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百九十四章:宣传蛊惑
    葛呈杰还给家主送来了七头战象,这是两年前从下寮城缴获的战利品中挑选的,在海南这七头战象还繁衍了下一代,黄家得到了两头小象。

    象奴没有了,只有一个新兵种——战象兵。

    战象兵不多只有一个总旗,人数五十四人。都是经过政治审查,家事清白的临高汉民,原来的几个从下寮城带回的汉人象奴已经成为了战象兵小旗官。

    葛呈杰蛮贴心,知道家主不喜欢骑马,也不善于骑马,大越国路况又太差,马车行驶有诸多不确定性,有了战象,战斗力、防御力都没问题。

    战象兵最少接受训练了一年以上,他们本来就是从乡勇里精挑细选的精细强壮之人,都有双管短铳,一半人还背着燧发膛线枪,战斗力比不上亲兵队,可不逊色与一般正兵。

    顾铃儿依依不舍带着几百能写会算的女子随返航的战船去海南岛开设“华夏大钱庄”“华夏邮局”,她还要布置在海南岛州县修建大剧院,还要参与大后勤的管理。

    以后的海南岛要做到邮路村村通,通邮虽然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对于一个政府太重要了,少了闭塞,政令才可以上传下达。人民就会多了归属感。

    黄胜安排来钦州协同作战的高级乡勇每人负责管理几位经过短期军训,手上只有冷兵器枪盾或者木杆长枪的民壮。

    预备从钦州出发,沿陆路攻击大越国的军民达到二十二万,黄家乡勇一万加上五万拿武器的民壮新乡勇对付游击队已经足够,保护十三四万妇孺老小完全没有问题。

    最后的准备工作和适应性训练进行了一个月,宣布了战场纪律,强调一切缴获归公,明确所有攻击部队只管杀敌完成军事部署不管缴获,所有清理缴获的工作由黄家乡勇带着青壮完成。

    规定所有参战人员的现银和贵重物品全部统一保管,不允许随身携带,战时发现谁身上藏匿金银或者贵重物品以贪墨公产处置,被判劳教属于轻的,依据战场纪律杀头也大有可能。

    明军和狼兵以及白杆兵已经跟着黄大人服役了几个月,他们吃得好睡得香每人每月都能拿到一两五钱银子,四斗米,得知从十二月起这个待遇会翻倍,一个个士气高涨,对于缴获归公根本无怨言。

    这也是因为所有试百户以上的军官都成为了军官教导队里的战士,他们空出的位置都是黄家私兵充任的结果。

    那些明军的武官经过几个月训练大多数人已经服气了,黄胜让麾下蛊惑他们,是不是英雄战场上见,在自己的袍泽面前抖威风算个鸟。

    军官教导队成员无言以答,他们没有被虐待也失去了优待,每天和普通战士一样摸爬滚打,但是有一条最重要,他们的饷银还是按照级别足额发放。

    军官们不知是应该爱还是应该恨,一个个感到茫然,有大多数军官真的提高了觉悟,他们有见识,认为黄胜大人如此带兵,拥有天下无敌的强军指日可待。

    真的有军官憋足了劲儿准备在战场上证明自己,好让战神能够正眼瞧自己,以后期望官复原职,继续带兵跟着黄大人大干一场。

    端正了思想的军官教导队,他们的战斗力恐怕不容小觑。

    黄家私兵利用训练之余组织普通士兵学习黄家官话,两人为搭档以小组为单位,带上几个狼兵、白杆兵学习,最后连明军骑、步兵都愿意跟着好好学。

    边之名带队的文职工作者全部来到钦州,他们分别到各总旗担任教习。“华夏大字典”已经送达军中,所有的正兵战士每人都获得一本,人人视若珍宝。

    经过几个月推广汉语拼音,已经有一小半战士掌握了,他们有了大字典,帮助袍泽早日掌握汉语拼音水到渠成。

    训练、学习每天都在进行中,黄家军队一直保持团结友爱的氛围,经常举办联欢活动,每天各军营都是欢声笑语军歌嘹亮。

    明军跟着黄家干了几个月,天天都获得有荤腥的伙食,福利待遇好到连内衣、洗漱用品都安时发放,白杆兵、狼兵、明军懵了。

    这还是在当兵吗?我们怎么感觉在享福?

    令出如山的大气候已经形成,没有一个人不服从命令,很快明军也养成了讲究卫生的习惯,不喝生水、不混用水壶和毛巾。

    毛巾是1850年英国人的发明,由三个系统纱线相互交织而成具有毛圈结构的织物而已。这三个系统的纱线即是毛经、地经和纬纱。

    对于纺织技术独步天下的汉人,这个技术不值一提。

    只不过当时没有明朝纺织工人往这方面去想而已,黄胜想到了,只不过把大体意思跟孙记旺和刘德全这两个纺织专家谈论了半个时辰。

    没过几个月,科研班就在石进财带领下生产出了专用织机,如今毛巾产量逐月提高,不仅提供军用还在南直隶、北直隶形成销售,一时间供不应求。

    黄家人民洗漱可不是用树枝胡乱掏几下就完事,而是用牙刷混着些许青盐刷牙。所谓的青盐只不过是用简单的工艺把粗盐再次加工提纯而已,不太麻烦,成本有限。

    牙刷都是原生态产品,由妇女们手工制作,很简单,就是一个特小号的猪鬃刷子罢了,主要材料是竹子,切削成后世塑料牙刷的样子。

    为了吃粮才当兵的明军跟着黄家人马都规规矩矩,每天的刻苦训练对于他们根本不是障碍。

    他们以前怕动,是因为吃不饱,肚子里没油水,又怕弄破了衣服,导致没有衣服穿。现在精神好劲头足,摸爬滚打争先恐后。

    因为哪怕是训练,黄家都是科学管理,训练时出现伤病会得到及时救治,衣服磨损当然会发下新衣。

    每天评选训练积极分子,选上的会获得双倍荤腥,落后分子也会被处罚,他们只有干饭没有荤菜。

    现在不管是那部分的战士,一个个都嗷嗷叫着如同狼崽子,身体强壮了,武器改良了,武力值暴增,一个个信心满满,准备去战场搏前程。

    黄家私兵天南海北转战五千里,人人有文化有见识,在训练之余都对那些明军和新乡勇进行宣传蛊惑。

    明军人人都喜欢听黄家私兵讲故事,最喜欢听他们讲如何在辽东攻击后金伪都沈阳,听他们讲如何挨家挨户斩杀后金国王公大臣。

    特别喜欢听建奴的女人恨不能脱下裤子求着战士们干,好获得庇护免于被暴动的阿哈干死。

    听到这里,一个个明军兵丁都开始夹紧大腿,说到这里,讲故事的黄家私兵总是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