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一十三章:吴桥兵变
    3??]&amp;h?7m??‘@9;?P%[?5D??弹劾奏疏呈上,众口一词弹劾孙承宗人老昏聩殇师失地。

    老孙头也确实难逃其咎,再次下课了,回高阳闲居。

    就在朝廷议论援兵之时,山东也来了六百里加急,东江镇旧将孔有德、李九成反了,攻击州县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东江镇旧部的反叛是有原因的,毛文龙在东江镇深得人心,袁崇焕矫诏冤杀毛文龙,事后没过多久,袁崇焕也锒铛入狱。

    经过三司会审后,被下狱半年的袁崇焕与崇祯四年八月在菜市口凌迟处死,那一天京师军民燃放鞭炮庆贺,太多人争食袁崇焕之肉。

    然而崇祯皇帝太不懂政治,他居然碍于自己的面子没有给毛文龙平反昭雪。因为他曾经下旨认可袁崇焕擅杀岛帅的事实,并且夺了毛文龙的世荫。

    袁崇焕伏诛,而毛文龙未能昭雪,东江兵人人心怀怨恨。

    老实人孙元化又不懂政治,他以为辽人守辽土计划可行,接纳了许多东江镇旧部,有孔有德、耿仲明、还有李九成、李应元父子等等。

    然而事与愿违,来到登州的东江兵与山东兵素不和,登州百姓也对他们另眼相看,东江兵每天都在承受山东人的白眼。

    孙元化乃是士大夫,从来不了解群众,他根本不知道来到登莱当差的前东江镇兵将心里积怨许久,根本不愿意替朝廷打仗。

    朝廷下达出兵救援大凌河的圣旨,孙元化无条件服从,立刻派出他认为比较有战斗力的孔有德部骑兵一千五百人马。

    孔有德得到去辽东救援大凌河的命令后推三阻四,原定渡海登陆被这些兵痞以辽东海岸线已经封冻为由,出海转了十几天又溜溜达达回来了。

    孙元化见无法走海路,朝廷又催促甚急,他居然委派孔有德再次带着骑兵千里迢迢走陆路救援大凌河。

    不情不愿带着一千余骑兵援辽的孔有德走陆路抵达吴桥时,因遇雨雪,部队给养不足,一路上偷鸡摸狗当然屡见不鲜。

    孔有德部军纪败坏,当然与山东人屡有摩擦,吴桥人皆闭门罢市。东江兵更加得不到粮草,怨恨逐渐变成了仇恨。

    导火索是因为有个东江兵强取山东望族王象春家仆一只鸡,这位王象春可是东林党干将,历任大理寺评事,兵部、工部员外郎,擢至吏部郎中,内称“浪里白条”。

    他家的鸡当然是战斗鸡,也是由于王家人平时跋扈惯了,几个家丁居然逼着孔有德逮拿那个偷鸡的东江兵“穿箭游营”。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群情激奋的东江兵一拥而上把得理不饶人的几个飞扬跋扈的王家家丁活活打死。

    吃了如此大亏还得了?王象春根本不在老家,他的一个儿子留在老家主事,这小子也是个作死的主,根本没有意识到人家手里有刀把子呢。

    王家公子不肯罢休,逼着已经渐渐地无法有效控制麾下的孔有德查明真相,找出行凶的兵丁正法。

    屋漏偏遇连阴雨,也是因为科学家孙元化实在不是主政一方大员的料,他居然用一个品行恶劣吃喝嫖赌样样来得的东江镇旧将李九成去购买战马。

    这小子一路花花世界,手里有一万两银子哪里控制得住自己,把孙元化给的市马钱挥霍一空。

    李九成玩乐过了,开始后怕,他的儿子在孔有德军中当千总,来投奔儿子时商量对策时发现军中怨气冲天,他正好顺水推舟鼓动东江兵哗变。

    一般情况下,一向卑微的人开始抢劫杀人更加凶残十倍,恶魔放出来了再也收不住势。

    李九成、李应元父子成功煽动了东江兵,他们在吴桥开始劫掠,始作俑者王家当然被杀得鸡犬不留。

    东江兵抢劫的同时还裹挟老百姓,放出监牢里的囚犯,接收平时混社会的青皮、流氓入伙,队伍如滚雪球一样膨胀起来,在山东境内连陷数城。

    事实已经造成,主将孔有德也只能跟着走,他们走回头路直奔登莱。

    压抑许久的东江兵爆发出的战斗力使得一路上的州县根本无力对抗,不费吹灰之力就杀回山东半岛,连陷临邑、陵县、商河、青城诸城,率兵直趋登州。

    噩耗送达京师又引起轩然大波,东林党再次吃瘪,先是党员孙承宗兵败下课,紧接着党员孙元化被百官弹劾。

    衮衮诸公没有人出谋划策如何平叛,却在喋喋不休追究责任可笑之至。

    与此同时辽东又有噩耗传来,不需要救援大凌河城驻守的明军了,那里在十一月七日被后金军攻破,明军将领生死不明。

    红歹是一边围困一边采取攻心战诱骗明军归降,他把前来救援祖大寿战败被俘的明军将领组织起来,带着这些人来到大凌河城下游行。

    兵败被俘的明军将领早就丧胆,没有了一丝精气神,明知去大凌河城下现身会直接打击明军的守城决心,除了永平兵备道张春不肯配合外,其他人都选择了服从。

    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明军将领来到大凌河城下自报家门,不是某某参将就是某位游击、守备、千总等等不一而足。

    大凌河守军已经断粮现在杀马度日,眼看着难以为继,期盼的援军变成了后金军的战俘,士气可想而知。

    红歹是派遣俘获的明军千总张卫去大凌河城送信劝降,祖大寿本来就是一个投机者,他为大明效力可不是什么民族大义,而是能够捞取足够的好处而已。

    面对生死抉择,祖大寿早就见异思迁。后金不断派人劝降,这小子当然心动了。

    可惜祖大寿在大明捞到的好处完全不是红歹是可以给予,唯一让祖大寿看中的仅有能够保住他的性命而已。

    祖大寿很务实,知道唯有活着才会有转机,于大凌河城共存亡万事皆休矣!

    吴三桂发现大凌河明军在和后金军接触谈投降条件,得知这个情况后立刻找到舅舅哭诉,他知道人人都有可能投降保命,自己却不能。

    一则,他老子在京师当勋贵,会遭受牵连。二则,吴家跟建奴结怨太深,即便奴酋假惺惺既往不咎,他麾下的骄兵悍将如何肯放过自己?

    祖大寿也是被逼无奈选择降奴,唉声叹气不正面回答吴三桂的询问,很明显就是默认。

    最后吴三桂带上自己的家丁和几百不愿意投降的明军骑兵准备突围碰碰运气,祖大寿杀了战马让他们饱食,然后偷偷地打开东门。

    红歹是早已森严壁垒,三桂子如何能够成功?

    一脸决然的吴三桂当然知道前路艰辛,他不傻知道自己的突围无疑是飞蛾扑火,但这是他唯一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