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三十六章:围点打援
    红歹是夸赞道:“吾儿聪慧,确实如此,孔有德带来的东江兵有些战斗力,为我所用后汉八旗归心乃是早晚。有了这些汉人和高丽人归附,以后搬去和阿玛并坐的两把椅子就会容易许多。”

    “儿臣知道汗阿玛用心良苦,那个比儿臣还小三岁的十四叔家里奴才经常在人后在背后称汗阿玛为两黄旗贝勒,儿臣得知后也忍了。”

    “吾儿做得对,些许小人逞口舌之快正说明他们胸中无沟壑,作为未来的大汗要承受太多责难,也要忍人之所不能忍。但是一旦到了时候,让对手跪伏于脚下告饶时也不得心慈手软。”

    阴谋家仍是微笑着跟儿子长谈,他实在巴不得能把自己的帝王心术和谋略、兵法一股脑全教会爱子豪格。

    由于家逢变故,豪格如今也沉稳了许多,他成为了独子跟父亲如同相依为命,感情自然无比深厚。

    豪格不放心大明那个‘杀神’回到了辽东,问道:“汗阿玛,现如今明国黄胜那杀才又来到了辽东,您以为咱们大金军能够战胜他吗?”

    闻听此言,红歹是脸上不由得晴转多云,他顿了半晌好像若有所思,随即脸上又恢复了从容。

    他道:“大金军和这位明国所谓的‘战神’决一雌雄在所难免,绕是绕不过去的,如今天赐良机。

    我军在锦州率先布置,地利在我。如今完取高丽逼降大凌河城,后金军士气高昂,人和又在我。

    辽东苦寒,明军来援锦州之时正当隆冬,我军都是生长在这里的优秀猎人,寒冬作战完全不是障碍,天时又在我。”

    豪格本来对黄胜心存忌惮,听老爸说得在理高兴道:“我军兵马从来都没有如此数量,在锦州城下跟黄胜带领的明军决战定能胜之。”

    “大海,豪格你一定要注意远离大海。女真弓马无敌只能在陆地奔袭,海边去不得。

    黄胜的人马炮火犀利,阿玛朝思暮想已经有了对策,如今天佑我大金,咱们也有了大将军炮若干,奋力在锦州城外跟黄胜的人马拼一拼,可报那厮屠盛京之仇告慰老汗在天之灵。”

    “汗阿玛,咱们大金军人人跟黄胜不共戴天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如果他真的带人马来救援锦州,儿臣相信他肯定回不去了。”

    “然也,哪怕我军损失一半,只要把这位大明‘战神’干掉,大明再也无人敢战矣。”

    父子相谈甚欢,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也坚定了围锦州打黄胜来援兵马的信心。

    为了便于掌控东江镇降军,红歹是委派一个甲喇的镶黄旗人马由他的七哥阿巴泰率领驻守旅顺,从此以后孔有德诸多东江镇军头成为了事实上的奴才。

    驻防旅顺的后金军准备承受明军攻打,可是明军根本没来,只是把所有的船只收罗一空后扬长而去。

    后金军连下水的舢板都没有几条,根本没有办法在海上探报军情,孔有德部只能每天傻等着明军出现日复一日。

    黄胜根本不忙着夺回旅顺,只要暂时让后金不可以威胁到辽海,战术目的已经达到。

    他回到黄家湾岛陪着爱妾荷香和儿子黄河过了重阳节才动身去了天津卫,虽然根据各方面汇总的情报分析,朝廷没有一丝一毫对付自己的意思,一向胆小如鼠的黄胜还是做足预案。

    黄家私兵顾山河、黄东海、全勇三个千总荷枪实弹跟随进京,连野战炮都拉了五六十门,用黑布包裹得严严实实,当然他们不会入城,只不过在城外扎营,但是这已经足够防备突发事件。

    这不会授人以柄,仅仅是班师回朝尔。何谓班师?当然是带着兵马喽。六千人马多乎哉?不多也!

    黄家在京师的特工、乡勇有一两千,形势不对立刻夺门奔逃,六千私兵簇拥黄胜往抚宁港口上船逃跑,没有哪一家人马能够挡得住归家的黄家人马。

    获知两广总督,南安侯载誉归来,天津卫又是万人空巷,由于黄胜在民间已经成为救世主的光辉形象,主动来码头迎接的人流不计其数。

    当然来迎接的北直隶文武也不少,其中居然有一位伟大的科学家阁老徐光启。

    黄胜刚刚下船,很骚包的秀自己,做伟人状跟迎接的军民官宦挥手示意,就差一点点人模狗样地喊“人民万岁!”了,忽然手被一人一把紧紧地抓住。

    “南安侯,救命啊!”原来是徐光启老大人。

    “徐阁老,您这是何故?不要急,谁要救命?”被破坏了好形象的黄胜很是蛋疼狐疑道。

    孙元化明天被朝廷处斩黄胜怎么可能不知道,如此大事都无法探查,岂不是要把军情司上上下下都要开革追究责任?

