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斩获颇丰
    眼睁睁看见对面明军阵地忽然冒出成群结队的身影,黑压压如潮涌般冲了过来。

    又是几十颗烟花升空,借助短暂的闪亮,莽古尔泰蓦然发现自己人好像所剩无几。

    这个世道怎么了,明明是咱们大金军乘着夜色奇袭明军争取近战互相砍杀,现在反过来了,明军居然一个个嗷嗷叫着冲击己方,满是杀上前来乱砍乱剁的狠辣。

    明军根本不怕冷兵器夜战、近战,都气势汹汹争先恐后急奔而来,欺软怕硬的后金军立刻怂了,许多建奴立刻“当啷、当啷……。”扔掉了手中沉重的铁盾掉头折返跑。

    少了几十斤负重,逃跑的速度果然不可同日而语,谁知一时慌不择路,脚抬得太高步子迈得太大,没有扯着蛋,被恶毒的铁蒺藜扎着脚了,许多建奴一个趔趄倒地。

    “主子,攻击无望了,兄弟们没有几个了,再不撤退大家都会被明军打死啊!”拔什库巴牙喇不管主子是什么态度,挥挥手,十几个巴牙喇举盾后退,两个拔什库架着莽古尔泰就往后跑。

    现实太残酷,本来以为后金军近战会获得成功的莽古尔泰此刻再也没了精气神,被两个巴牙喇架着机械的迈步,活脱脱成为了行尸走肉。

    冒着被明军瞎打的火炮击毙这样巨大风险观战的红歹是一直用千里镜观察战场,当绚丽的烟花升起时他脸上的横肉直抖,马上意识到前去偷袭的一千六百八旗精锐恐怕凶多吉少。

    果不其然,明军炮火肆掠,火枪齐射,紧接着呐喊着冲出黑压压的人群,红歹是知道完了,明军早有准备,那里很明显是个陷阱。

    自己的所有动作好像都在对方算计之中,八小一时间悲愤莫名。

    “大汗,我们是不是即刻出击接应莽古尔泰贝勒?”阿济格问道。

    多尔衮有不同意见,他急忙道:“不能这么干,我军三千人继续上,徒然增加伤亡而已,突破明军早已准备充分的战壕根本不可能。

    我军的战术要求就是期待第一梯队火速突破明军战壕,做不到这一点就是失败,如今火速退兵保存实力减少损失才是上上策。”

    多尔衮说得头头是道,其实这小子是害怕了,黑灯瞎火自己带着人马上去保不准就会被一颗炮弹就会炸烂了,因此游说大家放弃行动才是冠冕堂皇的保命理由。

    豪格鄙夷的看了看多尔衮一言不发,阿济格何尝不知败局已定,他长叹一声颓然道:“大汗,是战是走请早做决断。”

    多尔衮焦急道:“大汗,很明显我军中计也,那里肯定有无数张网以待的明军,万万不可蛮干啊!”

    一脸悲愤的红歹是下达命令道:“鸣金收兵,索尼带镶黄旗二百勇士接应三贝勒,阿济格、多尔衮、豪格随朕暂退。”

    后金军的战壕方向传来急促的铜锣声,本来就决定跑路的后金军第一梯队听到了救命的金属音更加跑得飞快。

    还好后金军铜锣敲得及时,第一梯队还跑回去了三五百人,其中一半带伤,大多数都是脚上扎了铁蒺藜。

    莽古尔泰命大,也是因为有忠心耿耿的白甲兵举着铁盾环卫着主子进行重点保护的缘故,他毫发无损。

    偷袭的建奴逃了,明军阵地欢呼雷动“万胜!”之声划破了夜空响彻山谷。没有人继续追击,大家服从命令继续坚守阵地。

    败逃回中军的莽古尔泰一脸茫然,他已经没有了一丝能够战胜明军的信心,此刻心灰意冷。

    红歹是没有责备任何人,而是背着手凝视夜空呆呆地出神,他此时此刻可谓心如刀割。

    所有的后金军事贵族都心事重重,今夜注定每一个人都会难以安然入睡。

    明朝降将此刻心思乱转,他们已经觉察到建奴恐怕不行了,以前明军和建奴对阵都是人多势众,可是建奴每每都能够以少胜多。

    如今“战神”人马的数量不值一提,却把后金军打得屡屡吃亏,而以前貌似多智的奴酋,很明显已经束手无策。

    许多大明降将都在考虑是不是能够倒戈反击,如果背判后金重新投奔大明能否得到“战神”赦免?

    良久,稳定了心神的红歹是道:“诸位臣工,胜败乃是兵家常事,我军实力尚在,如今的军力比萨尔浒时不知强了多少倍,地盘、人口都不可同日而语,即便在锦州城下得不到便宜又能如何,如果没有破敌良策,我军快速脱离,明军能奈吾何?”

    很明显主子已经萌生退意,后金军事贵族无人应答,他们想不出战胜明军的策略,都知道只有退兵这一条路可走了。

    红歹是和酋长们都知道明军在锦州南没有部署骑兵,只有为数不多的斥候快马传递塘报。

    他们如果选择脱离,明军恐怕只能拖住在工事区的一部分步兵,拿大金国八旗骑兵肯定无可奈何,只不过大军的辎重会损失若干,大将军炮要带走恐怕不容易。

    没有人认为稳操胜算的“杀神”会傻到派出明军步兵离开工事区追击大金军,因此酋长们知道不可能利用骑兵杀回马枪反败为胜。

    这时后金军事贵族没有人知道明军骑兵远赴草原给他们制造惊喜去了,他们认为是战马海运不方便,在沟壑纵横的战场也无法展开,故而没有参与锦州南的阵地战。

    失败方愁云惨淡,胜利方当然欢声笑语,此时明军中军大帐里喜气洋洋。

    全勇乐滋滋上报战果道:“大人,此战我军阵斩建奴甲喇额真三员,牛录额真十四员,得拔什库、白甲兵首级四百余,斩获步甲、马甲计六百足。还有几十个俘虏需要确认身份,具体数目还需天明才能够确认。”

    黄胜大声道:“先把确认的斩获一半连夜报捷,想必圣上已经望眼欲穿了。我军损失几许?”

    全勇道:“我军阵亡一百七十一人,伤四百六十八,其中重伤一百五十六人,黄家战士占比两成,火枪手损失不多大部分是冷兵器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