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百七十六章:清洗深弥岛
    已经去永平当参将的黑虎太憋闷了,他听说家主回家马上带着黄家嫡系军官告假回到黄家湾岛。

    永平兵备道张春知道黑虎是新官上任的两广总督的爱将,当然允许他告假。

    黑虎实在不适应离开黄家体系独立工作的环境,多次提出不干什么劳什子参将,哪怕回家跟着家主干马车夫都行。

    几个蒙古籍军官也是如此,见家主论功行赏过后会远赴两广,一个个都如同被抽去了主心骨,感到前途一片茫然。

    刘国正无所谓,他坚决要跟着家主去南方作战。这小子小半年可没有闲着,带着黄家私兵清洗深弥岛,自然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他有朝廷的大义,是正经八百的身弥岛参将,有黄家足以灭了任何东江镇将领的猛兵,又有好像取之不尽的钱粮,短短四个月,深弥岛已经全部被黄家掌控,那里有四千东江镇明军完全服从黄家调遣。

    深弥岛天高皇帝远,刘国正已经是岛上说一不二的存在,兵丁的家小全部迁徙到“华夏岛”甚至岱山岛安家落户。

    留下一两千人驻守,带上两千五百强悍兵丁跟着,让亲兵队协助往狠里苦练他们。

    身弥岛上战士也完全是按照黄家标准训练,只有一百余户人家几百人在打理为数不多的屯田,大部分种些白菜、番薯等等高产的低档农产品。

    刘国正根本不要朝廷兵部调兵公文,直接带着一部分麾下跟着家主去干私活也无人问津,有敢来唧唧歪歪的官吏,直接逮了送去“华夏岛”劳动改造即可。

    官员失踪了,朝廷也会一头雾水,谁能够判断究竟是遇上了风暴还是时运不济被海盗打劫?黄家有强大的海军,在海岛上都不可以无法无天有什么意思?

    现在这些东江镇兵丁已经享受到黄家辅兵待遇,虽然比正兵少了许多粮饷也让他们感觉如同一步登天。

    东江兵是一贯吃苦耐劳的,以前简直食不果腹,如今吃得肚儿圆还有粮饷足够养活家小,面对强化训练没有一丝怨言。

    他们每天学文习武任劳任怨,因为他们有了追求——成为黄大人的私兵战士。

    身弥岛原东江镇旧武官大多数选择改换门庭跟着黄家干,少数具备军阀苗头的将领刘国正根本不为难,准他们带上家丁和财物投奔孔有德、耿仲明等等原东江镇实力派将领。

    在京畿之地当参将的黑虎就不行了,太多双眼睛盯着呢!他实在羡慕刘国正日子过得舒心。

    黑虎闹情绪可不行,他是个老实人别想不开直接辞官不做跑回黄家湾岛就麻烦了,方方面面都不好交代,朝廷如果得知一位参将宁可辞官不做也要追随黄胜,对于黄胜力争低调的初衷相违背。

    黄胜忙中偷闲请一帮老弟兄在望海阁酒楼饮宴,都是一起打生打死的袍泽,欢聚一堂时当然人人兴高采烈,说笑打趣划拳行令,好不惬意。

    几杯酒下肚,心里不痛快的黑虎实在憋不住,再次请求调去两广任职,黑豹几人也是闹着要回来。

    黑虎道:“大人,卑职是您从几个死人里救活的,卑职这辈子只认您一人,当朝廷劳什子参将想着都没劲,您带上卑职去南边好不好?”

    黑豹道:“大人,卑职不是您那年破了望海墩,早就被伤痛折磨死了,卑职就是您的奴仆,主人去哪里,卑职自然要跟着。”

    这真的有难度,崇祯皇帝这个年轻人死心眼,他看得上眼认为忠孝双全的人就会大力扶持,最后扶植出了大汉奸吴三桂。

    如今皇上认可黑虎,留他在京畿附近驻守,是信任黑虎的忠勇。如果黄胜一句话黑虎就跟着去了南方,这不是打皇帝的脸吗?

    这样得不偿失的傻事如何做得?

    黄胜安慰黑虎道:“黑虎啊!都是从二品定国将军了怎么还如同离了娘的孩子般?朝廷肯重用你为将,那是好事啊!多少人梦寐以求而不得啊!”

    “大人,卑职现在就如同离了娘的孩子,心里空落落的,别人稀罕什么定国将军,卑职不在乎,您想个法子可好?”

    “黑虎,难道建奴已灭?”

    “没有,建奴虽然被咱们算计了一把,可是他们的主力尚未受损,依旧是大明强敌。”

    “黑虎很清醒啊!朝廷太多官宦都不如你啊!”

    “大人的意思黄家早晚还是要来辽东打建奴对不对?”

    “然也,多则三年,少则一年半载,建奴会缓过劲儿,那个时候又会惊得朝廷那些官僚手足无措。你黑虎用这难得的时间训练出一支不亚于黄家骑兵的数千骑兵,到时候会有什么结果?”

    黑虎不傻,明白了家主的意思,有了想法,只不过朝廷比较操蛋,粮饷克扣严重,训练一支如黄家私兵那样的队伍,黑虎做得到,可是人数能够有朝廷给的兵额两成就不错了。

    他的兵额最多有足五千,集中钱粮训练猛兵也恐怕只能搞出一千骑兵就是极限。

    “大人,朝廷给的粮饷太操蛋,卑职不会喝兵血,全部用来训练战士也恐怕无济于事啊!”

    “你要懂得变通,要保证麾下战士一定拉得出打得响,要能战、敢战,黄家在永平府有大量屯田,你组织两三千人三天一练,朝廷点验兵马时拉上他们凑数,集中财力训练一支三五个把总两三千骑兵应该没有困难,黄家会不时贴补你钱粮。”

    黄明理道:“黑虎,你麾下的基层军官都是黄家骑兵的老兄弟,如何练兵根本无需你多操心,你只要应付好各级官员的迎来送往即可。”

    “唉!卑职就是不爱迎来送往啊!”

    “扯淡,黑虎,平时弟兄们约你喝酒你跑得比兔子还快,那里有一点不喜欢迎来送往的样子?”刘国正见黑虎一脸苦相乐了,反驳道。

    “那怎么能一样,跟兄弟们一起玩乐多开心,跟那些不相熟的文官武将喝酒多憋闷。”

    黄胜笑道:“还是你自己心态有问题,你怎么跟兄弟们喝酒就跟那些文武官员交往即可,即便有什么失礼之处,有黄家的气场罩着谁敢对你如何?”

    黑虎想了想,笑了,道:“也是,我怕什么,大不了不当朝廷的官,哈哈,大人,卑职知道以后怎么混了。”

    黄胜道:“你现在驻扎永平府地界,黄家的屯田你可要照看着,别让那些养兵、养民的田地被哪个不开眼的夺了去。”

    黑虎有了三分酒意,闻言怒喝道:“谁敢,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啊?老子不夺他人的田产是因为家主叮嘱不可以欺负人,可也轮不到咱们被谁欺负啊!”

    军官们哈哈大笑起来,临别在即笑闹一番冲淡了许多哀愁。