    他早就谋而后动,密令同样得胜回朝的黑虎在刽子手高举屠刀的那一刻要求刀下留人。

    刚刚立了大功回京的黑虎绝对有这个面子,崇祯皇帝也不会跟一个异族武人计较什么法度,暂时留下孙元化的命应该不成问题。

    至于如何请求崇祯赦免孙元化死罪也有了预案,他准备进行冷处理,不火上加油,顺势而为即可。

    如果自己在京师期间朝廷还是不管不顾执意诛杀孙元化,黄胜就会安排刘国正以击败“天佑军”的斩获和俘获换孙元化一条命。

    如果崇祯依旧我行我素,不给回旋余地,黄胜就会拂袖而去,以不管被围困的锦州相要挟。

    崇祯这个人就是如此,你好言好语求他办不到,以骄兵悍将要挟往往都能够达到目的,历史上祖大寿、左良玉、吴三桂等等都玩得崇祯束手无策。

    “你你你,孙元化视侯爷为莫逆之交,好友入狱,明天就会被处斩你居然不闻不问,气死老夫也,咳咳咳……。”老人家一时悲愤岔了气,咳嗽得一塌糊涂。

    黄胜一边替科学家捶背顺气一边乐呵呵道:“徐阁老此言差矣,火东兄吉人天相明天肯定死不了,要不咱们一老一小打个赌如何?”

    “圣旨已下,明日午时三刻,京师菜市口孙元化就会人头落地也,老夫那有心思跟侯爷耍,老夫来这里等你,就是想请侯爷快马加鞭去京师求圣上法外开恩啊!”

    “徐阁老莫急,山人自有妙计,火东兄性命无虞,不知阁老的《农政全书》、《泰西水法》可曾刊印,本官想每集刊印几万册如何?”

    “现在哪有心情谈这些东西,救孙元化要紧,侯爷要是再不动身就来不及也!”

    黄胜见科学家急成这个样子就不再逗闷子,把委托黑虎刀下留人之事和盘托出。

    红歹是夸赞道:“吾儿聪慧,确实如此,孔有德带来的东江兵有些战斗力,为我所用后汉八旗归心乃是早晚。有了这些汉人和高丽人归附,以后搬去和阿玛并坐的两把椅子就会容易许多。”

    “儿臣知道汗阿玛用心良苦,那个比儿臣还小三岁的十四叔家里奴才经常在人后在背后称汗阿玛为两黄旗贝勒,儿臣得知后也忍了。”

    “吾儿做得对,些许小人逞口舌之快正说明他们胸中无沟壑,作为未来的大汗要承受太多责难,也要忍人之所不能忍。但是一旦到了时候,让对手跪伏于脚下告饶时也不得心慈手软。”

    阴谋家仍是微笑着跟儿子长谈,他实在巴不得能把自己的帝王心术和谋略、兵法一股脑全教会爱子豪格。

    由于家逢变故,豪格如今也沉稳了许多,他成为了独子跟父亲如同相依为命,感情自然无比深厚。

    豪格不放心大明那个‘杀神’回到了辽东,问道:“汗阿玛,现如今明国黄胜那杀才又来到了辽东,您以为咱们大金军能够战胜他吗?”

    闻听此言,红歹是脸上不由得晴转多云,他顿了半晌好像若有所思,随即脸上又恢复了从容。

    他道:“大金军和这位明国所谓的‘战神’决一雌雄在所难免,绕是绕不过去的,如今天赐良机。

    我军在锦州率先布置,地利在我。如今完取高丽逼降大凌河城,后金军士气高昂,人和又在我。

    辽东苦寒,明军来援锦州之时正当隆冬,我军都是生长在这里的优秀猎人,寒冬作战完全不是障碍,天时又在我。”

    豪格本来对黄胜心存忌惮,听老爸说得在理高兴道:“我军兵马从来都没有如此数量,在锦州城下跟黄胜带领的明军决战定能胜之。”

    “大海,豪格你一定要注意远离大海。女真弓马无敌只能在陆地奔袭,海边去不得。

    黄胜的人马炮火犀利,阿玛朝思暮想已经有了对策,如今天佑我大金,咱们也有了大将军炮若干,奋力在锦州城外跟黄胜的人马拼一拼,可报那厮屠盛京之仇告慰老汗在天之灵。”

