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二十九章:汉人值得拥有
    黄家私兵又从佛郎机人住宅的花园里、壁炉后、床板下等等不一而足的地方找出许多金银财宝。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不连一年多打劫的船货,夺取澳门获得的财产以白银计不下八百万两。

    一个弹丸之地出租了八十年,收到了八百万两的租金还是比较划得来,也不知以后还有哪一家西夷再来谈如此好买卖?如果有黄胜很真诚的表示欢迎。

    马士加路也还摆葡萄牙派驻濠镜澳总督的谱,动不动就来个抗议。

    郭怀一是个海盗,根本不理睬什么抗议,方法简单粗暴,但是很有效。

    只不过饿了马士加路也三天,这小子终于明白他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俘虏而已,乖乖地接受了现实。

    为了封锁消息,对外宣称澳门被郭怀一海盗集团攻破,岛上军民被斩杀殆尽,反正什么屎盆子尿盆子都扣在海盗头上。

    黄家海军是不折不扣的好人,他们不但不劫掠,还出手不断打击海盗。

    最后大明官方宣称的消息是,两广总督带着人马经过苦战打败郭怀一团伙夺回澳门,可惜救苦救难的明军来得太晚了,岛上的佛郎机军民被凶残的海盗团伙屠戮一空,呜呼,哀哉痛哉!

    黄胜当然不会把这些西洋人斩尽杀绝,而是分散到海南十县监视居住一两年再说,他们可以做工换取好一些的生活,女人做皮肉生意也听之任之。

    往往这些人被消磨个一段时间就乖巧了,到时候招募水手、炮手、敢死队就会轻而易举。

    郭怀一在南海作战两年多,海军损失小收获大,根据几个镇抚官的汇报,郭怀一根本连看都不看抢来的金银财宝,全部由各级镇抚官监督封箱上交。

    郭怀一来海南岛临高见到视察完工作准备继续北上的黄胜,得到了朝廷册封他为正三品海防游击的圣旨。

    这位资深海盗发现自己居然一步登天,成为了朝廷正经八百的正三品将军,一时间情难自已哭得昏天黑地。

    他许久才舒缓了过于激动的情绪,一脸严肃跪下磕头道:“卑职乃是海上一草莽,得蒙大人恩典,不胜感激涕零,卑职从今往后甘做大人犬马,朝廷这辈子卑职都不会去,也不敢去。”

    郭怀一懂得权衡,很不错,黄胜笑道:“这两年郭将军的表现可圈可点,本官看在眼里了,如今驻防南海还要不断攻伐附近宵小,以后咱们的海军还要远赴马六甲海峡封锁那里。”

    郭怀一如何不知道马六甲海峡的重要性,闻听家主此言,兴奋得两眼发光,他已经听说以前的盟主郑一官去了那里,只是不知有没有能够立足。

    他相信以黄家海军的实力,控制马六甲海峡完全有这个可能性,但是也会承受各方势力的打击,利益和风险都是无比巨大,他渴望参加这个充满挑战性的军事行动。

    马六甲海峡是位于马来半岛与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岛之间的漫长海峡,地处赤道无风带,平时风浪很小,海流缓慢,风平浪静。

    这里是连接沟通太平洋与印度洋的重要通道,早在公元四世纪,波斯商人就开辟了从印度洋穿过马六甲海峡,经过南海到达中国的航线。

    他们把中国的丝绸、瓷器、茶叶,马鲁古群岛的香料,运往罗马等欧洲国家贩卖。

    黄胜准备过段时间着手拿下马六甲,继而有效控制海峡,以后用不着做海盗,收取通行费和保护费就能够发大财。

    只不过如此买卖觊觎的国家和海盗集团太多,没有足够的武力震慑乃是自取灭亡。

    郭怀一再次施礼大声道:“大人,卑职曾经多次去过马六甲海峡,如果咱们黄家准备攻击那里,卑职愿为前驱。”

    黄胜道:“此事还需从长计议,短时间还不能成行,郭将军可以先完善海图,不时派去哨船前往侦察,本官动手之时,你要确保有详尽的沙盘和地图可以使用。”

    “大人,卑职保证一年内完成任务,卑职会亲自带着战船前去探查绝无遗漏。”

    黄胜瞄准的马六甲海峡立足点自然是后世的新加坡,但是胃口很大,可不是这个弹丸之地就能够满足,整个马来半岛和苏门答腊岛——汉人值得拥有!

    ————

    蓝彩儿带着剧组已经在京师上演了三部新戏,为了吸引更多观众,门票已经一降再降,但也不是降到黄家体系公演的价格。

    因为大明的升斗小民日子太困苦,即便降到普通戏票一百文,他们也舍不得花钱去看戏。

    因此劫富济贫还必须有,京师上演的剧目,普通戏票卖三两银子,包厢票卖五两,依旧每一场组织四五百底层老百姓白看戏,不仅如此还送两个炊饼当夜宵。

    京师的老百姓本来素质就高于穷乡僻壤,黄家再不遗余力优惠京师好人,现在好人已经层出不穷,邻里之间守望相助已经逐渐成为常态。

    上午正在大剧院指导现场排演新戏的彩儿闻报有一位宫里的宦官求见,她觉得奇怪,打交道的都是女官和嫔妃,怎么还会有阉人寻上门来?

    不一会儿贴身侍婢领来了一位面白无须大约四十几岁的宦官,这位阉人应该不是太监,一身衣服已经洗掉了色,收拾得还算整齐。

    来人见到彩儿跪下磕头道:“老奴刘应坤见过蓝尚仪。”

    “刘应坤?”这个名字貌似有些熟悉,彩儿一时间想不起来,道:“这位公公起来说话,本官好像不认得你呢。”

    行过礼的刘应坤爬了起来道:“蓝尚仪,您确实不认得老奴,可是南安侯认得,老奴自问以前在辽东监军之时还对得起侯爷。”

    彩儿是个聪明绝顶的女子,虽然不能过耳不忘也不远矣!此时刘应坤这番话一出口,她马上知道了这位是天启年曾经大权在手的辽东监臣大太监刘应坤。

    “哦!原来是刘公公,快快请坐。”这时侍婢端上了茶水。

    刘应坤挨着椅子坐了半个屁股,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彩儿对刘应坤的现状一无所知,打听到:“刘公公何时回京师当值啊?如今在哪一监高就。”

    刘应坤叹了一口气黯然道:“回禀尚仪大人,老奴天启七年被召回,已经在浣衣局当值足五年了。”

    彩儿是土生土长的京师人,又经常在宫闱间走动当然知道浣衣局乃是打发待罪之人的去处。

    浣衣局位于德胜门以西,是二十四监中唯一不在皇宫中的宦官机构,由有罪退废的宫人充任。设掌印太监一员,佥书、监工无定员。

    彩儿认识太监的品级和服饰,很明显刘应坤是个没有品级的监工之类的杂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