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零八章: 攻防炮战
    辽东被围了几万军民,总不能坐视,救援刻不容缓,圣旨下达,山海关、登莱、蓟镇出兵援辽、一时间关内风声鹤唳物价飞涨。手机无广告m.最省流量了。

    老实人孙元化急令参将孔有德率领骑兵一千五百赶赴辽东增援,永平兵备道张春带着步骑一万和三千车营急赴山海关。

    永平参将黑虎有五千兵额,当然在调兵行列,不得已亲自率领三千人马出关。

    马祥麟、秦翼明欲带七千白杆兵参战被崇祯皇帝驳回,皇帝知道白杆兵的战斗力,也认可他们的忠勇,因此留下他们镇守山海关以防不测。

    大凌河之战,其实孙承宗难推其咎,他作为跟红歹是对阵的明军主将毫无作为,居然逐次派出援军,实实在在变成了添油战术。

    历史上大凌河战役,以铁的事实证明孙承宗的塔攻战略不可取,修大凌河城更是昏招,貌似堡垒蚕食可以占领一些地方,可是效果呢?

    一座城多大,占领地也就这么一丁点大而已,明军辛辛苦苦的屯田根本轮不到收获,白白的替后金生产粮食。

    明军无法就地取粮,补给必须从关内千里迢迢运输,大量消耗了大明本来就难以为继的国力。

    战线拉得太长,后金军可以随时袭击明军从山海关到锦州长达五百里的补给线,明军没有野战能力自然顾此失彼,如此劳民伤财的排兵布阵失败已经注定。

    修建坚固的营寨和堡垒是为了以点带面,可不是仅仅为了占领城池那么一丁点大的地盘。

    而是应该以坚固堡垒为依托,不间断攻击方圆百里内的敌军循序渐进逐步扩大占领区,可不是修城就是为了躲在里面等敌人来攻打。

    黄胜正在交趾布置修筑九个边镇,准备在每个边镇的棱堡驻守正兵一个千总一千二百战士,八百辅兵,训练乡勇协防自然是常例。

    驻守千总的任务就是以堡垒为据点不断往敌国延伸攻伐一百里,如果对手兵力雄厚,可以会同几个边镇正兵和乡勇联合出击。

    不断主动进攻的军队才会越战越强,老是龟缩防守的大明边军自然暮气难鼓,因此在辽东采取堡垒蚕食的方略得不偿失,太浪费银子,朝廷难堪重负。

    红歹是围死了锦州和大凌河,后军运来的大将军炮也到达大凌河战场,炮击开始。

    祖大寿也有守城火炮,两家火炮的威力和射程差不多,有效射程三四百步,也就是一里地出头。

    最大仰角可以把炮弹打出一千步,也就是一千五百米,相当于三里地开外,但是炮弹最后落到哪儿去了?天知道!

    明军炮手的技术还要好一些,射速可以做到后金军炮手打三炮,大凌河城头炮火可以来四轮,明军又是居高临下,应该不吃亏。

    红夷大炮是种架退式前装滑膛火炮,每发射一次,都会严重偏离原有射击战位。按照正常的操作程序,需要经历复位、再装填,再次设定方向角和仰角的步骤。

    这个时代最训练有素的英国海军炮手也只能保证三分钟内完成再次开火,比黄家炮手的水平差了一分钟。

    因为黄家出品带有减震装置的钢质火炮能够减去火炮复位的时间,靠着科技的力量节约了宝贵的一分钟。

    这个时代前装火炮是没有可能提高射速的,因为发射一次以后,必须特制的推杆一头蘸水入炮膛,熄灭火星,以一头绑着干布的推杆伸入炮膛擦干,再填入火药,发射药,塞进去炮弹,然后从火门刺破火药包插上导火索再点放。

    这些动作相当缓慢和烦琐,还不包括修正炮位。这是前装火炮的通病,能三分钟一发就是顶级高手,明军炮手能够做到半个时辰射击十六次,后金军炮手只有半个时辰十二次的水平。

    然后?没有然后。这个时代的铸铁炮散热不理想,最多能够连续打十几炮而已。此时火炮都由于连续发射导致炮膛温度过热,继续射击会导致事故发生,说不定火药包推进去会直接炸了。

    由于后金军和明军装备的火炮无法做到黄家火炮的统一标准,因此每一门火炮都有个性,炮手只能熟悉自己经常操控的火炮,才会有一定的准头,不可以随随便便调一组炮手,就能够完成陌生火炮的射击。

    打是可以打响,不确定性太多了。

    八小的指挥能力堪称一流,他因势利导决定以数量弥补质量的短板,他采取集中攻击一点,选择地势平缓的南门炮击。

    攻守双方都没有黄家出品的钢质野战炮,都是铸铁火炮,一个个都是无比笨重的家伙,后座力比较恐怖,根本没有任何减震装置。

    后金军的火炮虽然不是居高临下失了地利,但是好在可以移动位置,能够选择最合适的地方摆放开火。

    在地面上开火不怕什么后座力,只不过打一炮,就必须去把在原地跳得不成样子的火炮重新归位,再次瞄准罢了。

    明军布防的红夷大炮就不可以如此,他们的火炮必须有特意修建的坚固炮台才可以开火,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在城墙上乱摆。

    红夷大炮是十六至十九世纪之间欧洲在战船上广泛使用的前装重型滑膛炮,所谓的红夷,其实是泛指红毛荷兰、葡萄牙、西班牙等等西方人,也就是佛郎机人。

    明朝将所有从西方进口的前装滑膛加农炮都称为红夷大炮,经大明各地仿制后,种类多达百种,质量和用途已经青出于蓝。

    但是能够发射十二磅炮弹的红夷大炮自身重量已经达到四五千斤,后座力惊人。

    城墙看起来巍峨,牢固度其实不值一提,相当于一堵高八九米宽四五米的夯土堆外面包了一层砖,大炮的后座力会导致城墙坍塌。

    后金军集中使用火力效果很好,明军城头的火炮吃了数量局部逆势的亏,由于明军的六门红夷大炮早已装填待发,后金军在布置大将军炮时被明军炮火攻击。

    还好这个时代火炮的准头大部分靠碰运气,明军打了三轮十八颗十斤出头的大铁球只不过有两颗砸到了后金军的大将军炮。

    毫无疑问后金军这两门火炮宣告报废退出战斗序列,可即便如此后金军的火炮还是大凌河城北城头火炮数量的四五倍。

    当后金军的火炮开始轰鸣时,明军守城官兵就感到不妙。

    后金军抛射的实心铁球碰到好运气落点在城墙上的,一颗炮弹不仅能够蹦蹦跳跳造成明军杀伤,还会砸起砖石造成飞溅。

    飞起的石片、砖块足以近距离破甲造成明军大量伤亡。

    而明军居高临下打出的炮弹威力小了许多,那里是麦田,红歹是为了对付明军炮击,堆了许多土堆。

    明军的炮弹落下,砸在松软的麦田里跳不了几下就会被消耗了动力,要是运气不好命中土堆钻进去,纯粹是浪费火药瞎耽误工夫。

    明军守城还算顽强,炮兵一个个竭尽全力装填发射,就这样你来我往打了一个半时辰的炮战,明军北城墙布置的六门红夷大炮被后金军一一摧毁。

    红歹是大喜过望,他为了显摆特意邀请了蒙古各部台吉和主要将领来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