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六百零二章:吴襄的能力
    交易会期间虽然没有见到南国公,但是各路官僚资本代言人都心知肚明,人人都理解南国公为何病了,心照不宣尔。

    交易会还没结束,许多商贾纷纷自报家门,无非是某某总兵官、某某兵备道等等的家族生意代言人不一而足,他们的要求不高,只希望得到赵蕊吸纳大额存银的批条。

    可惜这一次可不会人人给面子,调“华夏大钱庄”的信誉度记录,曾经违约提现的任何人都不可能重新享受年息百分之十的优待。

    许多被拒绝接受大额存银的代理人都怅然若失,这时一个人不失时机出现了,当然是无孔不入的商界精英吴襄。

    平西伯豪爽地邀请各路大商家去喝酒侃大山,这些商贾虽然后台过硬,但是能够接受到平西伯邀请都觉得不胜荣幸,都聚到了“华夏岛”的地标建筑之一“彩云飞”大酒楼。

    在没有电梯的年月修建一座高达十二丈的高楼当然巍峨得不可一世,这个产业当然是蓝彩儿的私产。

    九成楼如何攀爬?岂不是要把想去欲穷千里目的客人累着?

    聪明的汉人设计师们当然有办法,裙楼才六层不算太高,这里有个空中花园,浏览过这里的景致再爬三层楼就不觉得太累了。许多客人选择在空中花园露天小酌倒也雅致。

    最下面三层楼也被设计师用高台的办法掩饰了,登上高台进入入彩云飞大酒楼正厅时其实已经是在第三层。

    吴襄是这里的常客已经见怪不怪,许多第一次来到第九层巨大宴会厅的宾客都不敢靠近落地窗,虽然那里有镍白铜栏杆安全无虞。

    因为许多人不适应落地玻璃窗,感觉自己头昏目眩如同置身悬崖绝壁。

    吴襄乐呵呵道:“本爵想着以后就来‘华夏岛’安度晚年,约上几位好友来这里喝上几杯,透过那明亮的玻璃窗就会看到海浪滚滚,看见远处的千帆点点,每每都令人心旷神怡啊!”

    朱大成也感叹道:“何止海景美妙如斯,透过西窗看芸芸众生也是一乐也!还有北窗的山色也是美不胜收啊!”

    朱大成和张之极不同,如今没有官职在身,他老子还壮实着呢,等到袭爵还不知猴年马月,因此他有闲空到处玩乐,顺带着做生意。

    一众商贾都在细细打量这个好去处,人人啧啧称奇个个赞叹不已,都顺着吴襄、朱大成的话音大谈在‘华夏岛’安度余生是个不错的选择。

    把酒言欢自然有好歌好曲助兴,宴会厅里的小舞池还可以让有兴致的客人舞一曲。

    几圈酒喝下来,所有的来宾都知道了马上会有一个可以参股的天大买卖。

    吴襄那充满诱惑的声音在已经酒酣耳热的几十位代理人耳边回荡:

    “诸位,诸位,该说的不该说的,本爵都说了,是不是瞻前顾后再次失去获得暴利的机会就看看大家对南国公有没有信心,不强求诸位参股,但是以后看到胆大的发财时别抱怨我平西伯没有照顾大家。”

    何自在马上大声道:“何家无比信任南国公,以前就是以后更是,跟着黄家做生意从来都是盈利丰厚。现如今又大不相同,那些坚船利炮足以在海上称王称霸,‘华夏发展’前途无量。”

    何自在此话真的是发自肺腑,何家代理黄家产品多年,又是最早参与海贸的商家之一,如今已经算得上是实力雄厚的财阀。

    何家的发展完全得益于黄胜,何自在当然投桃报李。何家老爷子何贤也特意嘱咐几个儿子,不要首鼠两端,这辈子就认准黄胜。

    因此每每黄家有什么号召,他们何家都第一个跳出来表示支持,今天也不例外。

    这一次何家来了三兄弟来参加交易会,他们互相耳语一番,还是何自在道:

    “何家决定倾其所有参与‘华夏发展’的投资,至少会拿出二十万两,至多一时还说不好,反正争取成为董事会成员之一。”

    一位福建商贾问道:“平西伯,不知吴家准备出资吗?您准备拿出多少银子参股。”

    “吴家最起码拿出五十万两,到时候本爵还会把在老家扬州府的良田都卖了,争取凑出一百万两搏一搏。”

    “嘶!”几十个代理人倒吸一口凉气。一个个心里打起小算盘,这位吴爵爷真的假的啊?他可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家伙,做生意贼精,他看准的买卖肯定有得赚。

    又有一位天津卫商人问道:“平西伯您财大势大,小的家主可没有如此财力,不知拿出三五万两银子入股行不行。”

    吴襄答复道:“哈哈,不要说三五万两,三五百两都行,‘华夏发展’每股一百个华夏通宝银币,初步决定募集三十万股,南国公会最少出资购买八万股,肯定是第一大股东,当然是董事长。”

    “嘶!”又是这个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牙疼。一时间诸位宾客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乖乖,南国公好大手笔,八百万两,富可敌国啊!……。”

    吴襄接着道:“看着那些坚船利炮眼热吗?本爵入股后也是拥有者之一,有这些战舰护航做生意会赚多少银子你们真的心里没数?”

    还是那位福建商贾开口了,他道:“海贸的利润咱们福建商家人人知晓,只不过如果在海上夺了他人的商船算不算‘华夏发展’的牟利?”

    吴襄肯定道:“以后‘华夏发展’就是所有的股东们共有,抢了商船自然是利润,但是损失了战船、被人家夺了商船也同样是损耗。”

    几个商贾一起奸笑道:“哈哈哈,如此坚船利炮谁能够打得过,当然是包赚不陪。”

    吴襄正色道:“包赚不陪谁也说不好,反正股东的利益高于一切是南国公亲口承诺,‘华夏发展’的武装力量也是他亲自指挥,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本爵相信南国公带兵的本事,是陪是赚本爵就认准了‘华夏发展’。”

    这个时候没有哪个商人纠缠南国公究竟是不是病了这个话题,大家都在谈论‘华夏发展’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