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六十四章:这个夏夜静悄悄
    莽古尔泰居然自比老汗,其心可诛,可是正在用人之际,八小不动声色,相反他还装出无比高兴的模样,此时红歹是心里也不知是何滋味。

    他想着莽古尔泰能够突破明军阵地,大金军随后压上掩杀,说不定能够一战定乾坤,可是本来就飞扬跋扈的五哥得此滔天大功,以后自己还有一丝驾驭他的可能性吗?

    莽古尔泰失败战死在今夜确实让自己少了一个心腹大患,可是大金军在锦州城下还能再次寻觅如此战机吗?

    虽然情绪复杂,奴酋还是做大为感动状,假惺惺走上前,行了野蛮人的抱腰礼后紧紧地握住莽古尔泰的手。

    道:“五哥率军突击,我军必然士气大振,朕等着五哥归来痛饮庆功酒。”

    莽古尔泰何尝不知前路艰辛,说不定今夜自己一百多斤就会撂在那片泥泞,他一脸绝然道:“大金国此次可谓举国前来,如果不能战胜明国那个‘杀神’,以后我等如何生存?”

    红歹是道:“五哥言之有理,今夜之战至关重要,阿济格、多尔衮、豪格,你们三人各精选本部一千勇士潜伏,待到三贝勒成功突破后你等迅速出击扩大战果。

    你们的重点攻击方向就是明军的火炮所在地,能不能夺取那些火炮为我大金国所用就看你们的了!”

    三人立刻出班大声领命,他们被安排在第二梯队,风险小了太多,如果莽古尔泰成功突破,他们带着生力军随后出击,真的夺取几门明军那种能够打好远的火炮,得到的功劳说不定还更大。

    红歹是继续排兵布阵,他道:“成败在此一举,诸位今夜都要集合人马,不管能不能夜视,只要阿济格他们上去了就会到处放火。

    那时候所有的大金国勇士都要压上痛击明军,有多远就追杀多远,不要俘虏能杀多少算多少,混战中敌我胶着,明军的万人敌、炮火无法不分彼此乱炸,短兵相接的混战正是我军之长,诸位还需奋勇当先!”

    后金军奴隶主都一脸严肃,这个时候没有人敢退缩,也没有人敢患得患失,他们这一次夜袭为了确保隐秘性和突然性,一个奴隶兵都没有使用。

    准备突击的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都是后金军精锐战士,最起码都是步甲、马甲连余丁都没有。

    明军滩头阵地中军营帐里,黄胜也在聚将议事,顾山河、张有禄通报了大军掘进平推的情况,诸位将军都围着精心制作的沙盘指指点点。

    模特美人来到辽东小半年,见南国公一直组织明军练兵,始终不与建奴交战,本来还以为是消极怠战。

    现在才知道这位“战神”乃是谋而后动,一出手就压着建奴打。

    才十几天过去,明军几乎没有出现什么伤亡就推进到了建奴营地外一百步,而后金军每天都在承受伤亡,应该被打得苦不堪言。

    明军损失可以忽略不计,战果有目共睹,一个个信心满满,掘进的大工地上到处是欢声笑语,到处是军歌嘹亮。

    马香菱的哥哥这一次追随南国公作战,从来不服任何人的马祥麟已经把黄胜惊为天人,和秦家兄弟谈论排兵布阵之时都赞叹不已。

    马香菱小心脏当然老是扑通、扑通狂跳,她最喜欢家里人夸赞南国公,她甚至想问问那个他,自己熬了好几个夜晚亲手做的第一个荷包还在吗?

    黄胜平静地看了看麾下诸将,清了清嗓子,道:“诸位将军,建奴营地近在咫尺,他们已经无法再次等待,本爵估计面对面的冲杀应该就在今夜。”

    马祥麟第一个躬身施礼道:“末将麾下七千白杆兵早已经枕戈待旦,石柱好儿郎都准备雪浑河战败之耻,末将请求作为攻击建奴的第一梯队。”

    马祥麟想起浑河血战阵亡的袍泽,这一刻热泪盈眶,在那里他丢下了几千石柱子弟兵,还丢了他的一只眼睛。

    小马超真的渴望再次挥舞白杆长枪冲阵,扎穿那些自诩满万不可敌的女真弓马。

    黄胜赞扬道:“马将军英雄虎胆,本爵早有耳闻,此战明军智珠在握,因此我军要珍惜所有袍泽的性命,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轻言牺牲。

    今夜建奴必来,我军只需把来犯之敌歼灭之,不必乘着夜色反击建奴营地。”

    黄胜明明知道反击会扩大战果也果断放弃,因为夜里跟野蛮人以命搏命不值当,明军在白天可以充分发挥炮火优势发挥火枪的射程优势,为什么不以最小的伤亡换取最大的胜利?

    明军将领武经略马世龙,副总兵史开先,参将张问政、陈龙,守备赵访、姚之夔等等在黄胜来到辽东的当天就被架空了。

    他们无法直领军队也理所当然没法喝兵血,但是这些军头根本没有意见。

    因为接到朝廷兵部调兵公文的当天,他们就不再考虑如何捞银子,人人都在苦思冥想如何保命。

    时过境迁,南国公带着明军练了半年可谓立竿见影,如今辽东的形势一片大好,貌似来势汹汹的后金军一直处于下风被明军狂揍。

    由此看来这一次鏖战锦州城外不但能够保命,还大有可能因为军功加官进爵,所有的明军将领也一个个昂着头叫嚷着要去前线杀敌。

    明军各级将领都知道每天推进的阵地越接近后金军,将要遭受反击的几率越高。

    明军将士都开始四班倒轮流坚守战壕,人人都枕戈待旦单等建奴来送首级,夜里用来短暂照明的烟花弹准备充足。

    成本低廉的铁蒺藜已经扔得到处都是,所有的明军都穿着鞋底垫着铁片的大头皮鞋。

    除了时刻准备着的黄家私兵在平静等待后金军疯狂的进攻,还精挑细选了两千能够夜视的白杆兵准备随时进行反冲锋,以冷兵器跟突入战壕的后金军肉搏。

    初夏的夜色凉如水,没有月的天空星星在眨眼。不知道多少热血男儿会死在这个宁静的夏夜?

    两军阵地前死一般的寂静,貌似虫鸣都消停了,它们似乎觉察到了这个夜晚注定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