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三十五章:擒拿叛将归
    黄胜为何姗姗来迟,无他,建奴有了二百多艘战船、货船在辽海活动如何能够让黄胜放心?

    八月上旬回到黄家湾岛,第一件事就是围捕后金军所有船舶。更新快无广告。

    黄家海军开始在辽海追逐所有海船,连一块舢板都不会放过。就在海军在辽海追逐东江镇、登莱叛军的船只之时,黄明理也带着几十艘战舰回到黄家湾岛。

    本来海军就有压倒性优势,现在还多了黄明理带回的战舰更加如虎添翼。

    一边倒的海战没有悬念,东江镇水兵见被打着‘战神’旗号的海军包围,根本没有任何人反抗,投降得一点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原东江镇水兵成为俘虏后还纷纷打听以前认识后来投奔黄家那些老乡的下落,偶尔遇到了曾经的战友哭得呼天抢地,人人抱怨黄家为什么不早些拿下东江镇害得他们里外不是人。

    经过整整一个月清缴,后金军二百余艘船舶变成了黄家私产,四千余东江兵被擒获。

    此时辽东湾、登莱已经没有其他势力的一艘战船存在,横行辽海的只有“华夏海军”独此一家。

    这个孤独的存在当然使得辽海完全被黄胜掌控,官僚资本进行海上走私根本做不到了,以后是不是愿意买卖辽东、高丽特产得看黄胜的心情如何。

    凡事都有利有弊,孔有德为祸登莱、尚可义等人反出东江镇,大明雪上加霜。

    可是黄家却顺理成章独霸辽海,从今往后北上海运漕粮只有“华夏海运行”能够堪此重任,大明的命脉被黄胜掌控一半。

    经过分别审讯那些东江镇俘虏,斩杀血债累累的头目三百,从众四百余,余下不到两千人全部被判劳教十年,统统送到海南岛昌化开采铁矿石。

    没有血案的只有一千多水手、炮手,有可能他们要留守战船,没有机会烧杀抢掠、凌辱妇女。

    本来这些人都羡慕那些玩过、抢过的兵丁,见到了七百余血淋淋的首级,这一刻都庆幸自己没有做出丧尽天良的恶事。

    一千多主动投降经过甄别,确认没有血案的东江镇水手、炮手成为辅兵分散到战船服役,待遇月钱一两五钱银子,本色米粮四斗。

    黄胜逮住已经留了金钱鼠尾的东江镇旧将李应元、苏有功、陈光福、高志祥等等十六人,准备让刘国正带上他们去京师献俘。

    黄胜不要这样的功劳,有意提携亲兵队长刘国正。

    他本来就是硕果仅存的没有反叛大明名义上的东江镇旧将,这一次擒得叛将归,政治加分肯定不会少,是不是可以重新开镇东江成为总兵官值得期待。

    李应元、陈光福这些军头可不是望风而降,一个个都想负隅顽抗。特别是李应元更加凶残,他的老子李九成死在黄家人马手里,这小子一直叫嚣着要替父报仇呢。

    可惜这些东江镇军阀麾下心中抹不去“战神”的阴影,无人敢战,被逼得很了干脆一拥而上捆了他们向黄家缴械投降。

    志得意满的红歹是轻轻松松得了旅顺,而且是水陆并进成功拿下,一时间有些飘飘然。

    旅顺之所以后金军难攻且难守,是因为这里紧靠辽海,建奴围不死这里,攻击时会不断被明军赶来增援的战船炮击。

    唯有选择隆冬季节围而攻之,可是拿下旅顺又会在春天辽海解冻时不断被明军水师攻击毫无还手之力,因此不得不放弃旅顺固守金州。

    八小一直被没有水师困扰,天佑大金国凭空得到了一支装备二百余门火炮有四百料以上战船四十几艘,一共有大小海船二百余艘的水师。

    红歹是在幻想以后也仿照黄胜渡海上岸袭击大明沿海,甚至可以远去大明最富裕的南直隶袭扰,也把大明搞得首尾难顾。

    可怜的八小只不过快活了不到两个月,后金军的水师全部变成了黄家的货船和商船,黄家不肯用那些所谓的战船,丢不起人。

    孔有德驻守旅顺没有被黄家逮拿,闻报水师全灭大惊失色,他这时候度日如年,急急忙忙加固城防,并且向新主子红歹是求援。

    八小正在锦州城外中军牛皮大帐的书案后神情平静的看着奏疏,他脸上波澜不惊,刚剃过的脑门子在烛火下反射着青光,脑后的猪尾巴垂在胸前左边,左手轻轻摩挲着拇指上的扳指,另一手则翻动着奏疏。

    忽然红歹是哈哈大笑,让一众正黄旗巴牙喇莫名其妙。

    原来八小看到了东江镇降将首脑孔有德的求援奏疏,他为了千金市骨,几乎没有派多少后金八旗去控制孔有德的降军。

    如今水到渠成,不是大金国要控制他们,而是孔有德主动要求大金军协同作战。

    豪格见老子蛮开心,丢了刚刚倒手不久的水师根本不以为意,疑惑道:“汗阿玛,天佑军的水师全军覆没,您为何还在发笑?”

    红歹是面带笑容看着豪格,拜黄胜所赐这是他硕果仅存的儿子,是他唯一的继承人。

    豪格弓马娴熟武力值不低,在战场上勇武善战,而且头脑灵活,比太多大金军中的悍将多了一份智慧。

    从豪格身上看到很多自己当年的影子,知子莫若父,豪格缺点却也明显,性格略显优柔寡断,不够果敢,红歹是认为多给儿子历练的机会,自己再言传身教,以后豪格的成就可能会超越自己。

    八小已经在考虑逐步收回各旗主的权力,集中皇权,清扫几个老是阳奉阴违的贝勒,为自己的儿子继位打好基础。

    红歹是招手让儿子来到身边,此时一代枭雄目光柔和,跟寻常父亲没有什么不同。

    他道:“自老汗定八王议政之制,八家便谁也管不得谁,田地、人丁、器械皆是属各旗所有。阿玛这个大金汗远比不得老汗。继位之来,胸中韬略总受制于鼠目寸光之辈。”

    豪格道:“汗阿玛,儿臣知道几位叔伯经常背后议论,他们哪里知道您为了大金国终日操劳。”

    儿子很懂事理,奴酋颇感欣慰,道:“我儿能够体会阿玛之用心,甚善!大金八旗欲图之实在不易,而高丽八旗和天佑军八旗要牢牢掌控旦夕之间。

    孔有德如今主动请八旗军前往旅顺协防,岂不是甘心成为附庸?

    本来东江镇和登莱水师就不足以和明国黄胜的海军较量,只要那个‘杀神’回到辽海,大金这一支水师覆灭早晚间。”

    豪格恍然大悟,由衷道:“汗阿玛,儿臣明白了,注定得不到的东西无需患得患失,把握机会控制东江镇的一万五千人马就是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