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百九十九章:两路夹击
    交趾故土的新移民已经收割了一熟稻谷,如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耕种。

    刚刚夺取不久的良田就有了产出人人兴高采烈,那些大越国俘虏也心甘情愿配合劳动。

    这不奇怪,明军大兵过境宁可麻烦一些也不践踏农作物,这块土地上本来就有超过百万人在生活,良田何其多也?

    只不过现在换了主人,前主人的劳动果实也理所当然被后来者摘了桃子。

    黄胜早就下达死命令,不许军队宰杀任何大牲口,对耕牛还要尽量保护,在这南方的水稻田里,唯有牛耕在符合民情,没有了牛如何能够保证土地的收成?

    ——

    十一月底,黄明道、黄东山已经带着黄家私兵主力在后黎朝和广南国边墙附近海域整装待发。

    望远镜里,边墙延伸到海边转了一个小圈圈,圈起了一座水城,周长不过三里的样子。

    黄明道早就多次派了哨马船来附近观察,如今一比五千的沙盘已经制作了好几个。

    攻取这里成为立足点早就计划好了,三个炮台上的十几门佛郎机被黄明道无视,这种火炮还不如红夷大炮呢,黄家战列舰的炮火一刻内就会完全摧毁三个炮台的布防。

    后黎朝军队根本不知道会被突然袭击,水城里依旧在忙忙碌碌,运输给养的牛车川流不息。

    看到郑梉的军队利用这个被夺取的水城囤积物资,黄明道和黄东山哑然失笑,由此可见一出手好处就会捞不少呢。

    十二月一日凌晨,隆隆的炮声惊醒了大越**民,仓促抵抗的军队如同败絮一样被强大的武力撕碎。

    黄明道为了增强海南岛新乡勇、民壮的自信心。

    全部使用黄家私兵和高级乡勇打头阵,敢死队当然是已经扩军的两千西夷和八百浪人。

    摧枯拉朽般的战斗,一边倒的屠杀,一个时辰都不到,这个还没有一平方公里的水城就被夺取,明军的运气不错,敢死队因为装备精良只有伤者七十几人,目前无一阵亡。

    马船上太多海南岛原住民、胥吏、明军还有黎族人亲眼看见了明军的夺城之战。

    他们看见这个以石材为主的城池时有些愕然,比他们见到的海南岛府城看上去还要坚固呢,攻打如此坚城该用多少生命去填啊?

    一个时辰答案就揭晓了,明军取城如探囊取物尔。

    黄家乡勇平常心,黄家私兵什么感觉都没有,新乡勇已经欢呼雷动也,一个个狂喊大叫“明军万胜”,人人喜形于色,此时根本无需鼓舞士气,一切靠实力讲话。

    原卫所军和衙役、差役组建的兵团一个个瞠目结舌,此时人人面泛潮红,由此可见建功立业近在咫尺啊!

    上岸的所有人都疯狂了,推进,推进,摧枯拉朽般,当天就夺取整个边墙,然后就是源源不断的新乡勇登陆,他们还有两万多俘虏可以驱使,修“新苏州”南城墙的工作即刻开始。

    工程兵也在改建水城,这里将要成为城中之城,成为一个坚不可摧的港口堡垒,这里会很快修建能够存粮五十万石的筒式粮仓。

    郑梉被突然爆了菊花当然觉得臀眼火烧火燎的痛,当他组织了三万正规军和四万民夫反扑边墙时,发现明军已经结阵以待。

    火红一片,简直是人山人海,不知道来了多少,郑梉晕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明军难道从天而降?

    当郑梉的军队在二十里外出现时,黄东山就发现了,只恨他们跑得慢,也恨自己手里没有骑兵。

    用不着大越国来攻打,明军火枪手、重步兵、掷弹兵全军推进,路况不好满是水稻田,因此装甲战车根本没有出动几辆,都是作为指挥车走大越国的官道。

    八千黎人弓箭手这一次全部用上,一万多黎人乡勇也参加战斗,黄家两万一级乡勇也一定要凑趣。

    连人数都不占优势的可怜大越国正规军才一个照面就被击溃撒丫子到处乱窜,接下来就是明军漫山遍野抓俘虏。

    这也难怪,黄家私兵的主力在此,这支半火器化的军队乃是可以世界称雄的强军,以战斗力排名,大越国的军力算老几啊?

    可惜黄家私兵也有短板,他们结阵推进已经形成条件反射,又是顶盔掼甲负重而行快不起来。

    他们一边前进一边排枪射击才打了三轮,后面的新乡勇就一拥而上了,放眼处都是自己人的后背,直接导致火枪手无法射击。

    黄家私兵只得继续结阵如墙尾随掩护,才推进了五里就发现视野里的两万黎人乡勇一个个发出野兽般的嗷嗷叫声,跑得无影无踪。

    黄东山放下千里镜感叹道:“妈的,真生猛啊!黎人了不起!”

    黄胜早就颁发了赏罚标准,斩首一级大越国青壮赏银一两,俘获一个赏银二两,斩杀一个女人罚银一两,俘获一个成年女子或者儿童赏银五钱。

    为什么出价这么低?那是因为大越国人口不少战斗力低下,以建奴的人头赏照搬,黄胜也会破产啊!

    为了减少杀戮,所定赏罚手段很仁慈,活捉一个青壮是斩杀一级的双倍,如果谁一对男女一起杀白忙,一个铜钱也挣不着。

    黄家私兵和乡勇只追击了十里就止步,一窝蜂跑远了的两万黎人不管不顾,一个个奔跑着割首级抓俘虏,忙得兴高采烈,大越国正规军还真的打不过他们。

    大越国部队如果两万对两万,跟黎人较量都不占上风,如今是全军崩溃落荒而逃更加不堪一击。

    他们还没有速度优势,被黎人在后面掩杀更加收不住脚,无法形成有效的抵抗,只有一溃千里。

    也不知道黎人追到哪里才回头,反正晌午开战,一刻时间,大越**队就崩溃了,黎人队伍一直到了下午太阳偏西才陆陆续续押着俘虏回来。

    太恐怖了,这些黎人也不嫌肮脏,直接把斩获的首级栓在腰上,浑身血肉模糊,状如鬼魅。

    黄东山知道如何收心,挥挥手,火枪手立刻抬来了华夏通宝银币、铜板,当场结算斩首银给俘获赏。

    华夏通宝乃是独一份,带在身上不会被误认为贪墨缴获。

    黎人没想到黄大人不仅言出必践,还当场兑现,一个个欢欣鼓舞,“黄大人万胜”的呼喊声响彻云霄,只是口音有些怪异。

    得到斩获的黎人乡勇看着手里拿着的三枚或者五枚亮晶晶的银币,一个个笑得合不拢嘴,他们认为太值得了,奔跑了一个白天获得的收入,都超过以前在峒主那里卖命一年了。

    一部分两手空空的黎人都在自怨自艾,只恨自己跑得太慢,都在暗暗下决心,下一次哪怕跑吐血也要逮几个猴子兵回来。

    黄家私兵和高级乡勇不在意那些微薄的人头赏,心里暗笑,要是这些人知道斩杀建奴一级会得到六十两雪花银,会不会一个个都疯癫。

    海南岛来的新乡勇人人都热了心,这一次他们得到的斩获、俘获只有黎人乡勇的两成不到,争取下一次勇往直前多挣银子。

    此战完胜,得斩获一万三千多,俘获三万五千余,女人没有,老人、孩子没看见,大越国跟广南国在这里进行过反复拉锯战,老百姓应该都逃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