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妖娆美受在线从良 > 暑假出差
    “什、什么意思啊……”沐清翘用手捏着筷子,无意识的在烤肉上戳戳戳,耳尖通红,却悄悄的将注意力全都放到了魏如声身上。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魏如声看着在橙黄灯光下显得美丽诱人的沐清翘,认真的道,“翘翘,我只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沐清翘脸上发红,心中那种自己比不上原身的想法再也没有了,当初在梦中、应该是梦中吧,“沐清翘”哭诉的话让他印象很深,既然原身的行为都是被强迫的,那有没有可能之前魏如声的行为也是原身口中的“它”操控的呢,只不过最开始魏如声没意识到罢了,不然怎么解释声哥刚刚的话呢,一个月前……那不就是自己刚来的时候么。

    如果按照声哥说的话,原书中声哥其实是想离婚的,但是剧情却让他生生掺和进了那个欲望泥潭。

    很明显,无论是原身还是声哥之前都是被剧情操控的,但是自己来了之后这种剧情的力量不知为何失效了,沐清翘有些自恋的想,莫非是因为自己来自“真实世界”?

    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沐清翘也知道,这个世界至少看起来、感受起来没什么不真实的地方,当然,除了他这具长得简直超出了人类美貌范畴的身体,但是神奇的是,沐清翘出门却永远不会被干扰了正常生活,好似除了那些“剧情人物”,其他人看他只是一个长相出众的普通人而已。

    “快吃,肉都烤老了!”不知道回什么好的沐清翘干脆夹了一筷子的烤肉放到了魏如声身前的盘子中,色厉内荏的说道。

    魏如声低笑一声,让沐清翘脸色更加泛红,用银色的筷子夹起一片烤的金黄的肉片,目光却灼灼的盯着对面的人。

    “看什么看!”沐清翘脸上发热,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他的脸上轻柔又暧昧的抚摸着。

    灯光下,青年脸上玉肌凝脂,细软的绒毛清晰可见,朱唇湿润,耳尖通红,一双黑眸含羞似怒的看过来……魏如声呼吸一滞,突然很想细细品味一下对方还带着油星的双唇。

    他的翘翘真可爱,魏如声亮着眼睛在心里说道。

    回家后,两人又一起玩了一会儿游戏,顶着【大米糕】和【大米糕的夫君】这对情侣名字做着游戏日常。

    大约就是血策成男陪着银羽少年去门派做采花、收庄稼、挖虫子这样的日常任务,然后两人再一起去收集物资,保护镖车,跑商,偶尔打个小副本,混一混攻防战等等。

    魏如声也已经很久没玩这个游戏了,装备什么的自然也跟不上大众水平,沐清翘又是一个刚刚满级的小号,装备近乎没有,所以很多pvp的活动他们根本不参加,不过两人每天凑在一起做做日常任务也玩的很开心。

    可能是吃饭时沐清翘的问题让魏如声警醒了起来,今晚回来后他就在游戏里和对方绑定了情缘关系,还买了不少烟花,一边做日常一边放,系统频道一直被他的烟花喊话刷屏,闲着的游戏玩家纷纷看热闹不嫌事大,在世界上跟着刷屏——

    [世界]你是大居居:【大米糕的夫君】别停,停下你和【大米糕】就是亲兄弟!

    [世界]风清云齁咸:【大米糕的夫君】别停,停下你和【大米糕】就是亲兄弟!

    [世界]君山吴彦祖:【大米糕的夫君】别停,停下你和【大米糕】就是亲兄弟!

    [世界]……:……

    这天下,果然是姓复的。

    沐清翘看着游戏中的世界频道,有些无奈的看向坐在他身边的魏如声,“声哥,你买那么多烟花干嘛。”

    绑情缘只需要一个指定种类的烟花,游戏里平时也有刷屏的,但是沐清翘觉得那应该都是网恋的吧,他已经和声哥在一起了,都领了结婚证了,根本用不着这么浪费。

    他原来玩网游甚至连外观都是不买的,这个游戏因为外观不加属性他也什么都没买,这些天一直都是得到什么装备就显示什么样子,浓浓的混搭贫农风。

    “给你放。”魏如声的回答还是这么直接,看着世界频道那些人哼了一声,心道这些人都是吃不着葡萄嫌葡萄酸。

    “给我看看你还有多少烟花~”沐清翘一下子凑到了魏如声身边,勾笑着看向魏如声的电脑屏幕,两人的脸庞离得非常近,魏如声把游戏背包打开,然后伸手将歪着身子的沐清翘搂到了自己怀里,让对方坐在自己腿上,一手搂着对方的腰一手控制着鼠标。

