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五十章:夸父逐日
    红歹是见报信的巴牙喇言辞凿凿,见议事的文武都被吸引了,也将信将疑起来,站起来往大帐门口走去。

    很快中军大帐里的文武跟随红歹是出来了,他们立刻看见了三个火红的大圆球越飞越近,看见跪了一地的军民。

    马上有好多平时杀人不眨眼的贝勒、贝子、固山额真、甲喇额真等等也跟着跪了下去,反而是那些汉奸文官和明朝降将依旧举目远眺没有跪下。

    眯着眼睛看着飞近一些的三个大红球,忽然一个人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那人正是永平兵备道张春,他可没有投降建奴,一直被红歹是软禁在中军。

    这位张春颇有气节不肯降奴,依旧一副大明文官打扮,在一大堆金钱鼠尾里显得鹤立鸡群,此时发笑更加显得特立独行。

    今天所有的人都跑出营帐盯着天上看,张春也来到外面仰望天空,他是个远视眼,远远地分辨出巨大的红球上有金黄色的大字,他已经看清楚了“战神”这两个字。

    很明显那三个东西是咱们大明的“战神”黄胜大才子搞出来的,张春见跪在地上磕头的那些蛮夷觉得无比滑稽故而放声大笑,有些扬眉吐气的快感。

    很快许多识字的汉奸文官和几个认得字的建奴看清楚了上面黄色的大字,“大明战神。”

    红歹是被张春带着嘲讽的大笑刺激了,看着地上跪着的后金军暴怒无比,见许多王公大臣和巴牙喇卫士居然也在磕头简直怒不可遏。

    他志得意满要在锦州城下和黄胜交手,外围小小的接触,后金军就吃了小亏丢了百十骑。

    八小调整方略后才成功遏制了明军不断的偷袭,这才过去了没几天,那个该死的“杀神”又搞了不知什么妖物乱我军心,实在可恶!

    一贯比较内敛的奴酋此刻热血上涌,他此时真的怒不可遏,有要拔出刀子乱砍一气的冲动。

    红歹是对着跪在地上膜拜的亲兵小队长拔什库鳌拜屁股就是狠狠地一脚,大喝道:“蠢奴才,那是明军的妖术,召集弓手给朕去把它射下来。”

    这时豪格取来红歹是珍爱的千里镜,八小立刻举起目不转睛看了起来。

    “不可思议,上面居然有两个明军。他们为什么不怕掉下来摔死,那里还有什么东西在发出火光?”

    红歹是没见过这东西,百思不得其解,感觉脑袋一阵阵昏沉,久违的无助感又袭扰心头。

    后金军的营地一阵鸡飞狗跳,鳌拜带着百十个骑射好手迎着三个热气球来的方向跨马追逐,他们比夸父追日有效率,因为他们有战马。

    后金军这个时候都知道在天上飞的不是神器,那是明军的妖法,神还可能会饶恕众生,妖是不是要每天吃人啊?恐怖的气氛在军营蔓延。

    这不奇怪,这个时代的人本来就认为抬头三尺有神灵,他们对任何不能够理解的现象都以神怪来解释。

    他们的大汗这一次应对失据,居然公开宣布天上飞的怪物是明军的妖术,这个官方消息传播开来加剧了恐怖的气氛。

    后金军人人都想到了崇祯二年底的盛京惨剧,大家猜测莫不是那位大明“杀神”有三国演义里天公将军张角撒豆成兵的妖术。

    一定是明军施了妖法,要不然骁勇善战阿敏贝勒的大军为什么打不过那个‘杀神’?咱们大金军可没有人会破解妖术啊!接下来如何是好?

    热气球的飞行路线没有经过后金中军营地上空,要不然孙九歌他们一定会毫不留情扔下“飞震天雷”空袭后金中军。

    其实飞行员只能够大概控制热气球飞行路线,根本做不到随心所欲。

    被后金军围了小半年的锦州城内情形究竟如何?这还要从五月份被围时说起。

    四月底,监军大太监吕直带着十几个小宦官由汤道衡带着几个特工陪同赶赴锦州上任。

    他们路过忠明堡时,驻守此地的黄家留守部队时运转代理把总和两个骑兵百总热情接待他们一行。

    汤道衡在时运转推荐下挑选了二十个优秀乡勇,提拔他们成为火枪手正兵组建成两个小旗跟随去锦州公干。

    为了增强这一支小小人马的战斗力,时运转马上配发了黄家正兵制式铠甲和装备,并且给了他们大量的弹药和五十支备用燧发膛线枪。

    汤道衡考虑到可能要参与守城,请求调拨了五百枚黄家生产的“飞震天雷”。

    来到锦州只不过才十几天,这里就被后金军团团包围。汤道衡手里有两架固定式望远镜,他每天都会去锦州城头细致观察后金军动向。

    经过几天观察,汤道衡分析建奴可能会采取长期围困的战术,因为他发现后金军出动了军民十几万在锦州外围二里处挖壕堑堆砌土墙。

    后金军如此不遗余力大兴土木,当然不会来十天半个月就退走。

    何可纲、吕直和汤道衡召集驻守锦州的文官武将紧急磋商,会上提出了汤道衡的观点。

    后金军在城外大兴土木,傻子都觉得敌军来着不善,去年大凌河城的前车之鉴锦州文武历历在目,此刻锦州面临同样的命运,人人都心乱如麻。

    何可纲下达将令,要求锦州守军先陆续宰杀耕牛、骡子吃肉,并且腌制一部分成为储备,接下来就开始杀马,先从挽马杀起。

    这些大牲口可是屯民的好帮手,也是他们能够得到收成的期望,许多文武反对,他们认为有些操之过急,目前锦州存粮有五六万石,难不成建奴会围城超过半年?

    汤道衡见这些文武在性命攸关时还在患得患失,大喝道:“诸位大人,大凌河城前车之鉴,我们必须以最坏的打算来应对后金军的进攻。”

    何可纲、吕直和汤道衡已经达成共识,见文武不买帐,何可纲怒道:“建奴来者不善,诸位可是准备步祖家后尘最后落得里外不是人?”

    锦州文武顿时乱哄哄议论起来,有人认为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有人认为草木皆兵了,建奴围锦州又不是一两次,那一次会超过两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