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一十五章:阴奴酋
    1"*??1???r:t??tu?t_)O??R???6?or???????、范文程两个大汉奸引荐大凌河城守军谈判代表见到了红歹是。

    本来红歹是见明军还在积极组织突围,以为劝降没戏,闻报大凌河来人谈投降条件大喜过望。

    八小亲自迎接四位谈判代表,这四个准汉奸纳头就拜,觉得喜从天降的奴酋急忙上前一步搀扶,以女真人最高贵的礼节抱腰礼相见,然后设盛宴款待,四人被请至座中。

    红歹是一副礼贤下士的表演让祖可法、祖泽润等人感激涕零,他们谦卑的表态从今往后一定会为大金国效忠。

    回到锦州的四个汉奸大谈奴酋是如何求贤若渴,让祖大寿无需担心后金汗会卸磨杀驴搞秋后算账。

    面临不投降就是饿死的残酷结果,祖大寿毫不犹豫变节,至于奴酋是不是求贤若渴他根本不去思索,先留下性命再说。

    当天,大凌河城守军全部投降,后金军又多了整整九千汉军,加上长山之战俘获的明军人数多达三万余,铠甲、兵器等等物资缴获无数。

    不仅如此,大凌河城头的十几门残存的红夷大炮还有几十门小型佛郎机也成为后金的战利品,明军的三百多炮手成为了后金炮兵的教习,后金军炮手的技术大范围提高指日可待。

    后金跟大明的战争就是如此,越打人数越多,战斗力越来越强,最后一个才不过几十万人野蛮落后的农奴制酋长部落居然能够灭了亿万人口的大明。

    红歹是由于果断决策夺取朝鲜立足并且获得成功,威信已经与日俱增。

    这一次乾纲独断出兵围困大凌河城如愿夺取,又布置打援成功在长山大胜明军,可谓战果辉煌。

    还有一条最让八旗子弟感到高兴,因为利用围困战术成功逼降了明军,免去他们押着包衣奴才推着盾车承受伤亡打女真弓马最不擅长的攻坚战。

    此战损失小收获大,后金军上上下下欢呼雷动,他们已经从被黄胜偷袭盛京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首鼠两端的蒙古诸部见识了实力再次增强的后金,亲眼看见了女真人拥有了炮火攻坚的能力,以前的小心思收敛了许多,拥戴后金汗的口号喊得震天响。

    如今的历史虽然出现了大的偏差,可是后金能够自己铸造“天佑助威大将军”炮的时间居然惊人的吻合。

    历史上的崇祯四年正月,后金在沈阳利用俘虏的汉人工匠刘汉,成功仿制了西洋大炮,定名为“天佑助威大将军“。

    他们也用“失蜡法“,也知道对火炮的不同部位进行复杂的退火、淬火处理,铸炮工艺已经接近大明。

    历史不同了,汉人铸炮工匠刘汉在崇祯二年底,被破袭沈阳的黄家私兵解救回到祖国,他现在已经是海南岛兵工厂的普通铸炮技术工,正以饱满的工作热情为黄家铸造精品钢炮。

    刘汉如今已经娶妻生子,在海南岛安家落户,他期待黄家人马踏平辽东,把建奴斩尽杀绝,洗雪被建奴奴役的耻辱,为自己饿死辽东的一对儿女报仇雪恨。

    谁知后金军没有得到汉奸的技术通过高丽人一样得到了,殊途同归正是如此。

    红歹是终于再次体会到了一个大汗的威严,他想着如何唾手而得锦州城,再次秀一把自己高瞻远瞩。

    祖大寿被八小待若上宾,这小子是个坏得冒水的家伙,动脑筋准备阴红歹是骗取信任后逃之夭夭。

    他在奴酋面前故意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见红歹是相当喜爱千里镜,果断把吴襄作为礼物送给他的一支献给了后金汗。

    红歹是果然高兴,当场就把后金军得到的第二支千里镜赏给了唯一的汗位继承人豪格贝勒。

    祖大寿趁机进言道:“大汗,罪将跟锦州守将何可纲有兄弟情谊,如果亲自去劝降,何可纲一定会被打动,锦州唾手可得。”

    红歹是闻言思索良久,他虽然不怎么相信,可是如果能够成功的巨大好处还是让他动心了。

    红歹是问道:“祖少传如何入得锦州城,又如何劝说守城主将何可纲,朕听闻此人颇为刚烈?”

    祖大寿道:“大汗可放归罪将的心腹之人,罪将在锦州长期驻守可谓根深蒂固,那里还有家丁家将若干,纵然不明不白回去也不怕谁来盘问。

    想那何可纲应该识时务,如果不可行,罪将的麾下也可以通过非常手段逼其就范。”

    红歹是见祖大寿说得笃定,杀伐果断的奴酋决定试一试运气,但是他留了一个心眼,祖大寿的家丁家将和几个儿子一个都没有肯让他带走。

    奴酋只同意让一些和祖家没有什么关联的明军随行,祖大寿见到红歹是交给他带回的人,脸上连一丝不快都没有露出,立刻带这二十几人步行回到了锦州。

    由此可见祖大寿绝对是个一切为了自己私利的家伙,为了他自己的既得利益,战友可以暗杀,国家可以出卖,甚至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能够舍弃。

    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反复小人最后居然是大明朝边关的倚仗,明朝不被玩死才叫奇怪。

    祖大寿轻轻松松进入锦州,他家确实在锦州军中的势力盘根错节,留在锦州的家将祖宽手下也有几百家丁。

    他根本不承认自己是以来锦州劝降的名义骗了红歹是逃出来的,而是告诉何可纲大凌河粮食告罄无法坚守,他亲自带人马全线突围,冲杀多次不得脱,不得已弃马躲入山中才侥幸生还。

    坏坏的祖大寿骗了大明的同时还继续骗红歹是,过了几天他派遣张有功携书来到大凌河。

    书信有言:“……先蒙盛意,常识于心。独相约之事,昼夜踌躇,难以骤举。且所携心腹人甚少,各处调集之兵甚多,众心怀疑,不胜恐惧。

    如今锦州文武猜忌,又有陈二等三人,自大凌河逃回,机事渐露。是以迟误至今。……望大汗悯恤归顺士卒,善加抚养,众心既服,大事易成,至我子侄等,尤望大汗垂怜……。

    俟来年相会,再图此事。吾心惟天可表,断不为失信之人也。“

    红歹是见到祖大寿的来信,并没有责怪祖大寿违背诺言,相反给予体谅和安慰。

    他复祖大寿书曰:“……相约之事,将军不能速成,意寡不敌众故耳。徐为图之,尚须勉力。

    我欲驻此,专候好音。奈刍糗匮竭,难以久留,且携大凌河各官,暂归‘新京’,牧养马匹,整饬器械,以候将军信息。

    至于将军计之成否,又何必言。惟速与回音,以副予望。将军子弟,我自爱养,不必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