    侧坐在对方结实有力的大腿上,沐清翘有点不好意思又有些甜蜜,却乖乖的在魏如声的注视下双手环住了对方的腰身,然后掩饰般的将视线放到了电脑屏幕上。

    这一看,沐清翘惊讶的叫了起来,烟花是十个一组,一组占一个背包格子,魏如声的背包里几乎半个背包都是成组的烟花。

    烟花可不便宜,一个四十到一百块钱不定,魏如声这里什么烟花种类都有,显然不都是那种四十的烟花。

    “土豪!”沐清翘回头看向魏如声,只觉得对方仿佛正在发光,发着金钱的光芒,“求包养~”沐清翘亮着眼睛,抬身就亲了对方嘴巴一口。

    “那我可要考虑考虑,先说说你都会什么……”魏如声配合起怀中的青年,眼底含着笑意,语气却沉稳的说道。

    “我会做小饼干、小蛋糕,会洗衣服做饭,会唱歌画画,最最重要的是……”沐清翘先是歪头掰着手指说着自己的有点,说道后面,伸手勾住了金主的脖子,凑在对方耳边笑道,“……我会暖床。”

    “暖床,怎么暖,光暖床可是不够的,来,我先验验货。”魏如声语气故作冷硬,低头吻上了怀中青年,直将对方吻得气喘吁吁,“走,换个地方。”说罢,将青年抱起颠了颠走向卧室……

    被主人遗忘的【大米糕】和【大米糕的夫君】在游戏中相互焦点着,含情脉脉的拥抱了一夜。

    ……

    过了两天,吴雨兰回学校教课了,沐清翘看了对方一眼,小姑娘的气色比以往好了很多,还画了一个精致的淡妆,穿的也不再是以前那种不知道洗了多少遍的旧衣服了。

    “沐老师好呀。”吴雨兰笑着和对方打招呼,沐清翘笑了笑当做回应,然后问道,“打算什么时候回家?”在医院时吴雨兰和他说过她的打算。

    “快了,听说新的英语老师过几天就调过来了。”吴雨兰眼中闪过一丝不舍,她在学校也待了一年了,还是有些舍不得这些学生的。

    又闲聊了一会,就有学生来找吴雨兰了,毕竟英语老师可比美术老师忙多了,见办公室又剩下自己后,沐清翘百无聊赖的在桌子上翻起了书。

    果然如吴雨兰所说的,没几天新的英语老师就过来了,吴雨兰离开的时候,出乎意料的是最不舍的竟然是那个将她“气昏倒”的学生周一帆,这个小男孩红着眼摸进了办公室,站在吴雨兰办公桌前低着头,而吴雨兰则在劝他,最后还是吴雨兰将自己的手机号社交号都给了对方,说常联系才把这个小男孩劝回去上课。

    “他还挺舍不得你。”等人走后,左红玉才带着调侃说了一句。

    “唉。”吴雨兰也忍俊不禁的叹了口气,“这傻孩子还以为是他把我气昏倒的呢。”

    这几天吴雨兰的前男友也试图找过吴雨兰,但是学校有保安,吴雨兰出校门又有她父母接,高杰根本没找到机会和吴雨兰好好谈谈。

    至于吴雨兰回家后对方会不会还去找她,沐清翘就不知道了,他和吴雨兰的关系还没熟到无话不说。

    平淡日子飞逝而过,转眼就到了暑假,沐清翘收拾收拾就跟着魏如声一起去出差了。

    魏如声和沐清翘订的酒店大床房,来时做飞机做了快两个小时,下飞机又是时间不短的出租,车上的气味不好,在车上时沐清翘就脸色发白。

    “累了么?”将行李放在酒店房间,魏如声坐在了沐清翘身边,伸手为对方揉了揉太阳穴。

    沐清翘确实有点晕车,不过他以前晕车时难受也会忍着,等下车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就会好不少,但是这次,沐清翘却觉得自己特别特别难受,不自觉的就委屈的说出声,“难受。”眼底还泛着泪光。

    “要不要喝点冰水?还是想吃冰淇淋,我看楼下就有卖冰淇淋的店,我记得可乐也有用……”魏如声果然很是心疼,语气都有些慌乱了。

    沐清翘伸手搂住对方的腰身,将头贴在对方胸口上,嘟囔道,“可是我懒得动弹。”

    “我抱你下去,老攻力气大。”魏如声看着对方略显病态的脸色语气软的不像话。

    魏如声的声音很好听,沐清翘不知具体该怎样形容,他只觉得在听见对方声音的时候他心中就很酥、很软、又微微发痒,低沉而温柔的仿佛晒满了阳光的毛毯,又仿佛午后阳光中的童话故事……让人听后沉迷微醺。

    “不要,我们睡觉吧。”沐清翘不想麻烦对方,而且他其实早就习惯晕车的难受了,现在只是……恃宠而骄的说出自己的不适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