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零一章:终生难忘
    实战最能够锻炼战士,只要假以时日,不断有小规模追逐战可打的新乡勇就会升级成为中级、高级乡勇。

    他们战斗力会逐步提升,在保护自己的妻儿、守卫自己的家园时爆发出的战斗力可不一般。

    高级乡勇得到了锻炼,已经有太多人升级为辅兵,太多辅兵成为正兵战士。

    乡勇、辅兵的升级每个月都会选拔,目的当然还是为了打破大锅饭,奖勤罚懒,给愿意上进的黄家人民打开上升通道。

    模特美人也回来了,据刘国正汇报,她还真的得到了战斗机会。

    马香菱骑乘战象追击逃跑的敌军时用步弓远射,命中三个大越国战士,刘国正和亲兵队都有默契的不去碰马香菱的战果。

    后来大家发现,这位女武官可能从来没有杀过人,看着被自己射死的敌人扁着嘴,一副要哭的表情。

    她亲兵队的小姑娘也仅仅是训练有素的兵,训练场上的好兵根本不能称为战士,战士需要血与火的磨练呢。

    那些川妹子居然一个个瞧着得到的战果发傻,没人敢收割首级。

    五十几个小姑娘围着三具敌军尸体束手无策,最后还是战象兵掏出解首刀割下了三颗血淋淋的人头,当场就有一半女兵吐得昏天黑地,马香菱更是吐得俏脸惨白。

    接下来就好了许多,到了最后,连那些女兵都成长起来了,居然敢挺着白杆长枪面对面扎穿对手。

    这当然是刘国正有意成全她们,给他们历练的机会,对阵大越国军队时刻意不斩尽杀绝,放十几个敌人接近马香菱的队伍。

    经过多次面对面杀敌,马香菱和她麾下的五十几个女兵得到了历练,川妹子们成为了战士。

    黄胜再次见到模特美人时,发现英姿勃勃的她,脸上多了隐隐的杀气,有了些女将军的摸样。

    围困大越国都城的明军满怀热情进行演习,为夺取“东京”城做准备,真可谓人人奋勇个个当先。

    所有人都主动报名接受挑选,要求成为第一批登城战士的比比皆是,最是渴望得到任务的就是黎人乡勇、狼兵、白杆兵。

    从来都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河内被围了大越国军民不下五十万,此时此刻欲哭无泪。

    这半年大越国黎神宗黎维祺可没有闲着,明军攻城略地,太多外藩军队涌入“东京”城,由于权臣郑梉带着十数万军民南下进攻广南国生死不明。

    拥戴郑氏的力量在河内城显得薄弱,黎维祺抓着了难得的机会发动政变。

    一部分早就不满权臣郑梉穷兵赎武的王公大臣带着家丁参与,他们得到了外藩军队的协助,“东京”城刀兵四起陷入混战,一时间尸横遍地血流漂杵。

    最后的结果,黎维祺这个后黎朝的君主重新崛起,他获得了梦寐以求的皇权,此次政变导致五万军民命赴黄泉。

    黄胜早就在三月份就从逃出“东京”城拥戴郑梉的大越国军民口中得知后黎朝自己打起来了。

    他坐山观虎斗,利用这个时间巩固自己得到的占领地,不急于取“东京”城,而是采取松散型围困,大越国军民准进不准出。

    四月底,清算郑梉余逆完毕的黎维祺派出使团表示臣服大明,承诺年年进贡,请求大明退兵撤围,并且送上犒赏大明将士的礼单,价值超过十万两黄金。

    黄胜给予黎维祺答复,要他解除武装向大明天朝投降,可以以安乐公爵位赐之,让他享受荣华富贵一辈子。

    后黎朝使团不断来往于大明营寨,多次提高价码,就是不答应解除武装举手投降,他们一边谈判一边发动全城总动员积极备战,妄图凭借“东京”坚城固守。

    “东京”城的粮草充足,如今已经开始配给供应,再坚持一年半载没有问题,因此黎维祺抱有幻想,认为大明出动如此多的军民势必难以打持久战。

    黄胜下达最后通牒,命令后黎小朝廷与五月六日投降,否则明军将要在五月九日开始进攻“东京”,玉石俱焚造成杀戮一切罪责由大越国主子黎维祺承担。

    一番强盗逻辑听起来好像大义凛然,后黎朝不予理睬,依旧厉兵秣马积极备战。

    介于“东京”城很大,黄胜没有考虑四面围攻,他很自信的认为攻其一点,只要破了城池,刚刚经受动乱的后黎朝军民就应该坚持不住。

    接下来接受投降的可能性很大。

    只不过攻击时要猛要狠,要让大越国军民终生难忘,攻击点选择在南面,集中了野战炮足有一百二十门,这可能是当今世界投入炮火最多的攻防战。

    倒计时进入五月九日,天公作美晴空万里,太阳刚刚升起,炮火就开始轰鸣,开花弹落入城头。

    黄家炮兵成长起来了,火炮的精度大大提高,炮兵的技术突飞猛进,一颗颗炮弹的落点都在可控范围根本不是望天收。

    大越国也在城头装备了佛郎机准备还以颜色呢,谁知明军远远地就开始打炮,才一轮,大越国的炮手就死伤殆尽,第二轮炮火覆盖时“东京”南城墙上已经没有能够自由活动的人。

    因为侥幸没有失去奔跑能力的大越国军民都争先恐后逃了,城头只有尸体和受伤无法行动之人。

    即便如此明军也不冒进,拉风的掷弹兵,精锐的火枪手结阵推进再次火力开道。

    接下来才轮到已经演习了一个月的明军和乡勇按部就班登城,只不过一个时辰明军突入外城。

    西洋、东洋敢死队在黄家掷弹兵和火枪手的掩护下踩着满地尸体推进。

    黎人乡勇队太没有纪律,也因为他们身穿容易着火的藤甲,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死亡被禁止攻城。

    狼兵、白杆兵也不例外,他们的防护力太差,玩漫山遍野追逐是他们的长处,用来攻坚不可取。全部都和黎人一起在黄家骑兵和明军骑兵协同下分守各地,防止后黎朝军民突围。

    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西洋、东洋敢死队,全面防护的黄家步兵,在噼里啪啦不断打响的火枪和不断炸响的“飞震天雷”掩护下迅猛推进。

    后黎朝军队本来就没有多少,大部分都是临时组建的民兵,根本没有丝毫抵抗力,崩溃势在必然。

    工程兵、乡勇清理道路,火炮入城,刚刚一字排开准备攻击内城南门时,城头打起了白旗,后黎朝政府投降了。

    投降就要有投降的样子,因为他们不是主动投降,没有优待,如果不接受无条件投降,没关系咱们大明干脆不接受投降,直接摧毁他们。

    傲慢的大明军队下达命令,所有的大越国十四到五十岁的男子空手来到内城南门外集合,给他们一个时辰时间集结,超过时间炮火轰城。

    大越国“东京”内城也不小,一个时辰集合所有的男丁以后黎朝糟糕的组织能力还真的做不到。

    可是后黎朝文武、军民已经被吓破了胆,他们的主子黎维祺自缚出城,后面跟着哭哭啼啼的男男女女一大群。

    黄胜没有杀这个悲催的傀儡国王,允许他带上嫔妃和子女拿上随身财物立刻上船,给了他一个好去处安度余生,后世的海南三亚,现在的崖州。

    但由于黎维祺不是主动投降,安乐公没得做,做一个土财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