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三十章:无所不在
    这完全印证了一朝天子一朝太监,天启皇帝时使用的曾经在辽东权势熏天的大太监,今时今日变成了太监中的白身,看样子可能还要干体力活儿。

    彩儿试探着问道:“刘公公跟我家老爷有交往,今日上门可不能让你白跑一趟,总要帮你几百两银子。”

    说着使了个眼色,旁边的侍婢马上去取银两。

    刘应坤又跪下磕头道:“尚仪大人,老奴不是来打秋风,老奴也曾经富有过,七八万两银子也就瞬间烟消云散,钱财要来何用?老奴现在无需那些阿堵之物。”

    彩儿糊涂了,问道:“刘公公,本官不帮你些银两又能如何焉。”

    “老奴只求尚仪大人给侯爷带句话,老奴今生今世投效侯爷至死不渝。”

    原来刘应坤和纪用这两个监军辽东的大太监由于黄胜的横空出世,使得他们在任上都有立功表现。

    魏忠贤倒台,太多大太监不明不白暴毙,至于怎么死的,天知道。

    这二人保住了性命,太监大多数是阴毒之辈,人人知道在辽东监军是个肥缺,如何会放过他俩。

    这两人也乖巧,一两银子也不藏,他们知道人死了留着钱财有个屁用,他们又没有儿子能够继承遗产。

    数万两银子扔出去,他俩终于获得了苟且偷生的机会,在浣衣局监工,也被限制了人身自由。

    在浣衣局当监工就是杂役,也仅仅比那些成天累死累活做活计的获罪宫人强一点点而已。

    刘应坤如今的身份可攀附不上有权势的太监,连佥书这样的小宦官都巴结不上,他又和其他监工没有共同语言。

    因为他和纪用都是出自内书堂,属于有文化的阉人,因此刘应坤只能和同患难小他三岁的纪用说些闲话。

    老哥俩一同在辽东呼风唤雨,又一起来到浣衣局了此残生,感叹轮回哀叹世态炎凉。

    他们根本出不去大门,成年累月在浣衣局高大的围墙内度日如年。

    转眼间春去秋来过去了五个年头,眼看着朝廷对待阉党已经有了松动,不再穷追猛打。

    刘应坤听说紫禁城里得到了南安侯爱妾蓝彩儿许多订单,许多宫娥挣了不少银子,他认为终于盼来天赐良机。

    他来到纪用住宿的一个小小厢房,想把刚刚打听来的消息和纪用商量。

    刘应坤对一脸颓废的纪用道:“老纪,前些天刚刚送来几个惹了祸的宫娥,听她们讲圣上那边的宫娥都在干私活挣外快呢。”

    “老哥,那又怎的?难不成还会有这样的好事轮到这里?”

    “咱家不是看得上那些宫娥挣银子,而是看上了给宫里提供机会的人。”

    “谁?老哥痛痛快快说罢,咱们都这样了,你还忘不了打官腔啊?”

    “蓝尚仪,南安侯的爱妾蓝大家。”

    “这……。”纪用若有所思。

    刘应坤道:“不想办法离开这里,咱家估计熬不了几年就会归西了,总要再搏一搏。”

    纪用和黄胜没有打过交道,只不过有一面之缘而已。他知道刘应坤和当时的关前道黄胜关系不错,黄胜又是一个有情有义之人,求他应该能够成事。

    他问道:“老哥是准备求着南安侯把你弄出去?”

    “是我们俩,成功咱们再次风光无限,失败干脆一死了之,咱家已经受够了。”

    “是受够了,干吧,咱家支持你,如今的日子没啥过头还不如早死。”

    豁出去了的二人不再患得患失,况且他们只有贱命一条,没什么可以再失去了。

    刘应坤找到机会毛遂自荐,他禀告浣衣局掌印太监,吹嘘自己以前在辽东监军时曾经帮助还是关前道的南安侯建功立业。

    有此旧情他可以寻蓝尚仪给些订单拿来浣衣局交给那些待罪宫人做,并且明说给这些人仨瓜俩枣工钱足以。

    浣衣局掌印太监可是个苦差事,什么油水都没有,唯一多的就是可以剥削的劳动力,谁被累死了直接拖走在乱葬岗挖坑埋了了事,不会承担任何罪责。

    浣衣局如果得到绣品的订单,成百上千人无偿工作,每个月赚千儿八百两也可以有啊!

    太监大多数是见钱眼开之辈,浣衣局掌印太监当然不例外,只是没有人正眼瞧浣衣局,当然不会送好营生给他们。

    掌印太监见刘应坤说得笃定,冒着风险放刘应坤出来联络财神。这也完全是因为深挖魏忠贤余孽已经告一段落,太监的势头又开始强劲。

    彩儿细细的问了来龙去脉,马上给了一份订单让刘应坤交差,并且很大方的先交钱后取货。

    掌印太监那边可以交差了,刘应坤如果办不成事回去后可没好果子吃,不知道会被如何处置呢,被直接打死也没问题,罪名都有现成的,擅离职守有逃跑嫌疑。

    刘应坤大喜,又跪下磕头道:“尚仪大人,拿订单只不过是老奴找的一个出来的由头,老奴冒着风险来此就是要投奔南安侯啊!”

    刘应坤、纪用商量过了,他们已经没有了本钱,只有一副不男不女的身子,如果南安侯念旧情瞧得上,下半辈子就替南安侯卖命。

    彩儿聪慧,马上意识到这两人暗地里投靠黄家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可是她不敢擅专,不能立刻答复刘应坤。

    她安慰刘应坤道:“这就不是本官能够做主了,刘公公稍安勿躁,五年都等得了,不在于这一时,待本官问过老爷再作计较。”

    “尚仪大人,您千万要放在心上,老奴出趟浣衣局着实不容易,下一次还不知有没有机会呢。”

    刘应坤之所以着急是因为担心以后难得再有机会出来,彩儿听了“扑哧!”一声娇笑。

    道:“本官乃是念着旧情有意给刘公公好处尔,不是你来交货,一概不收,要下一批订单黄家只认故旧刘公公和纪用公公。

    浣衣局掌印太监算什么,你给他带话,他应该懂得权衡,应该知道本官让他变成杂役只要一句话而已。”

    这真的不是吹牛,浣衣局在二十四监应该排倒数第一,都不在紫禁城里面,如此差劲地方的掌印太监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皇后说杖毙,立马就打死算求。

    愁眉不展的刘应坤马上心花怒放,他又跪下磕头。看来这个刘公公这五年糟了太多罪,不知道每天要跪见多少大大小小的太监呢。

    彩儿当天就用密码本给黄胜写信由六百里加急送往肇庆转交趾。

    密码本当然是黄胜的创意,一共有五套,简单而且易于掌握。

    就是一个九页的本子,每一页九行字,每一行九个字,一共是七百二十九个常用字。三个数字就可以确认一个字,如五六七,就表示第五页第六行第七个字。

    只要有悟性,靠七百多个字准确表达书信的意思小菜一碟。

    黄胜一直认为简单才有效,打灯光密码时三个数字一组密码比四个数字提高太多效率,在这个时代已经够用了,以后发现有敌人安排破译再与时俱进深化改革不迟。

    不久彩儿就收到了回信,黄胜要求她可以秘密接受太监投靠,并且不着痕迹争取让投靠之人上位,要让黄家的耳目无所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