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一十七章:山水有相逢
    之所以登州火炮如此之多,完全是因为巡抚大人推崇火器的结果,孙元化购买、研制、仿制的火炮统统便宜了东江镇反骨仔。

    曾经出任南京锦衣卫都督佥事的现任登莱总兵张可大见大势已去,他对大明忠心耿耿不肯降贼,斩杀其妾陈氏和家中所有丫鬟,自己上吊自尽。

    孙元化当然也想一死了之,可惜他毕竟是个文人自杀时实在下不了狠手,没死成。

    他不肯向叛军妥协,怒斥孔有德、李九成诸将。

    孔有德受其恩惠颇多,无言以答,李九成虽然暴戾杀人如麻,此时被孙元化骂了根本不发作,嬉皮笑脸不往心里去。

    东江镇反骨仔们没有为难孙元化,把他软禁在府邸,一切用度从优。

    最可笑的事情就是明军几乎望风而降或者望风而逃,而城中孙元化雇佣的濠镜澳佛郎机人却在拼死战斗。

    他们浑然不惧叛军如潮而来,发炮轰击敌军,一直战斗到没有了明军步兵保护的炮台被攻陷。

    西劳经、鲁未略、拂朗亚兰达等等十二位西夷雇佣军阵亡,十五人身受重伤。

    由此可见黄胜留下俘虏的西夷从军是对的,他们的战斗意志还是相当不错。

    其实张可大有将才,可惜孙元化这个巡抚坑了自己也顺带着坑了这位总兵官。

    所以人用其才最重要,孙元化可以做工部侍郎,甚至可以担任工部尚书,但是不能主政一方,更加不能带兵打仗。

    孔有德叛军一下子膨胀出数倍,人马已经达到两万,这些兵痞爆发了,血洗登州城,这个相对富裕的大明城池有军民不下十万。

    东江兵以前没少挨登州城里官绅、老百姓的白眼,被欺负得也不少,报复性的屠杀加抢掠导致一大半登州居民罹难。

    孔有德部收刮到的金银财宝细软折合白银不下三五百万两,街道上到处传来女子哭喊、哀求、嘶啼,到处是东江兵如同建奴那样残忍的狞笑。

    崇祯五年一月的登州城无疑是人间地狱,始作俑者——袁崇焕。

    与此同时,与孔有德交好的东江镇旅顺副将陈有时和广鹿岛副将毛承禄也起兵响应。

    该部一举发展为七八千人的大军,一度割据大半个东江镇,企图与山东叛军南北呼应,妄图建立一个辽东武人自己的国家。

    现任东江镇总兵黄龙,哪有毛文龙的才能,一时间被打得居然只剩下皮岛单基地和几个游击将军在苦苦支撑。

    他调遣副将沈世魁、尚可喜、金声桓等抚定诸岛,谁知尚可喜和以前东江镇靠裙带上位的沈世魁不睦。

    副将沈世魁有个女儿嫁给毛文龙做妾,一直以外戚自居,本事没多少,架子倒是不小,在东江镇不得人心。

    沈世魁猜忌尚可喜,密谋拿下尚可喜吞了他麾下的人马,可惜谋事不密被自己的手下故意泄密。

    尚可喜先发制人一举斩杀沈世魁,反吞了沈世魁的兵马,随即进攻皮岛,这个曾经的东江镇大本营早就失去毛帅时的严谨。

    皮岛刚刚剿灭刘兴治兄弟的叛乱还没有恢复元气,尚可喜犀利的进攻如何抵挡?

