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一十六章:登州陷落
    说实话,历史上的红歹是确实有气度,对于祖大寿的降而复判,判而复降都能够忍了,依旧留着这个小人千金市骨。更新快无广告。

    明末对阵主要的三方,他无论谋略和胸襟都强于崇祯和李自成,张献忠之流更加难忘项背。

    红歹是一上位就一改老奴肆意屠杀汉人的一贯作风,他采取怀柔政策,拉一批打一批,效果不错,太多数典忘祖的汉奸铁了心做奴才。

    汉奸们不但自己做奴才,还想让千千万万汉人也成为阿哈,不时上奏疏言大金国受命于天当尽快伐明定鼎天下。

    奴酋的睿智当然是汉民族的不幸,黄胜最大最恶毒的敌人就是他。

    红歹是出兵日久,师老兵疲,锦州又有不战而降的可能性。

    于是乎,建奴退兵了,也是由于红歹是不太放心新领地一百多万的高丽人,回“新京”巩固后金政权刻不容缓。

    因为奴酋知道高丽人不是死心塌地臣服,而是由于大金国把高丽男丁杀了超过七成,他们只不过被杀怕了而已。

    一旦武力威慑受到挑衅,反噬的高丽人会疯狂报复大金子民,到了那个时候,大金国所有人都死无葬身之地矣!

    ————

    悲催的大明暂时用不着在辽东用兵,却要在山东内地平叛。

    传来朝堂的都是坏消息,就在年底终于否极泰来,南海传来黄胜大人的捷报。

    两广明军经过苦战,以伤亡八千的代价消灭郭怀一和大越国的联军十万,一直打过红河威逼大越国都城“东京”,得斩获五万余。

    黄胜也不想杀得太多,可惜黎人、狼兵、白杆兵太猛,往往动起手收不住势。

    选择这个时间段报捷,当然是黄胜掐准了在过年前把得到的斩获送达朝廷报功,让崇祯皇帝能够过个快活年。

    “南海大捷”奏报送达兵部,一时间朝堂震动,黄胜大人也太能杀了,加上这一次的斩获,取得敌军首级已经接近七万。

    黄大人也太不讲究,如何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就打入大越国内地数百里,还威胁人家的国都。

    衮衮诸公后背发凉,人人都认为有伤天和,个个担心大明在南疆又开战端。

    崇祯皇帝毕竟年轻,能够为大明扬眉吐气他当然支持,况且黄胜又没有催兵催促粮饷,被南安侯揍过后的大越国也不曾有什么报复性措施。

    由此可见南安侯应该是扬大明国威于外邦,宣告主权于南海。

    崇祯皇帝下旨褒奖南安侯及其麾下文武,他知道平定南海只剩下时间问题。

    登莱摊上大事了,老实人孙元化居然对孔有德还抱有幻想,准备招抚,殊不知已经把心里的恶魔释放出来的叛军根本不能算人。

    孔有德此时小人得志根本不肯接受招抚,他见一路上的明军如土鸡瓦狗般十分好打,有了勾结东江镇旧部武装割据裂土封王的幻想。

    志得意满的孔有德、李九成带着人马围攻登州。乱糟糟的叛军队伍一时间望不到头穿什么的都有,队伍里还传来女子的哭声和尖叫声。

    李九成由于是挑动反叛的贼头,如今的权威不小,大有跟孔有德分庭抗礼之事,新归附的流氓、土匪、暴民都以他马首是瞻。

    面临即将攻击登州坚城,李九成越俎代庖进行鼓动,孔有德冷眼看着隐忍不发。

    一脸戾气加杀气的李九成很有卖相,他扯着公鸭嗓子叫嚣道:“儿郎们,前面就是登州城,老子在那里驻守了小两年,想起那里白嫩嫩的小娘子,老子下面就发热。”

    “哈哈哈!……。”兵痞、流氓们一阵淫邪的哄笑,有个青皮凑趣道:“李大帅,想必您以前玩过不少登州小娘子吧?”

    李九成往地上重重地啐了一口,道:“玩儿个屁,不要说小姐了,连那些地主老财士大夫家的丫鬟、婢女都不拿正眼瞧咱。”

    几个兵痞起哄道:“李大帅带着兄弟们杀进登州吧,兄弟几个把以前给大帅白眼的小娘子一个个逮来扒得赤条条的让您一起玩。”

    李九成见军心可用蛊惑道:“登州可比沿途打下的几个县城繁华太多,老子估计这座城池里有金银财宝不下五六百万两银子。”

    下面数千乱兵开始流口水,几个兵痞开始起哄道:“杀进登州城,睡水汪汪的女子,抢白花花的银子啊!”

    成千上万贼骨头的口号汇集成了一个声音:“杀杀杀、抢抢抢、睡睡睡,兄弟们别怕死,杀男人睡女人,痛痛快快抢金银财宝啊!”

    由此可见叛军的方针政策有了,简单明了,就三个字“杀、抢、睡!”

    孔有德哭笑不得,但是他这位贼骨头们嘴里的孔大帅没有吭声,他自认为是朝廷参将,见李九成如此无耻很鄙视。

    问题是谁无耻谁足够强大,李九成对了太多投效之人的胃口,连压抑多年的东江兵都喜欢李九成的做派。

    他如果此时约束手下,会导致自己的权威直线下降,被李九成架空大有可能。

    登莱巡抚孙元化见叫嚣“杀、抢、睡!”的叛军漫山遍野而来,招抚的幻想破灭了,有些乱了分寸。

    他急令张焘率辽兵守登州城外,留下总兵官张可大在登州城发兵抗击,期望值是孔有德部攻城时被明军两路合击而一战成擒。

    可惜孙元化是科学家不是军事家,连赵括都不如,此时叛军势大,坚守城池待援才是上策,分兵击贼当然是自找麻烦。

    张焘部与孔有德麾下都是一个营伍混饭吃的旧相识,那些辽兵本来就怨声载道。

    他们见孔有德部反了所有的卑贱兵丁都可以“杀、抢、睡!”,在伟大的三字政策巨大诱惑下,辽兵随即倒戈相向投入叛军开始了肆无忌惮的“杀、抢、睡。”。

    张焘貌似凶猛的家丁被一拥而上的东江兵斩杀一空,他自己仓促间连戚刀都没有来得及挥舞几下就被叛军三两下放倒捆得严严实实。

    见出城攻击叛军的明军变成了叛军的援军,统兵的张焘将军变成了俘虏被捆成了粽子,登州守军顿时泄气了。

    总兵官张可大麾下的山东明军战斗力如何比得上那些跟建奴恶战多年的东江兵,现在还士气全无,自然大败亏输。

    与孔有德同是毛文龙义子的耿仲明管带登州中军,东江镇旧将陈光福、马威成等人都是有几大百兵丁的武官,他们立即举火大开登州城门迎叛军攻入。

    崇祯五年一月,坚固的大城登州便告失陷,孔有德掳获接纳了明军六七千人、围捕了援兵两千人、缴获战马三千匹、红夷大炮二十四门,佛郎机炮三百余门,还有火绳枪、火药,各种五花八门的火器无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