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一十二章:这帮混账
    茅元仪还着重陈述朝鲜信海君麾下海军利用战船火炮远射救援大明官军,强调如果得不到信海君救援,恐怕黑虎将军不但不能建功,全军覆没也大有可能。

    战报送达兵部,很快出现在年轻皇帝的案头,三万余将士灰飞烟灭,让崇祯悲愤莫名。

    朱由检第一时间派出缇骑去宁远逮拿辽东巡抚丘嘉禾、总兵官宋伟,褒奖茅元仪、黑虎、马世龙等人。

    他得知之所以救援兵马主力被歼灭,偏师却小有斩获成功逃脱后金军的剿杀,完全因为又是朝鲜信海君的海军相助明军的结果。

    崇祯皇帝翻出十几位闲得蛋疼的御史、给事中的奏疏,扔进了废纸堆。

    这些七品小官如同疯狗,对什么事情都横挑鼻子竖挑眼,这段时间纷纷上书弹劾朝鲜信海君,目标直指信海君的“华夏大钱庄”。

    为什么?因为“华夏大钱庄”侵犯到了一部分官绅的切身利益。

    “华夏大钱庄”的贷款业务开始广泛放贷,导致太多土豪劣绅的印子钱放不出去。

    “华夏大钱庄”大量铸币导致他们粗制滥造的低劣私钱没有了市场,当然又少了许多财源。

    “华夏大钱庄”的汇票业务已经汇通半个大明,方便、快捷、安全、范围广泛的“华夏大钱庄”本票通存通兑,又使得官宦家商号的银票业务直线下降,他们少了太多汇水收入……。

    官僚资本无法通过商业竞争获胜,他们当然采取不正当竞争,还好并非人人的利益都被黄胜侵犯,“华夏大钱庄”已经获得了大多数官商认可,但是还有一小撮跳梁在阴山背后使绊子。

    朝廷十几位给事中、御史弹劾信海君的理由不一而足,目的就是让皇帝下旨停止“华夏大钱庄”在大明开展业务,最好能够直接查封才好呢。

    崇祯皇帝没有发现“华夏大钱庄”的存在对大明有什么坏处,因为朝廷在金融领域完全是空白,连铸币都亏本得不到利润。

    可是民间需要有钱可用啊?这是刚性需求,朝廷倒贴银子也要硬撑。“华夏大钱庄”忽然出现解决了这个难题,崇祯皇帝还比较满意呢。

    朝廷铸币其实应该有些利润,可惜被各级经手官吏漂没罢了,皇帝内帑没见着好处,朝廷户部也没有收入,直接导致崇祯不明所以这些弹劾信海君的奏疏,全部留中。

    皇帝今日见到了茅元仪的奏疏,想起了信海君忠于大明,屡次协助大明作战,顺手翻出弹劾信海君的奏疏扔了。

    疲惫不堪的崇祯揉了揉太阳穴,对在身边小心伺候的王承恩道:“那几个给事中、御史疯了吗?朝鲜信海君怎么了?他们为何针对信海君?”

    王承恩恭恭敬敬道:“回禀陛下,奴婢想来应该是那信海君的钱庄把汇票生意做了,害得他们家的生意没法赚银子。”

    崇祯怒道:“这帮混账,没本事跟人家比生意经,尽用坏心思,可恶!”

    “奴婢知道如今朝廷户部调拨银子也开始在‘华夏大钱庄’走流水,火耗银和押送的车马费已经省了不少呢。“

    “哦?竟有此事?承恩,信海君那个钱庄真的很好吗?”

    “是不错,做生意童叟无欺,放的印子钱一年只不过看一成利左右,奴婢想建议陛下把内帑存入‘华夏大钱庄’,陛下要用时取出也方便得很,奴婢可以让内帑每年生利一成呢。”

    “如此好事你为何不早说?每年多出一成银子能够做多少大事啊!”

    “奴婢也是最近才发现许多大人找门路存银子,后来一打听才知道他们是为了得一成利,‘华夏大钱庄’可不是人人去存银子都给这么多。”

    “既然取用很方便当然要试试,王承恩,你明天就去联系存银子的事情,先存五十万两吧!朕听说南安侯也是‘华夏大钱庄’的大东家可有此事?”

    “确有其事,也是因为南安侯是东家,朝中的大人才放心存银子,大家都知道南安侯赚银子的本领大着呢,据说他家卖了王恭厂的那些住宅和商铺就赚了不低于百万两,他家卖的奇巧赚多少没人知道。”

    听到王承恩谈论黄胜,崇祯怅然若失,悠悠道:“南安侯?唉!可惜他不在京师,要不然哪里会有长山败绩。”

    “南安侯在南海打得海盗损兵折将,想必也应该快得胜回朝了。”

    “哪有如此方便,两广奏报,郭怀一那厮主力未损,依旧是南方心腹大患。”崇祯忽然觉得跟王承恩谈论得太多不合时宜,不再出言。

    王承恩乖巧地给皇上重新泡了一盏茶,继续侍立在身边,不再言语。

    崇祯皇帝实在不懂经济学,官商大把大把赚银子还会穷了政府?面对富贾豪商巧立名目收税啊!

    房产税、个人调节税、商税、矿税、车船税、遗产税只要收到一种税,朝廷就不穷了,而且那些需要交税的对象很明显交得起。

    可是大明政府只会收田赋,面对的还不是大地主,而是有可能交不起的佃农。

    这完全是因为大明朝廷的执行力已经被官僚集团掌控,万历年派出去收税的矿监居然被江南士子围攻,最后以东林党为首的官吏众口一词:朝廷不得与民争利。

    大明亿万升斗小民被东林党代表了,于是乎,大明财政渐渐地促襟见肘。

    魏忠贤上台态度强硬,他是混混出身,自然不择手段,终于把腆着脸代表升斗小民的东林党干翻了。

    年纪轻轻的崇祯以为东林党人真的大部分是君子,相信重用他们会垂拱而治。

    魏忠贤名为阉党实为帝党,最悲催的情况出现了,皇帝居然对着自己的阵营举起屠刀。

    五年过去了,老是上当受骗的崇祯幡然醒悟,再也不信任东林党人,可惜他身边已经没有能够力挽狂澜的得力干将,国事每况愈下。

    第二天早朝,很明显睡眠不好的崇祯皇帝顶着黑眼圈跟衮衮诸公朝议。

    救援失败难道就坐视大凌河被困的万余辽东精兵被后金军消灭,如果朝廷放弃救援以后还会有兵将敢于坚守关外城池吗?

    朝会上,文武百官唉声叹气,人人都懂必须救援大凌河,人人都不知如何才能救援。

    兵将从哪里调?人少了势必重蹈覆辙,可是要有超过上一次救援的人马谈何容易,况且听说了长山之战的损失,明军将领大部分都噤若寒蝉,兵丁们都畏惧建奴如虎。

    朝廷强求这些将领出兵大凌河,恐怕他们带着兵丁走到半路就有可能溃散。

    国情如此,衮衮诸公没有良策,但是他们会转移视线。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www.yuehuatai.com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