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一十九章:计擒祖大寿
    祖大寿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阴谋家,他能够抛下自己的几个儿子和诸多出生入死的老部下,用阴谋诡计逃回锦州就可见一斑。

    由此可见,这个人完全是个只顾自己利益的卑鄙小人,为了他自己连儿子都可以舍弃,这样的人眼中怎么可能有大义?指望祖大寿精忠报国简直如同与虎谋皮。

    逃亡锦州的祖大寿可不是甘于做个无兵无权的少传总兵官,他妄图夺回锦州的兵权。

    何可纲以前是副将,麾下人马只有祖大寿的四成,一直被祖大寿压制,现在当然不可能还会听命这个丢了一万五千人马,丢了驻守城池不清不楚活着走回来的总兵官。

    建奴撤兵后又有零散的大明驻防大凌河城的兵丁逃回锦州,祖大寿曾经投降建奴的事情暴露了。

    何可纲将信将疑派出心腹监视祖大寿,无意中截获祖大寿和建奴来往的信件。

    眼睛里不揉沙子的何可纲怒不可遏,密奏朝廷祖大寿降敌之事。

    崇祯皇帝接到密报勃然大怒,往事的一幕幕又涌上心头,他决定派缇骑逮拿祖大寿满门回京,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上任不久的东厂提督曹化淳。

    曹化淳可谓位高权重,不仅是大明第一特务组织东厂的最高领导,而且提督京营戎政。

    崇祯知道祖大寿在辽东经营多年,关系网盘根错节,稍一不慎会直接导致祖大寿带着人马判明投敌,叮嘱曹化淳一定要用心思巧取。

    曹化淳是信王潜邸的旧人,是崇祯看重且无条件信赖之人,皇帝能够托付如此重任与他就可见一斑。

    接到这个棘手的任务曹化淳愁坏了,在辽东万军之中擒拿叛将归谈何容易。

    辽东将门沆瀣一气曹化淳早有耳闻,东厂番子千里迢迢去了,被那些军阀斩杀后,报上厂公麾下时运不济遭遇建奴突袭全部力战而死,朝廷吃个哑巴亏也无可奈何啊!

    唉!难啊难!厂公在家里长吁短叹。

    吕直见干爹如此萎靡询问道:“干爹,不知您何事烦恼?”

    曹化淳看着吕直想起了牵线搭桥见表妹荷香之事,条件反射般想起了南安侯黄胜,问道:“你最近可有跟黄胜侯爷的家将来往?”

    “没有,但是如果干爹要找他们联络倒也容易。”

    “好、好、好,有了‘战神’黄大人的麾下协助,大事可成。”

    曹化淳下了决心,派吕直联系黄家人马,和东厂共同商议如何逮拿祖大寿。

    他知道这位远亲经营辽东多年可谓众望所归,虽然主力远去南海,想必留守老家的麾下也不会太弱。

    吕直联系上了汤道衡坦言曹老公奉旨捉拿祖大寿,由于辽东形势错综复杂,担心祖大寿谋反投降后金,请黄家动用辽东关系网协助。

    汤道衡火速禀告北直隶军情处主官钱猛,随即几个北直隶军情处最高头目开会定计。

    崇祯五年三月底,忠明堡出发了一支两千人马的队伍,还有两千五百余在忠明堡征用的民夫推着独轮车、赶着四轮马车跟随。

    他们冠冕堂皇的任务是给锦州送粮草和装备,由于去年锦州屯田的麦子被建奴收割,锦州缺粮,因此春荒之时送粮草合情合理。

    这两千人马一小半是驻守忠明堡的黄家火枪手和最近才升级的高级乡勇,还有一千二百是庆格尔泰精选后派出的骑兵。

    忠明堡的两千五百多民夫也不那么纯粹,里面初级乡勇、中级乡勇有一大半,战斗力恐怕能够干翻普通大明边军。

    吕直为了立功得到干爹赏识争取早日出人头地,讨了这个看似很危险的差事带着十几个东厂幡子化妆成一个随军主簿参与行动。

    相关文书和兵牌一应俱全,军前送粮人马轻而易举进入锦州城,主持行动的左守权马上联络到了在锦州明军里的特工。

    明军主将乃是军情处主要监视对象,祖大寿的官邸又不是什么秘密所在,左守权、汤道衡很快掌握了祖大寿的情况,得到了他家的详细地图。

    左守权派出盯梢点对祖家进行监视,为了不打草惊蛇连何可纲都没有预先通知,当天夜里四更,一千余人马包围了祖大寿府邸。

    与此同时,两千五百民夫在汤道衡指挥下,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推着车用粮袋把锦州四个城门洞堵得严严实实,城里的人想要离开恐怕不容易。

    吕直一直参与其中,他不懂排兵布阵很乖很听话,黄家人让他干啥他就干啥。

    黄家人一个个都是如此精干,连细节都反复推敲以确保绝无遗漏,把太监吕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见一切都在按照黄家人一直讲的那个什么预案进行,知道如今智珠在握,由东厂番子簇拥着高调来到锦州原辽东巡抚官署击鼓聚将宣读圣旨。

    何可纲接到圣旨当然积极配合行动,派遣心腹将领分守四门,亲自带着一群锦州文武赶去被包围的祖大寿总兵府。

    包围总兵府的指挥官是左守权,他手上有黄家正兵火枪手一个百总,现在都是荷枪实弹排列攻击队形。

    听到聚将鼓声的祖大寿也急匆匆起床穿戴整齐准备去巡抚衙门,谁知已经无法出门。

    家丁头子祖宽告知家主,府邸被来路不明的一支人马团团包围。

    很明显是东窗事发,祖大寿后背发凉,他毕竟征战多年反应迅速,马上命令集合家丁准备死战突围。

    左守权见祖大寿府邸的家丁蠢蠢欲动,冷笑数声,他胸有成竹,知道落入黄家算计的敌人目前还没有出现过有能够逃出生天的意外。

    他传令麾下高度戒备,防止猎捕对象狗急跳墙。

    对方乃是明军不可以不教而诛,这是黄家私兵的规矩。

    黄家火枪手齐声宣读已经熟知的圣旨内容接连三遍,祖大寿见曾经投敌之事败露本来还想负隅顽抗,谁知被嚎啕大哭的老妻死死地抱住大腿。

    她道:“老爷,朝廷只不过是拿老爷去京师问罪,结果还不得而知,您现在不奉旨如同谋反,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啊!”

    “妇人之见,我若被逮拿去了京师安有命在?如今奋力一搏说不定还能逃出生天。”

    就在这时急匆匆赶到现场的何可纲声音响起:“祖少传,本官已经派了重兵把守四门,如今城门都被堵死,包围你府邸的可不是锦州人马,他们是黄胜侯爷的前关前道火枪手,你最好束手就擒,如果敢造反,休怪本官不讲情面。”

    太监吕直这时早已穿上自己的官服,他见已经围死了祖大寿,知道大事成矣!尖着嗓子对那些和明军对峙的祖家家丁道:

    “圣上下旨捉拿祖大寿去京师问罪,从众既往不咎,你们难道不是大明兵丁,不是朝廷供养,可知谋逆如果朝廷治罪会株连九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