到结果,它是需要设计师们的设计灵感的,公司的设计师们也绞尽脑汁想要设计出什么,却总是和潮流差了一线。

    很多设计师都是跟了公司好几年,甚至十多年的了,设计出的东西虽然不能一下子挤进时尚最前沿,但是受众还是有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觉得流行的就是好看的,他们公司也有些忠实买家的。

    老板没办法,只好天天把自己的设计师们赶去出差,供着他们满世界乱逛,想让他们赶紧来灵感,因此,这两年魏如声他们公司的福利越来越好了。

    原来出差带家属费用全要自己出,现在公司已经管报销住宿费了,因此,昨天魏如声和沐清翘才能光明正大的订了一间房。

    这次出差领着他们的尤镜诚是公司的老人了,也是老板的心腹,毕竟原石采购这个差事涉及了公司的根本,一个差错就可能让公司面临危机,别人来老板也不放心。

    到了地方后尤镜诚让他们先进去逛逛,然后自己则去找人了,公司需要的珠宝已经由原石批发商准备好了一部分了,剩下的那部分才需要公盘。

    “公盘?”沐清翘从没来过这种地方,在此之前也没接触过与珠宝设计有关的事。

    “就是拍卖。”魏如声揉了揉沐清翘的头,牵住对方的手,在满地的玉石中间慢慢走着。

    沐清翘好奇的看向地上形状不一的玉石原石,每块未经打磨的石头边上几乎都有人,绝大多数人手里都配着一个强光手电,打开后照向面前的玉石。

    “你们一会要买的就是这些石头么?”沐清翘扭头问魏如声。

    魏如声点点头,“选中之后要参与暗标,我们可以选出自己相中的,然后公司派专人参与暗标,至于能不能拍下来就要看竞标人的能力和运气了。”

    “很有意思。”沐清翘笑了笑,灵气的眼睛好奇的看向魏如声,“声哥,那你有看中的了嘛?”

    “还没,我再看看。”魏如声又忍不住的揉了揉对方的头顶,心中一片熨帖,带着翘翘一起来工作,他以前想都没想过。

    “嗯,那你好好看。”沐清翘一点没抗拒对方揉头的动作,虽然有个说法是男人的头摸不得,但是在沐清翘心里魏如声是他亲近的人,别人做这个动作他可能会不舒服,但是如果是魏如声的话沐清翘就无所谓了,而且,沐清翘其实还挺享受对方摸头时流漏出来的宠爱和关爱的。

    可能因为父母离开他时他还很小,所以对于这种沉稳可靠强大并且宠他的男人,沐清翘一向是没什么抵抗力的,他心中的理想型恰好也是这种,所以他穿越过来后才会轻松的就动心了,并且这份感情随着时间愈加的深厚。

    魏如声将看中的原石编号告诉了尤镜诚,之后的是就是公司操作了,魏如声他们这些珠宝设计师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在这个充满民族风情的地方寻找自己的灵感——咳,说白了,就是吃喝玩乐。

    美丽的珠宝灵感也需要产生在一个愉悦的心情中的嘛。

    尤镜诚走后,这些设计师们也放松了自己,终于不用再在老板的眼线前装样子了,一个穿着银灰色条纹衬衫的青年笑眯眯的向着魏如声他们这边凑了过来,“师父,这就是你的的不对了,师母这么漂亮怎么不早点带出来让我们认识认识呢。”

    魏如声笑笑,转头看向沐清翘,介绍道,“这是唐海,我带的小徒弟。”然后跟唐海道,“这是你师母,沐清翘,他性格害羞,你别没大没小的。”

    “哪有啊!我多听话,师母你叫我小海就行,能不能好奇一下师父是怎么把如此帅气的你追到手的呀!”唐海性格跳脱,还长了一张偏向可爱的脸,咋咋呼呼的却不惹人烦。

    沐清翘看着对方和魏如声熟稔的样子,也跟着笑了起来,“你好,小海。”

    “叫你别乱说话,瞎问什么问。”魏如声嫌弃的说了唐海一句,然后就牵着沐清翘的手向外走去,“翘翘,我们去这里的玉石街看看。”

    “我呢我呢!”唐海在后面不满的喊着,“师父师母你们别把我忘了啊!”

    “你自己去,别来烦我们。”魏如声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对方,他和翘翘去约会,多一个电灯泡叫什么事。

    唐海在后面一下子蔫了下来,最后还是和其他同事一起去的。

    玉石街里卖的多是略加打磨的玉石,也有加工成各种形状样式的首饰摆件什么的,同时还有最受欢迎的活动——赌石。

    沐清翘和魏如声就在围观别人赌石,同样围观的人很多,每次切石就像是彩票开奖一样,虽然这彩票不是自己买的,但是凑热闹的天性却让大家都是同样的兴奋。

    “见绿了!见绿了!”围观的人群激动的嚷嚷了起来,买家也激动的脸色涨红,看着自己的石头眼睛都不带转动的。

    “唉,豆种,不过也算没赔本……”

    “可惜了,我还以为是玻璃种。”

    “对啊,刚见绿时太有欺骗性了,啧,不过这也很正常,玻璃种哪有那么好见……”

    买家也是失望了一脸,但还是去处理自己的翡翠了,打成镯子什么的就当是留个纪念也行。

    “他们说什么呢?”沐清翘对此是一窍不通,不过也看出来了那个人开出来的翡翠品种似乎不是很好。

    魏如声牵着沐清翘的手,慢慢的给沐清翘讲解一些赌石的常识。

    “翡翠颜色大致分绿、红、紫、白、黄、黑六种,其中绿色是最广泛的颜色,其中玻璃艳绿,俗称“高绿”“皇冠绿”“帝王绿”是最上品的……”

    除此之外,一些多色同体的翡翠,例如红/黄、绿、白或红/黄、绿、紫三色同体称“福禄寿”,红/黄、绿、白、紫四色称“福禄寿喜”,这种带着美好寓意的翡翠无疑更加难得。

    不过俗话说的好“外行看色工,内行看种水”,虽说翡翠五彩斑斓的颜色无疑让翡翠文化更加绚丽多彩起来,但判断翡翠等级最重要的条件还是看种水。

    翡翠是根据翡翠的颜色、质地、透明度和结构、裂隙和大小等诸多因素的综合评价和称谓来划分种份的,从差到好,大致是豆种、糯种、冰种和玻璃种这四个主要种头。

    看着魏如声对这些翡翠种类质地侃侃而谈,浑身散发着不一样的自信,沐清翘眼底含着笑意,晃了晃他们俩相抓着的手,玩着唇道,“声哥,你真厉害。”

    “咳……”魏如声轻咳一下停下话头,有点慌张的问,“翘翘,我讲的这些你是不是不喜欢听,你不爱听我就不说了。”

    他说的这些东西一般只有喜欢翡翠的人才会去了解,翘翘应该是不喜欢听这些枯燥无味的东西的……

    “没有不爱听啊,虽然记不住,不过……”沐清翘顿了一下,凑到魏如声耳边带着羞意道,“声哥自信的样子特别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