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妖娆美受在线从良 > 送去医院
    “老师!沐老师,吴老师在课上昏倒了!你快去看看!”沐清翘正在办公室看纪录片,门口跑进来一个学生,沐清翘眼熟,是他教的一个班的班长。

    现在办公室只剩下沐清翘一个人了,那个学生自然向他说了事情。

    “吴雨兰?”沐清翘脑中第一个印象就是脸色苍白的吴雨兰,这些天吴雨兰的状态确实不太好,站起身连忙跟着走了出去,“怎么昏倒的?”

    “就,好像是周一帆气的……”班长的脸上的表情有些害怕,毕竟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出了事情除了找老师和打120根本没什么办法。

    “打120没。”周一帆这个学生沐清翘是耳熟的,在他课上调皮捣蛋的孩子他都有点印象,但是对方似乎不是那种特别闹腾的,一般说他两遍就消停了。

    “已经打了。”班长点点头,带着沐清翘进了班级,他们班离办公室是最近的,因此他和沐清翘过来的最早,其他找其他老师的学生还没来。

    沐清翘现在没没空管学校不让学生带手机的事了,讲台上的吴雨兰闭着眼睛,已经被学生们扶到了椅子上,几个女生在她后面支撑着她,脸上的表情看着都快哭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小男生也手足无措的站在一边,双眼通红,眼中满是后悔和自责,看见沐清翘进来后什么都顾不得的问沐清翘,“沐老师,我们要不要把吴老师送到学校外面,早点上救护车。”

    “不行,你们别再动了,就保持这个姿势,除了这几个女生,其他学生都出教室,靠窗的把窗户打开……”

    “这是怎么了?”隔壁班的男老师听见外面学生大呼小叫的声音也走了出来,看见闭着眼脸色苍白的吴雨兰后大步走了过来,在一个学生告诉他情况后他立刻道,“刚刚是谁打的120,把电话先给我。”

    其他老师也过来了,都堵在门口,第二个来的男老师将他们都拦在了门外,好在他们学校在市中心,不远的地方就有医院,救护车来的很快,专业的人员很快就把吴雨兰送去了医院,跟着的只有沐清翘和那个男老师。

    “这是被那些孩子气的,这妹子咋心气儿这么小……”那个男老师坐在沐清翘旁边,看着医生给吴雨兰急救,叹了口气。

    “吴老师这些天身体状况就不好,脸白的不正常,可能有其他事吧。”沐清翘觉得不是学生的问题。

    “对了,沐老师,这个老师的手机在你那里吗,我们告诉一下她家里”对面的男老师突然说了一句。

    “在我这,刚刚放在讲桌上,幸好我拿来了。”沐清翘将吴雨兰的手机拿了出来,没有密码,点进联系人找到妈妈打了过去。

    “喂,谁啊?”对面的声音有些疑惑,似乎并不知道来电是谁。

    沐清翘没想那么多,快速的就将吴雨兰在讲台上昏倒的事情说了,还说了他们要去的医院的地址。

    “真的?你别是骗子吧……”听到吴雨兰的名字,对方先是激动,后面却犹豫和胆怯了起来,沐清翘还听见手机对面的喊声,“孩儿他爸,这个人说咱么女儿在……”

    “是真的,阿姨,不是骗子,您不信就过来看看,反正地点是医院,又不会有什么危险。”沐清翘说道,从对面的反应沐清翘就知道了,吴雨兰应该是好久不和家里联系了,他父母竟然连吴雨兰在哪都不知道。

    “谢谢你小伙子,我们马上买票过去!你是兰儿的朋友吧,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们照顾她一天,我们在兰市,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过去……”对面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沐清翘自然不会拒绝,更何况这根本不算什么大事。

    “行,阿姨我在这等着,你们快来吧。”沐清翘连声答应,挂了吴雨兰父母的电话后,又打给了吴雨兰手机置顶的联系人,看称呼应该是她男朋友。

    “嘟……嘟……嘟……”等待铃声响了好久才被接起来,还没等沐清翘说话,对方不耐烦的声音就传了出来,“你又有什么事,烦不烦,别总给老子打电话,正打游戏呢……”

    “先生,你女朋友现在在急救车上,正送往市医院……”沐清翘打断了对方。

    “医院?她怎么了?”对方问的倒是挺快。

    “上课昏倒了——”沐清翘还没等具体说什么,就听见对面骂骂咧咧的声音,“妈的,又输了,上个课还能昏倒,矫情的她,行了我一会过去!狗比队友坑我……”

    显然,吴雨兰的男朋友根本没把她放在心上,现在还在想着游戏。

    “这是什么人啊都。”余金明、也就是另外那个老师听见了电话内容说道。

    沐清翘没说什么,毕竟他对吴雨兰的情况不清楚,不好评价什么,不过他那个男朋友……要是他早就分手了。

    “病人没太大问题,这些天太过劳累了,让她多休息休息……”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嘱托道,医药费是沐清翘先垫着的,好在吴雨兰没什么大事,沐清翘和余金明都松了一口气。

    “病人已经转移到普通病房了,住院观察一天就能出院,她现在已经醒了,你们可以过去看看。”

    “谢谢医生,我们这就去看看。”余金明连连应道,问了病房号后就带着沐清翘一起去看吴雨兰。

    在路上,沐清翘的手机响了,来电的是魏如声,沐清翘突然在上课期间花了不少钱,还是花在医院,魏如声自然是担心的,犹豫了一会他还是选择直接给沐清翘打电话了。

    沐清翘一边走一边将事情和魏如声讲了讲,“没什么事,吴老师的父母也快来了,这里还有学校其他老师,我晚上就回去了。”

