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四十二章:似曾相识
    张之极道:“贤弟,愚兄知道你的几个私人海岛也留下许多家丁驻守,真正的家丁数量恐怕还要翻倍吧?”

    黄胜直言不讳,坦然承认道:“确实如此,黄家私兵的人数已经接近两万,只不过天南海北短时间无法集结罢了。”

    黄胜怕吓着老丈人,有所隐瞒了实力,即便如此还是看到老丈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貌似有难言之隐。

    张维贤好像下了决心,道:“贤婿,出得我口入得你耳,万万不可跟外人道也。”

    黄胜正色道:“岳父指点,小婿当然知道分寸,自然不会鲁莽。”

    张维贤在黄胜耳边小声道:“远离朝堂可自保,贤婿你再也不能来京师,无论圣天子如何召见,你都要想尽办法推脱,切记切记。”

    官场不倒翁不是白混的,果然老谋深算判断事物很准确,一针见血。

    张之极也若有所悟,道:“贤弟无须担心京师家中之事,有英国公家为内援无人敢觊觎黄家财产,黄家任何人都可以来京师,连我那妹子也可以回娘家串门,独独你不能来此。”

    张维贤道:“确实如此,你远在海南岛,有强军在手,只要不对抗朝廷,没有人敢对你如何。”

    黄胜见他们的建议和自己不谋而合,一脸正色答应了,英国公父子二人知道今日一别可能再也难以见面,红了眼眶。

    别了喋喋不休的老丈人,黄胜带着人马一路旌旗招展往北而去,沿途老百姓见是“战神”的队伍再次出马,人人夹道欢送,大军在永平府地界如同到了故乡。

    永平府的老百姓虽然大多数算不上黄家体系人民,但是他们有许多是黄胜的佃农,现在本来流离失所的老百姓有五六十万在黄家不遗余力的帮扶下,不到三年已经安居乐业。

    几十万人脸上再也没有了菜色,奔跑笑闹的孩子们天真活泼,一个个眼神灵动。

    升斗小民最是知恩图报,“战神”大军过处,老百姓真的主动焚香跪迎。

    这调调儿黄胜还真的不适应,派出亲兵队赶紧去扶起老百姓,让他们不可如此,黄家只不过做了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父老乡亲万万不可如此。

    怀着感恩之心的百姓被扶起了这里又跪下了那里,人人情真意挚。

    阴谋家黄胜不禁心中感动,觉得自己有了作为真的没有白来大明一遭。

    这时远远地赶来官府仪仗,几百人老远就下马、落轿让在路边等候,当南国公仪仗来到身边,这些文官武将都跪下行大礼,黄胜看见了领头人。

    那是永平府台老爷成大事,他年初就去掉了暂代二字,成为了名正言顺的正五品府台老爷,由于治下海清河晏,子民安居乐业,成大事再次升官大有可能。

    成大事见到给他带来福祉的恩主南国公,有些激动,高声道:“公爷安好,下官成大事叩见。”

    明朝五品文官可不会轻易给谁下跪,成大事在众目睽睽之下行此大礼就是向大家表明自己乃是南国公的人。

    黄胜赶紧一个个扶起下跪的官吏,笑道:“诸公不必如此,我等同朝为官,一殿称臣,万万不能行如此大礼,本爵当不起啊!”

    成大事虔诚道:“公爷不辞劳苦刚刚平定南海又马不停蹄救援锦州,乃我辈楷模,区区礼数您当得起。”

    相互客套几句,黄胜由一群永平府官员簇拥着来到抚宁县城,大军在城外安营扎寨,黄胜入城接见在此聚集的黄家体系工作人员。

    县太爷叶成经早就接到了通知,当然准备好了一切尽地主之谊,见他的顶头上司府台大人成大事早就迎上了南国公并且一直陪同左右,当然更加懈怠不得。

    叶成经马上就会高升离任,因为他三年考级全优,由于黄家在幕后管理抚宁县,这小子三年地方官做得舒服,他甚至想升官以后如果得不到京官的差事,干脆主动申请去琼州府治下做个知州。

    他很喜欢做甩手掌柜,家里有太多钱财可以调用,叶成经也根本没想过为官时在地方上刮地皮。

    他见识了黄家人治理一方的本事,想必到了南国公的地头为官,那里的情形一定还会好于抚宁县,他又会获得三年考级全优,再次升迁轻而易举。

    黄胜经过了解得知今年北方年景中下,但是由于在永平府兴建的水利设施发挥出巨大作用,黄家拥有的麦田平均亩产依旧能够到达一石一斗,也就意味着永平府会得到足四百万石麦子。

    永平府黄家屯民本身的需求大概在二百万石,贴补、救济非黄家屯民要动用一百万石,这里还可以供应军前足一百万石麦子。

    为了保护农民利益,激发他们的生产积极性。

    黄胜早在崇祯三年就制定了粮食指导收购价,每石麦子给银一两,老百姓能够高于此价可以自由售卖,市场价低于此价黄家敞开收购不设上限。

    由于有了黄家干预粮食市场,农民再也不会被黑心的粮商在秋天压价违心售卖自己劳作一年的成果,粮食能够买上价前,农副产品也被黄家大量收购,农民日子当然好过了许多。

    永平府屯垦的成绩斐然,何桂兰功不可没,黄胜决定传见她亲自嘉勉一番。

    秘书梅香喜滋滋带来了忐忑的何桂兰,三年之约马上就到了,以前承诺替黄家工作三年的所有的女子都有默契的有意集体忘记了还有这回事,她们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忙碌。

    来到抚宁县衙后堂官厅的何桂兰见来往不绝的都是朝廷命官,心里更加惶恐,当到了传见她时,何桂兰进了官厅不由自主腿一软居然跪了。

    “奴婢叩见南国公。”脆生生的语音似曾相识,可已经物是人非,何桂兰心里五味杂陈,实在不知如何面对,只能以朝廷礼仪参见。

    黄胜赶紧让梅香去扶何桂兰,道:“何桂兰小姐别来无恙,你我乃是故人无需这些虚礼,赶紧起来坐下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