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三十八章:封候非我意
    文武百官又出城十里迎接建功归来的两广总督,大部分人都是自发前来,最积极的就是勋贵代表团,他们在“华夏大钱庄”的大额存银已经获得了两年收益,财产轻飘飘多出两成。

    如今所有的勋贵之家地窖银库里大多数空空如也,谁会傻傻的让银子藏在家里长毛啊,拿出来存入钱庄八九年就会翻倍呢。

    要是这个时候李独眼来京师拷饷,恐怕收获甚微,肯定会倒手一大把存单,这些存单上有阿拉伯数字号码,到“华夏大钱庄”取银子或者华夏通宝金、银币时必须预约而且要对上暗语。

    出现了兵灾,“华夏大钱庄”还会根据存单记录的实际拥有人,只有本人亲自提取存银才会成功,李独眼的匪兵注定白忙一场,派来取银子的人还会被抓捕。

    黄胜的这个暗棋真的比较狠,让地主老财家里无现银,流寇劫掠能够搞到的资本会直线下降,没有资本,当然会影响流寇的发展。

    由于目前黄家资金流充裕,因此吸储悠着点,可不是人人都可以给同意接受大额存银的批条,没有面子和关系网根本得不到。

    即便如此,由于名声在外,普通存银也直线飙升,一年利息百分之三点六也得到了太多人认可。

    经过利益捆绑,文官集团也竭力跟黄家搞好关系,谁也不怕银子多了咬手啊!

    现在黄胜乃是大明最有面子的人,上到士大夫、王公贵族,下到升斗小民普通兵丁,无人敢对黄胜不敬。

    因此黄胜回朝京师上上下下都热烈欢迎,得到恩惠的京师升斗小民夹道欢迎,人人都笑得灿烂。

    跟随进京的身弥岛参将刘国正送了报捷公文去兵部,把擒获的十六位东江镇叛将交接。

    皇上得知两广总督由海路归来不声不响就给予建奴痛击,斩获近千,俘获十六个判明投后金的东江镇反骨仔,龙颜大悦,让内阁商议厚赏出击的主将身弥岛参将刘国正。

    皇上对刘国正这位参与“辽沈大捷”的将军印象深刻,东江镇旧将没战死的都投靠了后金,貌似刘国正一枝独秀,皇上在考虑是否重建东江镇,总兵官当然非刘国正莫属。

    崇祯五年九月二十六的大朝会,圣上加封南安侯进爵南国公,效仿先祖,让黄家永镇海南岛,管理广东一省军务,不兼职两广总督和福建巡抚,收回兵符印信。

    仪式结束就意味着黄胜完成了平定南海的任务,光荣交差,成为位极人臣的当朝国公。

    英国公张维贤见自己的女婿靠实力年纪轻轻就和张家平起平坐感慨万千,一时间居然激动得泪眼模糊。

    满朝文武羡慕不已,嫉妒恨已经少了许多,因为这位南国公从来不针对任何官宦,总是给大家带来实惠,满朝文武有一半跟“华夏大钱庄”有业务往来。

    因此大家都期望南国公权位稳固,如果南国公出了什么乱子,自己家的存银恐怕会有风险。

    坏坏的黄胜用大额存银渐渐地开始吧满朝文武绑上自己的利益战车,时机成熟可以效仿荷兰人开设向海外掠夺殖民如“东印度公司”这样的国家机构。

    黄胜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大明发展”,听起来如同上市公司般。这个国家机构的主要目的就是拓土、殖民加掠夺。

    号召所有的大明文武百官和商人都来参股,战士以自己作为股本,以后同样按股分红。

    当整个官僚集团包括战士都能够从海外扩张和掠夺中获利的时候,谁不趋之若鹜,谁还傻兮兮盯着盘剥农民获得的那一点点的利益?

    把大明达官贵人的钱财集中起来,大量建造新式战舰,训练火器部队。

    当所有的汉人都渴望海外扩张和掠夺的时候,什么英国、荷兰、西班牙等等西夷吃得消吗?后世的美国还没有出现就会被扼杀在襁褓。

    回到京师的黄胜决口不提营救孙元化之事,反正方方面面都打点了,科学家在诏狱日子不难熬,也让他好好利用这段时间思考人生。

    黄胜也闭口不谈被后金军包围了四个多月的锦州城,乐滋滋接受了南国公的爵位打算过几天就回海南岛过冬,因为马上就到了十月份,京师渐渐地开始寒冷。

    才过了三天,在换了门楣没换地方的南国公府邸跟勋贵、文武百官喝酒、跳舞行乐的黄胜被人拜访。

    温体仁、王之臣、徐光启三位阁老联袂而至,黄胜的面子真不是吹的,当朝阁老一下子来三位登门拜访,在京师绝无仅有。

    三人来访其实带着任务,寒暄过后直奔主题,他们询问如何破解锦州战局?

    老奸巨猾的温体仁首先开口道:“南国公,老夫今日来问计也,不知锦州战局可有上中下三策?又或者又两种选择?”

    黄胜含笑不语,自顾自喝茶。

    王之臣道:“圣天子每日焦虑不安,锦州再失,下一步就是宁远,最可拍的情况就是朝廷如果坐视锦州覆灭,再也无兵将敢守关外城池也。”

    徐光启道:“公爷,您素有‘战神’威名,再次辛苦出手救一救锦州之急如何?”科学家不懂军事,有些想当然。

    黄胜黯然道:“几位阁老还需体量,莫要害本爵啊!”

    王之臣大惊道:“南国公何出此言?难道你也无取胜之把握焉?”

    黄胜正色道:“本爵已经位极人臣,如果再次挥师北上击溃建奴围困锦州的人马,本爵该何去何从?圣天子又该如何安排?诸位莫要害我,过几日本爵就会去天涯海角逍遥一生也!”

    沉默,许久的沉默,三位阁臣再也没有一人开口。他们都是饱读诗书的进士出身,如何不知道到了黄胜这个位置再手握兵权建功立业乃是自掘坟墓。

    许久徐光启才长叹一声苦笑道:“唉,只恨南国公上位太快,官位太高啊!”科学家无计可施,只叹黄胜官儿做得太大。

    老谋深算的温体仁眯着眼若有所思,性格直爽的王之臣毫不忌讳道:“公爷所虑是不争的事实,但国事多艰我辈还需挺身而出,想必圣天子也能体恤国之干城。”

    黄胜道:“想当年戚大帅有诗云,‘封候非我意,但愿海波平。’本爵已经位极人臣如还不知足实乃不智也!”……。

    几人又闲谈了片刻,三位阁老告辞回去了。

    很快四人的对话传遍朝野,崇祯皇帝终于明白,南国公是准备不干了,撂挑子回海南岛享受国恩。

    因为他的官位已经到头,在大明想封王可没有活的,一般情况下死了才可以给王爵荣勋。

    黄胜才二十六岁,恐怕暂时不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