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四十六章:斥候战小胜
    军营里只要有闲暇都有一群白杆兵围着已经成为黄家私兵的前战友听故事,他们在幻想交趾究竟是个什么好地方啊?

    脑海里出现的画面应该是,一望无际的水稻田,和睦相处的四邻,和颜悦色的大小官吏,少之甚少的粮赋,富足安康的小日子……。壹?????看  书 W W看

    “耕者有其田”啊!贫苦的石柱子弟人人向往,一个个细问如何才能够得到南国公恩准,去那个可以一年三熟永远不会饿肚子的地方。

    这根本不是黄胜布置的政治任务,而是人性使然。

    人人都爱显摆,特别是遇到了故人,二百多黄家白杆兵讲了几天的故事,导致所有的白杆兵都有了表现自己让南国公看上带回交趾的想法。

    叶浩武带来了三千六百人马,没有带骑兵,他们都是乘坐“华夏海运行”的海船直达山海关,他的麾下浙兵知道又是“战神”黄胜带兵,士气高涨,人人都想建功立业。

    黄胜来到山海关当天第一件事就是改善所有兵丁的伙食,得益于永平府发展了养殖业,肉类禽蛋供应充足,再加上庆格尔泰部落的肥羊,给战士们每天吃荤腥成为了可能。

    “战神”领辽东经略带着人马来到了辽东,愁云惨淡的各路明军士气大振。动员令当天下达,吃肉饭、发足饷苦练三九,所有的明军都不例外。

    黄家私兵全勇千总、葛呈杰千总越俎代庖接管各路将领的部队,按照人头发饷,以身作则带头训练。壹  看书     ?

    没有任何文官、武将掣肘,人人都知道即将面对后金军号称三十万的人马,能不能保住小命回家就要看“战神”南国公有没有回天之术。

    顾山河带着他直领千总的人马,会同黑虎的永平府骑兵、鲁承祖的山东骑兵,由庆格尔泰精选的两千骑兵配合越过宁远开始打响斥候战,战术目的:使建奴斥候活动半径龟缩到他们的工事区。

    韩宽、谷一仓、时运转、云中来四个千总入住宁远城,指挥官当然是老兄弟韩宽,他接到的任务是不断协调四个千总人马出城交替前进转三十里后回去。

    目的是让后金军不明所以,使得后金军始终紧绷着神经以为明军出击,让他们每日不得安宁。

    黄明理指挥留在辽东湾的战船护送黄东海千总,曹虎成千总带上工程兵、辅兵在锦州南海边冰面上利用鹿砦、铁丝网修建滩头阵地,摆出一副即将在这里突破的架势。

    如果后金军全力攻击这里,战船炮火轰击,登陆部队稍作抵抗造成后金军伤亡后就上船撤退,然后接着重新来一回,看看八小是不是会傻傻的用八旗子弟换取一文不值的冰面?

    黄胜除了调动内喀尔喀骑兵参加行动,其余全部使用的是自己的嫡系。

    如此进进退退的战法,那些明军肯定不适应,很可能一次技术性撤退会被搞成全军溃败,这些明军没有经过黄家人马再次训练,黄胜可不敢贸然使用。

    顾山河又接到了拿手的任务,乐滋滋带着人马去算计建奴,黑虎、鲁承祖也不肯留在忠明堡,都亲自去锦州西参加伏击行动。

    在冰天雪地难以挖出掩体不要紧,特意准备的白色披风可以和雪地浑然一色。顾山河还是采取布置大包围圈的办法逐步蚕食。

    运气不错,包围圈刚刚完成就有一队蒙古轻骑兵一共二十几人很嚣张的出现在观察哨的高倍望远镜里。

    潜伏的黄家私兵一个千总是顾山河直领,大多数是知识青年子弟兵,他们的精神状态、作战技能、心理素质比天启六年时更进一步,战无不胜的记录使得黄家私兵无所畏惧。

    蒙古的斥候队在雪地慢跑时跟离得最近的观察哨只有十几步距离,在那里潜伏的六个黄家斥候根本不为所动,也没有人开枪射击。

    因为大家接到顾山河的命令是把敌人放进包围圈五里时才可以由弓骑兵和内喀尔喀骑兵出手射杀那些鞑子,开枪会暴露我军行踪,导致被敌军觉察,不利于扩大战果。

    根本不会出现意外,一百余黄家弓骑兵的精钢滑轮弓威力足以穿透蒙古鞑子的皮甲,而鞑子们的骑弓射出的羽箭根本射不穿黄家私兵的全钢胸甲。

    蒙古鞑子骑术一流,这些斥候更是优中选优,见势头不对拨马就逃,可惜明军是十面埋伏,四面包围,早已堵死了任何退路。

    跟着建奴打顺风仗抢劫捞好处的鞑子,终于为了他们的贪婪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一个个被钢箭射成了刺猬。

    明军战果:得鞑子首级二十七,缴获战马三十三匹。

    初战告捷,黄胜让顾山河立刻派人把首级和甲胄、腰牌送给监军太监王应朝写捷报,关照以后就如此办理,哪怕得一级斩获也专程往京师高调报捷。

    大明再次被建奴压着打,人心惶惶,“战神”一出手就捷报频传,不仅有利于安定人心,自己也会捞到不可估量的政治影响,老百姓又不知道只不过是小有斩获不值一提。

    他们见高喊捷报的六百里加急不断从山海关入京,肯定欢呼雀跃,这个年关会过得比较喜庆。

    一连三天,后金军损失近一百余斥候,虽然乃是蒙古轻骑兵居多,但是也有后金军一个拔什库和三个白甲兵十几个马甲、步甲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久违的对未知的恐惧再次袭扰了后金军,太多人想起了天启七年宁远南,人人都知道“杀神”黄胜的人马又来了。

    后金军不肯称呼黄胜“战神”改了一个字。

    红歹是知道大金军最难缠的敌人出现了,他一直期待着和黄胜一战,见黄胜果然如他所愿,一时间有些兴奋、有些紧张又有些莫名其妙的心悸。

    后金中军聚将鼓“咚咚咚……”敲得震天响。

    强盗头子们都急急匆匆赶来,正中端坐着大胖子红歹是,左手坐着面沉似水的代善,右手坐着须发皆张的莽汉三贝勒莽古尔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