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妖娆美受在线从良 > 声哥的哥哥
    搬家的事情由魏如声一手包办,沐清翘还趁机让魏如声帮他处理了一大堆没用的奢侈品,虽然相比买回来时的价格血亏,但是看着清清爽爽的新家,沐清翘明显心情大好了起来。

    沐清翘也趁着搬家翻出了他和魏如声的结婚戒指,不动声色的戴在了左手的无名指上,魏如声当天就看见了对方手上那枚熟悉的戒指,眼中的傻笑根本掩都掩不住。

    来帮他们搬家的人看见他们那副傻样子还笑着调侃了一句,问他们是不是结婚不久。

    好好的一天假期都用来搬家了,虽然很累,但是沐清翘的心情一直很好,中午和晚上都是出门草草的吃了一口,一边熟悉着新小区的环境,一边牵着对方的手,两只带着同款婚戒的手牵在一起,既甜蜜又炫耀的气氛简直要腻出蜜来。

    接下来的很多天,沐清翘过的十分轻松,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回家和魏如声一起做做饭,有空就出去看一看新上映的电影,逛一逛晚上的城市,魏如声加班时他就打开电脑慢悠悠的单机升级,也不嫌无聊和孤单。

    然而半个多月都过去了,沐清翘晚上却还是一直拒绝和魏如声更进一步,即使他已经被魏如声吻的神迷意乱也坚定的用使不上劲的手把魏如声往外推。

    若是其他人肯定就半强制半哄诱的把人吃了,但是对面是魏如声,一个把沐清翘放到心尖尖上的男人,只要沐清翘有一点不愿意,别说气氛到了,就算是误吃了春药他也只会选择泡冷水澡,而不是让自己痛快。

    沐清翘其实看着每天憋得不行的魏如声也有些愧疚,不过更多的还是纠结和羞涩,咳,虽然他们早就赤诚相见过了,但是从没有过那件事经历的沐清翘对这种事还是放不开的,尤其是他们每次有感觉时灯都大亮,更衬得沐清翘羞耻心加剧。

    要是黑着灯的话……他说不定真的就半推半就了,沐清翘脑中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然后就红着脸甩了甩脑袋,把这些思想甩出去。

    “翘翘,加生抽。”魏如声好听的声音和淡淡的烟火气让胡思乱想的沐清翘瞬间回了神,将注意力放到了眼前做了一半的菜上。

    经过半个月的“学习”,沐清翘在今天终于获得了魏如声的许可,能够在厨房做饭了,当然,是在魏如声的监督下才行。

    不过沐清翘已经很满足了,他装了半个月的新手,终于又获得了做饭的权利了。

    沐清翘:没想到我还会有这么积极做饭的时候,为勤劳的自己感动。

    将做好的三个菜端上桌,坐在餐桌前的沐清翘看着夹了一口菜放进嘴中的魏如声,还真有了第一次做饭等结果的紧张,眼珠转也不转的看着对方。

    魏如声表情平淡的又吃了一口饭,才看向紧张的看着他的沐清翘,原本强装出的严肃表情一下子变得温柔,眼中带着笑意道,“很好吃。”

    沐清翘呼出一口气,也跟着对方笑了起来,口气很大的豪爽道,“以后想吃什么告诉我,我给你做。”

    站在厨房里拿着铁铲的青年,气势上却仿佛拿着虎符指挥千军万马,豪情万丈。

    暮光透过窗子照进屋子,也将沐清翘镀上一层温暖的金色,灵动的桃花眼顾盼生辉,淡粉色的樱桃唇俏皮的勾着,仿佛是一副上帝的完美画作。

    “好。”魏如声看着神情张扬的翘翘,捏了捏对方的手,有些无奈和纵容的道,“快吃,晚上不是还要出去看电影嘛。”

    “嗯嗯,我在晚上看了这部电影的宣传片,看起来很有意思的。”自家的饭桌又不讲究什么食不言寝不语,沐清翘一边吃着自己做的味道一般般的菜一边就聊了起来。

    这个月沐清翘一件原来必买的那些奢侈品都没买,他们的生活质量一下子就提升了起来。

    沐清翘自己的工资有小五千,每月的水电费什么的都是魏如声交,只要不像原身一样买那么多撑面子的东西就绝对够一个人过的不错了,更何况魏如声每月还会上交工资。

    不过这个月魏如声上交工资时沐清翘没好意思要,他每天根本没什么花钱的地方,最多在某宝上看一些有趣的小东西买回家,而这些东西用他自己的工资就足够了。

    面对沐清翘的转变,魏如声犹豫了一会,然后干脆去银行给自己办了一张副卡,额度与主卡相同,又把这张卡硬塞进了沐清翘手中。

    原来魏如声是不敢把副卡给对方的,因为他自己的工作也需要一些流动资金,但是魏如声相信,现在的翘翘绝对不会再和以前一样把钱都花在那些不重要的事上了。

    “我不需要的……”看着手中的银行卡,沐清翘觉得重若千斤,原身不知道用了多少办法想让魏如声给他副卡魏如声都没松口,就算是被原身骂的狗血淋头这个男人也只是委屈的低着头不反驳,然而还是每月给原身打一笔丰厚的零花钱罢了。