    “汗阿玛,咱们大金军人人跟黄胜不共戴天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如果他真的带人马来救援锦州,儿臣相信他肯定回不去了。”

    “然也,哪怕我军损失一半,只要把这位大明‘战神’干掉,大明再也无人敢战矣。”

    父子相谈甚欢,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也坚定了围锦州打黄胜来援兵马的信心。

    为了便于掌控东江镇降军,红歹是委派一个甲喇的镶黄旗人马由他的七哥阿巴泰率领驻守旅顺,从此以后孔有德诸多东江镇军头成为了事实上的奴才。

    驻防旅顺的后金军准备承受明军攻打,可是明军根本没来,只是把所有的船只收罗一空后扬长而去。

    后金军连下水的舢板都没有几条,根本没有办法在海上探报军情,孔有德部只能每天傻等着明军出现日复一日。

    黄胜根本不忙着夺回旅顺,只要暂时让后金不可以威胁到辽海,战术目的已经达到。

    他回到黄家湾岛陪着爱妾荷香和儿子黄河过了重阳节才动身去了天津卫,虽然根据各方面汇总的情报分析,朝廷没有一丝一毫对付自己的意思,一向胆小如鼠的黄胜还是做足预案。

    黄家私兵顾山河、黄东海、全勇三个千总荷枪实弹跟随进京,连野战炮都拉了五六十门,用黑布包裹得严严实实,当然他们不会入城,只不过在城外扎营,但是这已经足够防备突发事件。

    这不会授人以柄,仅仅是班师回朝尔。何谓班师?当然是带着兵马喽。六千人马多乎哉?不多也!

    黄家在京师的特工、乡勇有一两千,形势不对立刻夺门奔逃,六千私兵簇拥黄胜往抚宁港口上船逃跑,没有哪一家人马能够挡得住归家的黄家人马。

    获知两广总督,南安侯载誉归来,天津卫又是万人空巷,由于黄胜在民间已经成为救世主的光辉形象,主动来码头迎接的人流不计其数。

    当然来迎接的北直隶文武也不少,其中居然有一位伟大的科学家阁老徐光启。

    黄胜刚刚下船,很骚包的秀自己,做伟人状跟迎接的军民官宦挥手示意,就差一点点人模狗样地喊“人民万岁!”了,忽然手被一人一把紧紧地抓住。

    “南安侯,救命啊!”原来是徐光启老大人。

    “徐阁老,您这是何故?不要急,谁要救命?”被破坏了好形象的黄胜很是蛋疼狐疑道。

    孙元化明天被朝廷处斩黄胜怎么可能不知道,如此大事都无法探查,岂不是要把军情司上上下下都要开革追究责任?

    他早就谋而后动,密令同样得胜回朝的黑虎在刽子手高举屠刀的那一刻要求刀下留人。

    刚刚立了大功回京的黑虎绝对有这个面子,崇祯皇帝也不会跟一个异族武人计较什么法度,暂时留下孙元化的命应该不成问题。

    至于如何请求崇祯赦免孙元化死罪也有了预案,他准备进行冷处理,不火上加油,顺势而为即可。

    如果自己在京师期间朝廷还是不管不顾执意诛杀孙元化,黄胜就会安排刘国正以击败“天佑军”的斩获和俘获换孙元化一条命。

    如果崇祯依旧我行我素,不给回旋余地,黄胜就会拂袖而去,以不管被围困的锦州相要挟。

    崇祯这个人就是如此,你好言好语求他办不到,以骄兵悍将要挟往往都能够达到目的,历史上祖大寿、左良玉、吴三桂等等都玩得崇祯束手无策。

    “你你你,孙元化视侯爷为莫逆之交,好友入狱,明天就会被处斩你居然不闻不问,气死老夫也,咳咳咳……。”老人家一时悲愤岔了气,咳嗽得一塌糊涂。

    黄胜一边替科学家捶背顺气一边乐呵呵道:“徐阁老此言差矣,火东兄吉人天相明天肯定死不了,要不咱们一老一小打个赌如何?”

    “圣旨已下,明日午时三刻,京师菜市口孙元化就会人头落地也,老夫那有心思跟侯爷耍,老夫来这里等你,就是想请侯爷快马加鞭去京师求圣上法外开恩啊!”

    “徐阁老莫急,山人自有妙计,火东兄性命无虞,不知阁老的《农政全书》、《泰西水法》可曾刊印,本官想每集刊印几万册如何?”

    “现在哪有心情谈这些东西,救孙元化要紧,侯爷要是再不动身就来不及也!”

    黄胜见科学家急成这个样子就不再逗闷子,把委托黑虎刀下留人之事和盘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