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三十四章:天佑军
    很快投奔“战神”的山东人口就超过二十万,鲁承祖一边组织一部分人出海去海南岛、交趾省生活,一边扩大黄家在山东的实际利益。更新最快

    当然坏坏的鲁承祖懂得玩手腕,十几家拥有大量田亩的大地主一大家子都被投靠黄家了,他们被监控着乘坐海船去交趾重新进行财富积累,起点是每一个男丁拥有五亩免税水稻田。

    成功逃到皮岛的孔有德和尚可喜、耿仲明、陈光福等等反骨仔终于暂时摆脱了大明围剿,他们开会商议以后何去何从?

    东江镇旧将都知道黄家海军如今在南海鏖战,还有一部分在日本海大战倭寇,他们知道黄家人马的攻坚能力,知道东江镇那些可怜的战船根本不足以在黄家海军面前亮相。

    皮岛根本没有补给,现在维持大军的口粮还大多数是用人口从黄家置换来的。

    黄胜大人是朝廷的侯爷,他腾出手随随便便就会灭了皮岛,吞了东江镇。

    这不是耸人听闻,而是东江镇人马的共识,“战神”如果来打东江镇,孔有德、尚可喜他们保守估计会有至少一半人会立刻缴械投降,这还算好的,倒戈相向也大有可能。

    “战神”的海军不知何时回辽东湾?这些反骨仔谁都说不准,有可能已经在路上,对即将到来的恐怖武力,东江镇旧将人人心怀恐惧,想自立为王恐怕不太现实。

    大明不可能容忍他们这些叛将做大,只要派遣南安侯来东江镇平叛,他们十有**死路一条。

    耿仲明率先露出了汉奸嘴脸,他道:“兄弟们留在皮岛恐怕必死无疑,投降黄胜大人也不可能,黄家若有收留咱们的意思,当初就应该主动联络,可是他们宁可要那许多无用之人也不想接纳咱们兄弟就可见一斑。”

    尚可喜没好气道:“尽是废话,我还以为你有什么高见呢?”

    耿仲明道:“高见没有,低见倒是有一点点,就怕兄弟们会骂某。”

    孔有德已经大概知道了耿仲明的小心思,他想由耿仲明嘴里说出来,道:“唉!事已至此,你就爽爽快快说吧!”

    “某等兄弟唯一的活路就是投奔大金……。”

    耿仲明话音未落尚可义勃然大怒道:“我等一直追随义父跟建奴打生打死,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孔有德道:“可义休要提及义父,想义父开镇东江八年历尽艰辛,咱们兄弟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上追随义父跟建奴死战,可是结果呢?”

    尚可义一时语塞,居然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一时间东江镇旧将都想起开镇东江的一幕幕,人人泣不成声。

    耿仲明摸了摸眼泪歇斯底里大喊道:“大明如此对待东江镇,某今日就投了建奴,妈了个巴子,老子就是看不惯那些文官的德性,老子有朝一日杀他个干干净净。”

    随即几个东江镇军头也鼓噪要求投降建奴,连毛承禄都咬牙切齿道:“某投降建奴并非怕死,而是要找那些大明文官讨要公道!”

    毛文龙冤死后,义子们纷纷改回原姓,只有毛承禄不肯如此,依旧姓毛,可见他对义父感情多么真挚。

    孔有德见九成将领都有投降建奴的意思,顺坡下驴道:“我就代表诸位兄弟给金国大汗写信,谁愿为信使?”

    耿仲明大声道:“某第一个提出投降大金国,当然某去,某一定会谈好条件不让兄弟们太委屈。”

    孔有德以东江镇反骨仔头目的名义给红歹是写了书信,信中有言:“……本帅现有甲兵数万,舟船二百余,大炮四百足、火器无算。有此利器,更与大汗同心协力,水陆并进,势如破竹,天下又谁敢与汗为敌乎?……。”

    正在包围锦州的红歹是被突如其来的好事惊扰得无所适从,他感到难以置信,怀疑自己在做梦。

    八小带着文武热情接待了耿仲明,席间听他细细讲了东江镇跟朝廷的恩恩怨怨,又讲了为祸登莱的始末,红歹是有些相信了,高调亲自迎接归降的东江镇人马。

    东江镇叛军投敌,各岛屿上还有辽民不下十万,孔有德、尚可喜等等叛将谨记黄家给他们带的话“少杀戮山水有相逢。”他们把叛军、叛将的直系家小带上,余者让他们自寻生路。

    当红歹是发现东江镇归附人马带来的武器和几百门火炮已经安心不少,再发现所有的将领都是拖家带口而来完全放心了。

    八小喃喃祈祷上苍,祈祷萨满大神,“天佑我大金啊!”于是乎,汉奸部队横空出世了“天佑军汉八旗”。

    由于投降的实力远远强于历史上,孔有德提前四年受封恭顺王领“天佑军正红旗”、尚可喜、耿仲明、毛承禄等等都得到了次等王爵。

    其实后金总人口才有多少,他们的王爷、贝勒本来就有一大堆,所谓的汉王算得了什么?也是奴才而已。

    “天佑军”得到了器重总要拿出投名状啊!崇祯五年八月底,孔有德、耿仲明等等带着成为“天佑军”的东江镇旧部水陆并进攻击旅顺口,一战而下。

    大明旅顺副将李惟鸾以下诸将项祚临、樊化龙、张大禄等等都力战而死,三千余明军飞灰湮灭。

    消息传到京师又是一阵鸡飞狗跳,锦州之围未解,大明又轻而易举丢了在辽南牵制后金军的要地旅顺。

    衮衮诸公没有法子对付后金军,一致把矛头对准了孙元化等等一干祸起登莱的始作俑者,纷纷上书要求朝廷明正典刑以儆效尤。

    孙元化、张焘等回到京师就被逮拿进了诏狱,很是吃了不少苦头,后来钱猛走了东厂的路子,才让孙元化免于受刑。

    崇祯皇帝凉薄的性格缺陷在如何处置孙元化的态度上表露无疑,孙元化被叛军以性命要挟不肯变节,风骨还是可圈可点。

    既然当朝首辅周延儒和几位阁臣高第、王之臣、徐光启都替孙元化求情,怎么着也要留他一条性命,而崇祯不管不顾以群情汹汹不正法孙元化等人难以服众为由勾决。

    这位年轻的皇帝杀封疆大吏如杀鸡,难怪离心离德。

    孙元化等人的行刑之日在九月十二日,徐光启乃是孙元化恩师,多次跪求圣上开恩都遭到拒绝,他把唯一的期望放在了即将回京述职的黄胜身上。

    徐光启知道南安侯在朝廷风头正盛,现在又有平定南海夺回信地琼州的大功在手,如果出言请圣天子法外开恩有九成九成把握能够成功。

    可是这位南安侯出兵打仗每一次都动如脱兔,而每一次回师都是只闻消息不见人。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www.yuehuatai.com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