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百章:“野蛮道”真牛
    虽然经过盘问俘虏,发现郑梉并未授首已经逃出生天,但是黄东山知道这一战足以定乾坤,郑梉的军队以后再也不敢来这里。

    恐怕他也没有了再次跟明军较量的本钱,他此时应该着重准备应对气势汹汹来复仇广南国军民的反扑。

    明军接下来大家齐动手并且驱使俘虏挖地基、修城、采石、烧砖,一船又一船的物质和人口送达。

    黄东山留下一个把总火枪手和两个把总重步兵保护修建城池的劳工,接下来准备越过边墙北进,扩大占领区,消化得到的领地。

    听说马上还要往北打仗,得到了好处的黎人如同打了鸡血,一个个精神抖擞,他们主动要求打先锋。

    前面有一个个城池呢,这些黎人昏了头,打了一个顺风仗就忘乎所以了,黄东山可清醒得很。

    以黎人的冷兵器哪里有攻城的实力,黄东山知道对手太弱也是兵分三路,一边前进一边招降纳叛,火器部队清除凭借城池、山寨负隅顽抗的后黎朝驻守部队。

    把发财的机会给黎人部队,由得他们漫山遍野跟逃窜的大越国军民赛跑,效果明显,战果辉煌。

    可惜这些黎人要钱不要命太不会保护自己,虽然黄家每人都给他们装备了藤制胸甲和藤盔,还是出现了一千多人的伤亡,阵亡四百多。

    黄东山当场表态每一个战死的黎人都会得到抚恤银子一百两,家小享受烈属待遇。

    有父兄在军中的可以马上领银子。伤残人员会衣食无忧一辈子,家小还会得到收入高工钱多的好工作。

    后来黄东山有些后悔了,出现了大量伤亡后本来以为黎人会收敛一些,谁知他们得知战死能够拿一百两的抚恤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实打实的给银子,一个个更加不怕死了。

    最后不得已,派出黄家乡勇约束黎人队伍,不许他们不要命的乱冲锋,必须在火枪手和弓箭手的掩护下有计划的发动进攻。

    还告诉大家死了不划算,过不了几个月有一个几十万人的大城等着大家去发财呢。

    跟随黄家私兵作战有了一段时日,黎人发现这些明军是真的为了他们安全考虑,不肯他们徒增伤亡,人人心里感激,听话了许多。

    西夷、东洋敢死队郁闷了,往往他们刚刚结阵完毕准备进攻捞表现时,就发现嗷嗷叫着冲上去成千上万的怪模怪样的人,他们根本跑不过他们,等他们到达攻击位置时发现黄花菜都凉了。

    地上只有无头尸体,只看到一群群腰上拴着几个人头满脸满身血污的怪人在疯狂大笑,把西夷、东洋人看得心底直冒冷气,如此凶残野蛮的军队太他妈震撼人心!

    日本浪人服气了,妈的!“武士道”恐怕比不上“野蛮道”啊!黄大人真牛,如此像野兽般的部队他是从哪里得到的?

    西洋人一个个在胸前划着十字,无论基督徒还是新教徒!西洋人胆寒了,一个个从心底发出疑问,难道地狱里的魔鬼被放出来了?卖糕的!

    由于大越国的重兵都集结在广南国鏖战,国内的正规军本来就不多,黄家不仅有兵力优势还有装备优势,在热兵器掩护下,在炮火开路下,一座座城池如同不设防。

    对进的大军伤亡有限,战果辉煌,俘获、缴获、斩获不知凡几。

    崇祯四年新年几十万军民都是在不断发生的战斗中度过的,从海南岛不断有移民运来。

    黎人发现安南这里拥有大片肥沃的土地,知道黄家承诺的给予五亩良田不会泡汤,纷纷主动要求接家小赶紧来这里生活。

    新乡勇见识了明军强大的攻击力,参加了势如破竹的战斗人人知道大越国无力翻盘,不想再等待了,也一致要求接家小来到自己得到的土地上耕种,他们实在爱这些恨不能插根筷子都发芽的沃土。

    也是由于这些穷苦人以前饿怕了,对生产粮食情有独钟。

    如今政策明了,每人最少获得五亩良田,连税赋都没有,可以租种的田亩不设上限,只要你有这个能力耕种,土地无条件满足。

    耕者有其田的宣传实打实兑现,渴望拥有自己田亩的老百姓迫不及待,误了时间就是误了许多收成啊!就是白白的扔了雪花银啊!因为黄大人宣布崇祯四年不纳粮。

    太多新乡勇带着家小开始用辛勤的汗水换未来衣食无忧的小康生活。他们知道多打一季粮食会多挣不少银子呢。

    南北两路明军兜了大圈子夺取了外围所有的大越国城池、山寨后逐步收缩包围圈,渐渐地逼近大越国都城“东京”,合围之势连傻子都看得出来。

    大越国军民当然也心知肚明,知道又能如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枉然。

    大明就是明火执仗来夺回故土,小小大越国何去何从?

    黄明道的海军已经在红河南岸成功登陆,并且建立滩头阵地,位置就是后世的海防港,如今这里就是个小渔村,渔民早就不知去向。

    海军派出草撇船封锁红河入海口,防止大越国军民从海上逃遁,派出哨马船沿河而上收缴看到的所有船只。

    合围河内的明军两手抓,一边循序渐进,一边抓紧建设,过不了多久参加战斗军民的粮食就可以自给自足。

    大越国领地两头大中间狭长,如同一柄玉如意,分裂出去的广南国境内雨季和旱季明显。

    但是北越“东京”地区却是以春夏秋冬四个季节来区分,只不过进入五月份雨水增多,到了十月份才渐渐地减少。

    也就意味着“东京”跟大明边境的气候相差无几,并不是雨季、旱季两季分明。

    黑火药的火器部队在阴雨绵绵时作战确实战斗力锐减超过五成,这还是具备强大后勤保障的前提下。

    黄家为了此战蓄谋已久,物资准备充足,涂满桐油的帆布制作的行军帐篷质量好耐用而且多不胜数,甚至可以满足所有的火枪手和大炮全部在高高搭建的帐篷里开火。

    关键是成本低了太多,以前军队用的都是牛皮大帐。

    可想而知一个帐篷需要都少牛皮才能够满足,牛皮这样的好东西用来做帐篷简直是暴殄天物,用来做战靴才物有所值啊!

    牛皮帐篷还比较笨重,不耐雨水长期侵蚀,使用寿命也不及帆布帐篷。

    军队行军时在不影响使用的情况下,当然是辎重越轻便越好,帆布帐篷的使用较好的增加了辎重辅兵其他军需的运输量。

    夺取、消化河内外围的战斗花了五个月时间基本完成,狼兵、白杆兵、黎人乡勇再也找不到成建制的大越国军队逮俘虏换银币。

    “新苏州”城池已然崛起,城里的砖瓦厂、水泥厂鳞次栉比,现在有十几万人在劳作。其中有三万多大越国汉裔,女人占比达到六成。

    三十万军民围河内——现在后黎朝的“东京”城,太壮观,跟以往战争完全不同,所有的参战军民都笑容满面,一个个谈笑风生。

    外围几乎无仗可打,留下的高级乡勇和新乡勇足以应付窜出来的零星猴子兵。

    况且猎犬搜索队都已经分配到了驻守地地形复杂的城池,有了几十条经过训练的猎犬,猎物悄悄地接近已经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