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百九十三章:图穷匕见
    末世的大明真的多灾多难,悲催的崇祯一天好日子都难得,建奴才刚刚消停了几个月,陕西却越闹越凶。番○茄☆小說網△▽△ .w`.`c`o-m

    崇祯三年六月,流贼王嘉胤攻陷黄甫川、清水二营。次日,攻克府谷县,包围了孤山堡。

    榆林道白贻清派出兵马围剿,此时的流寇就是一群暴民而已,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王嘉胤的贼兵一触即溃,逃回府谷县境内。洪承畴打包围歼灭战,杀得血流漂杵,斩获甚众。

    都司艾穆把几伙流寇堵在延川、清涧之间,流寇头子纷纷求朝廷招安。守备官蒋士忠派出以前投降的流寇头子李光去宣读伟大的爱民皇帝崇祯的旨意。

    这旨意当然不是给这些流寇的,而是颁布给各路剿贼的文官武将。意思明确,流寇也是朕之子民,当抚之。

    唉!老实人崇祯真的不知道,流贼一旦开始杀人、放火、抢劫、强奸,他们连人都算不上,一个个都是畜生,哪里是子民焉?

    现在朝廷兵马打得过他们,却网开一面,到了别有用心的李、张二贼崛起时可不会给朝廷任何机会。

    现在流民暴动的起因是饥饿,接下来几年就根本不是这个原因,而是一个个贼头尝到了甜头有意蛊惑人心的结果。

    杀官造反,抢金银、睡美女,势头不对混招安,如此风险小,获利大的买卖谁不做?

    崇祯皇帝真的很蠢,招安盗匪根本不可取,接受投降可以,把胁从的喽打散安置,把贼首找出来斩杀,把有屠杀百姓血案的从众斩立决,这样才能够震慑宵小。

    得到招安的群匪做下了无数血案得不到惩罚还成为了官老爷,这样的坏榜样作用带动下,谁还会心甘情愿做良民?

    延川才招抚了王子顺、张述圣、姬三儿几股流寇。那边贼首神一元、神一魁兄弟和王嘉胤等又开始疯狂劫掠延安、庆阳,一时间攻城略地不知多少百姓罹难。

    三边总督杨鹤主张招抚抚,不派兵围剿。

    杨鹤及巡抚刘广生各遣麾下官吏拿着告凭文书和免死牌四出招降流寇,黄虎、小红狼、一丈青、龙江水、掠地虎、郝小泉等俱先后给免死牌接受招安,安置在延绥、河西。

    这些贼兵没有被分而治之,依旧结伙,朝廷反而要给粮饷,这些贼骨头纵然暂时不杀人放火,但是照样抢劫、掳掠、奸污妇女。

    老百姓忍气吞声,当地官吏也莫敢告而寇患成矣。山西流盗也起来了,攻取石楼、永和,破蒲州、潞安,官兵大败亏输。

    陕西延安四郊皆盗,米脂贼张献忠据十八寨,甫川贼王嘉胤、齐三据东山寨府谷县,其余扫地王、上天虎据清涧保攻寨,横天王、隔沟飞、点灯子等据清涧县,三里虎、倒生虎等贼据安乐寺避贼坞。

    在官军跟流寇激战之时一个将星冉冉升起,他就是崇祯皇帝一手提拔起来日后做了大汉奸的洪承畴。

    崇祯喜欢不拘一格提拔他认为的人才,特擢陕西参政洪承畴为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延绥。

    由于朝廷心腹大患辽东波澜不惊,崇祯皇帝给予辽东诸将褒奖,进孙承宗太傅、张凤翼太子太保,并一子为锦衣卫指挥佥事。

    进祖太寿少传,一子锦衣卫指挥同知,宋伟、马世龙都给了太子太保,尤世禄、杨肇基进太子太师,进吴自勉左都督,余文武赏有差。

    还有一个大臣得偿所愿了,礼部尚书温体仁兼东阁大学士,直文渊阁,成为了当朝阁老。以后的朝廷又会爆发更加激烈的党争也。

    老谋深算的温体仁跟东林党力挺的少壮派阁臣周延儒必将图穷匕见。

    乱糟糟的朝廷黄胜管不着也管不了,说实话,如今紧锣密鼓谋划用兵交趾也爱莫能助,黄家私兵太少,如今把乡勇都动员了好几万,这一次又是全力一搏也!

    流民作乱,饥饿是始因,要解决这个问题说难也不难,关键就是粮食。

    没有粮食只有一个做法最有效,野猪皮那个残暴的办法,杀光无谷之人。否则平叛就是徒劳无功,连官兵都必须抢劫才能够活下来,最后的结果就是兵匪一家不分彼此。

    一个个有良知的明军将领会被残酷的现实抛弃,因为他们下不去手抢老百姓的活命粮,不忍心割下良民的首级冒功根本不可能做大,越打越弱最后的结果就是功败垂成。

    最后比李、张二贼还要坏的明军将官左良玉之流做大,他们是披着官衣的恶匪,把朝廷最后一点点大义都践踏得精光。

    官兵如此之坏,直接导致老百姓更加仇视大明政府,被流寇稍微蛊惑就会从贼,而且没有了一丝心理压力。

    黄胜的粮食结余有限,还要备战备荒,谁也说不准小冰河的鬼天气明年会如何,如今有了二百余万人口,没有粮食储备怎么行?

    黄胜要短期内力争自己体系内屯田哪怕全年颗粒无收,存粮也足能够消耗一年。这样才能让人安心一些。

    此时如果运输三千里粮食去陕西,不知道要多少骡马大车,还要重兵押运才能成行,以黄家的管理路途上的消耗都会超过两成。

    如果是大明官军来运输,恐怕到达地头时有一半就不错了。在交通极不发达的古代,三千里陆运粮食太困难。

    黄胜只能选择接一部分陕西流民出来,不肯把粮食运进陕西。

    因为最后粮食便宜了谁可是个未知数,没有自己的私兵武力威慑,无法按照人头发放到每一位嗷嗷待哺的灾民手中,谁知道是不是流寇最终得到了粮食?也有可能是经手的官吏发了横财。

    黄胜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做不到的事情毫不犹豫放弃,自己的兵马无法大规模进入山陕,跟随“华夏大钱庄”和商队以保镖性质进入的乡勇、情报员人数有限,只能力所能及带一部分饥民去海州港出海。

    十一月初,从黄家湾岛、“华夏岛”等等黄家地盘赶来的三万高级乡勇到达,其中有五千燧发膛线枪火枪手,一万五千滑膛枪手,一万冷兵器乡勇分别是枪盾手、长枪手。

    弓箭手少之甚少,因为练习射箭确实不容易,射箭比打枪难多了,还要有足够的膂力。

    除非本来就是猎户出身从小就会射箭的才会坚持练习骑射,一张白纸的乡勇,自然搞容易上手的火枪射击,不去傻兮兮的花那些闲工夫。

    一万乡勇兴冲冲与十一月五日赶到钦州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将要和家主协同作战,人人都兴奋莫名。

    黄家从来不命令乡勇参战,每一次都是从志愿者中选拔,主动作战和被动参战不可同日而语,黄家乡勇士气高昂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