    “翘翘,你收着。”魏如声看着有些茫然加震惊的沐清翘眼含笑意,攥着沐清翘的手将银行卡塞进了青年的钱包里,眼睛却亮着坚定的光,“这是我们的共同财产。”既然翘翘已经变好了,他就没有理由防备了。

    沐清翘看着眼睛发光的魏如声,觉得心中又暖又酸,暖的是对方对自己如此的信任,酸的是明明是这样一个容易满足和付出信任的人,原身却害的对方身败名裂惨入牢狱。

    沐清翘知道对方把副卡给自己的原因,不过是因为自己这半个月表现出来的“悔过自新”,只是这一点点的关心就让对方放下了底线……

    “好,我收着。”沐清翘喉咙发紧,看着相牵的两只带着同款婚戒的手,勾唇暖意融融的笑出来,抬眼看向眼前的男人,“声哥,谢谢你的信任。”还没等对面说话,青年又说,“这是我最后一次说谢谢,我一定不会辜负这份心意的。”

    这份温暖的近乎灼热的赤诚心意,又有谁舍得辜负呢。

    反正他是不舍得的。

    沐清翘一边吃饭一边又想到了前两天对方把副卡交给他的事,眼睛虽说是盯着眼前的菜,眼角的融暖笑意却溢了出来。

    他真的没想到来这个世界仅仅半个多月就多了一个满心满意都是自己的爱人。

    “笑什么?”魏如声看着眼角挂着愉悦笑意的沐清翘问道。

    沐清翘摇摇头,还没说话就听见了门铃声,虽说有些奇怪谁会按他们家门铃,却还是打算站起身去看看。

    “你继续吃,我看看。”魏如声说了一句就放下碗筷走到了门口,见状,沐清翘就没起身,只是放慢了吃饭速度好奇的看向门口。

    “哥?”魏如声立刻打开门,“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魏凌走进门,他的车半路出了点小事,本来能换辆车回家去的,但是想到魏如声家就在附近,他又有好些天没见到对方了,干脆就留下司机处理事情,自己就过来了。

    听见来的人是魏如声的哥哥,沐清翘立刻就放下了碗筷,飞快的抽出纸巾擦了擦嘴和手,然后站起身看着那个气势满满的男人叫了一声,“……哥?”

    沐清翘叫的也有些心虚,他从原身的记忆里知道,魏如声的家人根本就没承认过他的存在,对原身的态度十分不好。

    沐清翘对魏如声家人的态度倒是没什么在意的,因为要是他的家人找了一个像原身这样的男朋友,他做的估计就不是无视而是打断对方的腿了。

    “嗯。”魏凌看了一眼站起身的沐清翘,不爽的应了一声,不想自家弟弟难做,这次还算长进,上次见面时态度拽的好像他包养了如声一样。

    听到回应,沐清翘脸上的笑容明显了起来,总之,能得到回应就好,声哥还是很在意他的家人的,就算自己得不到声哥家人的喜欢也别让声哥夹在中间两边难做就好。

    “哥,你和声哥坐,我给你们沏茶。”沐清翘知道对方估计和自己没什么好说的,也不勉强,笑着说完就去厨房烧水去了。

    “算他识相。”魏凌坐在沙发上,脱下外套搭在沙发靠背上,然后问起了魏如声最近的情况,“最近工作怎么样……”

    客厅两个男人一问一答,气氛很是融洽,沐清翘偷偷向外瞄了一眼,魏如声和他哥哥待在一起时与和他待在一起时完全不一样。

    和自己在一起时,沐清翘时时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小心谨慎,想要讨他开心、又怕他生气,因为沐清翘一点举动就心满意足。

    然而现在,魏如声和魏凌坐在外面,沐清翘觉得魏如声终于放松了自己,不再那么紧张、不再时时紧绷着精神,虽然听着像是公事般的问答,但是明显两个人都十分的轻松和开心。

    沐清翘知道这才是魏如声面对亲密之人时的态度,面对自己时……可能真应了那句“先爱的人先输”,在对方心里,他早已一败涂地,所以在爱情的战场里,对方一直卑微又懦弱的讨好着这场战争的胜利者……

    却不知这胜利者也已经陷进了战场,并且甘愿脱下战袍,扔掉长矛,以输家的身份紧紧抱住那个已经遍体鳞伤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