    况且岛上只有黄龙带来的人马肯战,原东江镇兵丁都反戈一击,兵败垂成毋庸置疑。

    空降的总兵官黄龙本来就难以服众,再加上他过分贪婪克扣严重,根本不得人心,被乱兵砍死,皮岛被尚可喜占领。

    跟历史完全不同,原本尚可喜和沈世魁的矛盾在崇祯七年才爆发,最后导致他带走本部人马归降后金。根本不是和孔有德沆瀣一气一同谋反。

    悲催的大明太不走运,崇祯五年,东江镇的诸多反骨仔集中爆发了。

    辽东三矿徒太走运,黄家海军主力远在南海进行灭大越国之战,为数不多的海军偏师又远赴日本平户协助李国助夺取根据地,留守辽海的都是老式战船,而且数量有限,只能自保而已。

    获知登莱、东江镇打得乱七八糟,黄家体系也无比紧张,怕被兵祸波及,狗疯了会乱咬人啊!

    黄家湾岛是重点布防处,战船都围着岛屿游弋,岛上所有的乡勇都拿起武器准备应对东江镇叛军的入侵。

    崇祯五年三月,留守黄家湾岛的荷香接见了原大明广鹿岛副将尚可喜的来使。

    他们乘坐一艘小艇打着白旗而来,一行十几人见到了戒备森严的黄家湾岛,看到了棱堡里黑通通的炮口一个个都吐舌头。

    怪不得他们的头子尚可喜席卷辽海诸岛独独不敢碰“战神”黄大人的领地,以东江镇的实力还真的拿不下黄家的岛屿。

    几个信使恭恭敬敬呈上尚可喜的书信,一个个垂手而立等黄家主事的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子答复。

    黄明理远去日本去平户打仗,大妇楚儿去了交趾会家主,生产后暂时没有复职留在家里的荷香理所当然是黄家湾岛的决策者。

    黄家湾岛正兵只有两个百总,高级乡勇也不多,现在学校的教师全部组织起来,以前根本不肯使用的技术工、大师傅级别的乡勇都一个个拿起燧发枪参加集训。

    形势危急,黄胜不到紧要关头都不肯参战的乡勇此时此刻成为了黄家湾岛驻防力量的中流砥柱。

    他们的参战热情和忠诚度都无可挑剔,战斗技能也超过高级乡勇标准,因为他们毕竟训练了多年,又全部是文化人。

    荷香跟着家主南征北战经历过太多,知道黄家湾岛现有的力量用来守土,敌人来十万人马都是枉然。

    毕竟这里有人口十万,一万高级乡勇去了交趾拓土这里还有九万上下,可以用燧发枪射击的男男女女不会少于两万。

    荷香自己就有武力值,四十步内用双管短铳射击弹无虚发,智珠在握的荷香接待尚可喜来使从容淡定。

    荷香平静的看完了尚可喜的来信,信中陈述了东江镇遭遇的不公平待遇,恳请黄家人马体谅,承诺不会攻击任何黄家实际控制岛屿,连身弥岛都会绕着走。

    黄胜的积威在东江镇已经深入人心,尚可喜即便准备攻击黄家人马也得不到响应,太多东江镇军阀来过黄家湾岛,他们自认为来攻打也讨不到便宜。

    十几万东江镇父老受到黄家的恩惠,东江兵对“战神”敬若神明,来主动挑衅黄家几乎不可能。

    东江镇叛将思前想后觉得修好为上上策,只求黄家人马保持中立,别来打他们就算万幸。

    荷香是个家主的爱妾而已,心里只想着家主不在一定要守好自家的产业,根本没有一丝平贼为朝廷分忧解难的想法。

    她的脑瓜子里想的都是黄家的一亩三分地,哪管太多。

    她思量现在黄家人马、战船都在远征,也没有能力攻击叛军,就口头答应了尚可喜信使,并且让他们保证不许攻击“黄家海运行”的商船。

    最后大工匠出身现在兼职黄家湾岛防守官的王大碗,义正言辞告诫东江镇信使,少杀戮山水有相逢,万一有落到黄家人马手里的时候,没有肆意屠戮老百姓的才有可能留下性命。

    信使们唯唯诺诺陪着笑脸答应了,虽然没有拿到黄家的回信,但是得到了口信回皮岛复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