    “嗯,好,你回来前告诉我,如果时间差不多我就去接你。”魏如声手中拿着画笔,却画不出任何一根线条,听对方答应后才挂断电话。

    “谢谢你们把我送到医院。”进了病房,吴雨兰已经醒了,手上挂着水,脸色依旧苍白。

    “没什么好谢的,不过你确实该多休息了,对了,我已经告诉你父母你进医院的事了,他们正向这边过来。”沐清翘坐在靠墙的一把小凳子上,正对着半躺在床上的吴雨兰。

    “我妈、”吴雨兰顿了一下,然后脸上有了一个诚挚的笑容,“我好久没见他们了……”

    或许是沐清翘坐在小板凳上的形象太让人有倾诉欲了,也可能是太多事堵在心里,总之,在这个乱糟糟的病房,吴雨兰对着对面的那个长相异常精致的男人慢慢说出了自己的故事。

    吴雨兰从小就是邻居们口中的“那谁谁”,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从小成绩优异,从不和父母顶嘴,还是家中的独生女,受尽了父母娇宠却依旧落落大方。

    从小学到大学吴雨兰也从没辜负父母的期望,将一切心思都放在了学习上,考了一个重点大学,让她父母笑得合不拢嘴。

    然而这样的人生活无疑是贫乏的,大学绚丽而多彩的生活让吴雨兰的人生一下子丰富了起来,逛街、化妆、追星、游戏她一一尝试了个遍。

    在游戏里,她跟着潮流也组了cp。然后越来越喜欢她游戏中的这个老公,很自然的,两人就见面了,成为了正式的男女朋友。

    游戏里,对方是一个装备好外观多操作犀利的大佬,满足了吴雨兰不少幻想,见面时吴雨兰也做好了对方可能就是一个宅男的准备,没想到对方长相居然很是帅气。

    异地恋加一起玩游戏,吴雨兰毕业后就想带他回家见父母,这时问题却来了,对方根本没有一个像样的工作,每天都在玩游戏,吴雨兰的父母是不可能同意的。

    事实果然如吴雨兰所料,见了一面后吴雨兰的父母就觉得对方没个工作吊儿郎当,让找个送外卖之类的活又嫌累,眼高手低,成不了大器,于是立刻让他们分手。

    他们大学几年都在一起,虽然见不了几面,但是平时有游戏联系着,感情还是不错的,吴雨兰自然不同意,高杰觉得对方父母看不上自己,于是他们就开始了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的生活。

    父母又在一旁施压,那段时间吴雨兰夹在父母和男朋友中间很是难过,于是在高杰提出他们先离开一段时间找到工作再回来的主意时,她略微一思考就同意了。

    说是出来闯荡,其实就是“离家出走”,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后,吴雨兰和高杰都开始打工挣钱,最开始其实还好,但是过了一段时间高杰就受不住了,辞职回来说他要做职业选手,又开始玩起了游戏。

    在吴雨兰心里,男朋友的游戏技术还是不错的,所以没阻止,甚至一个人打了几份工来供着高杰,因为高杰总是说等他成为了职业选手就不让她这么辛苦了这样的话。

    高杰是吴雨兰的初恋,吴雨兰对对方的话自然是十分信任的,因此即使又苦又累也咬牙坚持住了,还幻想着男朋友成为职业选手后能跟她回家,证明她的选择没错。

    然而一年过去了,她的男朋友除了最开始的两个月打过工,剩下的时间都在打游戏,每当吴雨兰问高杰事业的事对方只会推脱的说快了快了,再问他就一脸不耐烦,甚至摔东西,吴雨兰只好咽下了嘴中的询问。

    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从最近的一些小事上,吴雨兰觉得对方肯定是出轨了,于是昨天趁着高杰出门再一次登上了高杰爱玩的那款游戏,对方的密码她是知道的——

    输入——登录——

    刚刚登录上,一个甜腻腻的密聊就过来了——【老公~~你上线啦~~~~组人家啦~~/亲一口/脸红/脸红】

    这销魂的波浪线,吴雨兰当时是又气又怒,却忍着怒气看了冲销记录,这下她差点摔了鼠标,这一年她给高杰的钱都被他买装备买外观了,还送给了那个刚刚密聊她的小、贱、人!

    吴雨兰恨得牙痒痒,手中却异常冷静的拍了照,然后下线,又将电脑恢复最开始的样子。

    她辛苦工作一年的钱竟然被高杰这个王八犊子送给了一个波浪精!贼气!

    分手,必须分手!吴雨兰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谁爱养着这个软蛋谁就去,反正她不伺候了!第二天一大早吴雨兰就去把她的兼职全都辞了,然后才来到学校。

    至于当面质问,吴雨兰对高杰的感情因为出轨加上这一年的折磨突然一下子消了干净,直接把对方当成了人渣,自己辛辛苦苦打工养了对方一年,突然提分手,吴雨兰担心对方万一伤害了她怎么办。

    其他兼职都可以立刻辞职,但是学校里新的英语老师还要几天才能调过来,学校对她平时又多加照顾,她至少要等到新的英语老师来了再回家。

    压抑了一天的情绪在第二天白天忽然爆发,接下来就是她昏倒被送进了医院。

    “你那男朋友可真不是东西,不过刚刚我们也把你昏倒的事情告诉你男朋友了,他说一会过来,要不我拦着点?”余金明听了吴雨兰的话后对她那个素未谋面的男友厌恶到了极点,不但要靠女朋友打工养着,竟然还拿女友的钱泡妹子。

    “他估计很晚才来。”吴雨兰不在意的摇了摇头,眼中还是有点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