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七十三章:堪称完美
    袭击蒙古部落,庆格尔泰比任何人都积极,他审问发誓归顺的俘虏,得知奥巴的两个儿子已经夺路而逃,他们扔下了刚刚咽气的老子。

    庆格尔泰不客气,找到奥巴的尸体直接剁下了这个奴才的脑袋。

    黄明理大军成功袭击喀喇沁王都,并且得到了大台吉奥巴的首级,此次出击已经堪称完美。

    明军占领了一个勉强有一点点防御力的格勒珠尔根城立足,得到了大量牛羊马匹,还有几千石麦子可以贴补军粮,食物储备足以让已经达到五六万人的队伍饱食三四个月。

    黄明理不急着回师,因为他的任务就是竭尽所能搞破坏,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着也要让喀喇沁人终生难忘啊!

    他坐镇格勒珠尔根城,以此地为中心点,以三千骑兵组建为一个团队,以刚刚投靠的非喀喇沁部落的二百蒙古人为向导,一共组建五个定点清除喀喇沁部落聚居区杀戮鞑子男丁的大军。

    五个队伍从三个方向搜索方圆三百里,大军袭击过后,视野里应该都是无人区。

    明军从南面来,这个方向已经被屠戮、抢掠一空没什么搞头。

    但是这里布置了许多观察哨,斥候架起固定式望远镜夜以继日观察,因为肯定会有喀喇沁或者后金援军到来。

    只要能够率先发现敌军,黄明理就能够提前布置,千里迢迢赶来的敌人落入巨大包围圈就惨了。

    黄明理知道在锦州鏖战的后金军日子不会好过,他无比信任家主用兵。

    后金军在锦州战场失利的情况下哪里有余力兼顾远在两千里外的奥巴奴才,派来援军的可能性有,但是肯定不会多,至多效仿野猪皮,派几千人意思意思就不错了。

    骑兵的机动力给了黄明理太多选择余地,敌人如果来多了,他可以带着队伍避其锋芒选择远遁,来少了利用骑兵速度打运动围歼战应该很有意思。

    明军在格勒珠尔根城周边肆掠了七八天,喀喇沁诸部雪上加霜,太多小部落干脆套上牛马大车,拆了蒙古包悲悲戚戚往更远的北方迁徙。

    明军天天吃肉都腻味了,解救的汉人不需要累死累活调养了一段时间体力已经提高不少,有了重返家园的期待,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千里奔袭的大军不仅没有减员,还如同滚雪球般膨胀到了七万余人,五六千汉人青壮年男丁都已经拿起冷兵器参与管理俘虏。

    参加奔袭的明军士气正旺,一个个都认为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对手,人人期待从锦州过来的鞑子或者建奴,他们不是自诩野战满万不可敌吗?

    上一次在广宁西被家主一举击破了这个神话,这一次黄明理期望再来一回,彻彻底底告诉世人,“满万不可敌”就是放狗臭屁!

    五月一日的晌午风和日丽,天气不太炎热,可是锦州南二十二里位置的明军一个个都在挥汗如雨,没办法有一千余无头尸体要进行处理。

    以前黄家人马是管杀不管埋,今天做不到,敌军尸体遗留在自己的阵地上,五月天的太阳多么暴烈,不到一天这些尸体就会鼓胀暴烈,当然会臭不可闻,肯定会苍蝇乱飞,搞不好会传染疾病也未可知。

    明军今天除了预案的掘进工作量还多了掩埋一千余具尸体的活儿,自然会汗流浃背,但是他们累着且快乐着。

    昨夜明军大获全胜,有十几个运气爆棚的掘壕明军真的用工兵铲削下了建奴的首级。

    今天上午他们拿到了六个黄橙橙的当银十两的华夏通宝金币或者六十个当银一两的银币,当然也有明军领取人头赏时选择金币、银币混搭。

    太多明军没见过金币,但是他们都有耳闻,知道这种华夏通宝如今比银子、金子都吃得开,所有的商家都最乐意收取这样的货币,一个个围着传看。

    宣传队的许四九又不失时机地出现了:“怎么了?是不是很羡慕啊?”

    一个明军老老实实道:“长官,那是自然,十亩良田呢!谁不想啊!”

    许四九问获得斩首功的明军道:“砍翻建奴是不是很难?他们是不是有三头六臂啊?昨夜你如何得手给大家讲讲啊!”

    这一下挠到痒痒肉了,那个神经粗大的明军开始吹嘘:“建奴哪里有三头六臂,一个个都是样子货,老子是跑得快,一下子追上了一个逃跑的马甲,只不过‘咔嚓’一下子,工兵铲就把那小子脑袋斩下了。”

    “啊?就如此容易?”

    “是啊!就是如此简单,哈哈!你以为是戏里的情节,需要你来我往大战三百回合啊?老子昨晚就只用足了力气挥砍了一下而已,想再接再厉根本找不到机会了。”

    另外一个也获得斩首功的明军笑道:“饶是如此,建奴一个个都在抱头鼠窜,咱也是追上一个建奴在背后下的手。”……。

    故事在继续,版本各有不同,相同的情节就是建奴都是怂包,都吃不消“咔嚓”一下子。

    明军越听越兴奋,恨不能即刻就有机会再次出击,他们都想着也给建奴“咔嚓”来上一工兵铲,得到十亩良田……。

    三十几个俘虏已经被分别审讯确认了身份,其中居然有三条大鱼,一个是老奴所谓的开国功臣钮祜禄·额亦都的七儿子甲喇额真钮祜禄·葛尔嫩。

    一个是瓜尔佳·费英东的女婿甲喇额真略赫哲,还有一个是李永芳的儿子,也就是野猪皮的孙女,阿巴泰的女儿生的杂种刚阿泰。

    黄胜今天不准备炮击后金军阵地,因为不想攻击太迅猛一下子惊走了红歹是,想着让八小觉得还有机会。

    他一边布置防务的同时一边派出信使去宁远召监军大太监王应朝来军中议事。

    随随便便派出信使就能够把皇帝派遣的监军召来也只有南国公黄胜有这个面子。

    凌晨,王应朝大太监获知南国公攻击建奴大获全胜,得建奴甲喇额真首级一颗、牛录额真脑袋七级,外加五百级巴牙喇、马甲、步甲斩获。

    他立刻写了捷报即刻派出六百里加急直驰京师,见到南国公召见一句废话都没有快马加鞭去海边乘坐哨马船与傍晚赶到中军营地。

    一见面,王应朝满脸堆笑一躬到地,尖着嗓子道:“下官贺喜南国公旗开得胜,不知公爷召唤下官有何吩咐?下官一定不遗余力。”

    王应朝在黄胜面前连太监惯用的自称“咱家”都不敢,又不能自称“奴婢’,那是太监在天子面前的自称,因此他思前想后决定以下官自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